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旅游开发背景下的生态村落的开发与保护

作者:未知

  摘要:在旅游热的背景下,国内各地都兴起了诸多以生态村落为名的旅游景点,生态村落又进入到大众视野里。但很多所谓的生态村落在旅游开发的背景下,其发展存在着重重问题,致使传生态落发展扭曲偏向。本文试图以广西一个少数民族传统村落为例,探讨传统村落在当代社会的发展问题。
  关键词:龙脊古壮寨;生态村落;旅游开发与保护
  一、龙脊古壮寨概况
  龙脊古壮寨现在也称龙脊村,具有两种含义:作为一个行政村,龙脊如今还包括廖家、侯家、平寨、平段、岩湾、岩板、岩背、七星8个自然屯、13个村民小组,其中第四、五、六、十一组是廖家寨,第七、八、十二是侯家寨,第九、十 组是潘家寨(平寨及平段),并及余下自然屯构成13个村民小组;作为自然村含义的龙脊村是由廖家、侯家、平寨及平段连为一体的村屯。因此本文所探讨的龙脊古壮寨是指包含廖家寨、侯家寨、平寨及平段的合稱。目前龙脊古壮寨共有梯田1000余亩,总面积约达4.2平方公里, 约有200余户,1000余人,大都是壮族人口。在龙胜各族自治县龙脊旅游景区规划下,龙脊古壮寨被规划为旅游景点,并于2009年开始正式投入建设,至2010年10月正式开放景区。
  二、龙脊古壮寨的文化生态开发带来的影响
  经过前期的文献资料收集,笔者于2018年6月进入了龙脊古壮寨进行田野调查,通过对当地居民的入户访谈及参与观察,笔者认为龙脊古壮寨的文化生态开发已经取得一定成效,给当地居民带来了极大变化,这样的变化既有正面影响也有负面影响,其影响包括文化物质层面、精神层面及制度层面等多重方面。
  (一)龙脊古壮寨文化生态开发中的积极影响
  1.加强民族文化创新及民族文化认同
  首先龙脊古壮寨的旅游开发是在村民具有强烈自主意愿下进行的,因此整个古壮寨的居民对于旅游开发的参与热情都十分的高昂。因其旅游开发品牌是以龙脊古壮为名,故而在整个古壮寨内村民们都很重视自己壮族的民族身份。同时,龙脊古壮寨之所以得这个名称也是因为此地是整个龙脊地区壮族的起源地。据史料记载龙脊壮族应是明朝万历年间自南丹、河池迁居而来的移民,定居在龙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例如在龙脊古壮寨内的“三鱼共首”的图案,它是龙脊古壮寨旅游景区的标志,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据村内老支书潘庭芳介绍,三鱼共首主要具有两个涵义,第一个涵义也是原生涵义指的是廖家寨的祖先三兄弟迁至龙脊后在龙脊互相扶助,共度艰难困苦使得生活达到富裕,且三兄弟乐善好施,架桥修路,帮助邻里乡亲,所以先辈就以三鱼共首的图案来比喻三兄弟的团结。第二个涵义则是喻指古壮寨内的三个姓氏家族,即廖家、候家、潘家非常团结。现在将旅游公司三鱼共首作为古壮寨的寨标来推广旅游业,大多数时候三鱼共首都指向了第二个涵义,而寨内的居民对此也表示认可。
  2.延续传统事项活动
  在旅游开发的背景下,古壮寨文化的经济价值得到了当地居民的重新认知,于是他们坚持将古壮寨内的一些传统事项活动保留了下来,维持住了当地的文化生态。当地的传统事项活动也成为了当地的特色,也能够成为吸引游客的因素,像古壮寨的开耕节活动,祭拜当地土地爷莫一大王等仪式,这十分有利于他们传承自身的民族文化,保持古壮寨文化生态不失去本真。又例如当地小孩新生时,主家会举办“三朝酒”的活动,三朝亦指三早,在传统上,当地壮族小孩出生后的第三天会举行这个仪式。三朝酒是新生儿与族戚的第一次正式见面,代表着这个新生儿被正式纳入到这个家族。与三朝酒一同举办的仪式还有“安花筒”仪式,仪式一般需要用到红纸、白纸、桃木、盛米所用的米筒及楠竹等物品。安花筒仪式的目的主要是确认小孩的生命已经正式归属到人间以及帮助小孩以宗教信仰仪式解除关煞,保佑新生儿健康成长。这些仪式都需要家族亲戚、左邻右舍的积极参与,使其成为集体性的活动,加强宗族关系及强化宗族认同。
