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历史和现实两个维度看中医发展

作者:未知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敦煌医学文化及其现代价值,NO.18XMZ031)。
  作者简介:白敏(1994-),男,汉族,硕士研究生在读,研究方向为敦煌医学文献及脾胃学术思想与临床应用研究。E-mail:1115487589@qq.com
  通信作者:段永强(1974-),男,汉族,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中医老年病、脾胃病和敦煌古医方的研究。E-mail:dyqgs2008@163.com
  【摘 要】 文章从中医的发展史出发,结合当今时代中医面临的诸多问题,从历史和现实两个维度探讨中医发展的规律和发展的方向。就中医发展的历史来看,中医曾历经了辉煌与迷茫,而今世界开始瞩目中医,中医药事业发展迎来其曙光;但是机遇总是与挑战并存,就中医发展的现状而言,中医西化之风仍盛,诸多问题亟待解决,明晰中医发展之路要求迫切,当代中医面临的挑战仍然严峻。
  【关键词】 中医发展;历史;现实;机遇;挑战
  【中图分类号】R2-0 【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1007-8517(2019)7-0008-03
  Abstract:Starting from the history of the development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laws and directions of the development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from the two dimensions of history and reality in combination with many problems faced by modern Chinese medicine. In the history of the development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hinese medicine has experienced glory and confusion. Now the world has begun to pay attention to Chinese medicine, and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medicine has ushered in the dawn; but opportunities always coexist with challenges. As far as the status quo of Chinese medicine development is concerned, the trend of westerniz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s still flourishing. There are many problems that need to be solved urgently.It isimperative to clarify the way of development of TCM, and the challenges faced by contemporary TCM are still severe.
  Keywords:Development of Chinese Medicine; History; Reality; Opportunity; Challenge
  中醫药为中国乃至世界人民的医疗卫生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近代百年,中医在科学主义思潮的影响下,历经挫折,再加之西方医学的猛烈冲击,中医事业的发展危机空前。而当今时代,在SARS病毒的防治过程中,中医的疗效为世界卫生组织所认可,中医重回世界舞台。但是中医发展的道路仍不明晰,教育、科研、临床等诸多方面西化严重,阻碍着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当代中医使命重大。
  1 历史维度的中医:正处于大变革,大发展的时代
  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证明,任何事物总是按照自己的规律发展,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其前进的步伐。就传统医学发展史而言,运用美国著名科学家哲学家托马斯·库恩提出并在《科学革命的结构》[1]中提到的范式的概念将这段历史理解为医学传统范式、医学侵略交流范式和医学现代化范式三个范式的演变。一是医学传统范式,指的是鸦片战争之前,中国传统医学两千多年中华传统文化的氤氲下鼎盛发展,根深叶茂。二是医学侵略交流范式,指的是鸦片战争之后中医事业的一再衰退,以及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医在中西医碰撞融合之下的曲折发展。三是医学现代化范式,指的是当今时代环境变革下的中医发展。西方工业文明缺陷日益暴露,世界的目光重回东方,中华传统文化开始被世人认可,中医事业也开始步入一个大变革,大发展的时代。
