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性别化的新女性影视形象塑造手段

作者:未知

  摘要:近两年,国内以女性为主角的影视作品层出不穷。然而,即使在某些以“大女主”为噱头的作品中,女性角色依然不能摆脱男性角色而独立存在。在脱离男性角色牵绊的尝试中,日剧《面包和汤和猫咪好天气》给出了一个很好的示例,以去性别化的塑造手段设定角色。
  关键词:《面包和汤和猫咪好天气》;女性形象;去性别化;大女主剧
  一、日剧《面包和汤和猫咪好天气》中塑造的女性形象
  (一)剧集简介
  2013年7月21日,日本WOWOW电视
  台开播了一部只有4集的迷你电视剧《面包和汤和猫咪好天气》(以下简称《面》)。这部由日本新锐女性导演松本佳奈执导的慢剧集,与其“人与场所”系列电影项目中的第一部《海鸥食堂》中的主要人物设定如出一辙,女主角都是独自一人在大都市中经营清新风格餐饮店的未婚女性。
  (二)人物简析
  《面》中的女主角亚纪子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日本女性形象,即结婚生子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或称“妇人”),而是战后“新女性”(1)的代表。日本新女性普遍接受了良好的文化教育,步入社会后能够获得较高的社会地位,但社会职场中仍存在对已婚女性的歧视,因此,一些新思想的职场女性选择晚婚甚至不婚。《面》中塑造的亚纪子便是这样一种新女性形象。45岁的亚纪子在出版社做到了副总编辑的职位,但依然单身(2)。当岗位调整时,亚纪子毅然辞职,经营起一间三明治店。
  除亚纪子外,《面》中还有三位女性配角出现:雇员志麻、咖啡馆老板娘和咖啡店雇员小雪,这四人共同形成了《面》中女性角色的特点。
  二、去性别化的新女性形象的塑造
  (一)去性别化女性形象呈现的必然性
  美国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在其著作《未来的冲击》中预言,性别的中性化,将成为世界发展的十大趋势之一(3)。
  作为男女特征明显的日本传统婚姻家庭,经过战后民主化改革的层层洗礼,愈发难以维系。进入21世纪以来,日本女性在婚姻关系中拥有越来越多的主动权,家庭关系不断弱化,晚婚离婚、不婚不育等问题逐渐瓦解了传统家庭(4),而女性作为明确的繁衍方,生育教子这一女性性别化特征也在不婚不育中逐渐淡化。另一女性性别化特征在东亚传统文化理念中流传已久,即操持家务。而这一特征也从鼓励女性进入职场起,开始逐渐丧失其绝对性。
  其次,在传统认同模式中,多愁善感、温柔软弱等性格描述也成为了女性的指代性词语。坚定刚强这类带有明显男性特征的词则很少用在女性身上。然而,随着大龄独身女性和职场女性的增多,独立面对生活的能力早已与男性没有太大差别,坚强、果断等词汇也开始出现在女性形象的评价体系中。
  综上,作为人的性别概念与动物的性别概念不同,除了基于生物遗传基因方面的自然性别外,还拥有作为社会规定性辨识的社会性别。在社会性别中,男女分别被赋予不同的行为及思维方式,以及价值观的判断(5)。而当这些社会性别特征不再仅仅出现在某一性别群体中时,且个体不再追求其自然性别的本质要求时,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则出现了去性别化的呈现方式。
  (二)去性别化新女性形象的塑造手段
  1.去除家庭束缚
  亚纪子一出场便是母亲的去世,且其身为私生子,并无父亲,因此,影片开篇便将亚纪子置身于个人化的视角之下,省去了传统家庭的束缚和羁绊线索。例如影视剧中常见的长辈催促大龄女孩结婚等情节都不必编排,为亚纪子的独立自主打下基础。
  2.设定职场高位
  亚纪子在第一集中即将被提拔为副部长,这一情节直接体现出作为女性的亚纪子不输于男性的工作能力。能够在职场中拼出一片天地的女性,无形中褪去了许多被社会认同的女性化特征,如柔弱、愚昧等。况且在升职加薪的状况下,因为调离了喜欢的岗位,毅然离职的胆识和勇气也常常是社会赋予男性的性别特权。
  3.弱化男性角色
  在《面》中,男性角色无论是数量设定、出场时间或性格设定上,都最大程度上进行了男性形象的展现和特征的弱化。
  在东京的三明治店内,与店主亚纪子有剧情联系的只有四个男性形象,这些男性形象在总时长3小时20分钟的剧集中,总计出场共48分钟,占影片总时长的24%。其中,花店老板山田先生和小卖铺老板须田先生出场共32分钟,寺庙住持福左古先生出场共计14分30秒,亚纪子上司出场1分30秒。
  除了出场时间短以外,《面》中的4位男性角色都没有被塑造成具有阳刚之气的高大男性。亚纪子的上司充满无力感;山田先生性格开朗温和;须田先生多愁善感;福左古作为寺庙的继承者,性情更是充满了温和谦逊的特点。片中男性形象都不具有主角光环,没有绝对的男性特质,即使换成女性角色也依然能撑起故事主线。如此设定把“男主角”这三个字彻底赶下了神坛,把女性角色对“男主角”的本能性需求清除出了观众的大脑。
  4.切断情感线索
