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五四时期儿童文学翻译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外国儿童文学翻译研究自开始以来一直发展迅速,其发展状况远好于国内儿童文学翻译研究。笔者希望通过对外国儿童文学译介的研究方向综述,探索外国儿童文学翻译发展的奥秘,为中国儿童文学翻译“走出去”贡献一份力量。
  关键词:外国儿童文学;翻译
  一、引言
  儿童文学一直是文学领域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儿童文学翻译与儿童文学紧密相关。由于儿童文学本身在文学研究中长期受到忽视,中国的儿童文学翻译研究也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寿敏霞,2008)。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受国外儿童文学翻译影响深远。因此,笔者认为了解国外儿童文学译介有利于指导中国儿童文學翻译实践,更好的帮助中国儿童文学作品“走出去”。
  二、外国儿童文学译介研究现状
  文学翻译及其研究最早可追溯至文艺复兴时期,儿童文学的翻译研究直至20世纪中叶才兴起(应承霏,2015)。目前已经有许多书籍研究介绍了儿童文学翻译发展状况,如已出版书籍《牛津翻译研究手册》(The Oxford Handbook of Translation Studies)就独立成章的介绍了儿童文学翻译研究的现状。英国著名儿童文学研究者吉莉安?莱西(Gallian Lathey)在此书中明确提出儿童文学翻译已经成为翻译研究的子域(张群星,2014)。吉莉安?莱西(Gallian Lathey)撰写的专著《儿童文学翻译导论》(Translating Children’s Literature)系统、全面研究了儿童文学翻译,对于中国儿童文学翻译研究具有引介的价值与意译(黄文娟,刘军平,2018)。截止到2019年4月,在中国知网全文数据库中,以“儿童文学翻译”为主题进行检索,初步获得相关文献1422篇。文献初步筛查完成后,通过跨库选择“期刊+硕士+博士”进行第二次筛选,收集论文共计1379篇。相较于周方雨歌和方芳(2019)的发表论文内容中提及内容,已经增加近300篇文献。对于儿童文学翻译研究的热情在不断的高涨。
  对于外国儿童文学翻译的研究主要为以下几类:
  1.基于儿童文学翻译译者的研究,比如译者的翻译策略,意识形态,译者主题性,译者风格等。如2010年Gillian Lathey发布了书籍《儿童文学翻译中译者的角色:隐身的讲故事人》(The Role of Translators in Children’s Literature: Invisible Story Tellers)(周方雨歌,方芳,2019);徐德荣和姜泽珣(2018)在国内著名期刊《中国翻译》上发表论文《论儿童文学翻译风格再造的新思路》,探讨讲述了译者不同的翻译风格,呼吁要有对儿童文学的译中风格意识;高洁(2019)发表论文《改译”策略在儿童文学翻译中的运用——以任溶溶<夏洛的网>译本为例》,以中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任溶溶《夏洛的网》的中文译本为例,讨论了“改译”策略在儿童文学翻译中的应用;成蓉和孙黎(2019)对于周作人儿童文学翻译情愫及其贡献做出了详细的研究介绍。
  2.基于儿童文学翻译读者的研究,如读者接受度,读者反映论等。儿童文学翻译读者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儿童。国际《儿童权利公约》界定儿童是指18岁以下的任何人。鉴于此群体的特殊性,所以受到广大研究者和学者的重视。刘秋喜(2016)认为儿童文学翻译要基于儿童,译文要符合儿童的审美情趣,以儿童为本位。
  3.基于儿童文学翻译相关社会因素的研究,如文化负载词研究、结合相关翻译理论分析儿童文学译介作品等。徐德荣(2004)提出要关注儿童文学翻译中的文化问题,翻译是一种跨文化交际的活动,儿童文学翻译也得关注其中文化的翻译;王素雅和李忠霞(2018)以《爱丽丝奇境历险记》为例,分析吴钧陶的《爱丽丝奇境历险记》译本,结合儿童的心理、审美和认知等特点探讨儿童文化负载词的翻译;徐德荣和何芳芳(2018)也是以《爱丽丝奇境历险记》为例,从认知视角探讨游戏精神的再造问题等。
  三、外国儿童文学翻译对中国儿童翻译发展的意义
  儿童文学是没有国界的(王泉根,2004)。儿童文学翻译作为连接各国儿童文学沟通的桥梁充当了前所未有的桥梁作用。对于外国儿童翻译的研究,有以下几点意义:1.拓宽中国国内研究视野范围。迄今为止,我国市面上还未见系统研究儿童文学翻译理论与实践的著述(黄文娟,刘军平2018)。研究国外儿童文学翻译理论与实践著述,如《儿童文学翻译导论》(Translating Children’s Literature)无疑具有重大意义。2.帮助中国儿童文学“走出去”。2016年4月4日曹文轩荣获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国家安徒生奖”,向国人证明了中国的儿童文学可以成功走出去,可以在世界有自己的声音,激励国内儿童文学学者、研究者、译者更有信心帮助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世界。
  四、结语
  国际译介名刊Meta在2003年第一期举办了儿童文学翻译的专刊,囊括了来自三大洲17个国家的学者的论文,但却没有中国学者的声音(徐德荣,2004)。这说明中国儿童翻译研究目前还存在大量的发展空白。笔者希望,通过此文增进国内学者对于外国儿童文学翻译研究的了解,引起国内学者和研究者的关注和重视,帮助更好的引导中国儿童文学翻译实践,推动中国儿童文学作品走向世界。
  参考文献:
  [1]张群星,王东梅.国外儿童文学翻译研究的理论视角[J].语言教育,2014,2(04):73-76+82.
  [2]应承霏.近30年国外儿童文学翻译研究:现状与趋势[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15,38(03):119-127.
  [3]王泉根.20世纪下半叶中外儿童文学交流综论[J].涪陵师范学院学报,2004(02):28-37.
  [4]寿敏霞.儿童文学翻译综述[J].宿州教育学院学报,2008 (02):131-133.
  [5]徐德荣.儿童文学翻译刍议[J].中国翻译,2004(06):35-38.
  [6]徐德荣,姜泽珣.论儿童文学翻译风格再造的新思路[J].中国翻译,2018,39(01):97-103.
  [7]黄文娟,刘军平.儿童文学翻译研究:再叙事的审美愉悦体验——《儿童文学翻译导论》述评[J].东方翻译,2018 (03):82-85+93.
  [8]徐德荣,何芳芳.论儿童文学翻译中游戏精神的再造——以《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为例[J].外国语言与文化,2018, 2(02):115-127.
  [9]周方雨歌,方芳.近十年外国儿童文学作品汉译研究的科学知识图谱分析[J].语文学刊,2019(02):114-124.
  本文系吉首大学大学生研究性学习和创新性实验计划项目,项目名称《中国文革时期儿童文学翻译研究》,项目编号:JDCX2018055研究成果。
  (吉首大学  湖南张家界  42700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618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