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长制与精准扶贫联系下的新型生态工程

作者:未知

  摘要:水污染问题日益严重,为寻求水污染治理的全新解决办法,本文在分析了我国水现状、河长制与精准扶贫现状同时,结合如火如茶进行的河长制,从水生态修复出发,从水环境治理整体考虑,结合植物净水对水环境系统保护与修复作用,以植物净水生态工程为桥梁,将河长制与精准扶贫政策紧密结合以解决水污染及贫困户就业问题。
  关键词:河长制;植物净水;精准扶贫;生态工程
  1引言
  我国水污染问题越来越严重,白河长制实行开始,河流水域的治理任务越来越重,以往的治理方法未有突飞猛进的发展,需推出新的治理措施予以实施,同时精准扶贫政策仍在普及,若能将两者紧密联系、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将会使水污染治理与精准扶贫政策实现突破性进展。
  2水污染现状
  我国是一个资源型缺水的国家,也是一个水质型缺水的国家。随着人口增加及社会经济迅速变化,水生态系统承载的压力日渐增大,水资源枯竭、水体污染和富营养化现象越来越严重,直接导致各类污染情况不断增加[1],解决水污染问题刻不容缓。
  我国农村经济对比城市来说发展缓慢,农村污水排放成为一个社会关注的焦点,农村污水的排放造成河流和水塘污染,导致农村人口饮水困难,影响居住环境,严重威胁农民的身体健康。我国大量村庄没有排水渠道和污水处理系统,生产生活污水随意排放[2]。农村用水不规范河流水域经常存在着堆放垃圾、牛羊等牲畜大小便、生活用水的乱排乱放、化肥农药的大量使用等问题,农村水污染愈演愈烈,另一方面,农村居民普遍受教育程度低,保护水资源意识淡薄,对水危机导致的发展问题缺乏远见认识,直接导致了农村水污染的难治理问题。
  3河长制与精准扶贫现状
  河长制是为了保证河流在较长的时期内保持河清水洁、岸绿鱼游的良好生态环境,由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担任“河长”,负责辖区内河流的污染治理的一项制度。河长制实现了碎片化治理,结点成面的方式促进了水污染治理问题更好更快解决,河长制明确了责任主体,解决了以往在河流管理方面群龙无首的问题。虽然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对本行政区域的水环境质量负责,但在以往实际执行过程中,地方政府以经济发展为重,未起到带头作用。现在有了“河长”,担任“河长”的领导既是水环境治理的责任主体,又是水环境治理的实施主体[4]。
  河长制实施的同时,也给农村居民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衍生出来许多相关扶贫政策。全国范围内已有河长制与扶贫政策结合的相关政策,即通过聘请贫困户劳动力作为护河员、河道清洁员来提高贫困人口就业率,但此类政策暂时不能大范围解决贫困人口就业问题。
  4净化水体的水生植物介绍
  在水体环境中利用种植水生植物净化富营养物质是修复和治理水体的有效途径之一,在国内外已有许多报道[5-7]。
  黄菖蒲、梭鱼草、美人蕉、睡莲、黑麦草、紫花苜蓿等水生植物较强的适应污水生存,并对吸附河道污染物、净化水质、修复底泥有相当大的帮助。水生植物具有水体产氧、氮循环、吸附沉积物、抑制浮游藻类繁殖、减轻水体富营养化、提高水体白净能力的重要功能,同时还能为水生动物、微生物提供柄息地和食物源,维持水岸带物种多样性[8-9]。
  培育常见、易获取且具有顽强生命力的水生植物,根据流域污染状况,采取不同植物及种植方案进行污水净化,从而保护生态环境中的水资源,进行生态工程的建设。
  5新型生态工程建设
  以生态工程培育水生净水植物將河长制与精准扶贫更加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会使既得利益最大化,在生态环境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的同时河长制与精准扶贫政策得以广泛地实施,相关净水植物培育行业也一并带动发展,实现多赢。
  通过研究当地河道污染物考虑水生动物需要的水环境,选取最适当的水生植物进行大量培育种植,培育工作需要的相关的种植人员及其他劳动力可聘请当地贫困村民,此举可解决部分贫困人口就业问题,就近聘请还可解决农村青壮年外出打工,留守妇女、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因生活能力导致的生活水平低的问题。
  生态工程进行初期,小范围进行培育水生植物模拟实验,多种植物、单一种植与混合种植进行对照,定期分析河道底泥及水质状况,实验后选取最适宜的植物及种植方法,对其他流域水质及底泥成分检测后,采取不同水质不同政策方法精确保证生态工程稳、准、快进行,大范围种植即可与扶贫政策相关联,先小范围聘请人员以缓解生态工程的局限性带来的往年青壮年外出打工突然返乡造成的劳动力过剩导致的再失业问题,此生态工程稳步发展后再大范围宣传与聘请。
  6结束语
  此新型生态工程建议具有长足的发展潜能,但因与精准扶贫联系密切,对贫困人口生产生活影响较大,现实因素会制约发展,技术问题不难解决,但精准扶贫关系到贫困人口生计问题,生态工程中途出现问题会直接影响相关扶贫政策的进行与长远发展,不得不考虑此工程的失败带来的民生问题及其他问题。
  参考文献
  [1]彭贤则,夏懿,刘婷,等.“河长制”下的水环境修复与治理[J].湖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38(1):81-83.
  [2]周正,周颖辉.我国农村水污染现状及防治方法[J].北方环境,2011,23(6):97-99.
  [3]国家环境保总局.中国环境状况公报,1997.
  [4]朱卫彬.河长制在水环境治理中的效用探析[J].江苏水利,2013( 10):7-8.
  [5]王红莲.不同水生植物对富营养化水体反硝化脱氮及净化效果影响的研究[D].南京:南京农业大学,2014.
  [6]汪秀芳,许开平,叶碎高,等.四种冬季水生植物组合对富营养化水体的净化效果J].生态学杂志,2013(2):401-406.
  [7]杨立红,水生植物对富营养化水体净化能力的研究[D].哈尔滨:东北林业大学,2006.
  [8]李冬林,王磊,丁晶晶,等.水生植物的生态功能和资源应用[J].湿地科学,2011,9(3):290-296.
  [9]迟橙,龙岳林.水生植物修复城市富营养化污水的研究进展[J].湖南农业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9,35(1):51-5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286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