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农村劳动力转型调整方案

作者:未知

  摘要:“农村、农业、农民”所引起的三农问题一直以来都是我党针对农村发展和保障农民权益方面所重点研究和发展的部分。本文将以农村劳动力转型调整作为主要研究对象,结合广西壮族自治区农村劳动力发展现状以及本人多年农村基层工作经验,谈谈针对广西壮族自治区农村劳动力转型调整有效措施,如有不足之处,欢迎指正交流。
  关键词:农村劳动力;农村产业结构;转型调整;广西壮族自治区
  随着我国城镇化步伐的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经过多方政府协调组织、农民的积极响应和配合还有三方企业的积极建设带动摇身一变变成了“城市人”。这是全国农村变化的一个缩影和未来。但在部分地区,农村的改造变化还远远不及这样。本文首先将简要阐述农村劳动力调整改革给农村、农业、农民所带来的实质性意义,然后根据多年农村基层工作经验简要分析广西壮族自治区农村劳动力发展现状,最后凭借多年工作经验和对农村劳动力转型的认识针对广西壮族自治区农村劳动力转型调整提出幾点合理性建议。
  一、对农村劳动力调整的重要意义
  调整改善农村产业结构,对农村劳动力进行科学化、合理化、生态化转型调整,对于农村、农业、农民而言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总的来说,它的重要意义可以体现在:(1)对于社会而言,这是对党和政府多年以来助农、惠农政策的积极响应,并且进行农村劳动力调整还可以带动农村经济发展,帮助农民增收、创收,从而改善农村生活环境、提高农民生活质量。(2)对农民来说,进行农村劳动力调整,引入更多的企业进入农村,让农村劳动力从第一产业向第二第三产业拓展,从而提高农村劳动力素质,缓解我国农村劳动力过剩现象。(3)对于我国的城镇建设工作来说,进行农村劳动力调整,在帮助农民提高收入的同时还可以缓解城乡经济差距,让农民的生活状态逐步跟上城市人口。
  (4)对于农民子女来说,家庭收入的提高证明他们可以接受更加优异的教育,从而达到“知识就是力量,读书改变人生”这一教育目的。
  二、广西农村劳动力发展现状
  广西地处我国西南部,间山靠海,发展潜力巨大。据相关数据统计,截至到2018年底,全省人口接近5800万,其中城镇人口与农村人所占比例近似相同,各占一半。广西壮族自治区农村劳动力发展现状有以下几个特点:(1)外出务工人员较多。上文提到仅外出农民工数量就近千万,广西壮族自治区农村人口虽然约有三千万之多,但是除去青壮年劳动力、青壮年妇女大多数都是生活在农村的老人和学龄儿童,外出务工人员太多就直接限制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农村发展。(2)农村留守老人、儿童现象较为严重。经济的发展有利有弊,在人们收入提高的同时,物价上涨、房价上涨问题也就随之暴露,为了维持这一平衡,大量劳动力外出务工,农村留守老人、儿童问题就日益严重,我们经常会在新闻中听到或者现实生活中看到各种关于“留守老人、儿童”的各种新闻,他们逐步变成了农村劳动力转型的“牺牲品”。(3)农村知识青年流失现象。我们都知道“知识改变命运,读书成就一生”但是现在的状况是,农村有志青年,在完成学业后处于主观和客观因素,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不愿回乡搞建设,有的青年家属认为“学成回乡是一种半吊子”行为,从而大部分农村出身的知识青年完成学业尽数留在了城市,农村却少了有思想有文化有追求的新鲜血液。
  三、广西农村劳动力转型调整方案
  针对广西农村劳动力现有的问题,结合笔者多年基层工作经验,我认为农村劳动力转型调整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方可有效:(1)立足大农业调整结构,大力发展现代农业,提高农业内部吸纳消化劳动力的能力。因地制宜,招商引资,发展农业。广西有山有水有资源有环境,根据各农村特点进行招商引资发展农村经济,提高农村劳动力需求,环节农村劳动力过剩现象,有山的开发果树种植、有水的开发渔业生产、没山没水有文化渊源的开发农村生态旅游“农家乐”,扬长避短,让农村劳动力留下来,完成转型工作提高人员收入。(2)大力发展非农产业,为农业劳动力转移创造条件。重视人才,积极引流,发展教育。社会的进步离不开人才的增多,笔者认为想要改善广西农村劳动力现状,就应该从人才的保留和引入入手,他们是社会的中流砥柱,是推动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那么相关政府企业有关单位,应该着手进行“人才保留”计划,为有志青年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在经济、岗位、研究等提供一定的帮助,并且注重农村交易也是“人才保留”计划的一大重点。
  总的来说,农村发展离不开相关政策扶持,积极推动农村劳动力转型,进行农村产业结构调整,按照不同区域结合不同资源促进农村经济发展,从而促进农村城镇化发展、农业科技化发展、农民富足化发展,积极贯彻国家三农发展政策,为农民谋福利、促发展。
  【参考文献】
  [1]杨学成.农村土地流转与农村劳动力就业转型路径[N].中国出版传媒商报,2015(11).
  [2]赵俊美.经济社会转型时期农村劳动力转移现状及对策[J].现代农业科技,2012(17):291-292.
论文来源:《各界·下半月》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790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