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际关系下农村互助养老的路径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伴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发展,农村老年人面临着家庭养老功能弱化、社会化养老体系不健全、机构养老接受度低、倾向自我养老等现状,而互助养老作为一种优势视角看待养老问题的新型就地养老方式,有利于整合各类养老资源、提升老年人的价值感和幸福感。其中,代际互助养老在世界各国、中国各地区都有社会实践经验和理论研究。本文试图从代际角度出发,从规范互助、多元互助、储蓄互助等方面进行农村代际互助养老服务的路径设计。
  关键词:优势视角;代际互助;农村养老
  一、背景
  改革开放以来,在工业化、城镇化、人口老龄化的多重力量作用下,中国农村社会老年人养老问题严峻,农村空巢老人、留守老人的自杀、抑郁等屡见报道,引发社会的关注和热议。由于中国城镇化的高速发展,农村大量青壮年劳动力外流,家庭养老功能在这期间逐步弱化,但是农村社会化养老服务体系的不健全,农村老年人由于长期受传统价值观念的影响对于机构养老的接受度也很低,多依靠自我养老、土地养老等。在社会变迁中,农村养老方式也在发生着转变。近年来兴起的农村互助养老作为一种极具本土化色彩和社区重建思想的新型就地养老方式,能够有效整合各类养老资源,发挥老年人的智力、体力、社会资源等优势,实现其价值和提升成就感与幸福感。
  从纵向时间的角度看,李俏等学者对农村互助养老进行了梳理。中国历史上由于儒家思想的影响,农村存在着互助养老雏形,演进历程经历唐朝的农社、宋代义庄、清朝的太监庙和姑婆屋、“大跃进”时期的福利生产养老组织等;大致经历了从宗族和个体结社到集体互助、从民间自发到组织化制度化的发展过程,受传统儒家孝道伦理规范的影响,宗族互助一直占主导地位,非血缘个体之间的联合也是广泛存在的。伴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推进,社会在变迁中农村空巢老人问题突出,国内各地农村结合地方传统相继探索出各具特色的互助养老实践模式,按照推广主体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政府主导型,典型范例是河北肥乡县和内蒙古化德县的幸福院。还有就是民间支持型,推动力主要来自于社会组织、慈善机构等民间团体,并由其充当创办者和投资人的重要角色,典型的以福建“慈善安居楼”为主要代表。第三类是精英带动型,北宋时期的范式义庄、当代贺雪峰、何慧丽分别在湖北和河南建立的老年协会。而这些大多是老老互助形式开展。
  二、代际关系与农村养老
  从代际互动关系的角度看农村互助养老,根据是否是血缘亲情的代际互动可分为两类。
  一类是家庭养老中基于血缘情感的代际互助。有研究表明,代际关系的本质已经从强调角色阶序的伦常关系逐渐转向与现代性特征相应的纯粹关系,并且代际凝聚形式发生了“孝而不顺”的变化,代际情感因素对老年人养老生活质量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养儿不能充分防老”,女儿在农村养老实践中的积极作用更加突出,虽然女儿养老是在家庭子女资源匮乏的情况下,自发地开发新资源的一种家庭策略性行为,但是随着社会发展女儿将同儿子共同承担家庭养老责任,双系制的发展将促进家庭养老体系的完善。
  二是在流动的背景下,整合社会资源的非血缘代际互助,实际上是扩展社会关系的代际互助。这种跨越家庭范畴的代际互动对老年人的影响在学术上的关注还较为有限,但是通过对新闻检索,发现在社会中存在着不少小规模的实践。
  在理论研究上,有学者探索研究了多代居居住体系的营建,为代际共融提供一个共享场所;也有在老老互助的基础上构建代际互助体系,倡导代际互助规范化。
  在实务经验上,各方力量探索了代际学习、文化传承等有效尝试。比如汪长玉、魏思敏、陈可鑫等人在江苏无锡开展代际学习项目,在农村机构养老情境下建立老幼搭配代际学习模式,老人获得自我效能感和陪伴,小孩得到了知识和技能。再比如中国年度慈善人物贺永强发起的爷爷奶奶一堂课,邀请身体健康、德高望重、熟知传统文化的老人为孩子们讲述生产工具、婚丧嫁娶、族群和社区历史、自然物产等具有地方特色和文化多样性的内容,在全国服务千位老人讲师,使得老人获得尊重、孩子受到本土教育、文化得到传承。
  基于以上分析,农村代际互助养老是充分整合利用家庭、社区、社会代际资源,不同于主流的单一的“老老互助”形式,它尊重各方自主性,促进农村老人与相关者间良性互动,从而满足老人的日常照料、自我价值实现、医疗保健等需求,利于积极老龄化以及社区、社会发展。
  从国内转向国外来看,欧美国家较早遭遇老龄化问题,随着城乡发展,欧美地区城市与农村之间的界限逐渐消融,西班牙、美国等国家家庭间的代际交流正在迅速下降,西方人力资源服务机构通过采用代际项目手段促进社会代际交流,促进积极老龄化。
  三、代际关系下农村代际互助养老的路径探究
  从代际角度出发,可以从储蓄互助、多元互助、规范互助等方面进行农村代际互助养老服务。
  首先,在条件较好的地区,进行老少共融,并且建立相应的“劳务储蓄”管理制度。由于农村进行过资源整合集中在乡镇等中心,所以农村有大量闲置的房屋、办公地点等,可以通过激励制度的设置,充分整合附近中小学以及省内高校等资源,开展相关的代际学习或文化传承项目,让老人与青少年共同分享技能、知识和,建立起代际支持和互惠的关系网络,既能够促进老有所养、老有所乐,又能让青少年习得文化。
  再者,合理利用农村资源,多元互助。针对农村三留守群体,可鼓励和动员农村留守妇女与老人结对,老人可以帮助照看孩子,而妇女可以为老人提供生活上的照料和精神上的关怀。同时,村内还可经常组织开展积极向上的代际文娱活动,以促进代际间的沟通与交流,丰富老人精神文化生活。积极探索互助养老院在调解婆媳不和、邻里纠纷、维护社会治安等作用,促进积极养老。
  最后,根据不同地点可以进行互助规范。比如对于家庭内代际互动良好但是有困难的,可以设立养老互助中心,线上招募邻近地区男性工作人员,统筹社区资源,开发和提供配套的女儿养老服务体系,给予一定的物质激励,缓解日常照料中女儿对异性老人的照顾不便和有效应对突发的疾病和意外发生时女儿无法单独将老人及时送诊就醫的情况。与此同时,还可以通过该中心进行培训和学习,为不了解相关医疗知识的人员提供资源。
  (作者单位:江南大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173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