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没有人会忽略(组诗)

作者:未知

  开车送父亲回家
  开车送父亲回家,穿行在茫茫的夜色中,
  无边的寂静,我能听到
  父亲微弱的呼吸。风吹着
  路边的树木呜呜作响,
  像是有人在哭……
  所有的路凸凹不平,
  车轮咯噔一声,一场大雪就落了下来。
  我不去看随行的大夫与护士悄悄交换的眼神,
  看到他们,我的痛就加深一米,
  我能承受的已到极限,离家数十米时,
  我看见,老屋的房顶上,
  早已堆满了厚厚的积雪。
  落日之歌
  一条古老的河流
  我们称它为滹沱河,一些已经发黄的野草
  我们叫它们苇草。
  落日像金黄的冠冕,
  即将归还大地,一只喜鹊
  正从河面上滑过,展开的双翅
  带着轻柔的光线,
  我远远地望着
  天地间一片苍茫,似乎有什么
  将要飞起,似乎
  没有人会忽略
  这生而有翼的万物。
  此时此刻
  做了一个梦,怎么也找不到
  自己的身份证。
  贾改平,找不到了,
  贾利平,找不到了,贾晋媛,贾利,贾丽
  都找不到了,
  我成了一个没有身份的人,
  一个女儿,一个妻子,一个母亲
  突然间成了一片空白,
  曾经多病的小女孩,
  青春靓丽的大学生,
  煤质科的统计员,
  下岗职工,饭店的老板娘,
  摄影工作室的经理,两个孩子的母亲,
  满脸皱纹的女人,
  失去父亲的女人,
  开车为生活奔跑的女人,
  写诗的女人,
  我是谁,我为什么在梦中
  变成了一张薄薄的卡片
  排着长队,等待验明正身。
  面前的月亮
  平静,安详,多么像一个人
  望着我,
  这个人当过电工,钳工,焊工,
  退休后,种过高粱,玉米,葡萄,
  闲暇时翻阅《史记》《论语》《万年历》,
  一张报纸,他看完
  也会叠得整整齐齐。
  他说,人间的事都做完了,
  一定要当一回神仙。
  现在,他在天上,
  让我承受着一场
  人世間的阴晴圆缺,悲欢离合。
  窗 口
  我经常从这里向外望着,
  看晨曦,看暮光,有时
  伸出手,总想抓住点什么
  可我什么也抓不到,
  牧马人电竞馆,墨盒机械密室的广告牌
  在对面迎街的楼上,
  它们比我高很多,经常和我一起看
  流水般的车来车往,熙熙攘攘
  忙忙碌碌的人群,穿过斑马线,在前进街
  为了赶赴一场美丽的景观,一生有无数次
  从这头走到那头,
  窗外,那么的事物,都是我惦记多年的朋友。
论文来源:《星星·诗歌原创》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035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