  《面》剧是围绕亚纪子、志麻、咖啡店店主和小雪4个女性形象缓慢展开的故事内容,而在总长200分钟的电视剧情中,完全没有设定传统剧情中必备的感情线索。4位女性角色,无论年纪大小,仿佛都淡忘了谈情说爱的能力,一心一意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样的人物性格设定与在2014年的日本评论界出现的新词语如出一辙——“佛系男子”(6)。佛系男子内心往往具有以下特点:个人的兴趣爱好永远排在首位,所有事情都想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和节奏去做。不想在恋爱上面浪费心思和时间,只喜欢自己一个人。用这样的设定來评价亚纪子绝不为过,可以说亚纪子正是这样一位“佛系女子”。
  5.破除传统价值观念
  《面》剧中对女性角色的设计都规避了传统意义上对“成功”的定义,这些女性角色没家庭没事业,没有对未来的打算。
  志麻年近30却从没有一份长久正式的工作,认为需要工作的时候就工作是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小雪在去寻找自己未来的尝试中失败又返回咖啡店继续学习制作咖啡;咖啡店的老板娘一辈子开着咖啡店,最大的追求也就是把店开下去而已。   然而,即使沒有伟大的人生目标,剧集中的每一个人看起来都很满足,整部剧弥漫着一股清新的舒畅感。也许,这就是日剧《面》中塑造的新女性的魔力,探寻个体内心,追求自我价值。
  因此,在《面包和汤和猫咪好天气》中的日本东京巷角的小食店,我们能够看到的不再是以家庭幸福、夫妻和美为毕生追求的中年女子,而是穿着随性、潇洒自由的沐浴在温暖阳光下的已然找到个人归宿的内心坦然的去性别化的新女性形象。
  三、去性别化的新女性形象与中国“大女主”形象的比较
  同样是以女性角色为绝对主角,2012年3月26日年中国电视剧《甄嬛传》开播,“大女主”一词走红网络,形容有能力的独立女性。剧中甄嬛虽然被赋予了强硬的性格特征,但这一特征并非是自发的,而是女性被逼上绝路时为了自己和后代生存的母性的强硬。无论是女性的自然性别还是社会性别,在《甄嬛传》中都表现的淋漓尽致。所谓“大女主”,不是去性别化的新女性觉醒,而是经历过男人情感伤害后的女性特征的火山式爆发。
  此后一发不可收拾的大女主剧呈现井喷式的爆发,《芈月传》《锦绣未央》《那年花开月正圆》等,无一不打着大女主的旗号,酣畅的挥舞着女性主义大旗,却仍然展现出一个个追逐男性情感、享受男性助力的小女人姿态。
  可见,中国的大女主绝不是《面》中所展现的去性别化的新女性形象,且因社会文化和女性主义思潮发展的进程不同,让去性别化的新女性形象出现在中国的电视屏幕上,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实现。
  注释:
  张冬冬.现代日本女性权益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1990年,内阁府采纳建议:“在使用表示女人的用语时,不应再使用‘妇人’,而使用‘女性’。”
  群阳子.面包和汤和猫咪好天气[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15.
  阿尔文·托夫勒.未来的冲击[M].北京:中信出版社.2006
  张冬冬.现代日本家庭的若干问题探析[J].东北亚学刊,2015,9(22)
  赵孟营.新家庭社会学[M].武汉:华中理工大学出版社.2000
  日本通.日本杂志介绍最近流行的新品种——“佛系男子”[EB/OL].http://www.517japan.com/viewnews-71824.html,2014,02,12.
  参考文献:
  [1]闪灵爱.日本乐活电影:一个无菌的乌托邦世界[J].虹膜,2013,12月上(007).
  [2]张冬冬.现代日本女性权益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
  [3]群阳子.面包和汤和猫咪好天气[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15.
  [4]崔迎春.超老龄社会中的日本女性再就业问题[J].妇女研究论丛,2015(5):129.
  [5]李小慧.日本电视与女性文化[J].电视研究,1999(05).
  [6]阿尔文·托夫勒.未来的冲击[M].北京:中信出版社,2006.
  [7]张冬冬.现代日本家庭的若干问题探析[J].东北亚学刊,2015,9(22).
  [8]赵孟营.新家庭社会学[M].武汉:华中理工大学出版社,2000.
  [9]日本通.日本杂志介绍最近流行的新品种——“佛系男子”[EB/OL].http://www.517japan.com/viewnews-71824.html,2014,02,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686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