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支气管激发试验联合经验性治疗在慢性咳嗽诊治中的临床意义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观察分析支气管激发试验联合经验性治疗在慢性咳嗽诊治中的临床意义。方法选取本院2016年10月- 2018年6月收治的300例慢性咳嗽患者(所有患者在接受相关治疗前接受血常规和肺通气功能检查加支气管激发试验检测),所有慢性咳嗽患者均应用经验性治疗方法或者初始治疗方法。采用统计学分析300例慢性咳嗽患者的常见临床慢性咳嗽症状(咳嗽变异性哮喘、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变应性咳嗽、上气道咳嗽综合征以及胃食管反流性咳嗽等),按照患者的临床表现和检查结果等提供针对性用药。结果300例慢性咳嗽患者中支气管激发试验为阳性者有100例(诊断为咳嗽变异性哮喘患者)、支气管激发试验为阴性者有200例,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按照患者的临床表现和检查结果等诊断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变应性咳嗽患者有90例、诊断为上气道咳嗽综合征患者有81例、诊断为胃食管反流性咳嗽患者有29例、诊断为咳嗽变异性哮喘患者有100例;经验性治疗后的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变应性咳嗽患者、上气道咳嗽综合征患者、胃食管反流性咳嗽患者、咳嗽变异性哮喘患者治疗总有效率显著高于初始治疗,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支气管激发试验筛查联合经验性治疗在慢性咳嗽诊治中的临床意义显著。
  [关键词]支气管激发试验;经验性治疗;慢性咳嗽诊治;临床意义
  [中图分类号] R5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 2019) 01-241-03
  慢性咳嗽的临床定义为:咳嗽时间超过56天且是唯一临床症状且胸片无显著异常者[1]。慢性咳嗽是内科门诊中最为常见的疾病之一,有资料显示,部分临床医师易将慢性咳嗽患者诊断为慢性支气管炎患者、慢性咽喉炎患者[2].支气管激发试验联合经验性治疗在慢性咳嗽诊治中的临床意义重大,能够为深入研究慢性咳嗽患者提供参考依据。本研究选取本院2016年10月- 2018年6月收治的300例慢性咳嗽患者(所有患者在接受相关治疗前接受血常规和肺通气功能检查)。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16年10月- 2018年6月收治的300例慢性咳嗽患者(所有患者在接受相关治疗前接受血常规和肺通气功能检查加支气管激发试验检测)。纳入标准:(1)发病之前60天未合并呼吸道感染病史者;(2)年龄均>18岁;(3)未有显著发热和咯血症状者。排除标准:(1)近期服用过糖皮质激素患者;(2)中途退出本次研究者;(3)合并恶性肿瘤患者。300例慢性咳嗽患者中有男180例、女120例;平均年齡( 36.65±10.12)岁,平均( 60.18±15.36) kg,平均病程(4.22±0.98)个月。
  1.2 方法
  所有慢性咳嗽患者均应用经验性治疗或者初始治疗方法。对拟诊断为咳嗽变异性哮喘患者,采取孟鲁司特钠咀嚼片[J20130053,Merck Sharp&Dohme Ltd.(英国)(杭州默沙东制药有限公司分装)加以治疗,ld/l次,1次4mg],1个疗程为14d,连续治疗2个疗程。对拟诊断为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变应性咳嗽患者,采取泼尼松(浙江仙琚制药股份有限公司;H33021207;一次5- lOmg,10 - 60mg/d)联合布地奈德吸入剂[H20130322;AstraZeneca AB(瑞典);200 - 400μg/次,一日一次]治疗。对拟诊断上气道咳嗽综合征患者,考虑非变应性鼻炎时采用复方盐酸伪麻黄碱缓释胶囊[中美天津史克制药有限公司(国产);H20010430;每12小时服1粒,24小时内不应超过2粒],考虑变应性鼻炎时选用氯雷他定[上海先灵葆雅制药有限公司;H10970410,一日1次,一次1片( lOmg)]治疗方法。对拟诊断为胃食管反流性咳嗽患者,采取多潘立酮『湖南千金湘江药业股份有限公司,H20093426,30s/盒;一次1片,3次ld,饭前15 - 30min服用,连续治疗2w]联合奥美拉唑(阿斯利康制药有限公司;H20030412;静脉滴注40mg,1-2次ld)治疗方法。
   1.3 临床疗效标准
  显效[3]:治疗结束后,慢性咳嗽患者的咳嗽症状完全消失;有效:治疗结束后,慢性咳嗽患者的咳嗽症状有所改善;无效:治疗结束后,慢性咳嗽患者的咳嗽症状未消失反而加重。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0.0统计学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计量资料以百分数表示,采用X2检验,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慢性咳嗽患者的支气管激发试验分析
  300例慢性咳嗽患者中支气管激发试验为阳性者有100例(诊断为咳嗽变异性哮喘患者)、支气管激发试验为阴性者有200例,差异有统计学意义(X2=6.652,P<0.05)。
   2.2 临床表现和检查结果分析
  按照患者的临床表现和检查结果等诊断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变应性咳嗽患者有90例、诊断为上气道咳嗽综合征患者有8l例、诊断为胃食管反流性咳嗽患者有29例、诊断为咳嗽变异性哮喘患者有100例。
   2.3 经验性治疗与初始治疗慢性咳嗽患者的总有效率分析
  经验性治疗后的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变应性咳嗽患者、上气道咳嗽综合征患者、胃食管反流性咳嗽患者、咳嗽变异性哮喘患者治疗总有效率显著高于初始治疗(P<0.05),见表1。
