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社会治理视阈中我国女性养老家政服务人才培养的对策建议

作者:未知

  摘要:据统计,截至2016年底,我国60岁以上人口数量已经达到2.3亿,占人口总数的16.7%,且正以年均千万的规模快速增长,养老与家庭服务社会需求日益旺盛,尤其是老年人在生活照料、医疗康复和精神文化的需求满足上严重不足。为深入落实十九大报告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有效缓解老齡化问题,促进社会和谐,国家、社会、高校和行业企业应形成合力,共同做好解决以上问题的根本,即快速推进女性养老家政服务人才的培养工作。
  关键词:社会治理;养老家政服务;女性人才培养
  1引言
  从古至今,社会的和谐有序首先是个民生问题,要不断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据统计,截至2016年底,我国60岁以上人口数量已经达到2.3亿,占人口总数的16.7%,且正以年均千万的规模快速增长,加之我国城镇化的快速发展、“421家庭”时代到来的现实,养老与家庭服务社会需求日益旺盛,尤其是老年人在生活照料、医疗康复和精神文化的需求上满足严重不足,而实现健康老龄化、理想老龄化这一民生问题还有诸多困难。据有关数据显示,中国现有2000多万家政从业者,基本上以30-45岁进城务工妇女为主,由此可见,我国目前养老家政服务人才紧缺、行业缺乏高素质专业人才,导致行业人力有效供给不足。解决以上问题,缓解人口老龄化,推进社会治理进程,加快推进女性养老家政服务人才培养就显得尤为重要。
  2国外养老家政服务人才培养的经验与启示
  西方发达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时间最早,老龄化程度也最严重,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他们有着较为成熟的制度与措施。笔者通过对相关文献的梳理,发现他们在养老家政服务人才培养上,首先多会先制定相关政策法规,为养老家政服务人才建设与发展提供法律保障。如日本H 20世纪70年代起就致力于养老服务专业人才的培养,颁布《社会福祉士以及介护福祉士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和出台相关规定促进养老服务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美国也先后颁布《老年人个人健康教育和培训方案》等,对养老服务人才工作内容和资质提出了明确要求。其次,形成较为完善的养老服务专业人才培养与培训体系。如澳大利亚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分为中等职业培训教育、高等职业培训教育、大学本科阶段教育等阶段,养老服务人才在相应养老结构工作一定时间后还可以申请硕士课程,修完相应课程并合格后授予养老护理专业硕士学位,可从事更高层次的养老服务管理和教育培养工作。[3]第三,建立了非常严格的养老服务行业准入门槛与监管制度。国外非常注重养老服务人员的自身素质与职业素养,养老服务行业准入门槛较高,资质审核严格,且形成了养老服务从业人员入职后的全面监管制度体系,对从业者的资质、服务质量进行定期审核,同时会结合服务对象的意见进行综合评估,不合格者将会清除出养老服务人员队伍。如加拿大形成了一整套养老护理资格认证体系,养老服务人员想取得执业证书必须在养老机构里完成正规的培训与实践操作,且经过考核后定不同级别,根据执业证书级别从事护理、护工等不同的养老服务工作。
  3社会治理视阈中我国女性养老家政服务人才培养的对策建议
  为促进养老与家庭服务业规范化、专业化发展,有效缓解老龄化问题,促进社会和谐稳定,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关于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创新社会治理新部署等精神,在充分了解我国女性养老家政服务人才现状与国外养老人才培养经验启示下,笔者认为国家、社会、高校和行业企业应共同发力且努力形成合力,共同做好女性养老家政服务人才培养工作。
  国家层面,建立健全养老家政服务相关法律法规,逐步完善养老家政人才培养培训体系。养老家政服务专业人才培养能够有效推动社会养老服务这一准公共产品的有效开展以及质量的稳步提升,而政府在准公共产品的满足上要积极发挥自身的主导作用。鉴于我国养老家政服务人才培养还远远不能满足养老服务需求,国家和地方政府应主动承担起这一责任,将养老家政服务专业人才的培养问题提高到国家战略发展的角度予以推进,建立健全我国养老家政服务相关法律法规,设置统一的养老家政服务人才管理机构,有效推进我国女性养老家政服务人才的培养。此外,目前养老家政服务人才培养体系还不够健全,应像澳大利亚等国一样建立包含中职、高职、本科、硕士等在内的多层次培养体系。尤其在新建本科院校大力推进应用型转型的今天,可鼓励扶持相关高校开设相关专业或开设其硕士专业学位授权点,增设养老服务研究方向。由于目前从事养老家政服务的人员多为下岗再就业人员或进城务工人员,还应注重这部分人群的培训,要结合养老家政服务需求开设相关职业人才培训课程,同时注重课程学习与实践操作的考核,提高职业资格证书含金量,确保养老家政服务质量。如此一来,养老家政服务人才培养既有了法律法规的保障,又能满足不同层次养老家政服务人才的培养需求,进而满足现代家庭服务的差异化需求。
