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白蛇:缘起》的美学意蕴

作者:未知

  摘要:《白蛇:缘起》是2019年初由追光动画和华纳兄弟共同出品的动画电影,在上映之初就斩获了极高的口碑和票房。影片以中国民间传说为切入点,汲取了传统文化的美学精髓,实现了动画电影与艺术美学的融合。本文从美学艺术与文化意蕴的角度出发,对影片内容和画面进行分析,探讨了国产动画的视觉美与意境美,以及动画电影中中国文化的运用与体现。
  关键词:《白蛇:缘起》 动画电影 美学意蕴
  《白蛇:缘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白蛇传》的前传,影片诠释了《白蛇传》中白娘子对许仙“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的原因,描绘了男女主人公的前世情缘。通过对人物的重新塑造和故事内容的全新改编,使得原先的角色更为立体,剧情发展更具吸引力。
  影片讲述了晚唐年间,皇帝痴迷修仙,国师号召全国大量捕蛇,修炼成人形的蛇族少女小白被派往刺杀国师,不幸失败后被永州城的捕蛇青年阿宣所救。与此同时,蛇族和国师两方势力都开始了对小白的追杀,阿宣和小白开始了一段全新的旅程,并在此过程中相知相恋。
  一、《白蛇:缘起》的美学风格
  (一)形式美
  《白蛇:缘起》视觉风格上运用了中国画的艺术元素,通过写意的表现方式,增添了画面视觉的空灵和通透感。
  画面在色彩选择上,运用不同的色彩搭配,来展现人物角色特点和故事背景氛围。影片中正面人物形象多以鲜亮明快的色彩来表达,负面人物形象则多为偏冷的暗色系。在建筑色彩的运用中,蛇国以暗绿色为主,展现出阴冷邪恶的氛围;永州城为暖色系,展现出百姓的丰富生活;宝青坊则是通过绚丽的红色展现出它的神秘感。
  影片在角色造型上十分用心,通过角色的服装和行为举止明确地表达出人物的特征和性格特点。小白的形象依然保持人们熟知的白娘子形象,一袭白衣温婉内敛,又增添了几分英气和飒爽,打斗时利落干脆又轻盈飘逸,在片尾与许仙相遇时的装扮和场景更是致敬了《新白娘子传奇》中的经典镜头,让观众多了几分期许。妹妹青蛇的形象设计有所改变,装扮也随故事情节有所调整,与姐姐互动时一袭青衣略带妩媚,在战斗时则是一身铠甲帅气十足。宝青坊的大掌柜双面狐妖在穿着和扮相上都极具吸引力,绿色的内衬搭配红色的外套,嘴里叼着一杆大烟袋,在不同的情景下会展示出不同的面孔,加上狐在中国影视文化中独有的妩媚感和神秘感,让这个角色更加立体和丰富。
  影片展现了玉簪、油纸伞、仙鹤和纸人等中国元素,突出了中国化的情景表达。例如,影片中包含了小白对阿宣的全部记忆、见证过二人爱情的碧色玉簪。玉簪是中国古代主要女性饰品之一,也是贯穿整个故事情节的主要道具。油纸伞作为小白和阿宣的重要“媒人”,是江南地域的道具代表,也是中国传统工艺品之一。“油纸”带有“有子”的谐音,在一些少数民族中,常被用作定情信物和婚娶嫁妆,寓意着团圆和美满。在以往白蛇题材的影视剧作品中都会有白鹤与白蛇对战的故事情节,在《白蛇:缘起》中追求仙道的国师和手下以及他们的坐骑都是仙鹤,仙鹤在古代是“一鸟之下,万鸟之上”仅次于凤凰的鸟类象征,代表着长寿和富贵。同时,因为鹤为羽之长者,自古被称为“一品鸟”。
  同样,影片在建筑设计方面也体现了创作团队对细节的重视和打磨,其中最具吸引力的就是宝青坊的设计。宝青坊是影片中妖怪们打造法器的地方,也是妖怪们交换物件逆天改命的地方。整体建筑选取了鲜艳的红色,房间内部有可以不断转换空间的墙体、凌空飞翔的匣子列车和可以透过彩色光线的古代窗户,这些设计都给观众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二)意境美