   3 讨论
  国外研究资料显示,慢性咳嗽患者中最为常见的病因是:其一,上气道咳嗽综合征;其二,胃食管反流性咳嗽;其三,咳嗽变异性哮喘;其四,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其五,变应性咳嗽。咳嗽变异性哮喘是一种较为特殊的哮喘类型,咳嗽是主要临床表现,伴有气道高反应性[4]。咳嗽变异性哮喘的支气管激发试验一般为阳性,咳嗽状况较为剧烈,采用支气管舒张剂加以治疗具有显著效果[5]。上气道咳嗽综合征是引起慢性咳嗽患者的最为常见病因,上气道咳嗽综合征往往与咽喉部疾病有相关性(如慢性扁桃体炎、喉炎等)。上气道咳嗽综合征患者除了有咳嗽反应外,还有鼻塞和鼻涕增加等临床症状[6]。由于上气道咳嗽综合征涉及到多种疾病,临床表现未有特异性,因此单纯依靠临床表现难以确诊,此时进行经验性治疗显得尤为重要[7]。   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的临床特征是:以气道嗜酸性粒细胞浸润为主[8]。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患者的气道高反应性为阴性,临床主要表现为:(1)慢性咳嗽;(2)不分日夜的咳嗽[9]。诊断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患者时主要依靠诱导痰细胞学检查[10]。胃食管反流性咳嗽患者的发病机制较为复杂,临床表现一般有:(1)烧心;(2)反酸;(3)少部分患者白天咳嗽较为常见,在摄取油腻辛辣食物后会加重咳嗽症状[11]。变应性咳嗽患者目前尚未有统一诊断标准,支气管激发试验一般为阴性,诱导痰细胞学检查未达到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水平[12]。本文研究结果显示300例慢性咳嗽患者中支气管激发试验为阳性者有100例(诊断为咳嗽变异性哮喘患者)、支气管激发试验为阴性者有200例,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咳嗽变异性哮喘的唯一临床表现是:以慢性咳嗽为主,未有喘息和气促等临床症状,但是具有气道高反应性[13]在诊断咳嗽变异性哮喘过程中,支气管激发试验为阳性,而其他患者未有上述标准。本文研究结果显示按照患者的临床表现和检查结果等诊断嗜酸性粒细胞性支气管炎/变应性咳嗽患者有90例、诊断为上气道咳嗽综合征患者有81例、诊断为胃食管反流性咳嗽患者有29例、诊断为咳嗽变异性哮喘患者有100例。加强临床表现和检查结果诊断慢性咳嗽患者能够做出更为正确的判断,便于临床采取针对性治疗方法[14-15]。经验性治疗是一种较为有效的方法,有学者对慢性咳嗽患者做肺功能检查和支气管激发试验,不难发现其正确诊断率高达95%左右[16]。
  综上所述,支气管激发试验联合经验性治疗在慢性咳嗽诊治中的临床意义显著。
  [参考文献]
  [1]陈庆,张婧,陈丽娟,等.长期使用孟鲁司特钠治疗支气管激发试验阴性的慢性咳嗽患者疗效及安全性分析[J].四川医学,2017,38 (6): 686-689.
  [2]周波.張莉,屈小婷,等.支气管激发试验及诱导痰嗜酸性粒细胞在评估儿童慢性咳嗽病因中的价值[J].河北医药,2016,38( 6): 870-872.
  [3]于兴梅,朱海艳,杨晓蕴,等.儿童咳嗽变异性哮喘患者气道高反应的动态观察[J]‘中华医学杂志,2014,94( 16):1215-1218.
  [4]刘喆,徐丹,韩玉英,等.支气管激发试验对咳嗽变异性哮喘的诊断价值[J].西南国防医药,2015,25 (10):1112-1114.
   [5]张辉,于倩倩,刘颖,等.慢性咳嗽患者病因分析及诊断思路[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5,18( 21):6167-6168.
   [6]于兴梅,朱海艳,郝创利,等.不同病因儿童慢性咳嗽气道高反应的特征[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5,38(1): 55-58.
   [7]王丽珍,李斌,王燕,等.呼出气一氧化氮在预测布地奈德治疗慢性咳嗽疗效的临床价值[Jl.新医学,2014,14 (8):512-514.
   [8]肖学平,唐可京.布地奈德/福莫特罗和孟鲁司特对咳嗽变异性哮喘的疗效观察[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16,24(5):337-339.
   [9]邓智强,樊勋,刘小冰,等.呼出气一氧化氮(FeNO)测定在过敏因素所致慢性咳嗽诊疗中的应用价值[J].临床肺科杂志,2018,23 (2): 242-245.
   [10]胡红.咳嗽变异性哮喘的诊断及治疗进展[J].解放军医学杂志,2014,39(5):361-364.
   [11]李建华,季云瑞,张力燕等.支气管激发试验前后小气道功能测定对慢性咳嗽病因诊断的价值[J].国际呼吸杂志,2015,35(5):333-335.
   [12]王宏.支气管激发试验对咳嗽变异性哮喘的诊断意义[J].疾病监测与控制,2014,8 (9): 581-582.
   [13]于兴梅,郝创利.关于儿童支气管激发试验检查前停药等问题答复[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6,39(9):749-750.
  [14]蔡闯.非哮喘性嗜酸性粒细胞支气管炎:慢性咳嗽的重要病因[J].解放军医学杂志,2014,39(5):365-368.
  [15]周晓娜,谭淑英.FeNO、FEVI/FVC%、BPT在小儿CVA诊断中的价值分析[J].临床肺科杂志,2018,23( 6):1048-1051.
   [16]吴蔚,王彬,高峰,等.关于咳嗽变异型哮喘诊断标准中呼气峰值流量变异率调整的疑问[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7,40 (3): 23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889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