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百年,风雨跌宕的德意志

作者:未知

  【摘要】:德国,曾经一个长期分裂国家,甚至无力统一关税,保护工商业发展,却同时是两次挑起世界大战的国家,这是个神奇的国家,它的历史是跌宕起伏的。,本文立足德意志自1971年至1990年间的五个历史阶段划分,即普法战争至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魏玛共和国时期、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至德国地位回升时期以及一直到德国统一之间,对德意志的外交特点进行分析,对这五个阶段提出“挥霍”、“夹缝”和“走出”三个词语概括1871年至1990年期间的德意志外交特点,并就此概括做进一步分析和讨论,探索德意志的外交兴衰变化。
  【关键词】:德意志 挥霍 夹缝 走出
  前言
  当欧洲各国纷纷建立民族国家之际,欧洲大陆中部的一片国土始终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对分裂有着痛苦记忆的德意志人在思索中呼唤着一个统一的国家。通过不懈努力,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李斯特提出的通過经济统一实现政治统一的方式得以实施,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基础上,铁血宰相俾斯麦充分发挥外交策略,在欧洲列强环伺的夹缝中求生存,最终成功以三场对外的战争,在1871年完成了德国统一。而这也为德意志后面一百年的历史发展奠定了基调,利用外交政策的灵活多变,换取德意志统一的政治砝码和战略优势,成功在欧洲历史上演绎了一场外交大战。统一的三次王朝战争首尾相连,紧密相连,俾斯麦的外交战略也同样是一环扣一环,对战争全局进行了通盘的把握。
  1.俾斯麦外交遗产的挥霍
  尽管俾斯麦在统一后,充分发挥其灵活外交实践,为后继者威廉二世积累下丰厚的外交遗产,但是却造就了威廉的盲目自大,彻底葬送了前者给他留下的丰厚遗产。统一后的德国依旧身处错综复杂的欧洲政局中,德意志面临维护国家安全,防止法国反击,推动德国经济进一步发展等一系列问题,同时心怀野心的俾斯麦并不满足统一的现状,并开始着手统一后的外交蓝图,试图在欧洲的格局中再下一盘棋,一盘能够使德国称为欧洲霸主的棋。
  为有效隐藏实力,防止引起周边其它国家的注意,避免遭受欧洲其他国家联合打压的情况,俾斯麦放弃对各国普遍关注的焦点的介入,宣扬一种“满足”的姿态,让欧洲国家放松警惕;为持续打压法国,俾斯麦转向俄国寻求依靠,阻断法俄同盟夹击德国,但还未等他的这盘棋下完,却德皇在俄奥双方在巴尔干地区上的问题,使得俾斯麦的蓝图成为了幻想。值得注意的是,在俾斯麦之前外交政策的引导下,成功使得德国并未称为欧洲诸国的警惕对象,并成功压制了法国,但这却成了助长德皇野心的催化剂,使其认为德国的实力已足够主导欧洲,亲手将俄国推向了法国,而在殖民地问题上的与欧洲诸国不可调和的争端,一步一步挥霍了俾斯麦之前为德国稳定崛起的外交遗产。
  2. 夹缝中生存的魏玛
  经历了一战的德国面临着国内的政治经济困局,魏玛共和国作为德意志第二帝国的继承人,被迫承担战争的罪责,陷入了外交困境,在夹缝中生存,德国和协约国的停战是以接受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十四点”为基础的,而在制定对德和约条款时却违背了“十四点”的基本精神和原则。战胜国对德国进行从政治、经济、军事上的打压,分割德国领土,这激起了日耳曼人的强烈反抗,对凡尔赛和约进行强烈的抵制,以拒绝签字等方式表达抗议,或对履行和约持保留态度,这促使其外交局势困境进一步加深。
  但在打破孤立、争取国际认同方面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这种成效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利用协约国内部矛盾,积极争取美、英两国的支持;奉行与苏亲近政策,打破协约国对德国的孤立。德国再度发挥了俾斯麦的外交理念,充分利用战胜国内部特别是法国与英、美之间在处置德国问题上的意见分歧,利用英法制约法国对德国的打压,同时以资本主义国家对社会主义的恐惧为条件,签订《拉巴洛条约》德国利用苏俄打破了外交困局,这与俾斯麦之前的外交政策极为相似,利用一方牵制另一方,一个借力打力的过程,可以说是俾斯麦外交理念思想的继承与发展。
  3.走出外交困境的日耳曼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再一次作为战败国的德国受到更为严厉的限制,同盟国将占领和管理德国,并划定临时性的德波边界为奥德河-尼斯河线整个国家依靠警察维持秩序,但在德国50年代的自我约束主权政策、70年代的争取宽容政策、融入欧洲一体政策,日尔曼人在灵活的外交政策下,利用苏联的赤色威胁,在一定意义上重新拥有了武装,迫使西方国家同意德国再度拥有军队,虽然军队的指挥权不在国家手中,但相比之前的困境,日耳曼所处的局势一定程度上获得缓解,在获得西方国家的信任之后,又转向东方,换取谅解,并在东欧巨变中把握机遇,推动了国家的统一,这一系列的变化依旧离不开俾斯麦的外交理念,可以这么说俾斯麦的外交实践贯彻了德国外交发展的全过程。
  4.结语
  从德国的发展历史看,其基本呈现出“挥霍”即利用之前积累的外交资本对外扩张、“夹缝”即因为战败而压迫导致的外交困境、“走出”即摆脱战败带来的外交困境三种态势,这包含了两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困境格局,也包含了为摆脱这两次世界大战的“走出”,也涵盖了引发两次世界大战的根源“挥霍”即扩张。
  俾斯麦的外交政策基本是以矛盾为基准,利用自身的让步,换取矛盾的转移,利用第三方的矛盾争夺,为自己生存喘息,以两次世界大战后,德国充分利用了西方国家内部矛盾,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间的矛盾,逐步摆脱凡尔赛和约等战败带来的约束;其中矛盾的基准中还蕴含着“低姿态”的观点,即示弱,使得周边国家并不注意德国的崛起,从而为德国谋求了稳定的发展时期,当其它国家注意过来时,德国已然不是他们可以轻易对付得了。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265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