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生产与安全是“一号警示”

作者:未知

  翻阅2019年一号文件,与2018年一号文件相比,关于粮食生产与安全的论述大篇幅增加。文件强调,毫不放松抓好粮食生产,推动藏粮于地、藏粮于技落实落地,确保粮食播种面积稳定在16.5亿亩。稳定完善扶持粮食生产政策举措,挖掘品种、技术、减灾等稳产增产潜力,保障农民种粮基本收益。发挥粮食主产区优势,完善粮食主产区利益补偿机制,健全产粮大县奖补政策。压实主销区和产销平衡区稳定粮食生产责任。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全面落实永久基本农田特殊保护制度,确保永久基本农田保持在15.46亿亩以上。建设现代气象为农服务体系。强化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考核。这些不仅是强调口号,而是列入政策列入省长责任制考核的重要内容。可见中国高层对粮食安全是高度重视未雨绸缪。
  一号文件用如此斩钉截铁的语言讲粮食生产,可见粮食生产与安全是“一号警示”。党中央对粮食安全一直视作重要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始终把粮食安全作为治国理政的头等大事,高屋建瓴地提出了新时期国家粮食安全的新战略,“饭碗论”“底线论”“红线论”成了一系列具有重要意义的粮食安全理论创新与实践创新,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粮食安全之路,为国家长治久安奠定了重要的物质基础。
  媒体云,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2月22日发表报告,指越来越多证据显示,全球生物多样性正在流失,警告世界粮食生产和环境将面临严重威胁。报告指出,在生物多样性丰富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发现有大量生物,如甲壳类动物、鱼和昆虫的数量下降,而全球生物多样性流失是因污染及过度捕捞等。
  从2009年开始,全世界都在讨论一个话题,就是即将来临的全球粮食危机,以及我们应该怎么来避免它。到2050年,我们怎么来养活90亿人口?关于全球粮食危机的每一场会议,每一期博客,每一场对话都会问到这个问题,而答案几乎都是:我们需要增加70%的粮食产量。关于2050年的这个话题,出现在2008年,当时全球粮食价格达到了历史最高点。人们焦虑不安,认为政府和世界领袖们应该让我们相信,他们在关注这个问题,并在着手解决。但问题是,2050年离我们还很遥远,可能跟我们都没什么关系了,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不做任何改变,危机会在那之前降临。
  记得2016年4月11日农业部部长韩长赋曾在央视谈到,目前我国粮食生产能力仍然不稳固,还存在很多隐忧,一个是耕地数量减少;第二是耕地质量下降;第三是科技支撑能力依然不强。十三五期间,要大力实施“藏粮于地、藏粮于技”的战略,夯实国家粮食安全的基础。相隔三年后的今年2月13日下午,韩长赋又在央视表示,当前我国粮食生产出现滑坡的风险仍然存在,今年尤其要防止出现自然灾害、价格下跌、政策缩水三碰头,要把稳住粮食生产作为今年农业农村工作的头等大事。坚持“稳”字当头,着力“稳”面积、“稳”政策、“稳”产量,确保粮食产量稳定在2018年水平上。对照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22日警告,可见韩长赋的忠告不是空穴来风。也是“一号警示”的佐证。
  但在一些地方基层,为何世界粮食危机的警告和中央“一号警示”,入不了一些基层人们的耳朵,留不住人们的眼神?笔者猜测,恐怕被中国多年的粮食丰收遮住了眼睛。
  中国有13.5亿人口,现有的耕地仅占世界耕地总面积的7%,人均耕地只有0.1公顷,仅仅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40%。2009年2月26日,国土资源部公布的2008年全国土地利用变更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08年12月31日,全国耕地面积为18.2574亿亩,比上一年度减少29万亩。而且水资源十分短缺。人均水资源仅仅是世界的四分之一。来自网上信息透露,随着中国各地开发性工业区及商品经济开发的扩大推进,中国粮食播种面积在减少,1998年中国粮食播种面积达到17.07亿亩(1.13亿公顷),随后连续下滑,仅仅5年时间,粮食播种面积减少2.16亿亩(1440万公顷),减幅达12.7%,2003年的粮食播种面积已下降到14.91亿亩(9900公顷),创历史最低。2004年之前,中国粮食总产曾连续5年下降,粮食的人均含量也下降。近年来,随着国家粮食政策的到位,粮食实现连年增长,但这只是地方政府上报的统计数。加上中国迅速发展养殖业,粮食缺口将会越来越大。
  今年的一号文件强调要毫不放松抓好粮食生产,就是稳面积、稳产量、稳政策,提出要稳定扶持粮食生产的政策举措,确保粮食播种面积稳定在16.5亿亩,粮食产量保持稳定。要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全面落实永久基本农田的特殊保護制度,巩固和提高粮食生产能力。另外,也提出到2020年确保完成建成8亿亩高标准农田的任务。所以,粮食生产是硬任务。粮食安全更要摆在国人面前,需列入各地党政的议事日程,需强化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考核。粮食安全不单是解决温饱的问题,中国坊间有谚语:粮食在手心中不慌。反之,粮食不安全,就会引发社会不稳定。还需要注意的是,西方国家大力发展生物燃料,也可能成为诱发国际粮价上涨的因素之一。几年前,世界银行一份内部研究报道已经证实,国际粮价上涨,根本不是西方国家所说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需求增加所致,而绝大部分原因在于欧美大力发展生物燃料。也就是所谓汽车和人“争粮”的问题。
  应对国际粮食警讯,首先粮食布局问题,需强化粮食安全省长责任制考核。粮食发展举措,一个关键是解决丢荒田的问题。多年来,在耕地丢荒田问题上,地方政府与媒体口径不一,这决不是方法论的问题,而是有着诸多的因素干扰。一些基层官员不愿意上报丢荒田数量,担心上级指责,影响自己的仕途。而媒体敢于曝光丢荒田,是舆论监督使然。可见,在解决丢荒田问题上,还得充分运用包括舆论、人大、政协和公众在内的监督机制,才能有效推进丢荒田问题的解决,才能促进粮食安全落实。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251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