  3.改变当地经济水平及人口结构
  笔者在调研期间入户访谈多次,了解到过去寨内居民年收入也不过一两千元,一直依靠农耕自给自足,指导后来旅游开发,家庭收入情况才得到了改变。在谈到收入来源时,村内主要存在三种情况,一部分村民认为务农仍是家庭经济主要来源,这一部分村民多是那些未在古壮寨内开民宿客栈,他们不具备兴建民宿客栈的资金,也没有掌握其他技术,故而只能在村寨内从事农耕为生,时而参与一下旅游公司举办的旅游节日获取低薪报酬。另一部分村民则认为外出务工才是家庭经济的主要来源,这一部分村民主要是留在农村的妇女及老人,他们在村内并无太多的收入,家庭经济主要依靠青壮年外出务工,每当他们的丈夫或子女发了工资,便邮回村内,供妇女及老人生活用度。还有一部分的村民认为旅游业才是他们经济的主要来源,这一部分人是旅游开发的既得利益者,他们或通过银行借贷及向亲戚借款兴建民宿客栈,或与外面的私人老板签订合同出租自家房屋,从而获得收益。同时笔者也发现,古壮寨内的人口结构也发生了改变,笔者在村落内调研所见到的村民大多是妇女儿童以及四五十岁以上年纪的老人。
  (二)龙脊古壮寨文化生态开发中的消极影响
  1.社会价值观的扰乱
  龙脊古壮寨在未进行旅游开发之前,道路交通闭塞,与外界联系不多,村民们都保持淳朴的民风,那时前去龙脊旅游的人都能感受到当地人的热情与好客。但自旅游开发以来,村内集资修路,加强了于外界的联系,寨内居民受到外界社会工具理性的扰动,价值观逐渐偏差,寨内也出现了国内各景点所共有的宰客现象。同时,由于旅游经济利益的影响,寨内居民开了诸多客栈,加之古壮寨三姓之间原有的一些矛盾,村民之间的隔阂也日渐增多。此外,村民的生活娱乐方式亦受到了影响,过去的古壮寨会有壮族歌会,壮族人民唱着壮语歌曲一同共度欢乐时光,古壮寨还曾举办三届壮语歌会,但后来现代娱乐文化进入村内,歌会也只举办三届便乏力难支。
  2.传统村民自治制度影响逐渐弱化
  过去龙脊曾有“龙脊十三寨”的称呼,他们曾有一种独特的自治制度——寨老制。寨老制分为村寨寨老、联村寨寨老和十三寨寨老三级组织。寨老相当于是村落的自然领袖,经过群众长期的考察推举而当选,村落内凡有什么重大事项,都需要村内的寨老组织召开寨老会议决议。寨老制在龙脊地区的村寨发展进程中承担了极其重要的角色。但随着旅游开发日益加深,旅游公司对村内进行整体规划,而村民们并未参与到此过程当中,于是在旅游公司占据了主体地位的情况下,村民自治逐渐开始出现了转变,寨老制这一龙脊地区人民智慧的成果逐渐走向衰落,寨老所能摧毁的作用越来越小,很多时候都只局限于负责组织寨内的土地社庙及宗族祭祀等活动,寨老不再参与到寨内其他事务,甚至许多年轻人也不再把寨老当回事。   3.文化同质性趋势及文化传承影响
  龙脊古壮寨是依附在龙脊梯田风景名胜景区之下开发出来的景点,其旅游资源除去古壮寨特色民居及壮族文化外,便是梯田风光,故而古壮寨的开发模式是以梯田观光为主,结合当地风情民俗体验。但目前存在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是,龙脊梯田景区内的平安壮寨以及金坑瑶寨开发时间较早,因而其知名度亦比龙脊古壮寨高,游客前来游玩大多选择去平安寨或金坑寨,只有较少的客流量来到了古壮寨。究其原因在于古壮寨的旅游开发模式与其他两个寨子的开发模式是保持一致的,这也就导致了古壮寨旅游文化与其他村寨旅游文化的同质性,大大降低了前来旅游观光游客的興致。同时,龙脊古壮寨的居民现在只想一心投入旅游经营,大兴土木建造新式楼阁客栈,极大的破坏了村落原有建筑风貌,完全不顾如何去传承好本民族文化以及如何营造一个传统村落的文化生态环境。
  三、龙脊古壮寨旅游开发的保护之思
  对于龙脊古壮寨的旅游开发是在借鉴平安寨及金坑寨的模式下进行的,但笔者认为古壮寨有它自身独特的优势,没有必要完全照搬其他模式进行开发,它本身便是一个古色古香的传统村落,其文化生态价值非常的高,虽在近年的旅游开发下遭致一定程度的破坏,但所幸并没导致文化生态的彻底破灭。笔者认为龙脊古壮寨的文化开发需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一)发挥民间旧有组织作用,积极主动促成文化传承
