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互联网+”背景下传统文化教育路径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包含丰富的内涵和教育资源,但其在“互联网+”时代表现出一定的不适应性,互联网与传统文化教育的有效融合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针对这种需求,本文从融合平台构建、多方合作、资源建设与教育方式和模式变革四个方面提出开展“互联网”背景下传统文化教育的具体路径。
  【关键词】传统文化教育  互联网+  教育模式  教育平台
  【Abstract】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contains rich connotations and educational resources, but it shows some inadaptability in the era of “Internet+”. The effective integration of the Internet and traditional culture education has important practical significance. To meet this demand, this paper proposes specific paths to carry out traditional culture education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Internet+” from four aspects of the integration platform construction, multi?鄄party cooperation, resource construction, and the reform of educational methods and modes.
  【Keywords】traditional culture education; Internet+; education modes; education platform
  【中图分类号】G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9)19-0012-02
  近年来,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对传统文化的需求以及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期望也在持续增长,因此,国家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视也上升到了新的高度。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优秀传统文化是代表一个国家、民族特有的精神标识。党的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的一系列讲话显示出他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中华传统美德的极大推崇,习总书记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视、继承和发展是其治国理政思想的突出特点。在这样的背景下,重视和创新传统文化教育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而与此同时,互联网的发展也为传统文化教育提供了新的手段和模式,这为传统文化教育的创新带来了新的契机。互联网连接具有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的广泛性和便捷性,“互联网+”概念正是基于互联网技术的不断革新而创造出来的新理念,其实质是互联网技术在各个行业和领域中的应用。
  由于互联网思维和技术的引入,以往的传统行业获得了全新的发展模式和手段,进而形成了全新的业态。因此,将“互联网+”思维应用到传统文化教育之中,推动其教育方式与模式的创新,已经成为当前教育界应积极思考的问题。
  一、“互联网+”背景下传统文化教育现状分析
  (一)“互联网+”背景下传统文化教育面临的挑战
  传统文化教育概念具有显著的复合性,既包含人们对传统文化的基本认知和运用能力,也包含对人们在品位、审美、眼界、情感和观念等多个方面的影响。然而,在“互联网+”背景下传统文化教育也面临一些新挑战。
  首先,人们对传统文化的认知日益淡薄。当前的主要现状是许多人对传统文化知之甚少,且对中华传统文化所倡导的美德、观念和意识已经越来越淡薄,尤其是在年轻人群体中更加严重,而当前各类高校所开展的传统文化教育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出形式化和虚化的特征,这也直接造成学生很难形成对传统文化的良好认知。
  其次,网络文化对传统文化造成了极大冲击。随着互联网日益普及和发展,大量的不良网络文化填充了因传统文化教育缺失而产生的空位,極大扭曲了国民的价值观、审美观。网络文化借助不断革新的互联网技术手段,既为人们带来了技术手段和思想观念革新,也为人们带来了不利于社会发展、文明进步的不良文化,如暴力、色情等对身心具有极大危害性的文化。在面对这些文化的过程中若未进行恰当的引导,很可能会对年轻人的思想观念产生恶劣的影响,直接影响其人际关系处理以及正常的学习、工作与生活。
