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我的同桌叫桑妍

作者:未知

  作者简介:传奇贝贝哥,生在东北,长在山东,漂到北京,可无奈还是说着一口可以带偏整个宿舍的东北话,就连写文章也带着一股浓浓的苞米碴子味儿。最喜欢的青年小说家是铁头,在初写文章的这一年,铁头给贝贝哥带来了一定的风格上的影响。贝贝哥曾自驾环游东三省,途中相识独自一人徒步旅行的林甜甜——他把这个故事发到旅游网上,获得了大几万的浏览量。这篇充满了东北风情的《我的同桌叫桑妍》是根据真实经历改编的,希望大家看过都能会心一笑!
  1
  说起来可能有点丢人,我是蹲级蹲进初三(2)班的。
  谢顶老班给我安排的第一任同桌极具美甲天赋,整天拿个指甲刀到处乱剪。我总是被他的指甲盖崩得心神不宁……夏天,我穿着凉鞋,一節自习课我不小心睡着了,醒来时发现脚趾盖被剪了。
  我终于受不了了,向老班申请了调座。新同桌叫桑妍,是个人见人爱、车见车炸胎的小酒窝女孩儿。据说,她的往届同桌都沦陷了,无论男生女生都逃不开她温柔而又致命的声音——同桌,来根鸡爪不?
  事情是这样的,桑妍简直是太招人稀罕了,隔壁班那小子每天早上都会堵在班门口给她一包吃的,有酱猪蹄、猪头肉、炸茄盒、卤鸡爪……
  那些香味扑鼻的熟食总是招来同学和老师凶狠的目光,教生物的刘老师甚至以做实验为由,前前后后一共从桑妍那里顺走了半斤猪头肉和二两花生米。后来刘老师在实验室喝酒,用酒精灯燎猪头肉上没处理干净的毛,不慎烧了两沓月考试卷。
  后来,生物老师不来提货了,周围的同学也都吃腻了。
  桑妍跟堵在班级门口的那小子说:“求你了,别再给我带熟食了,我们班同学都吃腻了!”
  那小子堵在班级门口跟桑妍说:“我给你带了蒜酱,配着蒜酱吃就不腻了。”
  2
  “同桌,来根鸡爪不?”桑妍眯眯着眼问道。
  我是一个比较晚熟的男孩,眼中除了学习什么都没有,我淡定地说道:“NO!我不爱吃鸡爪子,我妈说了,鸡爪子吃多了不会查数。”
  “那就来两块猪头肉吧,我这还有蒜酱。”
  “NO!NO!NO!我不爱吃蒜酱,我妈说了,空腹吃蒜酱容易损伤胃黏膜。”
  桑妍揪住我的耳朵:“你到底吃不吃?”
  “我吃我吃我吃!”我拿起一块猪头肉,强忍着恶心把它塞进嘴里,一边吃一边问桑妍,“你不想吃,就把它扔掉不行吗?”
  “不行!难道你不知道农民伯伯多么辛苦吗?浪费就是犯罪!”桑妍一边翻着英语书一边说道。
  “农民伯伯跟猪头肉有什么关系?”
  “别废话,给我吃!”说完,桑妍暴力地往我的嘴里塞了一块猪头肉。
  “实在不行,你就拿回家,给你爸妈吃。”
  “不行!我妈要是知道学校有男生送我东西,一定会拿着剪子来学校找他的,我怕出人命!”
  我把口中还未嚼烂的食物使劲地咽了下去,心中感叹道:“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家庭啊!”