  自从古壮寨进行旅游开发后,无论是在旅游公司的主导下,还是当地居民为了迎合利益需求,都对当地文化进行了改造,盗用传统民族文化资源,致使文化失去本真。在当前情况下,古壮寨需要一个民间组织来促使他们自发性的维护自身文化,传承文化,而古壮寨也确实拥有这样的组织基础——寨老制。古壮寨的旧有的寨老制度十分有利于将寨内的居民联结成为一个团体,且能当选寨老的人都是当地较有威望、智慧的年长者,对古壮寨文化事项了解也是最深的,在寨老的领导下,共同商议古壮寨在旅游开发过程中如何去应对外来文化的冲击以及本民族及本地文化的传承是十分有必要的。且寨老制度的作用不仅局限于此,它集中了古壮寨的文化精英,更有利于他们借寨老组织去促成本地居民对传统文化的学习及监管,防止旅游公司或外来文化对古壮寨社区文化的误导及滥用,并能适时的提出修正方案及建议。
  (二)平衡利益分配,减少矛盾冲突
  龙脊古壮寨是龙脊梯田景区的景点之一,整个龙脊梯田景区的旅游开发是要为景区内的各族人民谋求利益,提高当地生活水平。虽然龙脊古壮寨的旅游开发的确给当地居民带来了实在的经济利益,但其中也存在不少矛盾与冲突。其中最突出的就是旅游公司与古壮寨全体居民的冲突。作为龙脊梯田景区的景点之一,龙脊古壮寨也是依靠梯田风光来入股旅游公司,按理来说应该得到旅游公司的分红补助,但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得到应得利益,因此而产生了与旅游公司的冲突。据笔者了解,同为龙脊梯田旅游景点的平安寨以及金坑瑶寨的居民种植梯田都会拿到旅游公司的每亩一千元的种田补助,而古壮寨的居民则没有此项补助。此外每年景区的旅游门票分红,古壮寨的分红金额也比平安寨及金坑瑶寨的低。故而导致寨内有些居民故意以不再种植水稻梯田的方式来反抗旅游公司的旅游开发,致使梯田荒芜,最终造成了旅游公司与古壮寨的双亏局面。所以龙脊古壮寨旅游开发的当务之急是要寻求一个平衡各景点之间的利益分配的策略,减少古壮寨与旅游公司的矛盾冲突,共同为龙脊古壮寨的生态旅游建设出力。
  (三)政府力量介入落到实处,加强当地文化生态建设
  旅游开发不仅只是旅游公司与当地居民的共同发展,政府力量的介入也是必需的。龙脊古壮寨是作为广西省的文化生态村而建设的,而纵观全国的文化生态村的建设历程,在其发展初期都离不开政府力量的支持。龙脊古壮寨欲要建立文化生态村,就需要政府来给他们提供一个强有力的制度环境,以强制性的制度规章来保护村寨内自然生态及社会生态环境,并对旅游开发做出不影响当地文化保护的限制要求,同时在发展的初期予以资金支持。而据笔者了解,龙脊古壮寨的上级政府确实提供了这样的一个制度环境,例如,旅游局有规定当地居民如要兴建房屋,需要先到土地局审批拿到许可证方能建房,其中有一条要求就是房屋高度不得超过12米,这一条例目的就在于保护古壮寨传统民居风貌。
  参考文献:
  [1]周大鸣,范涛.龙脊双寨——广西龙胜各族自治县大寨和古壮寨调查与研究[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9.
  [2]郭立新.天上人间——广西龙胜龙脊壮族文化考察记[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2006.
  [3]廖杨.民族地区贫困村寨参与式发展的人类学考察——以广西龙胜龙脊壮寨旅游开发中的社区参与为个案[J].广西民族研究,2010(1).
  作者简介:张宇(1996.2~),男,云南曲靖,中南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研究生(2017级硕士),研究方向:民族社会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317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