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以社会力量为参与主体的村落公共文化建设实践探究

作者:未知

  摘 要: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物质生活方面得到基本满足,但精神文化比较缺乏。精准扶贫工作展开以来,文化下乡活动随之开展,但政府主导的送文化入基层逐渐遇冷。基于对Y村业余剧团的考察,探索了以社会力量为参与主体的村落公共文化建设实践。
  关键词:社会力量;村落公共文化建设;业余剧团
  文章编号:1004-7026(2019)08-0042-02         中国图书分类号:G124         文献标志码:A
  1  研究背景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0年)》提出,要丰富乡村文化生活,推动城乡公共服务体系融合发展,深入推进文化惠民,增加优秀乡村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同时,建立农民群众文化需求反馈机制,推动政府向社会购买公共化服务,开展“菜单式、订单式”服务。完善群众文艺扶持机制,鼓励农村地区自办文化。培育挖掘乡土文化本土人才,支持乡村文化能人,鼓励开展群众性节日民俗活动,支持文化志愿者深入农村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志愿服务活动。
  2  村落公共文化建设中存在问题
  2.1  政府主导供给,供需不匹配
   文化下乡活动早在20世纪90年代便开始了,主要是针对“老少边穷”地区,包括送图书、电影戏曲等下乡[1-2]。精准扶贫对文化下乡活动提出新的要求,不仅要扶经济,更要扶智力、扶精神、扶文化。村落纷纷建起图书室、电脑室等文化活动场所,但这些场所往往无人问津。村民们更愿意聚集在小卖部门前或者大树下喝茶聊天,村史馆、民俗博物馆等可能只在领导视察时短暂开放。政府文化供给与村民文化需求脱节,造成了一些资源浪费[3-5]。
  2.2  市场动力有限,文化资源短缺
   市场往往追逐利益,但公共文化服务是公益性的。一方面,村民先满足物质生活需求,才会考虑到精神文化生活,不太容易花钱向市场购买文化服务。另一方面,乡村文化市场盈利性小,文化资源比较匮乏,市场动力有限。
  2.3  村民主体缺位,文化参与意识弱
   村民是村落主人,是乡村文化振兴的主体力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以及城镇化建设,吸引村民向外流动。尤其是青壮年劳动力普遍进入城市打工,知识青年和科技人才外流,使乡村发展缺失主力军。村落里留下的老弱妇孺主体意识淡薄,缺乏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不太关注和参与村落公共事务和文化活动。
  3  对Y村业余剧团的分析
   Y村业余剧团是从20世纪50年代的文艺宣传队发展而来的,在“文革”时期遭到破坏,但还是延续了下来。从1996年开始,村两委发动群众重新组建了业余剧团,由村民自行管理。剧团自编自演小陇剧、秦腔、小品、歌舞等,利用冬闲或节假日到各村民小组演出,极大地丰富了村民的业余生活。
   在Y村业余剧团中,村民发挥了主体作用。剧团由村民管理,表演内容也由村民决定。一些德高望重的文化能人組成剧团领导班子,对剧团进行日常管理。他们既联系政府为剧团争取利益,又联系企业为剧团募集资金,还鼓励号召村民参与剧团活动。
   剧团丰富了村民文化生活,村民们也积极响应其中。能歌善舞者表演节目,另一些人负责后勤工作。迄今为止,剧团已小有成就。小陇剧《摔罐》荣获全国第十一届“群星奖”戏剧比赛银奖,《洞房花烛夜》获全省“五个一”工程创作优秀奖。
   在业余剧团的影响和带动下,群众自发组织在村民小组内成立了自乐班、文艺小组等,农闲时间在文化室开展歌舞演唱活动。每逢元旦、国庆等重大节日,各村民小组都要组织编排小型节目,由村委会组织文艺汇演或比赛。
   每年群众都自发捐款,对表演出色的小组、家庭或个人进行奖励,激发了广大村民参与文化活动的积极性。尤其是春节社火表演,是村里老传统,是全村上下老老少少都要参与的活动,村民们也会捐钱给社火队以示鼓励。
   剧团发展离不开政府政策和资金支持。比如政府邀请业余剧团外出演出或比赛,为业余剧团或剧团带领者颁发荣誉奖章或证书。同时,政府每年也会有专项资金用于扶持剧团建设。市场在业余剧团发展中也起到一定作用。一是关注文化发展的企业家会向剧团捐助。二是一些公司或商铺在周年庆或节假日时会邀请剧团演出,并付给剧团演出费。
   通过对Y村业余剧团的分析可以看到,政府、市场和社会力量在剧团发展中分别发挥作用。村民具有主动性和创造性,在剧团发展中发挥着主体作用。
  4  经验总结
   村落文化建设离不开村民广泛参与。村民要关注政策动态,积极与政府对接,向政府争取可利用资源,并呼吁政府制定符合广大村民需求的文化政策。要积极融入到市场中去,带动文化资源商业化发展,获得市场资本支持。同时,积极与公益组织合作,学习文化创新内容和方法。
  4.1  政府搭台
   首先是完善政策体系。鼓励提供乡村公共文化服务和鼓励村民自发组织文化活动的政策要落到实处,相关资金扶持要用到文化发展上去。其次是政府要提供平台和资源。向乡村派遣文化工作者,开展相关座谈会,进行经验交流分享。为文化带头人发放荣誉证书,鼓励其更多参与乡村文化建设。再次是做好监督工作,使村民能够享受到高质量文化生活。
  4.2  市场带动
   一方面,借鉴城市社区服务社会化的经验,通过政府购买文化服务,使乡村公共文化服务社会化。一些文化输出组织可以在此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另一方面,村落里自发形成的文化组织可以半商业化半公益化发展,承接商业演出获得报酬以维持自身发展。市场介入,可以使公共文化服务提供更加多样化,为乡村公共文化建设注入更多活力。
  4.3  公益组织协助
   文化活动具有公益性。公益性社会组织可以召集志愿者进入村落,深入访谈和观察,了解村民真实文化需求,为村民们打造量身定制的文化活动。在此过程中,还可以有目的地培育和发展村民自治文化组织,充分挖掘和利用村落优势资源,调动村民参与积极性。
  4.4  村民参与
   村落发展缺乏人才,村落文化发展更是如此。村民对涉及自身利益较少的事漠不关心,集体意识淡薄,村落凝聚力下降。调动村民积极性成了关键问题。不仅需要村落里的文化能人发挥好带头作用,更需要采用酬劳或荣誉吸引普通村民。组织一些村民喜闻乐见的活动,吸引村民参与。
  参考文献:
  [1]李少惠.公共文化服务研究的热点主题与演化路径分析[J].图书与情报,2017(4):122-129.
  [2]程玉贤,李海艳,石月清.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研究[J].改革与开放,2015(1):86-87,92.
  [3]陈萍.农村公共文化服务多元供给系统的构建:以江苏省为例[J].编辑之友,2018(9):16-22,42.
  [4]黄梦航.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社会力量参与的路径问题——以湖北D市文化礼堂建设为中心的考察[J].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4):73-81.
  [5]傅才武,余川.我国农村文化建设中民间力量参与的价值及其实现路径——基于湖北省的农村文化调查[J].江汉论坛,2011(2):127-13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114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