  社会层面,改变对养老家政服务人员的认识,提升养老家政服务专业人员的社会地位。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和“421家庭结构”的现实使得很多老年人成为空巢老人,本应需要大量养老家政服务人员提供专业服务,可我国家庭养老这一传统养老模式仍被大多数家庭使用,这也使得养老家政服务人员这一专业人群很难被接受。此外,目前从事养老家政服务行业的人员多为农村进城务工人员,由于文化素质不高、专业培训缺乏,养老家政服务质量不甚理想,加之社会新闻中又偶有虐待老人的报道,也会让人们对一线的养老服务人员否真心服务老人产生质疑。当下养老家政服务人员多工作时间长、工作强度高、承担风险大,收入却很微薄,这一固有印象也让很多家长不愿意从事此行业,在高考报考专业时对相关专业也会避而远之。据笔者调研了解,目前仅有的几所开设家政学本科专业的高校,生源多为调剂到此专业的。为此,要加大养老方式转变和养老服务专业优势的宣传,可以借助各种媒体广泛宣传专业化的养老服务能让老年人更好地享受晚年生活,也能为家庭减轻负担,同时要抓住养老服务这一朝阳产业快速发展的社会背景,探究养老服务专业的优势以及发展前途,使学生、家长,乃至整个社会的人都对养老服务专业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进而不再排斥从事相关专业服务。   高校层面,作为培养养老家政专业高端人才的主体,高校应主动发力,积极开设相关专业与硕士专业学位授权点。高校作为家政养老服务专业人才培养的核心环节之一,要积极争取政策支持、加大专业建设力度,强化养老家政服务人才培养。具体可考虑通过财政专项资助来鼓励高校建设相关专业,同时对养老服务专业内的特色专业、示范专业以及应用特色学科等项目适当倾斜,引导高校自觉加强相关专业的建设。[4]此外,养老家政服务人才的培养还离不开高质量的人才培养队伍,由于相关专业多为新设专业,原有师资较为缺乏,要注重高层次人才引进、职务晋升等优惠政策的制定和出台,以此吸引和稳定相关专业人才隊伍。养老家政服务人才培养的特征就是实践性、应用性很强,其过程是一个需要政府部门、高等院校、行业企业等多方协同的系统性工程,这就决定了必然要走产教深度融合的人才培养之路。[5]养老家政服务专业是一个实践性非常强的专业,光靠理论讲授很难保证人才培养质量,要注重产教融合。一方面,可以注重“双师双能型”教师的培养,为提高养老家政服务人才培养提供坚实基础;另一方面,养老行业企业积极参与高校相关专业人才培养的全程过中,可以更好地符合岗位需求,促进企业良性发展。
  行业企业层面,要加快推进养老行业规范化和职业化建设,从标准上确保养老家政服务人才的整体素质提升。行业企业应进一步完善养老与家庭服务业管理体制机制,明确政府职能,发挥行业协会作用,建立健全行业法规、行业标准,强化诚信文化建设,营造良好的行业生态。[6]在工作实践中,不断梳理实际情况,规范服务流程,确定服务标准,促进职业化建设与发展。此外,高校承担了养老家政服务专业人才的培养,行业企业要承担起从业人员的培训工作,且加大培训力度,结合社会发展与工作实际,及时开发相关培训课程,做好从业人员培训工作。同时可以加大和相关高校的合作力度,通过采用企业投资兴建、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依托有条件、有意愿的高校,建设集高端管理服务人才培养、专业技术人员培训、行业科研创新与学术交流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养老与家庭服务人才培养培训与研究基地,以点带面,促进行业人员整体素质和职业化水平提升。[7]
  参考文献
  [1]新华网.健康中国如何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EB/OL].http://www.xinhuaneLco m/j kzg/20 17 -12/25/c—1297 74809.htm
  [2]人民网.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重点理论文章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EB/OL].http://theory.people.com.en/nl/20 17/1127/e40531-29669679.html
  [3]林婕.澳大利亚老年护理教育的现状与启示[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2(21).
  [4][5][6][7]杨兰英.养老人才培养,内外功不可偏废[N].光明日报,2018-01-0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312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