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论明永乐年间庶吉士王英及其诗文风格

作者:未知

  摘要:王英是明前期庶吉士的代表人物,他在明代历任四朝,身居高位,颇受统治者信赖。但由于个性真率、放达,最终未能进入内阁成为大学士,晚年还受到排挤,外放南京。与其身世、性格相关,王英的散文既像一般的庶吉士群体那样重视伦理教化,行文结构上有一定的模式化倾向,又有豪宕洒落,才气横溢的独特风貌。其诗歌大多用语雄健遒劲,风格豪壮苍凉,更具特色。
  关键词:庶吉士;王英;诗文
  庶吉士制度是中国古代科举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根本目的在于选拔、培养高级官员,并因此被明清两代统治者所重视。翰林院庶吉士制度确立于明永乐二年,当年曾先后三次考选庶吉士,从新科进士中选拔德行、文才出众者124名,其中王英堪称卓异。本文主要对王英的生平、仕宦经历与诗文风格加以考辨和分析。
  一、王英的生平与仕宦经历
  王英(1378-1450),字时彦,号泉坡,江西金溪人。永乐二年甲申科进士,被选擢为庶吉士。他出身于儒学世家,曾祖王颐贞元朝时乡试中魁,祖父王子岱、父亲王修本均以儒行称世。但父亲早逝,年少失怙,全凭母亲曾氏抚养成人。王英从小刻苦嗜学,永乐元年乡试中举,永乐二年登进士第,选授庶吉士,科举之途较为顺遂。
  永乐五年,王英结束了三年的庶吉士学习,并因处事慎密得到明成祖的器重,进入内阁撰写机密文字。其后,参与了《太祖实录》的编纂工作,授翰林院修撰,进侍读。永乐二十年,随明成祖北征。王师凯旋时,经过李陵城,皇帝听闻城中有块石碑,叫王英去察看。王英发现是元时李陵台驿令谢某的德政碑,永乐帝怕碑上的蒙古名会引起争地事端,叫王英将石碑击碎。王英将碑沉入河中后还奏。永乐帝因其行事详审,赞许道:“你是二十八人中读书者,我将要重用你。”因向王英询问对北伐战事的意见。王英答道:“您御驾亲征,对方一定会远逃,请不要再穷追不舍了。”永乐帝笑道:“你认为我是穷兵黩武吗?”便对王英说:“听到军中动静后立刻向我禀报。”并告谕宦官不要阻拦。永乐帝下令不要给立功而有过失的官军粮食,官军相聚哭泣。王英将此事上奏后,才恢复了官军的粮食供给。可见,王直为人耿直不阿,行事又周密详审,颇得永乐帝信赖。
  明成祖病逝时,王英与尚书蹇义、夏元吉,学士杨荣、杨士奇,侍读王直等人商定丧礼,为了处理国政,在内阁住了七天之久。明仁宗继位后,加恩赐白金、彩段。当年八月进秩侍讲学士,不久升任右春坊大学士兼翰林侍讲学士。明宣宗时,天下承平,宣宗对文学创作很感兴趣,总是与大学士谈论文艺,赏花赋诗,对他们非常礼遇。宣宗曾劝勉王英:“洪武朝中的学士有宋濂、吴沉、朱善、刘三吾等人,永乐初则有解缙、胡广。你要勤勉,不要让前人独专其美。”此后,王英参与修纂的《太宗实录》《仁宗实录》成书,迁任少詹事,赐麒麟带。正统元年,命王英侍经筵,担任《宣宗实录》总裁,进礼部侍郎。正统八年,命王英管理礼部事物。浙江的老百姓遭受了严重的疫情,王英被派去祭雨。当时已大旱很久,王英一到便下大雨,百姓称为“侍郎雨”。正统十二年(1448),王英的儿子按察副使王裕坐事下狱,王英上疏待罪,明宣宗宽宥不问。正统十三年(1449),担任闲职南京礼部尚书。景泰元年(1450)五月庚申卒,年七十五。赐祭葬,谥文安,后改谥文忠。
