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我的古城,我的根

作者:未知

  “梅城复兴,总要牺牲一代人的。牺牲我们,受益的是我们的后代。”
  ——诸长贤  梅城企业家
  谈起梅城过往的发展,诸长贤有些失落,坦言近百年来,梅城发展滞后。如今,梅城面临千年古城复兴的机遇期,他没有丝毫犹豫。祖上留下的、位于江边的“大江景房”,同意征迁;位于三江口交汇处的工厂,出于环保考虑,愿意转移。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他知道,他们这一代所做出的牺牲,将推动梅城变革发展,受益的将会是梅城的子子孙孙。
  他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在千年古府“梅开二度”的关键期中,他也希望自己可以參与建设、见证发展,梅城未来可期。目前,他与梅城商会的几个朋友正在筹划投资梅城康养产业。
  “以前梅城古府的风貌都是从老一辈人的口中听来了。过几年就能亲眼看见了,我感觉很幸福。”
  ——章春芳  社区居民
  章春芳在自己家拆迁的事情上碰到了难题。位于三江口交汇处的这座有天有地的小排屋,是章春芳的祖辈们一代代传下来的,于1996年重新翻修建造。章春芳自打出生就在这里了,如今结婚成家,也一直与父母、哥哥嫂嫂一起住在这儿,一家人其乐融融。
  如今,拆迁就必须与祖宅告别,同时一家人还要被迫分开居住,章春芳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身为建德市人大代表的她,清楚地知道,要以梅城发展为重、以大局为重,自己必须以身作则,有所取舍。可事情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除了任职公务员的哥哥,其他家人都极度反对、不理解。于是,章春芳联同哥哥,天天做全家的思想工作,直到前不久才终于说通,同意拆迁并迅速搬离了祖宅。如今,章春芳一家在镇郊租了一套房子。她很期待建成后的梅城,希望一家人的付出是值得的。
  “很期待梅城建设好的那一天。希望自己可以很骄傲地对别人说‘我是梅城人’!”
  ——蔡峰  社区干部
  蔡峰是一名退伍军人,现在是社工。之前十多年他曾在沿海地区服役,退伍后又在广州工作,收入可观。本有机会在当地定居,他却毅然决然回到梅城,只因一句“我想家了”。蔡峰很想念小时候坐渡船去对岸买菜的情景,调侃自己是个恋家的人:“梅城人有句老话,三天看不到乌龙山会哭!”他相信,梅城作为浙江省美丽城镇样板示范区,以后不会比乌镇、西塘差。作为土生土长的梅城人,他很期待遇见那个一度只活在老一辈人口中的千年古府梅城。
  “不管是从梅城发展还是老百姓安全来说,征迁都是好事。”
  ——许卫明  社区党总支书记
  作为严陵社区的书记,许卫明以前最担心的是社区消防问题。严陵社区这一块多是老房子,“脏乱差”,甚至很多人家连厕所都没有,需要每天拎马桶进出。这里几乎每年都会发生火灾,是建德市里的消防重大隐患督办单位。
  谈及征迁工作,许卫明认为,不管是从梅城发展还是老百姓安全来说,征迁都是好事。但在实际操作中,征迁工作复杂难做,呈现两极分化的状态。部分原先居住环境“小脏差”的人家非常配合拆迁。他们可以从原先60平方安置到120平方的小高层,加上拆迁补偿款,觉得十分“诱惑”。所以,2017年4月征迁工作一启动,他们就成了积极响应的第一批居民。而那些祖宅位于江边、有几百平方的居民,多数则成了“钉子户”。社区干部始终坚持做思想工作,今年“钉子户”已全部搬离。
  许卫明还介绍说,梅城征迁提倡“暖心征迁”。自社区居民征迁离开后,所属社区干部会定期与他们联系,问询目前住在哪里、家里是否有困难,并安排志愿者上门提供协助。
  “梅城要发展,就必须要征迁。党员带头干!”
  ——潘春燕(80岁)  社区党务干部
  自2017年4月召开完征迁动员大会,80岁高龄的潘春燕就没有停下来过。她是严陵社区的一名党务干部,两年来坚持走在征迁工作的第一线。甚至轮到自己家开始搬迁了,她也没空收拾,喊来儿子媳妇帮忙,只嘱咐一声“我的笔记本别丢,其他你们看着办”,就去别的群众家里做征迁思想工作了。
  谈到自己所在支部成员征迁情况时,她立刻精准地报出成绩:支部共31个党员,29户涉及征迁,目前已完成24户征迁工作,其余5户还尚未轮到。她很开心:“没有给组织拖后腿!”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830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