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上林歌圩历史溯源与传承发展

作者:未知

  歌圩,是壮族特有的文化象征,亦是壮族文化传承的一种特有形式。上林县是壮族聚居地,全县80%的居民为壮族,上林的历史多以山歌的形式传承下来,上林的歌圩文化源远流长。
  歌圩的历史
  据广西壮族自治区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在20世纪70年代组织的民俗民歌调查资料及“民国”版《上林县志》记载,上林县自古就形成了自然存在的歌圩。较有名的有石门歌圩、三里歌圩、卢於寺歌圩、古逢歌圩、公堂江那上寺歌圩、白圩龙楼歌圩、西燕江卢歌圩、巷贤留仙歌圩等。上林歌圩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徐霞客游记》里有记载三里歌圩的盛况:“正月初五起,十五止,男妇答歌日‘打跋’或‘打卜’,举国若狂。”这是上林歌圩见诸文献资料最早的文字记载,从中可见歌圩的盛况,而清康熙年间张邵振编的《上林县志》则有“少妇于春时三五为伴,采芳拾翠,于山陬水湄,歌唱为乐;少男亦三五为群,歌以赶之,一唱一和……”这些记载充分说明了歌圩是少男少女最喜欢的交友方式,亦是少男少女之间谈情说爱的形式。少年男女们通过歌圩互相了解,知道对方的人品、智慧、学识,产生爱慕之情,然后互赠礼物,“相得者男即备纺车、彩扇、画伞及簪珥环钊以赠,妇人亦视其厚薄答以衣服巾履之类”,最后定下终身,这也说明上林壮族人的婚姻是以自由恋爱为主,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截然不同的。
  道教歌中相传上林歌圩起于隋唐,兴盛于宋,到明代是上林歌圩最盛之时。自由对歌、自由恋爱历来为封建统治者所反对,历代统治者都是采取强行禁止的态度。宋时,有统治者以山歌为陋习禁之。明代时,以歌圩有伤风化而禁之。清朝时,因歌圩常聚集,容易聚众谋反,被清廷强令禁止。民国时期,民国政府以歌圩为“恶习陋俗”而禁止。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歌圩比以前有了很大的发展,但在20世纪60年代,歌圩因被定为“四旧”而被禁止。改革开放后,歌圩开始恢复。特别是电影《刘三姐》解禁后,山歌得到了空前的发展。那时到山上砍柴,去河边洗衣,去田垌割谷,处处都能听到山歌。于是,上山唱山歌,赶圩唱赶圩歌,婚宴唱喜歌,丧场唱哀歌,宣传党的政策也编成山歌现场唱答……上山砍柴经常能听见这个山头上唱山歌,那边山头上应答,直到黄昏挑柴回家歌声才停歇。我的家乡在一个山坳下,这个山坳叫“刁桑坳”,是来宾平阳与上林木山必经之路,那时交通不发达,赶圩的人都要经过这个山坳,从乔贤赶平阳街回程的,很多人都要在坳脚或者坳口歇一歇,然后对歌。此外,还有婚宴上的歌场。记得那时我们村要娶媳妇,去迎亲的时候要先选一些能歌善答的人,以防在婚礼上对歌时被送亲的姑娘们问倒,那是很没面子的。
  我印象最深的歌圩是有一年回外婆家,外婆家在上林县和忻城县的交界处,有一个晚上去看电影,电影结束后,前面有一群姑娘嘻嘻哈哈地走着,这时后面几个小伙子开始唱山歌。那时我比较小,听不明白他们在唱什么,刚开始姑娘们只是笑,都不应和。过了一会儿,姑娘们开始应答,小伙子们见状加快步伐,想赶上姑娘们,但姑娘们也加快了脚步,不给他们赶上。就这样我问你答,紧走慢赶,总是保持一段距离,真是“歌以赶之,一唱一和”。我和表哥跟着他们走了几个村,最后困了才回家睡觉。但歌声一直没有停,而且像是在附近地方打转,时东时西,看来姑娘和小伙都是附近几个村的人。直至天要亮的时候歌声才停。
  后来,受到流行音乐的冲击,加上青年们都外出打工了,歌圩沉寂了下来。
  上林歌圩探源
