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遇见外院男

作者:未知

  不消停:自称“不消停”,其实我很消停!
  非典型东北女孩,念旧到丢了天蝎座的脸,花痴少女属性万年不变,据不完全统计,迄今已对100多个少年有过心动时刻……
  身为即将下架的辽宁大学英语专业老学姐,为了拾回年少时的梦开始写文,不求改变生活,只为记录瞬间。
  正文开始前,本外国语学院老学姐温馨提示:报考语言专业需谨慎,因为你即将面临全班皆姐妹的风险。其实工科院校的语言专业还OK,最怕像我这种被录取到本部下属的独立外语学院……此处略去100字心酸吐槽。
  前段时间,微博上那条机械专业男生们给班上唯一一位女生过女神节的新闻,简直让我羡慕坏了。
  自打进了外院,搬书扫雪抬行李都是女生的活儿,没辙啊,同届同专业的男生加起来不到工科班的一个零头,人手实在不够。
  换言之,这样的环境则为一心向学的同学提供了最佳条件,人家在花前月下时我在练听力,人家在你侬我侬时我在英语角为英国脱欧的利弊唇枪舌战……没有渣男也没有狗血剧情,陪伴我的只有学习和姐妹情谊。
  犹记得大一报到那天,班导来回确认了几次后宣布,我们班确实有两位仁兄临阵脱逃了。于是在本专业每班4男的分配标准下,我们堂堂一班,竟然只有两名男同学!
  只见那财大气粗的胖子伸手揽住身旁的人:“老铁啊,以后我只有你了。”说着便涕泗横流,姿态之悲惨像是要和他共度余生,紧接着就听见Tim的尖叫:“啊!咱班男生连局麻将都凑不齐,也太惨了吧!”
  谁说不是呢?我们商务英语虽说是文科专业,但招的是理科生,从男女比例无比均衡的高中突然经历这般落差,任谁都受不了。
  但,既来之则安之,不管是最初男生们因属性过于显眼不敢逃课而悲伤,还是女同学因脱单无望而惆怅,我们终究接受了这个既定的事实,并且愉快地相处着,以下我便摘取几个场景以展现外院男生的可爱日常。
  ● 镜头一:
  一日我望着校刊发呆,老黄凑过来将一罐旺仔“啪”地立在我面前:“喝掉这瓶旺仔牛奶,忘掉那个无情的仔!”
  我从神游中回过神:“哪个仔?”
  “谁知道哪个?反正你这魂不守舍的模样就说明了一切,来,跟哥说说咋回事儿。”
  “我在想该怎么认识这个人?看,他的摄影作品和我的封底,”我扬了扬手里的杂志,“好人做到底吧黄老板?”
   ……
  几天后,他在微信上给我推了一个名片,是那个我仰慕好久的摄影大神。
  “哥把他堵厕所里面扫的好友,姐够意思吧!”
  感动归感动,可是哪里怪怪的?
  诶呀,反正生活在一个被26个女生包围的班级里,雌雄同体……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 镜头二:
  我们的外教Sara是个没比我们大多少的美国女孩,尤其宠爱Tim。每次课间都是他俩的双语show time,没人不爱这俩活宝。
  “Tim,以后你来美国,我要给你介绍GF。”
  “不了,我家有矿要继承,我爱祖国!”
  Sara到底来了中国五六年,对地理颇有研究:“原来你是山西人?”
  Tim一脸严肃:“嗯,是啊,毕业后我爸就要把那几百亩的矿山转到我名下。”
  Sara不明就里地看着大笑的我们,转而求助老黄,老黄利用自己贫瘠的词汇量,费劲口舌才和Sara解释清楚此矿非彼矿。
  “累死爸爸了,今晚再收拾你!”
  Tim微微一笑:“吃鸡还是打王者?”
  “黄老板,你真的忍心虐Tim吗?”
  谁都不许他欺负自家姐妹,老黄只得忐忑接受26个老母亲般的微笑致意。“班宠”之名,Tim责无旁贷。
  ● 镜头三:
  逢年过节,班群里总有老黄给我们发红包,比任何问候都准时,且从不缺席。
  今年女生节照例在群里抢红包,有眼尖的人发现他包了27个。
  老黄:那不还有睡我下铺的姐妹嘛!
  领了红包默默潜水的Tim:你今晚不要回来睡了。
  老黄竭力解释:不不不,其实我不差这几块钱罢了。
  Tim追问着:老黄我还是你的小公举吗?几块钱就来打发我?
  老黄败下阵来:今日小公举和小仙女们一视同仁。
  群里其他小仙女:真羨慕Tim有金主黄老板的宠爱啊……
  Tim发了一个金额更大的红包:来吧姐妹们,雨露均沾!
  总之呢,如果像星座一样划分的话,那理科男和文科男一定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至于外院的男孩嘛,那更是一个少见的珍稀物种了!
  进可霸道讲义气帮要微信,退可耍宝称姐妹互诉衷肠,此男只听外院有,工科难得几回闻啊!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076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