  最后,互联网为传统文化教育提供了新的手段与方式。网络文化在被人们广泛接受和追捧的同时,也为传统文化教育的开展提供了一系列新的途径。互联网文化传播平台和渠道为传统文化教育创设了不同于以往的文化环境。以往的传统文化教育方式及其实际效果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存在严重的“滞后”问题。面对新兴的网络文化,许多人开始怀疑传统文化在这个新的时代是否还具有存在的必要性。在开展传统文化教育时,如何在教育方式和渠道上做出恰当的调整以适应互联网时代的新特点,这是“互联网+”时代推动传统文化教育发展急需思考的问题。
  (二)“互联网+”与传统文化教育融合的必要性
  “互联网+”理念倡导互联网技术与实体经济和传统事物的结合,发挥最新的互联网技术优势,推动传统事物在互联网时代的新发展,两者的融合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首先,两者融合是传统文化适应互联网时代发展,谋求自身在教学方式和模式上变革的要求。互联网所带来的信息爆炸已将人类带入了知识信息主导的社会,它是人们开展沟通与活动的必备手段,若不去积极认识这种新兴事物,那么将很难及时有效地认识这个世界,也难以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互联网为人类带来的变革从根本上说是新一代技术革命和生产力变革的结果,因此,传统文化教育方式也相应地随之改变。可以说,传统文化教育在方式与模式上的变革是生产力发展和时代变革的根本要求,应当改变以往落后的教育方式,引入互联网时代最新的技术手段,促进传统文化教育教学与互联网时代发展保持步调高度一致。   其次,二者融合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对教育的价值,使之更好地服务于传统文化教育教学的要求。互联网并非看不见、摸不着的事物,而是充斥着我们日常生活的真实存在。互联网作为一种媒介手段,包容了各类信息资源,且已融入到任何其他领域之中,其中也包括互联网为教育活动提供的在线教学服务。传统文化教育要能够产生良好的效果,就必须充分利用一切有利于开展教育教学的因素,而互联网所具有的独特优势应当引起教育者的足够重视。这需要教育者主动将互联网技术引入到传统文化教育,使之更好地服务于教学工作,促进传统文化教育教学模式创新,使之与互联网技术发展要求保持一致。
  最后,二者融合是充分发挥传统文化在人才培养中的积极作用,以便在新时期培养出更多创新型人才。当前各国之间所展开的竞争,从根本上說是人才与教育的竞争,如何借助不同途径与手段,发挥一切积极因素开展教育教学工作,培养出本国所需要的创新型人才,已成为在国际竞争中取胜的关键。中国传统文化具有丰富的内涵和教育资源,传统文化包含了能够促进人才培养的众多有利因素,挖掘传统文化中的教育资源,使之助力当代的创新型人才培养是增加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必然要求。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要发挥传统文化对人才培养的积极作用,就必须对当前的传统文化教育模式进行创新,推动其与互联网的融合,改变自身与互联网时代不相适应的地方,运用互联网技术手段对传统文化中的精华及其对人才培养的有利因素进行挖掘,以培养出符合中国当代社会需求和互联网时代特征的创新型人才。
  二、“互联网+”背景下传统文化教育的路径及其创新策略
  (一)构建“互联网+传统文化教育”平台
  “互联网+”理念所依托的互联网技术为教育活动的开展提供了远远突破时空限制的环境,只要能够接入互联网,都能够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开展教育活动。“互联网+”所具有的这种特点使得传统文化教育不再只是依赖现实中的教材和课堂才能得以开展,传统文化教育活动对信息技术的应用正在变得越来越普遍和重要。在这样的背景下,“互联网+”时代为教育提供的新手段不断地吸引了传统文化教育者积极融入这个时代,通过构建“互联网+传统文化教育”的平台,实现二者的有效融合。
  一方面,在具体构建该平台的过程中,充分结合传统文化教育现有的内容,以及考虑学习者对该平台的实际需求,将互联网教育平台与既有的教育内容和当前紧迫的教育需求进行有机融合,确保“互联网+传统文化教育”平台既能够运用新技术,又能够兼顾以往的教学内容和实际需求,实现从当前传统文化教育向“互联网+”背景下的传统文化教育的顺利过渡;另一方面,对“互联网+”提供的技术优势及其价值进行充分挖掘,促进互联网在信息传播方面的巨大优势能够最大限度地运用于传统文化教育中,为学习者掌握传统文化知识以及培养相关能力提供足够的便利,使之能够更快、更好地开展学习活动。例如,学习者往往会因为其学习能力、个人性格和心理素质的差异,对传统文化的认知及其掌握程度存在着极大的差异。这就要求在构建此类平台的过程中,充分考虑到不同学习者的实际需求和特点,提供个性化的学习功能,制定出差异化的教学策略。
  与此同时,随着微博、微信、QQ等新媒体的兴起和快速普及,还可利用这些新媒体构建传统文化教育的自媒体平台,实现社交功能与教育功能的融合,通过新媒体的社交圈广泛传播传统文化,有意识地引导学习者通过新媒体开展互动学习,从而帮助他们潜移默化地掌握传统文化相关知识,形成基本的传统文化认知和素养。
  (二)加强“互联网+”背景下传统文化教育资源建设
  在“互联网+”背景下进行传统文化教育资源建设的过程中,所建设的课程资源可尽可能地与学习者兴趣与需求相符,唯有如此才能从根本上提高传统文化教育的效果。当前,成长在互联网时代的年轻一代能够接触到各种文化,他们对许多事物都已经司空见惯,在日常生活中常常会追求新颖和有趣,因此,以往传统文化教育的那套空洞、乏味的教学模式已经很难引起他们的兴趣。也正因为如此,在提供“互联网+传统文化教育”课程资源时,应当有意识地提升这些资源的趣味性和丰富性,尽可能地避免大量说教式、强制式的教育内容,而以往的教育方式太过呆板、固化,缺乏灵活性和个性化,因而在“互联网+”背景下自然难以获得良好的教学效果。
