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表演艺术的形态构成属性

作者:未知

  摘 要:现阶段,随着社会的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的发展也有了很大的改善。一部优秀的音乐作品,首先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没有声音的乐音符号,而演奏家、歌唱家、指挥家等通过乐器的演奏、人声的歌唱以及包括指挥在内的多种艺术手段,将作品用具体可感的音响表现出来,对作品做出不同的解释和演绎,从而传达给听众以不同的影响和感受,以发挥其社会功能。把纸面(电子)稿的乐谱变成有声音的音乐,使其体现词、曲作家创作思想并进行二度声响创作重新获得生命的就是音乐表演艺术。音乐表演担负着音乐作品再现时代风貌的使命,肩负反映词、曲作家的创作意图、创作感情和创作思维的重任,同时也展示着演奏、演唱者的熟练技巧和独特个性,从而达到诠释音乐、感染听众、获得审美价值的目的。对于听众来说,表演不仅要欣赏、理解音乐的内容与形式,还要从不同表演的比较中来欣赏、鉴别、理解音乐和音乐的不同解读。甚至音乐所强调的某些方面,包括不同风格的演奏、表演流派和表演技巧等,对于提高观众对音乐的欣赏和理解都大有帮助。人类在音乐艺术的实践中,不断创造,不断更新,衍生出种类繁多、异彩纷呈的各种表演形态。它不仅主宰着乐音运动的传播,还为我们创造了数不胜数的优美乐章,并伴随着人类的精神生活在持续不断的创造中构成新的表演形态;也同时为音乐表演形态的构成确立了基本条件。以下让我们来研究一下它们的共同属性特征。
  关键词:音乐表演艺术;形态构成;属性
  引言
  音乐表演通过乐器的演奏、人声的歌唱以及包括指挥在内的多种艺术手段,将作品用具体可感的音响表现出来,对作品做出不同的解释和演绎,从而传达给听众或观众以不同的影响和感受,以期感染他们,使艺术获得审美价值。音乐表演是音乐创作与音乐欣赏的中介,它是音乐创作的一种再创作过程,同时它是音乐创作和音乐欣赏活动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音乐物质材料的美和音乐作品内部结构及外部形态的美构成了音乐表演艺术美的主要构成属性。
  1 物质性与工艺性
  音乐表演形态的构成,首先在于它的物质性与工艺性。音乐以无可置疑的声音艺术为标志而确立了它的物質性。声音,是音乐构成的物质基础,一切音乐表演都主要是表现声音,即用声音作为载体来塑造可感的听觉形象。那么什么是声音?以及什么是音乐的声音?为什么会有如此丰富的形态?等等。想必这些是我们首先要弄清的问题。且让我们一一道来。关于什么是声音?我们且不去理会诸多的解释,只从人们认可而又符合科学逻辑的结论去概括它的定义,那就是:“声音是人类听觉系统对一定频率范围的振波的感受”。这个定义,为我们指出了感觉声音物质的存在方式。一是人类听觉系统的主体感受;二是一定频率客体范围内的振波;同时欲使两者联通,必然有一个发出振波的振源(或发音体)。三者缺一都不可能显示声音的存在。而人类所感受到的一切声音,如风雨交加的雷鸣声、海浪涛天的呼啸声、林中百鸟的啼鸣声、丛中群兽的吼叫声、山泉瀑布的交响声、湖滩小溪的潺潺声等等……这是自然的声音世界。然而人类社会更是千音万声:人的欢声笑语声、人的激情鼎沸声、人的悲痛哭泣声、人的温情细语声……还有马达飞旋的轰鸣声、火车飞驰的隆隆声、汽笛拉响的延长声、战火纷飞的爆炸声……简而言之,不管是自然的还是人为的,世界是个有声丰富的世界。这里既蕴含着无尽的音响艺术的声音素材,也包容着声音情感的喜怒哀乐。它既是声音表达的信号标志,也是声音传播的信息内容,更是音乐音响创造的源泉。
  2 民族性与语言性
  表演形态在构成中,民族性与语言性是它们的显著特征。所谓民族性,是指在历史上形成的具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身份认同、共同心理素质和共同文化表达的稳定共同体。这个系列“共同”特征,表明民族性所具有的,并有别于其他民族个性的共性特征。它是一个民族特征的宏观总体显现,而反映在文化或艺术的审美定势或审美习惯与情趣上,也必然体现在音乐表演形态的构成中所独有的民族特征。我们可以从不同民族对其民族乐种、乐器或唱法的由衷热爱与欣赏审美心理的习惯上找到答案。比如蒙古族的民歌,具有嘹亮、奔放、高亢等声腔的特点,这正是他们长期生活在辽阔无边的大草原,自由自在的牧马奔驰,培养了他们开阔的胸襟和豪爽的性格,歌声中蕴含着他们对生活的理解。那悠扬的长调,节拍自由,活泼的短调,热情爽朗。特殊的真假声结合的演唱,令人印象深刻,一听就知道是蒙古族的歌曲。
  3 习俗性与传播性
  所谓习俗,或称民俗。从广义上去理解是不同民族或地域的一种生活方式。一个民族的生活、时代、历史的文化承传的背景或传统的不同。即便是同一民族,由于地域的差异,也会使习俗千差万别。音乐伴随着人类的一切生活,也就和不同的生活习俗产生了相应的直接关系。比如说劳动号子,这些号子可被视为是劳动生活的习俗。它们既有协调动作、集中意志、减轻疲劳、提高效率的实用功能,同时也有自娱传播、振奋精神的艺术作用。不同的地域,由于环境、语言或生活习俗的差异,使这些号子还具有了各自的独特风格。拿《川江号子》和《澧水号子》来比较,前者属西南地区,后者属中南地区,音乐的基调虽近似,但语言的风格却迥异,表现了不同地域的艺术特色,也显示出生活细节的习俗区别。又如在不同民族的婚丧嫁娶的生活习俗中,无论是吹打的器乐,或是喜庆哀情的抒发,音乐形态的表现也各具特色。如浙江省温岭黄岩玉等地流行的结婚唱“新娘堂”的习俗,在结婚迎娶阶段有一整套仪式,以保证婚礼顺利进行。仪式会上有人唱歌伴嫁、男女调情,有人演奏乐器,加上吹打奏乐的渲染,婚礼气氛十分热闹。有些民族还自唱婚礼歌、丧葬歌、插秧歌、酒歌等风俗传统。
  结语
  综上所述,音乐表演形态的历史性与时代性不仅是它的显著特征,而且蕴含着两者之间的辩证关系。
  参考文献
  [1]余笃刚.声乐艺术美学[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2005年.
  [2]邹本初.歌唱学[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2004.
  [3]薛良.歌唱的方法[M].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2.
  (作者单位: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佳木斯大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152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