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融媒时代访谈节目创新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通过以腾讯出品的《和陌生人说话》第一季的《我为死囚写遗书》为蓝本,通过对节目简介、主持人特色分析以及节目创新方式等进行探讨,挖掘《和陌生人说话》成功之处,为网络访谈节目发展提供启示。
  关键词:《和陌生人说话》;《我为死囚写遗书》;陈晓楠;创新
  一、节目简介
  《和陌生人说话》是由腾讯新闻出品的访谈类节目。在这个“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时代,陈晓楠通过“和陌生人说话”与社会对话,用普遍人性、共同的感同身受来连接一切孤独的现代人,体会普通人的人生旷味。
  《和陌生人说话》第一季于2017年播出,共12期。这季节目的播出形式为竖屏,每期节目时长大约10分钟,这与传统意义上的访谈节目有所区分。《和陌生人说话》第一季播出 12期,播放量达 4 亿,豆瓣评分 9.3 分。
  《我为死囚写遗书》讲述常年为死囚撰写遗书的欢镜听作为死囚生命最后一刻的见证者,所拥有的不同经历(欢镜听曾因盗取公司财产被捕入狱,因学历较高,被安排给监狱里的死囚写遗书)。在钢琴曲的滴答声中,采访一步步推进,答案也越发明晰,囚牢里即将消失的生命在黑白色调中走向终结,但又在主人公欢镜听的讲述中温暖人心、通透人性。陈晓楠以她一贯的平民视角,倾听故事,与“陌生人”对话,去除浮华,使人们疲惫流浪的心得以靠岸。
  二、主持人特色分析
  陈晓楠,原凤凰卫视当家花旦,现腾讯新闻首席主持人。她主持的《冷暖人生》曾多次获得国际大奖,自己也被观众称为中国“最具人文精神”的女主播。《和陌生人说话》是她转战互联网后的又一大作,即使访谈对于她来讲已然是轻车熟路,但不变的人文关怀、倾听与陪伴、真诚与冷静的核心特点却在一直坚持。
  一如既往的人文主义关怀。人文关怀一直贯穿于陈晓楠的节目当中,无论是《冷暖人生》还是如今的《和陌生人说话》。不预设立场与观点,与采访对象平等对话,倾听来自“陌生人”的故事,没有猎奇、没有评价、没有对立,充满了宽容与理解。
  一如既往的倾听与陪伴。陈晓楠一直坚持的是倾听故事,“传递视角”而不是观点,类似于“规则,我从来不闯红灯,规则就是敬畏(1)”这种简单的回应,正反衬出陈晓楠在采访中所传递出的自然视角、人性温度以及亲和细腻的情感。
  一如既往的真诚、冷静。从《冷暖人生》到《和陌生人说话》,陈晓楠的总结精辟至极(那是种活着的味道)、提问简单直接(这段经历对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思路清晰明了(前几分钟还在跟你说话、讲故事、甚至是唱歌,然后在几分钟以后,你就看到的是他的背影,甚至意识到这个背影、这个人、这个生命其实他是即将消失的,那是什么感觉)。无一不体现出她“用最简单的语言把最真诚的问题、最好奇的问题问出来”的真诚冷静态度。
  三、节目创新分析
  融媒体时代下,用户碎片化的信息接收习惯、强烈的新媒体互动意识以及移动化的收看观念影响着节目制作的进程及方法。《和陌生人说话》为了顺应这种变化,除了在节目时长上做出了调整,在播出平台、播出形式、节目架构上都做了相应调整。
  《和陌生人说话》在播出平台上进行了升级——腾讯新闻进行播出,节目的选题凝结在新闻事件、历史题材以及现实事件之上,没有偏离节目最开始想要传递的价值观以及人文精神。
  《和陌生人说话》在播出形式上进行了升级——屏幕比例从传统的横屏(16:9)转换为竖屏(9:16),适应互联网环境下的传播方式以及用户的信息接收方式,拉近与用户之间的距离,增强用户黏性。
  《和陌生人说话》在节目架构上进行了升级——专访+素人群采。在演播室对被访者进行人物专访,并穿插与被访者及主题相关的场景片段。节目最后再根据采访主题进行素人群采,丰富传播内容、增强传播层次、契合传播节奏。如本期:一句话的遗书。
  作为一档较为成功的网络访谈节目,《和陌生人说话》适应现下互联网传播趋势,升级播出平台、播出形式、节目架构,但依然保持着访谈节目的核心价值以及主持人自身特色(人文關怀、倾听陪伴、真诚冷静),没有情绪的波澜起伏,却在平静中体现着普通人的生命际遇与人生旷味。无噱头、无夸张、无浮华,传递着属于访谈节目自己的核心价值,这将为未来融媒体环境下的访谈节目提供有益借鉴。
  注释:
  本文中所有括号内容皆为《我为死囚写遗书》的节目内容
  参考文献:
  [1]顾吴怡.在新媒体下网络访谈节目的继承与发展—以《和陌生人说话》为例[J].记者摇篮,2018年6月.
  [2]胡岳.现实题材纪录片叙事策略与传播价值分析——以《冷暖人生》为例[J].新闻研究导刊,2018年7月25日.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684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