  在新的形势下,运用“互联网+”思维和技术进行传统文化资源挖掘、开发和建设,可注重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具体细化和分解,从中提取出符合当代互联网思维发展和现代人文化需求的部分,再对这些资源进行重新融合和重组,使之能够适应互联网时代的要求。在课程资源开发过程中,可以有针对性地选择一些具有典型性、趣味性以及能够吸引学习者注意力的传统文化内容,运用互联网技术对其进行加工、处理和拓展,使之在互联网背景下发挥新的作用,成为能够被教育者和学习者直接利用的在线学习课程资源。在对该类课程进行开发的过程中,应当注意有意识地引导学习者参与到学习之中,增强教学的互动性和参与性,为学习者真切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创造有利条件,以彰显传统文化本身所固有的社会价值与道德价值,促进传统文化的传播、继承与发展。
  (三)引进互联网技术手段革新传统文化教育方式与模式
  笔者认为,“互联网+”为传统文化教育开展带来的变革不只是体现在教育途径和手段变化上,更在于教育方式与模式的深刻改变上。“互联网+”背景下的传统文化教育不应当只是简单地引入互联网技术,而应当从根本上改变以往老师讲、学生听的“讲授式”教学方式,由老师主导的教学模式已经很难在以开放性、社交化为主要特征的互联网环境下再有生存空间,这种方式必然会因为“互联网+”思维的冲击而逐渐退居其次,以学习者自主学习的教育模式将会成为“互联网+”时代的主要教育模式,因而“互联网+”背景下的传统文化教育需要朝这个方向发展。
  一方面,应将“互联网+传统文化教育”所具有的渗透性特征重视起来,互联网技术所创设的传统文化教育环境与学习氛围具有无处不在的特性,这种环境和氛围既可以是专门搭建的在线学习平台,也可以是新媒体上自然形成的传统文化教育学习圈。前者更加接近传统课堂教学环境,而后者则更加接近人们的日常生活环境。因此,学习者在互联网技术营造的学习环境中,能够潜移默化地获得相关传统文化教育,这便是前文所述的教育渗透性,也是“互联网+”背景下所开展的传统文化教育的显著特征。   另一方面,应将“互联网+传统文化教育”的翻转特性重视起来。互联网与传统文化教育二者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简单地将传统文化教育搬到互联网环境之中,同时也需要借助于互联网提供的相关技术,改变以往传统文化教育课堂教育中以老师为主导的现状。互联网与传统文化教育二者的结合从根本上改变了以往“讲授式”的教育模式,重新确立起以学生为主体的教育模式,学生在教育过程中可以将资源共享给其他人,并积极参与到传统文化教学中,在传统文化学习中的主动性才得以被体现出来。互联网为传统文化教育的翻转提供了丰富的技术手段,使得师生能够在互联网环境下开展实体课堂所难以开展起来的教育活动,如教学互动、探究学习等,这都为提升传统文化教育的效果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三、结語
  本研究在“互联网+”背景下分析了当前传统文化教育存在的问题及其与“互联网”进行融合的必要性,我们认为在人们对传统文化认知和互联网极大冲击传统文化教育的背景下,“互联网+”与传统文化教育的结合,是传统文化教育积极与互联网技术及其环境相适应的根本出路,也是传统文化教育在教学方式与模式上实现自我变革,培养创新型人才的根本要求。为此,本研究提出从融合平台构建、多方合作、资源建设与教育方式和模式变革等四个方面提出开展“互联网”背景下传统文化教育的具体路径,以便为各类高校开展传统文化教育提供借鉴。
  参考文献:
  [1]高国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现代阐释与教育路径[J]. 思想理论教育,2014(5):59-63.
  [2]纪金贤,许秀妍.论在外语教学中加强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必要性[J].教育教学论坛,2013.1.
  [3]蒋海军.网络时代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路径探析[J].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15(15).
  [4]李琼.“牵手”互联网让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活”起来[J]. 中小学管理, 2017(11):28-29.
  [5]李童.“互联网+”时代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对大学生思想教育作用的分析[J]. 现代职业教育, 2016(6):97.
  [6]刘建华,斯琴格日乐.网络文化教育与传统文化教育的现实冲突与虚实结合[J].北京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7(6):20-22.
  [7]攀海源,张慧研.推进高校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路径研究[J].中国冶金教育,2016.4.
  作者简介:
  张畇(1977.02-),女,汉族,湖北武汉人,英语系副主任,副教授,硕士,主要从事英语写作教学与跨文化教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142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