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在这个善变的人间,你是否相信永远?

作者:未知

  现在的我,像极了从前的奶奶。任性,易怒,像个暴君。不喜欢一切改变,想安心待在一个自己熟悉的环境里,有自己熟悉的人,做自己熟悉的事。
  又回到了老家。家门前的道路拓宽了许多,面前那条奔流不息的河流似乎又清澈了许多。河边,道路旁,一切都变得陌生。家门前的泥土地上,长着年幼时和爷爷一起栽下的橘树,今已亭亭如盖。
  爸妈招呼我上楼去。来的目的还是为了看奶奶。她躺在床上,眼睛眯得近乎一条缝,直直地望向窗外,想抬手招呼我坐下,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也对,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在瓜藤架下缠着奶奶讲故事的小女孩了。
  记忆中的她,身子骨硬朗得很。每次回老家,无论春夏秋冬,她总是拿张板凳,倚坐在门边。夏天时执把大蒲扇,不时和过路的人打招呼。一坐就是一整天,眼神飘忽不定却坚定着一个方向。
  可我再见不到这样的奶奶了。爸妈说,奶奶病了。
  爷爷已经过世近十年了。
  小时候,奶奶一直是个脾气冲的人,有时情绪一激动还会在我身上撒火,吓得我哇哇大哭。这时候爷爷总是笑眯眯地抓给我一把糖,打发我上楼去,一边安抚着她坐下,唠着张家长李家短,直到奶奶的脸上舒缓出笑意。
  奇怪的是,爷爷走后,奶奶的脾气反倒日益温和起来,却也不像曾经那么爱说话了。
  我总觉得,我是和奶奶一起变的。
  我长大,开始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会和爸妈顶嘴,对喜欢的东西固执。不喜欢阴晴圆缺人聚人散。于是当奶奶终于没和我打招呼时,我也可以同样做到侧过身子不加理会。我不喜欢这里,这里太陌生,没了曾经的样子。
  而奶奶变得寡言。一切于她而言变成白开水般淡而无味。她失掉了一切悲喜情绪,打小起疼爱的小孙女,没想到某一天起也能做到不打招呼。她把日子过成一个样,一切的改变,她都能够视而不见。
  现在的我,像极了从前的奶奶。
  任性,易怒,像个暴君。不喜欢一切改变,想安心待在一个自己熟悉的环境里,有自己熟悉的人,做自己熟悉的事。
  爸爸说,门前的泥土地上,栽着两棵橘子树。一棵是爷爷和我一起种的,一棵是许多年前,爷爷和奶奶一起种的。
  每次想起奶奶,便会忆及年少时的梦境:
  夕阳下,一家四口在散步。年幼的我蹦跳着走在最前面,爸妈挽着手跟在身后,奶奶手托腰,驼着背,亦步亦趋地跟着,却自知跟不上,转身走向家的方向。
  我們的步伐,和河水的流速一样快。
  她搬条板凳,倚坐在门边,望着那条河。疲惫,索然无味。她的神情有些木然。
  在这个善变的人间,你是否仍有勇气,去试着相信永远?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076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