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艺术刻瓷的技法和创作简述

作者:未知

  刻瓷是我国特有的一种民间艺术,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经过众多刻瓷艺术家的努力,已经逐步形成了各种不同风格的艺术特色,如鸟兽、山水、人物以及头像等,都被栩栩如生生的刻画出来,在刻瓷技法方面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特别是近几年来刻瓷艺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出现了许多优秀的刻瓷人才和不同风格的艺术作品。随着国际间文化交流的广泛开展,艺术刻瓷更加受到国内外友人的喜爱,为了提高对刻瓷艺术的认识,现将自己近些年积累的刻瓷技艺心得,从以下几个方面作以浅述,以求教于专家和同仁。
  一、刻瓷刀法的运用
  刻瓷艺术除了绘画功力之外,就是就是刀法的运用,最常用的刻刀有尖刀和扁刀两种,关键在于执刀和运刀的方法。执刀的方法,概括起来说,就是 指“指实掌虚”,“指实”是要把刻刀拿稳;“掌虚”是给手指与刀杆留出足够的活动余地。执刀刻瓷时,五指分为两组,拇指一组,向外推,其余四指向斜处抵.从两个不同的方向用力把刀杆稳稳地握住,然后用锤子敲击刻刀进行刻制。执刀处与刀头的距离不是固定的,要根据具体情况,有时高,有时低.左右移动,要以酣畅、挺劲的刀法,把所刻的画面表现出来,也就是看似平易正直,形如木戳,但要静中求动,巧中见拙,虚实兼施,刀笔互见,刚柔互用。
  在刻瓷过程中,要心静气和,神力内敛,运刀安然稳健潇洒处之,任何急躁、草率习气都有损于刻瓷效果,在刻制鸟兽的羽毛时,执刀要偏下一点,这样刻出的画面更具有丰满感,用扁刀或逆刀时,要把刀侧卧一点,这样更顺力,刻出的块面线条才能呈现出柔韧的弧度,使得画面刚中融柔,刀法使转自然,线条竖挺得势,强调金石趣味,看上去立体感要强。要表现任何一种刻瓷物象,如人物、山水、鸟兽以及大自然的景物,要给人一种明快、简捷、清晰的感染力。
  用刻瓷艺术表现线条的金石感,是刻瓷艺术的一大特点。如何把握这一特点,关键在刀法的运用,对提按、顿挫、捻转等技法的运用,要始终保持刀尖的运行轨迹在点画的中心线上,并使刻刀均速地向点画的边沿渗透,刻出的线条圆润、饱满、流畅。运刀自如得当,线条两边不致于出现锯齿的弊病。由于画面的大小不同,刻瓷刀在手中活动的范围也有所不同。一般情况下小范围的运刀主要是指与腕的配合运动,再大一些的运刀活动,就牵动到手臂,无论运刀的范围或太或小,都要把腕、肘、臂等部位谐调一致紧密配合。用刀时要上重下轻,刀法统一,刻制时刀法应在刚强中富有柔劲,实中有虚,捻转相得,用刀要劲折直率,应有方劲古拙之妙.刻制的点画线条质朴中见拙厚,峻利中见秀逸,洒脱中有稳健,平正中求劲险,这样才能变化无穷,奇境横生。依照所刻画面的墨迹,用稳定平衡的刀法,表现画面的精神面貌,方能显出刻瓷的独特效果。
  二、刻瓷的构图与设色
  在刻瓷中,构图较为关键,空白的处理是解决好构图的一个重要手段,并通过黑白对比及画面的虚实关系,来强化其主题,在中国画当中有“即白当黑”之说,只有充分利用空白,所刻物象愈加深远,气韵愈加生动,从而在很大程度上也突出了瓷面。
  在构图上,以大的几何形体为基础,细找每个局部的比例关系,一定要准确并反复推敲,先画好所刻画面的关键部位,然后进一步把整体结构画准确。刻制时,在减少刀法方面,也应匠心别具,上部疏朗,直刀排列富有变化,下部稠密,互相穿插,貌似随意落刀,实则音韵慎密,刻盘中的画面不但要在笔墨刀法上用功夫,还要在无笔墨处用功夫,运用刀法,舍弃画面内部的构图,把所刻画面归纳为一组组大的三角形。
  按落稿笔墨的表现效果,用不同的刀法刻制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设色问题,刻瓷的设色,应以自然色为本,并结合不同材质、造型、品种、规格、尺度、釉色,进行全面设计构思。在自然色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创造提高,通过设色也可用夸张、取舍、变色等手段来增强其作品的表现力,达到所追求的装饰艺术效果,更好的美化人们的精神世界。刻瓷的设色,在其自然色的基础上进行简化、概括是刻瓷艺术的一种手法,这并不是为色彩而色彩,而是以表现刻瓷对象的神态和情意为目的的。因此通过设色还应该注意到大的整体色谓,要抓住几个大块面积的色彩对比,然后再注意细部,所以刻瓷色彩的运用,也是作者思想感情升华的集中反映,刻瓷设色没有局限性,可根据刻瓷工艺的特点进行着色。
  三、在刻瓷中创新的认识
  如果临摹是学习刻瓷的第一阶段,而创新则是走入了表现自我的第二台阶。初学刻瓷,刻制的作品往往很“板”,缺少灵气,这主要是功力问题。通过研习实践、布局、用刀技法的娴熟,逐步解决“板”的问题。
  刻瓷是一种综合性艺术,它集书法、绘画、刻制于一体,通过组织线条,体现出高度的装饰效果。同时它又是形式美的集中表现,要平中求奇,熟中求生,寓巧于拙,并结合自己所需求的封瓷艺术特点,参照前人在刀法上若干经验而创造出一种新的具有作者个性的,然而又深得绘画精神的独特的刻瓷艺术作品。创新从个人素质来讲需要多方面的学识和艺术修养、文史、哲学、美学都应有所涉猎,掌握广博的知识和多方面的艺术语言,刻瓷艺术的创新之路才能越走越宽。
  唐代诗人李白曾经自信地吟诵过“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豪语,我们现在不妨说“天生我才应有用”更贴切,如果我们能勤奋,肯思索,多积累,善于继承,勇于創新,那么在新时代的艺术刻瓷天地中,将会留下我们自己努力追求的足迹。
论文来源:《神州·上旬刊》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162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