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时代法官职业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法官职业在遭受人工智能冲击的同时,应明确以“法官审判为主,人工智能为辅”的态度,人工智能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帮助法官,但不能代替法官。法官对人工智能也应树立正确的态度,不能完全依靠人工智能。积极引导法官和人工智能两者之间的融合,才能让人工智能成为司法之所需,推动司法不断向前发展。
  关键词:人工智能;法官;研究
  一、人工智能介入司法审判
  人工智能这个概念由约翰·麦卡锡在1956年提出,虽然经历了一个甲子多的时间,但就人工智能的概念还没有达成统一的认识。有的学者将其定义为:人工智能是指能够执行任务(这种任务如果由人去执行,则需要其具备智慧)的机器。现在以上海“206工程”為例的人工智能已广泛运用到司法领域。那么作为人类延续至今职业之一的法官,会被人工智能取代吗?笔者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二、人工智能的优势
  (一)人工智能可以提升审判的“质”和“量”
  在司法审判实践中,我国法官整体水平还有待提升,这点从案件的上诉率和发改率便可略知一二。通过大数据对频发的同类案件进行整理归纳,总结出其中的一般规律,制定对应的证据标准指引,并对瑕疵证据进行过滤,进而达到排除非法证据的目的。避免法官对证据的不正确的取舍,从而提高案件的审判质量。另一方面,人工智能由于其本身存储有相应的法律条文和案件,借助其进行相关信息的检索,可以提高法官查阅与案件相关法律条文的信息,达到节约审判时间的效果。
  (二)提前预测案件结果,减少“案多人少”的压力
  2016年,英美研究人员利用人工智能系统分析欧洲人权法案的审判结果,其中79%的预测审判结果和当时的法庭判决相同。如此之高的正确率表明利用人工智能预测的结果对于当事人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那么,当事人在案件准备起诉到法院之前,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就可能利用人工智能来提前预测案件判决结果,然后在做出是否起诉的决定,或者选择与另一方当事人达成和解。这样就可以过滤掉一些案件,减少讼累,及时地化解社会纠纷。
  (三)固定化、重复性的工作将被人工智能替代
  2017年上海刑事案件智能辅助办案系统预设了一套机器学习的规则,从统一证据标准、制定证据规则、构建证据模型三方面入手,研发了四类案件的证据模型。我们可以发现诸如证据审查判断之类的工作,都可以提前将审查判断的规则输入人工智能的系统,使其自动完成上述工作。此外,还可以将统一的证据标准嵌入到公安司法机关的办案系统中,让公安司法机关执行统一的证据标准,尽可能避免冤假错案的发生。
  当然,人工智能还具有弥补法官非专业知识、公正无私裁判的优势。即便如此,人工智能不管怎样发展,也不能代替法官来行使审判,正如有观点认为的那样,法官职业拥有天然的技术免疫力。
  三、法官本身不可替代的优势
  (一)法官具有的“法律认知”
  这里的“法律认知”指法官裁判案件过程中的通过证据认定案件事实,以及在事实认定的基础使用法律得出结论。“法律认知”的特殊性使得人工智能几乎不能行使审判,“法律认知”对于经验和逻辑有着严格的要求,而两者都需要在具体的案件中来予以具体分析。作为逻辑推理三段论大前提的法律规定,法律条文依靠语言来表达,语言具有模糊性,所以在适用的时候有时需要进行解释。解释的法律条文的语意,不仅仅取决于语法规则,更取决于公众的合意、感觉;不仅取决于过去,还要取决于当下。让人工智能来精确理解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语言和习俗,这样的做法不仅代价极其庞大,效果也是难以预测的。同时,知识背景、观念信仰、情绪态度等,有些是难以言表的,有时候正是这些所谓经验的知识,影响着法官的判断能力和认知能力。而法官相较于机器人来说,具有天然的优势,能较好地理解生活中的语言。
  (二)法官拥有法治精神
  当在法律适用的过程中,有可能出现法律空白,这时就需要法治精神来予以填补。人工智能在没有储存相关法律的情况下就可能无法做出判决,但法官即使在没有法律相关规定的前提下,也不可能拒绝做出判决。这时拥有法治精神的法官就可以依靠自己掌握的法治精神来做出判决。
  (三)法官权利来源的正当性及司法过程的公开性
  法官是代表国家来行使审判权,权利来源于宪法,将宪法赋予的权利交给冷冰冰的机器人来行使,做出的判决还有权威吗?人们还能信服吗?由于人工智能做出判决过程中的算法黑箱与要求司法判决的公开相冲突,判决过程中有没有算法歧视也就不得而知,这样的判决也很难让公众信服。
  综上所述,不可否定人工智能具有其自身的优势,但由于法官也具有其自身不可替代的天然优势,人工智能不可能替代法官进行审判。我们需要做的是坚持人工智能和法官的优势互补,共同构成一种全新的司法审判模式,努力实现让每一个公民在每一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
  【参考文献】
  [1]高奇琦,张鹏.论人工智能对未来法律的多方位挑战[J].华中科技大学学报,2018(1).
  [2]盛学军,邹越.智能机器人法官:还有多少可能和不可能[J].现代法学,2018(4).
  [3]涂永前,于涵.司法审判中人工智能的介入式演进[J].西南政法大学学报,2018(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7802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