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中医国际出版思考

作者:未知

  摘要:分析中医出版的特殊性,归纳影响其传播的因素;探索中医出版在国际上的表现力与制约因素,找寻有利于中医传播的方向与路径;具体介绍可实现中医在国际上的传播方法与实施步骤。
  关键词:中医文化;传播策略;出版方向
  一、中医表达的特殊性决定传播策略也有所不同
  与西医比较,中医似乎缺少了更多的规范和标准,在现代崇尚数据说明问题的统一大环境下,中医很难突破通过充足的数据和有序的论证证明自身的科学性,也就造成了中医在国际舞台上被动的局面。
  中医作为我国非常具有生命力的传统医学,其产生的土壤便是中国的古文化。中医理论和解释依据以及临床技法无不都是中国古文化的体现。在以农耕文化为背景的东方社会里,古人的思维模式更加使得这一有鲜明民族特色的医学体系具有浓郁的文化色彩。中医的发展并不是以它作为生命科学的形式在不断的否定和试验论证中建构和完善起来。他更多地受到传统文化、思维方式、价值取向、民族意识、生活习惯等人文因素的影响。中国古代儒家、道家和佛家学说无不时刻参与和渗透到中医的发展历程中,使得中医的发展呈现一个多层次、多元化的发展模式。因此,中医的发展史便是中医文化的不断继承和发扬。
  而建立在解剖学基础上的西医少了许多社会主流文化和人文因素的影响。它作为一支独立的生命自然科学按照自然科学既定的发展模式,不断的否定,再不断的修补。在西医的学习上,我们很难因为文化的因素而却步。所以,西医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和推广是很顺畅的。它是一种与时俱进的医学体系。
  于是,中医出版物因其中医的文化属性,地域性限制非常明显,其传播受到了诸多的限制。除了中医自身的诸多缺陷和不足以外,中医文化成为国外读者认识和接受中医的最主要障碍。因此,我们审视中医,思考出版,必须考虑传播中医的策略和方向。
  二、当前中医出版在国际市场上的现状
  当前在出版界兴起的“走出去”思想的指引下,国内许多出版社都跃跃欲试,不断的把一些中医出版物推向国际市场。尽管中医图书对大多外国人来说仍然是一个新鲜的事物,也理应得到青睐。现实的情况是,很难看到中医出版物在国际市场上有不俗的表现。除了中医自身的因素之外,中医出版的方向和内容上的定位偏差也是让国际市场归于平淡的一大原因。
  单纯的中医图书翻译出版在目前不是最好的选择。事实上,国际市场反应平淡的局面也表明,纯粹的翻译图书并不能取悦读者,也就无所谓激活市场了。在我们看来是一部优秀的中医图书,国外读者却并不认同。除了翻译语言造成的偏差之外,国外读者对中医的认同和图书内容的理解上远没有达到一个理想的水平。事实上,国外读者阅读中医图书的层次处在一个很低的水平。这是针对绝大多数读者而言。倘若忽略这一点,我们的中医出版物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书。閱读兴趣从何而来。不可否认,直接翻译的中医图书也会给海外从事中医工作的人或者爱好中医的外国人提供了更多的思路和方法。但是,翻译语言上的偏差和表达的不统一、不规范性也影响了他们对翻译图书的信任。所以,当我们一厢情愿地把一本非常有水准、有分量的中医图书介绍给国外读者时,得不到他们的认同是很容易理解的。读者是不会把一本看不懂的图书放到自己的书桌上的。故而,单纯的中医翻译出版至少不是目前值得提倡的模式。
  大家都知道,中医在现代社会里国际化程度很难。出版社自然不会将中医作为一门通行的学科运作出版。于是,当前的中医出版选题很大程度上针对与中医有关的个人、组织或者教育机构,而不是国外大众。尽管国外从事中医的人数呈现一个上升的趋势,但是这个基数是非常小的。所以中医出版市场也是狭窄的。局限性的选题也限制了中医传播规模的扩大。中医与中医出版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中医的普及和推广,可以成就中医出版市场的繁荣,中医出版则能更好地宣传和壮大中医。所以,中医出版的选题瞄准国外大众才是最理想也最有潜力。只是针对有中医需求的个人或者团体似乎有些急功近利。中医出版作基础的工作是目前的要求,也就是中医选题应该是最基础的选题,而不是本土自觉很精华的选题。
