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弹一首阳光明媚的歌给你

作者:未知

  我是从初三暑假开始学吉他的。
  悠悠漫长又没有作业的假期,我出去旅游了一圈回来,还剩近两个月。偏巧在旅游的过程中看见街头艺人弹吉他,我觉得酷得不行,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艺术学校报了名,买了吉他,打算发展一门特长。
  第一天我背着吉他去艺术学校上课,在长长的走廊上找教室。路过钢琴教室时,探头打量,透过门上的玻璃看见有个男生正在练习,腰板挺得直直的,手在黑白键上有些生疏地弹着,阳光透过窗户洒在钢琴上,男生的手出奇的好看。
  我停下来在门口听了下,男生在练习《天空之城》,恍惚间好感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于是乎,我敲了敲门就走了进去:“哇,你弹得真棒,这首歌我好喜欢。”
  男生腼腆又高冷地说了句:“谢谢,你是来练琴的吗?我这里还要练会儿,你可以去看看隔壁琴房。”
  其实我只是单纯地打声招呼,就这样我认识了M。
  高冷如他,没闲谈几句,他开始轰人:“现在是我的练习时间,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有啊,我第一次来上课,吉他教室在哪?”
  “这是二楼钢琴,吉他在三楼。”
  初学吉他自然先从简单的乐理知识开始,就少不了打拍子,练习拍子的同时爬格子。我的手指在琴弦上起起落落,不一会儿就开始痛了起来。在兴高采烈来到学校前,我没有想到练琴是这么苦的事。后来的学习过程,我体会到练琴是件枯燥的事,但我依旧热爱。民谣吉他是很容易入门的乐器,但我一路坚持练习下来,一部分原因是因为M。
  第一天上完课,刚巧我下课时,M的钢琴课也下了课,我背着吉他从三楼下来,M正走在下楼的路上,我迎上去:“M,一起走呗。”
  M尽显绅士风度地对我说:“吉他我帮你背一段。”就这么一句话,到现在我都觉得学钢琴的男孩子很绅士。期间我说起初弹吉他手指头还是有点儿痛的,M回答道:“加紧练上一个星期长茧就好了。”看吧,M不仅高冷而且直男。假期里每一天的上课时间我和M差不多,一来二去熟悉起来,而且我们考上的是同一所高中,只不过我是普通班,他是精英班。M是对学钢琴很认真的人,我原本以为他学乐器是为了加分,但他学得那么认真,只是单纯的热爱,这让我觉得不努力都不好意思,好像对不起“因为热爱”这几个字。
  假期里的最后一节课下课,我跑去钢琴教室找M,拍拍钢琴,煽情地说:“M同学,以后可能就见不上面了哦,心情不怎么美丽。”
  M微微一笑:“那我弹一首阳光明媚的歌给你听?”说着手指在钢琴上流畅地游走起来。一首曲子结束,我正在感动的时候,他说:“我们不是同一所高中吗?”
  除了初中的同班同学外,M无疑算是新学校里我比较熟悉的朋友了。晚自习结束得很晚,没有公交车,大家如果没有父母接就都是打车回家。我和M家不远,拼车的话刚好顺路,所以我会等M一起走。
  元旦学校举行晚会,对活动向来缺乏热情的我,因为先前填特长写了吉他,被文娱委员勒令报了个吉他指弹:未闻花名。
  照旧是晚自习下课,我们一起出校门,路过门口的精品店时,我看到圣诞前夕店里橱窗放上了圣诞节礼品,我扯了扯M的衣角,指向橱窗:“哇,那个圣诞树发夹好可爱!”
  M看了看:“是很可爱。要买吗?”
  “算了算了,发夹可爱,我又不可爱。”
  “是不可爱。”
  “喂,我是自谦,自谦!”
  “算有自知之明,不算自谦。”
  好在这样的对白,我已经习以为常,只是踩了他一脚以示警告,M痛得嗷嗷叫。
  元旦假期前,晚会如期进行。
  就在我快要登场,突然紧张得不行,从座位上离开准备出去平复一下慌乱。我正在过道上踱着步子时,M走过来。
  “偷偷告诉你,我……挺怕当众表演的。”
  “那上次你还参加演讲比赛?还抑扬顿挫,铿锵有力。”
  “那是班主任让我上,我紧张得全程脚都在抖。還好前面有桌子挡住了脚。”
  我哈哈笑起来,拍拍M的肩膀:“放心放心,我会替你保守秘密的。不过我突然不紧张了。”
  我毫不意外地拿了参与奖,颁奖时,坐前排的M同学拍手的声音盖过了大半个班级。
  晚会结束后,我照旧等M,M走过来自然地卸下我肩上的吉他自己背上。
  “有没有超厉害!”我冲他眨眨眼问道。
  “嗯,重在参与。”
  “你有认真听吗?”
  “嗯。”
  我努努嘴:“哦!”
  又一次我先下车,我接过吉他,挥挥手道别。M也跟着下了车。
  在我后背戳了两下,说:“葵花点穴手!”一起中二的我定住不动了。
  M从口袋掏出圣诞树发夹,就是那天一起走过精品店时我看到的那个。用发夹把我额前的碎发别在耳后,发卡挨着耳朵上面,顺了顺我后面的头发。又在我的后背戳了两下:“解开!”然后挥挥手,飞快地跑远了。
  我取下发夹,傻愣愣地笑了,原地跳起:“M,谢谢你!”
  高一下学期开始,M的妈妈为了方便他的学习,在学校旁边租了房子陪读,而我索性骑自行车上下学。
  高三的平安夜的晚上,M提了个孔明灯来我们班教室门口叫我。那一年不知怎么回事,中西文化交流擦出了火花,平安夜足球场上聚集起放孔明灯大队,其中就有我和M。但遗憾的是,我们俩写着“高考大捷、梦想成真、平安喜乐”的孔明灯因为失误没有飞起来。我俩怂怂地蹲在操场边看着别人的孔明灯徐徐升起,彼此交换了嫌弃的眼神,来到跑道上散步。
  我们望着被数个孔明灯的微光点缀着的夜空,M说赶紧许愿,让别人的孔明灯也搭上我们的愿望腾飞。他又问我冷不冷,我说不冷,他碰了一下我的手,冰凉冰凉的。他说我帮你暖暖手吧。我以为他会握住我的手,没想到,他只是把我的双手夹在他的胳肢窝下,我们面对面地立在那儿。我分明听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那种心如鹿撞的忐忑感觉,够我回忆好多年。
  M上大学后,他们家搬去了北京。而我依旧留在这座小城,读着不好不坏的大学,过着马马虎虎的生活。我们如今已很少联络,高中毕业后再没有见过面。
  后来我看到这样一段话:“我没有很刻意地去怀念你,只是在很多很多的小瞬间,想起你。比如一部电影,一首歌,一句歌词,一条马路和无数个闭上眼睛的瞬间……”
  那种思念,很温暖,也很美好。
  年少时被人温柔相待,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并且激励着我一直热爱吉他。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077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