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偷”的伟大!“偷”的光荣!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以“偷盗”的行为为主線,论述在摄影采访中的一种拍摄手段,把埋藏记者内心中阴影光明正大的进行剖析,让新闻从业人员在特定环境下的隐匿采访心理更加强大起来。
  关键词:偷盗;龌龊;伟大光荣
  随着国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国家打击不法行为的力度也越来越强,不法人员的隐匿手段也越来越高明。为了揭露这些不法行为对社会的危害,新闻工作者的工作难度系数也是在不断攀升。这其中就包括了大家都在经常用,而从来不会公开承认的“偷盗”手段。
  这种获取新闻的手段虽然不光彩,但画面的真实感和惊险刺激感,也给观赏者增添了诸多想探究新闻现场的欲望。
  一、为何要“偷”新闻呢?
  世间之事都有个准则、有个目的,事事如此。
  偷盗,可以说是人类最耻辱的行径,虽然可耻,但如同新闻创作一样,也有准则、也有目的。那么偷盗为何要同新闻创作来相提并论呢?
  如果给这种龌龊的偷盗行为一个合理的理由,让“偷盗”的这种特殊手段变的既伟大!又光荣!这便是新闻摄影记者在采访中要涉猎到的一种获取新闻素材的一种手段。
  新闻摄影是揭示新闻事件的一种即直观、简洁的手段,虽然其表现手段直观和简洁,但其技巧也是五花八门。一个新闻事件素材的获取是有无数条渠道,有些较为特殊的新闻现场的当事人是不“让”新闻摄影记者进行常规图像采集的。所以对这种特殊场合进行采访新闻摄影记者,总是让现场的不法人员感觉特别头疼的事情。因此总要有些“说了算”的人员出来阻挠新闻摄影记者的采访,甚至是不惜冒着被制裁的风险对新闻摄影记者人身进行攻击。不“偷”,能行吗?
  二、“偷”的目的和意义
  (一)“偷”的目的
  世界上能把“偷”作为一种职业的人,大致分为三类:偷盗、特务和间谍。
  其实,除了偷盗之外其余二者“偷”的目的都挺伟大的,虽然三个级别的称呼不同,但其行为目的都是以“偷”为主要手段,这就是小偷(偷盗)、中偷(特务)和大偷(间谍)的共同心理。
  我们用排除法来论证一下新闻摄影记者的“偷”是属于哪一类的“偷”,叫“间谍”肯定不合适,叫“特务”级别也不够,叫偷盗还感觉有些太卑劣。在“偷”字上加个引号,这样感觉就说的过去了。所以新闻摄影记者利用非常规手段获取新闻现场图像的手段应该是属于“偷盗”范畴的行为。
  采用非常规手段去获取第一手的新闻现场素材,恐怕是每位职业新闻摄影人在新闻采访中都经历过的一种非常规采访方式,利用非常规手段去“偷”取新闻素材在新闻摄影圈里大家也都是意会,从来没有人在新闻论坛上正式研讨过这个话题。在新闻摄影记者的同行中对这类新闻采访有种不成文的约定,就是:从来不讨论新闻素材的获取手段,只讨论新闻事件对社会的危害。
  (二)“偷”的意义
  为了工作的推进让新闻摄影记者去“偷”,对于堂堂正正的一名新闻工作者而言是很多人不能接受的现实,而且为了采访的需要他们必须要俯下身子去利用这种“龌龊”的手段,去苟且与贼的行径里。这种对新闻摄影记者心灵上的打击,就是一种摧残!虽然国家和政府对新闻记者的采访给与了很大的肯定和支持,但当涉猎到对不法行为进行摄影拍摄时,要去获取违法现场的最原始影像,这还是件几乎没有法律保护实施的新闻采访工作。职业新闻工作者的正义感促使新闻摄影记者去“偷”,这也是对从事新闻事业的新闻摄影记者来说是件具有巨大挑战的工作。但为了这份工作、为了对得住这份职业的荣誉、对得住社会和百姓的利益,还是有些新闻摄影人肯放下架子,投身到了“偷”的行列里,也从而获得了不菲的成绩。这种舍生取义的行为其实是对新闻摄影记者职业的一种升华,其意义要远远超过被采访事件本身价值。
  这些违法的事件如果新闻摄影人不去采用“偷”的手段去揭露危害的实质,这个事件也将永远成为构建和谐社会中的一个不和谐的音符,对社会、对国人的危害将是巨大的。所以,新闻摄影记者不去“偷”,谁去啊!
  三、新闻摄影的王道
  很久以来在社会上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语: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意思是说:一个全能型的人才,做什么事情都能拿得起放得下。新闻摄影记者的形象在好多外人眼里都是光亮、积极向上的东西,根本无法理解记者们在风吹、日晒、雨淋、雪打的艰难经历。更不会知道他们还要时常面对威逼、利诱、恐吓、欺骗的卑劣行为侵害,比起那些用自己的方式去“偷”回的最原始新闻现场素材来说,都是有过而无不及的小事情。
  记得一位摄影同行慷慨说:当那些龌龊行径在社会上耀武扬威招摇过市时,看见他们在我的新闻图片下土崩瓦解、灰飞烟灭,这种愉悦远比事后为我带来的各项新闻大奖痛快多少倍。
  的确,好多新闻大奖只是表彰这个新闻事件报道的角度、展现形式和意义,而作为一名亲力亲为的新闻摄影记者来说,能够亲眼见证那些不法行为轰然倒地的那一刻,新闻摄影记者已经无所谓自己的是采取什么手段将其“拿下”了。仅仅一个“偷”算什么!如果天天能这样愉悦的去狙击那些阴暗、龌龊事件,作为一名新闻摄影记者即便受到一些恐吓、屈辱,也愿意随时出手拿下它们。
  最后,闻摄影记者的工作性质应该是多样化的,不可以用一种模式在新闻现场拍摄许久。如果那样的话,在他创作的新闻图片中就没有新鲜感了,他的新闻摄影作品也会拍摄越呆板、越麻木。只要把这份即新鲜又刺激的新闻摄影工作做的有意义,无需忌讳其采用什么非常规手段去获取。
  如果在你新闻摄影工作中能这样“偷”的伟大、“偷”的光荣,我觉得这就是新闻摄影记者是在维护和谐社会和正义实施的一种王道手段。
论文来源:《传播力研究》 2019年1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672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