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级媒体如何做好深度报道

作者:未知

  摘要:对于新闻媒体来说,节目或稿件是否具有深度,是衡量新闻采编队伍业务水平高低的重要指标,也是当今时代媒介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能否赢得主动权的关键。县级新闻媒体由于辐射覆盖范围相对狭窄,报道的素材选择和渠道来源较为单一,一直以来,新闻稿件同质化、简单化的问题比较突出。本文旨在通过分析融媒体时代县级媒体深度报道面临的困境,据此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议和措施,为广大县级媒体新闻采编人员提供经验借鉴和参考。
  关键词:县级媒体;新闻采编;深度报道;优化措施
  当今时代,知识经济迅猛发展,互联网作为信息传播的主要渠道,对传统新闻媒体产生较大冲击。县级新闻媒体由于辐射覆盖范围相对狭窄,报道的素材选择和渠道来源较为单一,一直以来,新闻稿件同质化、内容简单化的问题比较突出。在媒介融合的背景之下,要想更好地实现突围,广大县级媒体新闻记者必须苦练本领,做大做优深度报道,让新闻作品更有温度、更具可读性和内涵性,从而更好地吸引受众持续关注,树立媒介品牌形象。
  一、县级媒体开展深度报道的现实困境
  (一)新闻深度报道的专业人才不足
  由于县级媒体平台较低,支持新闻内容生产的资金尚显不足,在我国目前许多县级媒体中,人才流失、记者队伍“老龄化”的现象都有所存在。长期以来,人才引进和补充机制不健全等问题困扰着县级媒体,新闻记者一人跑多口线、深度报道团队组建困难的情况仍比较突出,这种人才的断层和流失,一定程度上导致县级媒体无法做出高质量的深度新闻。
  (二)新闻深度报道的内容生产模式不足
  县级媒体中大量的商业广告信息充斥版面,使得新闻报道的版面被大大压缩,新闻报道存在被边缘化的趋势,同时,深度报道的影响力和深度报道团队记者的工作积极性被削弱。
  此外,长期以来时政新闻占据主要篇幅,新闻记者的深度挖掘意识和采访策划能力被削弱,一些記者受传统新闻采编内容生产模式化思维的桎梏,很难撰写出具备深度和创新性的稿件,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重时政,轻民生;重会议,轻调查”的内容生产模式的形成。
  二、县级媒体做好深度报道的优化策略
  (一)深耕本土新闻 贴近百姓生活
  县级媒体的区域性属性是其他任何形式的互联网媒介都不具备的,这对于县级媒体来说,既是挑战,同时也是机遇。县级新闻媒体做好深度报道,首先要做到深耕本土,贴近百姓生活。
  接近性是新闻价值评价体系里的重要指标之一,对于生活在本县范围内的普通民众来说,往往更加关心自己身边发生的故事。因此,县级媒体在进行深度报道的选题策划时,要更多关注与民众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话题,只有真正反映民情、表达民意,才能直击民心,在受中心中引发情感共鸣。
  (二)重视选题策划 挖掘原因背景
  真实是新闻的生命,但并不意味着对于记者来说在采访过程中仅仅了解现象与表层信息就够了。作为离新闻现场最近的人,记者有责任将事件发生背后的原因调查清楚,给百姓一个满意的答复。
  因此,对于深度报道记者,特别是进行调查性报道或突发热点事件报道的记者来说,一方面要重视选题策划,在报道中兼顾事件的真实性和原因背景的解释性;另一方面,要掌握随机应变的本领,在写作过程中巧用新闻跳笔,让新闻报道更加具有可读性和故事性。
  (三)培养新闻敏感 做好突发报道
  新闻敏感也被称作“新闻嗅觉”或“新闻鼻”,是一个记者发现新闻事件并迅速判断其是否具有新闻价值的能力和水平。对于县级新闻媒体记者来说,要想做好深度报道,必须苦练新闻本领,培养高度的新闻敏感。
  在突发事件的报道和危机事件的处理方面,最能体现深度报道记者的工作能力和新闻敏感素养。在新闻事件发生时,要第一时间掌握新闻素材,在保证新闻时效性的基础上,做好调查报道或连续报道。运用集中连续报道等方式,不仅有利于形成报道声势、增强新闻广度与深度,还能吸引受众持续关注,形成稳定的受众群。
  (四)围绕媒介融合 拓展播发渠道
  当前媒介融合的大背景下,县级媒体要想提高新闻报道的深度和内涵,除了在内容生产上下功夫,还需要系统整合媒介资源,拓展新闻播发渠道,提升新闻报道的传播力和影响力。
  例如,通过整合本县范围内的广播电视、传统纸媒和微信、微博平台,将分散化、同质化的内容加以整合,将社会信息资源以一定的方式在主流媒体中进行展示,可以更好地实现新闻话题群策群力,拓展编辑记者新闻选题策划的思维和广度。
  三、结语
  与众多大众化网络媒体相比,县级媒体影响范围窄、选题渠道单一,要想在激烈的媒介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就必须在内容生产环节下功夫,努力提升新闻报道的广度和深度,通过深耕本土新闻、重视选题策划、做好突发报道、拓展播发渠道等多种手段,努力完善当前深度报道专业人才队伍和新闻内容生产模式上的不足,使新闻报道更有深度,更加符合受众的信息接受欲望。
  参考文献:
  [1]张跃鹏.关于县级电视台如何做好深度报道的几点思考[J].西部广播电视,2019(07): 163-164.
  [2]杜永云.互联网背景下县级台电视新闻深度报道探析[J].新媒体研究,2019,5(02): 95-96.
  [3]罗晓光.融媒时代县级电视台新闻深度报道研究[J].淮海工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9,17(02):76-7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354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