  王英一生的仕宦经历总体较为平顺,这与他的性格、才干息息相关,同为永乐二年庶吉士的陈敬宗曾这样评价王英:“江右抚州多出名儒显官,若宋之晏殊、王安国,元之吴澄、虞伯生诸君子,其文章、名位、功业皆炳然当世而垂耀竹帛者,岂偶然哉?玉笥、宝盖诸名山秀气所钟也。公亦抚之人也,其文章、名位、功业莫不相似然。自入仕,历官通显,不离朝廷四十五年,而列圣眷遇久益不衰,似又过之矣。天之生贤,何私于抚之人哉!抑孰知公之才德自足致身于青云之上也?”后世对王英的功绩、为人也评价颇高。《明史》本纪称其“端凝持重,历仕四朝”。《今献备遗》说他“历事三朝,完其勋名,其亦吴、胡之侣耶?”廖道南则称:“予观陈敬宗所撰《文安传》,以为抚州多名儒,若宋之晏殊、元之吴澄,盖玉笥、宝盖诸山之灵所钟也。及读《国史》,谓文安乐易善书,跌宕不拘小节,固有征哉!赞曰:汉有二王,咸负芳名。宋有二王,并登宰衡。文端曰直,文英曰英。勋如其名,永世有征。”
  但是,王英的个性不像很多高官那样持重,而有魏晋名士般的放达之风,《明英宗实录》称其“豪纵跌宕,不拘小节,颇有晋人风度云”,“性直谅,好规人过”。也正是由于这种直率、外露,不善迂回的性格,他虽官居高位,但始终未能成为内阁大学士,“三杨皆不喜,故不得柄用”,“早结主知,虽陟清华,未及柄用”。晚年更被排挤出了权力中心,放逐到了南京。这对他的打击很大,两年后便抑郁而亡。
  二、王英的散文风格
  王英有《泉坡集》,今存《王文安公诗文集》,其中诗五卷,文六卷,数量并不是太多。但他在翰林四十余年,数次出任会试考官,朝廷制作多出其手,四方求铭志碑记者不绝,诗文广受好评。《明英宗实录》称:“其文章典赡,一时重之。尤善草书,解缙以后,一人而已。”《静志居诗话》评其诗曰:“西王密切谨严,句无浮响,如‘别路斜阳京口树,他乡明月洞庭船。挽得雕弓射飞虎,赐将宫锦绣盘螭。旧馆空余秦地月,古坛犹似汉宫秋。’皆琅然清圆可诵也。”陈田也在《明诗纪事》中说:“余观东王《祭泉坡文》云:出入朝廷,敬恭将事,不翕而同,不矫而异。可以知其旨矣。诗五言如良玉缜栗,迥异当时台阁之体。”可见王英之诗文因较为豪宕洒落,才气横溢,而区别于当时主流的台阁文风,并因此受到当时和后世的激赏。
  就文体而言,序、记、碑铭是王英散文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序又多为赠序、詩文序、族谱序三类,如赠序《送金少卿还姑苏序》,诗文序《棠阴八景诗序》,族谱序《吉水钱氏族谱序》等。记虽数量较少但内容丰富,关涉儒学、祠堂、庙宇等文化设施,与私人的堂、屋、斋、亭、轩等建筑,如《崇德重修儒学记》《雷公庙祷雨记》《大明重建南岳庙记》《龙池书馆记》《翠微楼记》等。这些散文均具有一定的文学、文献价值。   王英的序、记类散文在行文结构上并无太多出色之处,其独特性主要在于论述立场上,一般序、记文多颂美、夸赞之词,王英的却以训诫为主。当然,他的训诫并非一味刻板的说教,而是在阐发古人的思想理念时,增添自己独特的人生体悟和为政思考。如《送黄知县赴任诗序》说:“会朝廷无事,万方清宁,云梦之野固无苦楚子之畋猎者,民可以乐其生矣。吾岂务为游观乎?又必告之曰:民之乐其生,当习诗书俎豆以厚其俗。(民)出贡赋以时供于上,吾岂厉民以自奉,有负于令乎?”这段论述提出为政应以民为本,而不应刻薄百姓,要将传统的民本理念融入到县令的从政原则之中。《送陈知县之任常山序》中云:“人之立身,能致其谨而不自流荡,为物所溺而亏其守者,必能企仰古之君子,循其道,不以穷达显晦而易其操,则庶几其可矣。”平实的文句中阐明了不随世俗流荡,不为外物所溺,不以穷达易操,谨慎守真的为人准则。《送陈用谦还乡序》说:“夫人之为学,无汩没于浅近,必至其远者、大者。非有他也,求其闻广见多,以尽乎天下之大观而奋发其心气,以期于有为者也。”这虽然是从苏辙《上枢密韩太尉书》中生发的观点,却也融入了作者真实的体验与追求。
