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天河”

作者:未知

   上世纪60年代,河南林州人民经过10年艰苦奋斗,在太行山上修建了“人工天河”——红旗渠,并孕育出“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红旗渠精神。时任《河南日报》摄影记者魏德忠,从红旗渠工程开工起,对红旗渠建设者进行了10年的拍照记录,用镜头定格了许多难忘的瞬间。
   1960年2月,我们《河南日报》的记者,在林县(今林州)县委书记杨贵陪同下,采访太行山抗日根据地的山区建设。当我们行至林县和山西平顺县交界的大山脚下时,只听得山上凿石的铿锵声,时起时落,丁当悦耳。我举目一望,只见一个个腰系绳索,手挥钢钎的英姿闯入我的眼帘。我脑海里顿时显像出,这不就是当年的愚公,这不就是当年的鲁班,这不就是当年的大禹吗?一个个勤劳的巨人,一个个无畏的英雄,一种伟大的民族精神,深深震撼着我的心灵。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推动着我一口气爬到山腰。我站在悬崖上,往下俯瞰,车水马龙的运料大军如织如梭;往上仰视,一个个凌空开凿的英姿在舞动,如风如云。于是我不停地向下俯拍、向上仰拍。虽是北风凛冽的山上,我已汗流满面。他们这种不怕苦,不怕累,知难而上的精神,深深打动了我,我决定改变原来的采访计划,留在工地继续采访。
   红旗渠当时的正式名称是“引漳入林”工程,就是把山西浊漳河的水引入河南林县。林县位于太行山区,土薄石厚,水源奇缺,地面无水,地下无泉,十年九旱,水贵如油。但是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漳河水从上游平顺县经林县擦边而过,白白东流。把漳河水引到林县,是林县人民祖祖辈辈梦寐以求的愿望。经过晋豫两省同意后,时任县委书记的杨贵,深知群众的心愿,决定带领全县人民解放思想,以“重新安排林县河山”的雄心壮志,组织了十万劳动大军开进太行山。
   红旗渠以浊漳河为源,渠首位于山西省平顺县石城镇侯壁断下,总干渠长70.6公里,全部开凿在峰峦叠嶂的太行山腰,工程艰险。
   那确实是一个传奇的历史。1960年正是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当时人均每天只有半斤粮食,吃不饱肚子,他们就在山上采野菜充饑,“早晨汤,中午糠,晚上稀饭照月亮”就是当时的生活写照。在那物资条件极为贫乏,生活极其艰苦,设备极其落后的情况下,他们硬是靠自己的一双勤劳的手,一锤一钎,在大山上开山凿石,钻洞放炮。
   我采访除险英雄任羊成时,曾亲手从他棉袄上摘下几百个野枣刺,那是他滚打在山腰中,被扎进去的。我曾亲眼看见他肚皮上的老茧,用手摸摸硬邦邦,用指敲敲咚咚响。那是他在悬崖作业时用大绳捆着长时间磨的。并且还见他被石头砸掉了四颗门牙的样子,当时拍了照片。那是一次除险中,一块石头从山上滚了下来,正巧砸到他嘴上,牙被砸掉,鲜血直流,不能吹哨了,一个人悬挂在半山腰中,与山上失去了联系,十分危急。他心一横,忍着疼痛,把四颗牙吐了出来,吞下了满口鲜血,才打出口哨与上边取得联系,避开一次生命的危险。羊成的爱人曾向我们说:“老任每天上山除险都有回不来的打算。”是啊,“除险英雄任羊成,阎王店里报了名”,他早已把死置之度外了。
   还有一位劳模叫路银,是位老石匠,工地上的农民技术员,要我看他就是红旗渠上的总工程师。原来红旗渠上唯一一个中专毕业的技术员吴祖太,对红旗渠前期的工程设计,作出了巨大贡献,但是红旗渠1960年2月份开工,3月份他就因山洞塌方而牺牲了。以后红旗渠渠线的具体施工就由路银负责了。红旗渠总干渠从渠首到林县境内全长140华里,基本上都是他用麻绳、皮尺一点点测量的,最后落差成功达标。据专家说,这个落差就是现在用先进的设备也是很难达到的。
   还有英雄炮手常根虎,红旗渠总干渠可以说是用炮崩出来的,他每次放炮,要在几分钟时间内点燃几百眼炮。山沟里坑坑洼洼,稍有不慎,行动若稍有缓慢就会有生命危险。他设计的拐弯洞,每次装药1000多公斤,一炮点响,山崩地裂,崩下石头1万多方,被人们誉为“爬山虎”“神炮手”。
   像这样的人和事,数不胜数。“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这是当年红旗渠工地流传最广的一句话,也是他们的力量源泉。
   1965年4月5日,红旗渠总干渠通水;1966年4月,三条干渠同时竣工;1969年7月完成干、支、斗渠配套建设。至此,以红旗渠为主体的灌溉体系基本形成。灌区有效灌溉面积达到54万亩。
   红旗渠修筑在太行山的悬崖绝壁上,穿越在崇山峻岭之间。从高空俯视。如一条黄色飘带,缠绕在山腰,曲转、壮观,被世人誉为“人工天河”、中国的“水长城”。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502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