  歌圩由来已久,上林歌圩历史最悠久的应当属石门歌圩,古时上林县塘红乡石门村流传着“特倔龙”的传说。相传“特倔龙”原来是个性格粗暴的野龙,每次回家扫墓一路上都有风神雨将相伴而行,故总伴随狂风暴雨,对一路黎民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极大的危害。于是岭南壮族首领韦厥公上表天庭,愿以百果美酒、五彩香饭及三种祭牲供给“特倔龙”及随行风神雨将享用,以求得当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同时为“特倔龙”及诸神唱山歌、跳舞以助酒興。从此,每年“三月三”壮族先民在祭祀之时,先是呢喃吟唱一些祈求保佑的歌词、祈愿词,然后以五色糯米饭及三牲为祭品,选择本族少男少女百名以山歌唱答祈愿求福,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歌圩。
  歌圩的自然形成,有其历史的原因与传承,且各具特色,如三里歌圩,传说是为了纪念当地壮族始祖“渡河公”而形成一个以五月初五为主打内容的歌圩。虽然每逢三里圩日爱唱山歌的歌手们都自动汇集歌圩,唱答山歌,一年四季从不间断,但三里歌圩却以五月初五渡河公节时最为热闹。
  而木山乡的卢於春社的歌圩,却以“二月初二龙抬头”之日为主要节庆,二月初一、初二、初三接连三天,歌圩及各种活动最为热闹。传说是纪念卢於大仙为当地子民降魔除妖,保佑黎民幸福安康而庆祝,逐渐形成了木山歌圩。
  全县各地歌圩的时间不同,祭祀方式与山歌唱法唱调也不尽相同,故而形成了各自的特色。
  上林歌圩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上林县委、县政府十分重视歌圩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如2005年举办民族民间文化艺术节,进行山歌表演赛与山歌邀请赛,一些传统民间节庆的恢复催生了歌圩的复兴。如“龙母节”“木山春社”“渡河公节”“万寿公王节”“达努节”等,这些节庆都有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山歌比赛。山歌比赛吸引了本县和很多外地歌手参赛,一些前来观看比赛的观众也聚在一起对歌。2009年,每逢三里圩日,来自本县和忻城、来宾、宾阳、合山等地的歌手汇集在三里街上对歌,少则一两百人,多则上千人,形成了固定的歌圩。后来因赶歌圩的人比较多,影响到街上的交通和附近学校上课,政府逐步引导转移到城厢街的一块空地辟为歌圩场地。2014年的“三月三”,到乔贤镇赶街的群众也利用街上的一块空地聚集在一起对歌。上林县有关部门对这些自发形成的歌圩很重视,出资对三里镇的歌圩场地进行建设。而上林县文联、上林县徐霞客文化研究会在2017-2018年间,更是联合在三里镇、塘红乡、木山乡开展壮族山歌进校园的活动,安排壮族歌手到中小学校给学生传授山歌,使山歌文化得到传承与发展,为上林县歌圩文化培育山歌队伍。
  在大部分壮族地区歌圩衰落甚至踪迹难觅的情况下,上林歌圩能够得以恢复,可见其深厚的历史文化土壤和群众基础,最主要是有政府的大力支持。但歌圩也面临着危机,主要是年龄断层,目前活跃在歌圩上的主要是中老年人,年轻人基本不唱山歌了。而歌圩的一大功能——青年男女借此来谈情说爱的现象已经消失,现在主要是中老年人因爱好山歌而对唱。
  为了使歌圩文化得到传承和发展,上林县致力于传统民歌的挖掘和发扬,如2002年成立了上林县多声部合唱团,演唱不同民族风格的山歌。2004年12月,海南省第七届中国(海口)合唱节上,上林县民歌合唱团代表广西用壮族多声部演唱了民歌《上林—南宁后花园》《苗山情》《赶歌圩》,以其独具特色的演唱风格为整场比赛增辉添色,并一举夺得了银奖。2015年7月,上林县委、县政府和北京歌飞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合作,以上林原生态民歌为主要内容制作了《上林似锦》音乐专辑,在全国发行。上林一些专家、歌手致力于民歌的传承和发扬,如县文联原主席黄寿才、县文化局原局长李守汉等整理了不少民歌,编纂成册出版。民间歌手、上林巷贤镇“四六联民歌”传承人韦有创积极动员、培养年轻人的民歌兴趣,已经有一些年轻人爱上民歌并跟他学唱民歌。我想,随着人们对传统文化的重视,以及政府的积极推动,上林会重现“歌海”盛况。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222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