  1.1 医学传统范式 在古中国源远流长的华夏文明中,从炎帝尝百草或是更早便已开始孕育着我国的传统医学,《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等一部部巨橼大著,指导着华夏民族的医学事业。扁鹊、伊尹、华佗、仲景等往圣先贤,关心着华夏民族的生命健康。古中国为世界大国,一直作为医学的输出国,为中国乃至世界人民的医疗卫生事业做出了卓越的功勋。春秋战国时期,诸子蜂起,百家争鸣,哲学思想的活跃为医学家建立理论体系提供了依据,再加之临床实践,传统医学取得了长足的发展。《黄帝内经》由此问世,构成中医基础理论体系,中医发展有了其根本;在东汉时期,张仲景《伤寒杂病论》一书集秦汉医药理论之大成,广泛应用于临床实践,被后世誉为“方书之祖”,对中医后世发展影响深远;直至宋金元时期,中医发展进入历史性高潮,宋代政府通过一系列措施,包括改进医疗体制,整理刻印医书,创立太平惠民和剂局等,极大促进了中医学的发展,再加之金元四大家各家学说的发展,中医药事业蒸蒸日上,随着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深入,医学经验积累的速度不断加快;明清时期,各种总结性的集大成的医药书籍,不断涌现,私人撰写丛书甚多,普及性的医书也应运而生。两千多年文化孕育下的中医药事业,发展欣欣向荣,一派生机。   1.2 医学侵略交流范式 清朝末年,西方极具侵略性扩张性的工业文明,用坚船利炮打开了古中国的大门,以鸦片战争为起点,中国农业文明一败再败,直至二十世纪初八国联军的入侵,华夏民族大有亡国灭种之势。在这种情况下,国人患上了顽固的民族文化自卑症[2],从戊戌变法的兴西学到新文化运动的思想空前解放,砸孔家店,破“四旧”。一次次的对传统文化的盲目批判、无情惨虐,一次次的对西方近代科学的大肆宣扬、顶礼膜拜。正如张其成[3]所述,科学在全国几乎达到了一致的认同,一切带“中”字的事物,全部失去了合理性,传统医学随着传统文化招到了前所未有的批判。更有“旧医一日不除,民众思想一日不变,新医事业一日不能向上”的言论,中医药事业发展一片哀鸿,进入完全依靠民间力量斗争的局面。新中国成立后,其地位和作用得到了肯定[4],但其发展仍是一波三折,从中医科学化的提出到西医向中医的学习,再到之后中西医结合的发展。直至改革开放以后,中西医并重的提出,终究未能使中医事业蓬勃发展,中医西化严重。也就是这近百年,在民族文化自卑症,近代科学主义思潮泛滥,近代哲学贫困的文化背景下,再加之发展日新月异的西方科学的冲击,中医药事业始终未能步入正轨,繁荣发展。
  1.3 医学现代化范式 随着时代的发展,工业文明的短暂性日益显露。在一战后,梁启超便在一篇文章[5]中提及“一百年物质的进步,比从前三千年所得还加几倍。人类不惟没有得着幸福,倒反带来许多灾难。欧洲人做了一场科学万能的大梦,如今却叫起科学破产来。”而直到20世纪60年代,工业文明的缺陷开始暴露出来,在科技方面生态环境危机,在医学方面对人整体性的忽视等。越来越多的西方学者认识到中华文明有助于克服工业文明的沉疴顽疾,于是人们开始反思“和谐”、“汇通”、“天人合一”等普世价值观。世界开始形成新的格局[6],世界的目光开始不可逆转的从欧美为核心的大西洋地区向中华文明为核心的亚太地区转移。从此,中医乃至整个中华文化生存大环境开始改变。同时,随着时代的进步,科学的发展,人们开始重新剖析科学的定位[7],科学不只是还原论,机械论的基于实验室实验的简单性科学,还有有机论,涌现论的基于社会实践的复杂性科学。当今时代下,发展中医的环境越来越好,SARS防治过程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医的认可,更是让世界重新审视中医,这是时代赋予中医的机遇,也是历史给予中医的大发展,大变革的时代。
  2 现实维度的中医:正处于挑战严峻的时代
  今日之中医,蓬勃发展,但问题重重。“表面上看中医发展是很兴旺,凡西医有的中医都有,职称有教授,副教授,学位有硕士、博士,机构有大学,研究院,有大医院,但真正中医的内涵却日渐缩小,西医的成分越来越多,对这一现象,我名之曰‘泡沫中医’!”国医大师邓铁涛[8]这么感慨道。确是如此,中医西化之严重,已从科研,教育,临床渗透的方方面面,中医事业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决定着中医未来的发展。因此,中医人必须认清自我,回答好“中医是什么?”、“中医如何发展?”这些本源性的问题。只有这样,才能在这严峻的时代坚守自我,而不是任西方医学之恣意冲击,最后任其洪波,随之附之,迷失自我。当今时代。面对现代医学和日新月异的现代科技,中医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面临着更加严峻的挑战。
