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画、诗的交响

作者:未知

  摘要: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电视作为一种文化影响着大众,电视散文应运而生。电视散文是文学与电视的联姻,即以电视屏幕表现诗歌散文抒情写意的电视文学样式。本文通过电视散文的特点,简要分析其后的发展。
  关键词:电视散文   文学   艺术
  电视散文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电视节目形式。比起时尚、娱乐节目,电视散文是宁静的、久远的。它无须粉饰,不用雕琢,只求一份“天、地、人”的旷达,一份“音、诗、画”的优雅,一份“真、善、美”的质朴。中央电视台及地方台创作的一批电视散文节目,以它优美的文辞,精致的画面,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一、文学与电视的联姻
  电视散文是文学与电视的联姻,即以电视屏幕表现诗歌散文抒情写意的电视文学样式。电视诗歌散文的含义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指文学诗歌散文的电视化表现,它把文学形式的格调、品性和意境用电视特有的艺术手段加以反映,造成动人的艺术魅力。《荷花淀》(散文)、《雪梦》(诗)等就是其中的代表性作品。二是指电视表现内容用散文的方式,形式比较灵活,追求意境营造,画面优美动人,后一类形式也可以归类为艺术片的某种类型,但也可以归总为电视诗歌散文。如《雾失楼台》《朝阳与夕阳对话》等。
  由于电视诗歌散文是文学和电视手段的结合,因而其艺术表现特征是独特的。电视散文的独特性在于其表现上的“散”,以灵活跃动的声画形态造就文学意境;而它的内质则是“聚”——神聚。它具有文学诗歌、散文飞扬灵动,神思凝练等特征;比起其他电视文学形式来,抒情色彩更为浓郁,意境追求更为鲜明。从艺术特征上分析,电视诗歌散文有几个方面为其所长,电视的要素、文学的要素都统一在同一件艺术整体之中了。
  二、电视散文的艺术特性
  电视散文清新脱俗的风格,使人眼前一亮;意蕴深厚的文学性,又如一杯香茗,让人回味无穷。它的艺术特性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形式灵活,画面见长。电视诗歌散文不受叙事完整性的束缚,在结构上比较灵活,因而可以采取较为自由的形式,形式的自由多变就为内容的跃动感创造了条件。如沈阳电视台的《春天一缕霞》是诗意的哲理抒发,把萧红的命运和自然界的变化联系在一起;乌鲁木齐电视台的《胡杨祭》对胡杨的变迁倾诉了悲愤,引人深思;无锡台的《纤夫曲》则以纪录片形式记载纤夫生活,在真切画面中抒发缕缕感情;南通台的《秋韵》以优美的秋景,抒发对大自然的热爱。电视诗歌散文取材多样广泛,如人间百态、市井生活、风光山色、心理梦幻等都可以构成其要表达的内容。
  其次,抒情为本,意境取胜。电视诗歌散文的艺术形态是多种多样的,很难给它划定一种固定的格式,但抒情是根本。抒情并不仅仅指直露的抒情性语言,而是就电视诗歌散文的基本性质而定的。如《荷花淀》这样一个有情节贯穿的作品,并不因情节进展而显出叙事的特点,反而是随着情节的发展,把浓郁的夫妻之情、深明大义之情凝结在一起感人肺腑。一些抒情为主的电视散文,更加突出这一特性。如朱自清散文《春》和电视诗《奇迹》(闻一多)。后者在抑扬顿挫的朗诵中交叠出现与诗歌相映衬的独特构图,如粉笔落下,蚂蚁爬上粉笔等耐人寻味的画面,把诗人心中的书卷气,静谧幽想的神思气息表现得淋漓尽致。应当说,电视诗歌散文抒情性的效果还在于营造意境,它是由优美的画面、美好的人物情感流露、解说词所衬托的意境,以及音乐渲染所共同营造的动人艺术境界。
  再次,善于立意,巧于构思。散文特别是诗歌的特征决定了比较难于以明显的线条来勾连全文,这样,电视化的改造就要下很大的功夫;电视虽然可以用各种艺术手段强调诗歌散文的某些细节,但如何表达文字中较为流动而飘忽的思绪和意蕴,不是一件易事。从某种意义上说,电视诗歌散文的创作都是看似自由,但真正实现其意图则颇为困难,关键还是构思立意。一个创作者在电视诗歌散文编剧中的立意工作有二层含义:一是抓住原作的内涵,认真琢磨仔细领会;二是表现在屏幕上要立意深刻,启人深思,要做到能以小处见大意,以细节显深意。如《荷花淀》中的细节和人物语言表现,都是创作者真切体会到原著的妙处而重点刻画的,为全片柔美而宕阔的意境营造起了很好的作用。
  三、电视散文的艺术创新
  电视散文创作,从不起眼的偶尔为之到渐成规模,证明其艺术美有不可阻挡的价值。但是,电視人在借鉴散文艺术的同时,也沾染上散文的弊病:总是喜欢表现风花雪月,一味陶醉在山光水色之间。例如咏唱落叶,歌颂小草,赞叹大海的宽阔,惊讶高山的雄伟;再就是温情脉脉的儿女情长,我的女儿多么可爱,我的母亲多么慈祥。小温馨,小情调,小文人在那里无病呻吟。风格被题材局限死了,没有人文关怀精神,没有现实参与意识,缺乏一定的思想深度。
  电视诗歌散文的创新首先是观念的创新。研究几年来的创作,在渐为成熟的同时,也显现出形式缺少创新的问题。因此,创作中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作品就特别值得称道了。浙江电视台的《匆匆》和《快与慢》是最为突出的创新作品。《匆匆》是朱自清先生创作的散文名篇,浙江电视台创作的“现代版”打破了传统,电视手段的大胆运用,使感觉焕然一新。特写的镜头与变形处理,色彩的迅疾变化,朗诵的低哑与运动感强的画面处理反差,现代都市、手表、车轮的变形幻化等等,奇异的感觉紧紧抓住我们,直到一气呵成,现代节奏的演唱响起。这里的关键还在打破传统的观念,古典的习惯未必不可以用现代方式处理,诠释的合理也许可以产生新的感悟。当然未必一定像《匆匆》那样别出心裁,但思路的变化的确是可以造就新鲜的艺术境界。
  电视诗歌散文的发展方兴未艾,有许多发挥拓展的余地,比如在大境界作品的追求上,《无名烈士祭》是较为出色之作,它的感染力就在大题小做,在宏阔的时代背景下,让丝丝缕缕的人间真情飘散其中。
  风格化是艺术成熟的标志,多样化的风格使电视诗歌散文走向繁盛,这里还有漫长的探索路程要走。
  (作者单位:新疆喀什广播电视台)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226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