  后来,我在考场上遇到了那小子,他就坐在我的后面,英语考到一半,飞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哥们儿,你是桑妍同桌吧?!我是桑妍男朋友!说来咱们都亲戚里道的,不如把听力和选择的答案给我吧。
  我把纸条给他传了回去,下面加了一句:麻烦告诉你妈妈,下回做猪头肉把毛燎干净。
  3
  桑妍的妈妈在火车站那边开了一家理发店,不仅要供桑妍读书,还要供桑妍的爸爸赌博。平时桑妍的爸爸手气还行,最多也就输个几百块钱。这次不一样,桑妍的爸爸把整个理发店都输了进去。
  于是,桑妍的妈妈从坐店小老板变成了吟游理发师。那天。她拿着一把大剪子气势汹汹地闯进了校保安室。保安队长是桑妍的大表舅,大表舅一个电话打进了教导处,得到了教导主任的积极响应:“好啊好啊!最近学校正好在抓仪容仪表,男生清一色一厘米小寸头,女生待定,先看看你老姐的手艺再说吧!”
  这个1厘米,桑妍的妈妈没太掌握好,基本上都给多剪了半厘米。放眼望去,三年(2)班的男生都变成了小和尚。
  我也是受害者,莫名其妙的剪发活动把我气得语无伦次,我指着桑妍的鼻子就问:“你妈怎么能这样?我紧着让她手下留情……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为什么紧着咱班祸害?我刚整的‘锡纸烫’,攒钱攒了好几个月啊!”
  后来我才知道,那次的剪发活动按斤收费。
  桑妍成了全校男生的公敌。
  4
  后来,初三(2)班的门口又出现了一个蹲点男生。我们把他称为“那哥们儿”。
  “那哥们儿”可真是个土豪!
  巧乐兹雪糕、德芙巧克力、洽洽香瓜子、唐僧肉(大袋装)、比巴卜(整盒)、跳跳糖(一联)……“那哥们儿”身手敏捷,扔下零食就跑。
  桑妍只好把零食拿回班级,偷偷地塞进桌洞里。可就算这样,还是被同学们看到,有些人甚至觉得桑妍就是个爱占小便宜、管不住嘴的女孩儿。桑妍一改往日女神的形象,变成了大家眼中的小丑。好看的确是件好事,但是副作用太大了。只要被人看到了你不完美,甚至是平常的一面,大家就会觉得你是个女神经。
  那小子在他们班宣扬:“嗷,桑妍啊,早就被我追到手了!她可老能吃了,吃了我家不少熟食呢!”
  实际上,那些熟食她一点也没吃。
  前面说了,我是一个比较晚熟的男孩,眼中除了学习什么都没有。没错,从小到大,别人都管我叫木头疙瘩,再加上我是个复读生,跟我关系稍微好一点儿的都会叫我老疙瘩。
  “老疙瘩,你把这袋辣条吃了!”桑妍眯眯着眼说道。
  “疙瘩,来来来,给我扒点瓜子,别用嘴嗑啊,我嫌埋汰!”桑妍灿烂地笑着。
  “瘩瘩,你先吃一大口跳跳糖,再喝一口可乐,包你爽……”桑妍手支着腮,神秘地看着我。
  那天,我整整跳了一节英语课。老师把我叫上黑板听写英语单词,我把黑板蹦得“噼里啪啦”直响。桑妍在下面笑岔了气。谁傻啊!谁不知道吃完跳跳糖再喝碳酸饮料等同于空腔自杀!
  我就是喜欢看桑妍笑,她越笑眼睛越眯眯,她眼睛越眯眯我的心就越紧。
  有时我也总是在想,为什么谢顶老班会把我们安排到一起呢?毕业之后,我去找老班对证,老班说我俩坐一桌可以取长补短。
  我英语好,她数学好。
  老班真有眼光、真有远见、真有……
  桑妍中考英语考了110,数学保持119。
  而我,又考砸了,去了一所普通的高中。
  我真的挺酷,哪怕再也没有机会跟桑妍同桌,坐在物是人非的教室里上课,旁边是比我这块木头疙瘩还木讷的学霸女,我都没跟桑妍说——“那哥们儿”是我花钱雇来的,我家就是开小卖部的。
  送给桑妍的小零食,她总共没吃几口,最终全都跑进了我的肚子里;桑妍无意间递给我的笑,我全都记在了心上,最后的最后像青春一样无疾而终。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076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