  《环碧楼记》则显示了王英独特的山水观。他认为山水兼具修养德行之效与山水游观之乐,不应排斥后者。可见,较之王直等人一味强调“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将山水伦理化的倾向,王英的态度要通脱得多。或许由于倍感仕宦之繁难与遭受排挤之苦,王英晚年时常有归欤之感,多篇记中均提到“老矣”、“乞身南山”。但总体而言,他的散文较少抒写个体情感,尤其是爱情、夫妻之情,关于家庭生活的记叙也多上升至伦理道德的层面。
  三、王英的诗歌风格
  相较而言,王英在诗歌上的特色更为鲜明。不少诗歌的内容有一定深度,艺术上也造诣较高,文体则以五言古体为优。如五古《杂诗》其三:
  清晨登高丘,迢遥望郊郭。连山起层甍,焜燿皆丹臒。歌吹一何繁,车马日联络。翩翩游侠儿,姿态纷婥约。轻裘巧妆束,珠贝相间错。侈心俪金张,壮志凌卫霍。岂知幽闺中,居者恒寂寞。掩形无完衣,充饥有藜藿。贞心益自厉,容色日销落。块然独嚣嚣,甘为所众薄。
  此诗对比了游侠儿与居者(隐士)的生活和心境,写出了隐者情愿独守贫窭,也不愿与世同其波流而自守寂寞的孤傲态度。写法上颇受阮籍《咏怀》、郭璞《游仙》的影响。
  此外《登北门外古城》、《梦游华盖山》三首、《游翠微山圆通寺》五首、《六贤咏》六首等诗,也惊挺俊爽,各有可读之处。如《登北门外古城》:
  朝出北门道,下马登古城。循步历幽险,墉堞半欹倾。其阴何蒙密,蔓草与榛荆。野鼠时出没,狐狸亦悲鸣。聘怀忽悽恻,游目极窈冥。群山东际海,远势与天平。夐绝孤云浮,渺漠终古情。慨兹乃故迹,昔者劳经营。形势犹突兀,从事叹凋零。孰云金汤固,慎守须兢兢。凭高一长啸,壮心徒自惊。
  此诗前半部分描写古城的毁圯破败情景,显然了吸纳了鲍照《芜城赋》的写法。但后半部分归于慎守,有警诫边将之意,又与《芜城赋》的立意大不相同。
  《六贤咏》所咏黄冔、刘杰、陈介、葛元喆、王彰、朱夏皆元代金谿人,有表彰乡贤之意。其序曰:“六贤皆金谿人,元时金谿多文雅之士,能谨行谊、保名节者,六君为最。若待制黄公,已载《元史》,馀皆阙焉,乃为之咏。”六首皆用语精警挺拔,饶有风骨。如咏黄冔:“待制本儒生,素心亦何烈。临危仗孤剑,誓死以殉国。奋躯入重泉,正气浩充塞。蛟龙为悲吟,天地惨无色。杀身良独难,求仁义斯得。”虽然人物形象流于概念化,但下语雄健遒劲,风格之豪壮苍凉,在其他庶吉士当中是不多见的。
  王英还有不少题画诗,如《题周怀中家景图》《画虎歌》《题韩滉画田家移居图》《溪山秋意图》等等,展现了他较高的艺术鉴赏能力,从后两首诗中还可看出他有清新淡远、受陶诗影响较深的一面。
  参考文献:
  [1]张廷玉.明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4.
  [2]周骏富.明代传记丛刊[M].台北:台湾明文书局,1991.
  [3]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明实录.[M]中華书局,2015.
  [4]王英.王文安公诗文集[M].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基金项目:本文为湖南省教育厅社科项目“明前期庶吉士诗文与明前期社会”(项目编号:13C566)的阶段性成果之一。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317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