  2.1 何谓中医 中医是什么?中医是医学科学。关于人体生理病理,疾病诊断与防治以及摄生康复的一门综合性科学,其糅合了古代中国哲学和医学科学,当代科学发展的高度前沿尚未完成对传统医学的阐释,因此在这个全世界都在谈简单科学的时代,传统医学的科学性为人所诟病。“科学就是科学,在科学的问题上一定要摆脱‘天人合一’的观念,认同人世间有人世间的规律,有人世间复杂的现象,自然界有自然界的复杂现象,这完全是俩回事,不要把二者合在一起。”杨振宁[9]是这么说的。这种割裂是没有道理的,中医本就是在传统文化的孕育下产生的,以经,史,哲为其指导,以《黄帝内经》阴阳五行理论为其根本,直面天、地、人,以理论结合实践为主体的一门科学。
  2.2 中医发展,路在何方 中医该如何发展?早在文革结束后人们便开始重新评价传统文化,近一个世纪的全盘西化之风走到尽头,系统科学,复杂性科学等新型科学在中国开始发展,第一次给中医提供了自我辩护的武器,中医学界使用新兴科学的概念原理和方法去揭示中医固有的优越性,探索着中医的发展之路,成果喜人。然而今天回看,这早已被改革开放后,学术界刮起的“西化之风”吹的烟消云散,其来势之猛,力道之劲比胡适当年的“全盘西化”有过之而无不及,以致今日西化之严重。“科学中医”[10]似乎就应该是将中医从哲学的筐中拿出,放进具体科学的篮子,而这具体的科学也就是所谓的西方的还原论科学,于是就有了现在所谓的“中医研究”,实质上的通过还原论科学去研究与之完全不相适应的,格格不入的中医,这种“中医研究”还不如撕下伪装的面具称其为“研究中医”。至此,当今时代中医科研的发展实质上只是西医在中医方向的发展,中医事业点滴未进。因而要想谈及中医之发展,首先要将中医与西医划清一个界限,何为“中”,何为“西”。李致重[11]认为中医学是以系统方法研究整体层次上的机体反应状态所形成的防病治病的科学体系,西医学是以还原性科学方法研究人的器官,组织,细胞,分子层次上的结构与功能所形成的。这种精当严格的区分更有利于我们清晰的认识中西与西医,在中医前进的道路上消除“原创悖论”[12] (研究原创思维的思维不是原创的),不再去用简单的还原论科学去研究中医,而是顺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去创新,去发展。当然其创新发展的起点绝不应当是“西化严重”的现状,而是中医经典所铸就的千年辉煌。就如傅雷[13]所述,“不从古典中泡过来的人空言创新,徒见其不知天高地厚而已”,确是如此。
  3 小结
  机遇总是与挑战并存,今日之中医,与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的中医都不一样,中医虽然以其独特的优势与力量顶住了一波又一波“西学”洪水般的冲击,不像其他民族医学一般覆灭,然而时至今日,也早已是伤痕累累,可要面对的却是比其强大得多的现代医学。因此,当代中医人肩上的担子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要重,这是当今时代给予中醫人的挑战。
  当今时代,是一个大发展,大变革的时代,更是一个挑战严峻的时代,能否抓住机遇,能否直面挑战,使中医取得长足的发展,是每一个中医人的共同使命,更是必须面对的现实和必须担负的历史使命。
  参考文献
  [1]托马斯·库恩.科学革命的结构[M].2版.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2]苗东升.近代以来中医命运的三个历史必然性[J].中国工程科学,2008(5):25-31.
  [3]张其成.中医文化复兴是中医复兴的重要途径[J].中医药文化,2006(1):6-9.
  [4]宫正. 新中国中医方针政策的历史考察[D].北京:中共中央党校,2011.
  [5]梁启超. 欧游心影录[M]./ /饮冰室合集: 专集 23.北京: 中华书局,1989.
  [6]齐勇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文化根基和历史使命[J].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4(2):5-10.
  [7]袁冰.走向状态医学:精准医学开启的医学革命[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7,32(4):1434-1448.
  [8]张书征,张杏艳.邓铁涛教授的中医现代化思想[J].江苏中医药,2005(8):8-9.
  [9]杨振宁.《易经》对中华文化的影响[J].自然杂志,2005(1):1-3.
  [10]皋永利. 中医复兴首先是科学中医的复兴[N]. 中国中医药报,2013-04-22(003).
  [11]李致重.实现中医复兴梦的战略步骤与任务[J].中国软科学,2013(5):1-9.
  [12]张超中.中医原创思维的定性问题[J].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19(1):16-20.
  [13]吴子林.走向中西会通的中国文论——兼论张江教授“强制阐释论”[J].文艺争鸣,2015(9):107-118.
  (收稿日期:2019-01-26 编辑:程鹏飞)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432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