  中医自身的混乱也影响了中医的对外出版。可以说,中医出版在国际市场上举步维艰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中医自身的不统一和不规则性。在国内,中医各家学说共存,再加上思维的不同和感悟的差异,中医便有了不同的表达。国人尚可理解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用这不统一的理论或者观点和临床技法介绍给国外读者,自然引起了他们的不适应。在他们的思维中,中医作为一门生命科学,应该有严格的规范,科学的表达形式。中医的这种表达灵活使得他们不能够完全理解。事实上,作者不同,出版社不同,中医出版物的表述也不尽相同。这么多的不同事实上也就意味着这门科学的不确定性。让国外读者接受这种不确定的事物似乎有些苛求。
  三、中医出版思路
  针对目前中医在国际舞台上的不利局面,我们的中医出版更加需要花费一点心思,探讨和调整新的方法搞好中医出版。
  中医出版要以中医文化传播为主导。要想真正理解中医的实质,认清它的面目,中医文化是帮助国外大众了解和认识它的必修课程。尽管欧美国家从事中医或者学习中医有了一个上升的势头,我们切不可陶醉于此,因为这只是一个很小的局面。中医出版在不放弃这块市场的前提下,要特别关注那些普通的人。绝大多数人对中医是完全陌生的,或者他们惧怕中医,认为中医是巫术。在现代环境下,让他们接受中医实在是困难得多。中医在国外的艰难局面不打破,中医出版很难有成就。但是直接介绍一些优秀的中医研究成果,对国外读者来说,接受有很大的难度。所以,最基本的东西才是最需要的。中医文化能帮助国外读者更加客观地认识中医,逐步引起他们的兴趣,从此认识中医和接受中医。这是中医工作者最基本的工作,普及和宣传中医文化,中医出版就要以此为基点,承接这一使命。
  中医出版业应该实行求同存异的原则。出版社不同,作者不同,中医的表达也不同。其实中医的一些基本理论和解释依据或者基本的中医词汇是可以统一的。中医表达的灵活性使得国外读者很难融会贯通,这也会影响到他们对中医图书的认同。所以,中医对外出版要着重介绍共性的中医内容,统一说法。对一些有争议的不作为出版的选择。我们希望给国外读者提供一种规范的整齐的医学内容,不至于因表达方式的复杂而引起信任危机。基于此,国内出版社以及中医管理机构在关于中医对外出版上有必要进一步沟通,确定共性的东西,保留争议的内容。
  中外出版社联合出版中医图书优势明显。这是基于中医的本土性和受众对象的异域性而考虑的。中医要实现“跨语言、跨文化”的突破,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事实上,中医对外出版不单纯是简单的汉语翻译。中医理论、中医解释大都沿袭着古文化的表达传统。在语言的转换上,事实上有两个步骤。也就是中医术语由古汉语的形式转换成现代汉语,现代汉语再转换为外语。在这些工作中,中医内容的表达科学性是中方出版社需要做的工作。考虑到国外读者的阅读习惯,在表达方式方面,外方出版社有自己的优势。并且针对海外市场发行,他们有更多的优势。现实的情况也要求中医出版不应该是本土出版的孤身行走。我们要把中医放在国际舞台上表演,就需要国际化的运作模式,也就是走联合出版的道路。双方互补,整合出版优势,更加有利于发挥中医图书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力。况且,中医文化在国际上的宣传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中外联合出版的规模和实践必将是长久的事情。
  中医出版还需要和政府通力合作。中医对外出版不单纯是出版者本身的市场价值取向,而是一项弘扬中国文化,传播中国文明,提升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的巨大工程。政府对中医的态度和支持力度直接影响了中医出版者的工作信心。作为承接以文化传播的出版界对这一使命责无旁贷。而政府从保护中医方面考虑,重点宣传和介绍中医文化,符合现代国际背景。中国文化年是现代社会的一大时尚,国外社会都有了解中国文化的愿望。作为中国文化一支的中医文化,自然也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所以,搞好中医出版符合中国的历史要求,也符合中医文化的要求。
  综上所述,当前国际中医出版面临着机遇和挑战,为使得中医能在国际舞台上得到认同和发扬,我们一直在努力着。但是,任重而道远,调整中医出版思路,找到一条切实的传播中医策略,是我们出版界和中医机构共同的要求。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34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