  《白蛇:缘起》的画面除了在视觉表现上很好地运用了色彩搭配,在构图设计上也巧妙唯美,汲取了中国传统国画的魅力,展现出古典意境的气息。影片中多次运用了中国国画特有的留白表现方式,使得画面构成更加协调精美,有意留出的空白部分也给了观众想象的空间和画面视觉的延展,通过虚实结合和对比呈现出更多的空间层次和灵动的画面韵律。例如,影片中小白与阿宣同舟共济的画面场景,四周云雾缭绕缥缈虚无,在水汽弥漫的湖面二人共乘一叶小船向前行进,远处重峦叠嶂、错落不一的高山映射在湖中,整个画面轻柔飘逸给人以清新和舒畅的感觉;在小白和阿宣乘着油纸伞御风而行的场景中,漫天飞舞的蒲公英飘飘洒洒充满了整个画面,山间穿梭时的云雾夹杂着漫天的蒲公英,给观众呈现了一个浪漫的幻境,这也是全片最精彩的场景画面之一。阿宣居住的捕蛇村在群山峻岭之中,山中布满了重重叠叠的红色枫叶,将整个山峦都铺盖成了红色,给人以“中国红”的鲜亮感,也展现了当地居民似火的热情和欣欣向荣的生活气息。在男女主人公在房顶看夕阳的场景中,被晚霞照红的整个天空和一望无际的麦浪将画面变为了温暖的色调,将观众带入这诗意的场景之中。影片中还展现了中国独有的山水景色,如对杭州西湖极为细致的画面塑造,让观众不禁感叹祖国大好河山的美丽。
  贯穿整部影片的音乐既有观众耳熟能详的,也有针对影片全新设计的。在小白和阿宣坐船前往永州时,撑船的老翁唱着“啊”的前奏,就是《新白娘子传奇》的片尾曲《渡情》。在影片临近结束时,小白与阿宣在西湖相遇时响起的是《新白娘子传奇》中的《前世今生》,寓意着二人生死轮回、兜兜转转的未了之情。影片中阿宣还教小白唱了新的定情之歌,传唱了他们这一世的情感纠葛与爱恨离别。
  二、《白蛇:缘起》的文化意蕴
  (一)人与自然的关系
  故事开篇介绍的时代背景和地理位置贴近唐代著名文学家柳宗元所写的《捕蛇者说》,文章写道:“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然得而腊之以为饵,可以已大风、挛豌、瘘疠,去死肌,杀三虫。其始太医以王命聚之,岁赋其二。募有能捕之者,当其租入。永之人争奔走焉。”《捕蛇者說》讲述了那个时代的苛政,反映出人与自然的不和谐。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动物植物也是大自然的组成部分,人类不应该成为衡量万物的尺度和主宰,而应该与自然和谐相处。影片中国师对蛇族的大肆捕杀,造成了蛇族对人类的仇恨与惧怕,进而整个蛇族发动了对人类的攻击,造成了无数无辜百姓家破人亡,这警示着人类应该保护动物、保护自然、顺应自然的发展,不要为一己之利残害无辜的生命,进而破坏自然生态最终伤及自身。
  (二)爱情与生命的重视
  《白蛇传》和《梁山伯与祝英台》《孟姜女》《牛郎织女》并称为中国四大民间爱情传说。《白蛇:缘起》中构建了“人妖殊途、天道无情”的故事背景,男女主人公为了打破人妖不能相恋的束缚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传达出对自由恋爱的向往。主人公阿宣对于人世间的豁达看法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观众。他说:“人生苦多乐少,多记些美好的事,痛痛快快地活一回。”这种潇洒豁达的态度表达了他对人生的看法;他说“这世间多得是长着两条腿的恶人,多一条尾巴又如何”,这种平等看待人与自然的心态表达了他对生命的尊重。这些想法也在一定程度上感染着观众,让其不禁深思在忙碌生活中能否停下来好好感受这个世界,是否有仁爱之心平等地对待生命,是否对大自然的馈赠予以感恩。影片在思想上传递出的新层次,加深了故事隐含的寓意。
  三、结语
  《白蛇:缘起》是近年来中国动画业蓬勃发展的典型代表,一改以往白娘子与许仙相恋的故事剧情,将人物角色和剧情发展塑造得更加立体和饱满,营造出更加开阔的世界,为后续的剧情动向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和遐想的空间。同时,作为一部融合了多种中国元素的国产动画,它展现了中国独特的美学风格与文化意蕴,为中国动画业的发展开拓了新的路径,为中国文化的宣扬和发展提供了新的方向。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5960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