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主位推进视角下谷歌与有道翻译的语篇连贯性对比

作者:未知

  【摘 要】近年来机器翻译日渐普遍,很多译者在翻译工作上借助机器翻译来实现更为高效的翻译。较为常见的机器翻译包括网页类翻译以及词典类翻译等,但众多辅助类机器翻译软件在语篇连贯性上几乎都存在问题。本文以吉林大学电子校务平台内的通知为研究语料,从主位推进的视角对谷歌翻译与有道词典所给出的汉译英译文中的语篇连贯性进行对比,以期为译者能够更加高效的使用软件完成翻译提供一定的参考。
  【关键词】主位推进;语篇连贯性;谷歌翻译;有道翻译
  一、引言
  仅就某一语篇中某个小句而言,其主位的选择本身并无特别的意义。但是,主位在整个语篇中的选择和排序—特别是独立小句中的主位的确立—在语篇组织上和语段的走向上是起着很大作用的。这里所说的主位的选择和排序指的便是主位推进模式,由此可见主位的选择以及适当的主位推进模式对于语篇的连贯性以及语篇发展的重要性。翻译看似是一种译者对于字、词、句的相对转换,但实际上却并不仅仅局限于这些层面,一篇优秀的译文应该是在用词准确,句式正确且表意清晰的基础之上充分的考虑到语篇的连贯与衔接。主位推进作为一种语篇连贯与衔接的重要手段,在翻译研究中被广泛的应用。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译者选择借助软件来实现较为高效的翻译,但对于各大翻译软件而言,恰当的处理语篇的衔接与连贯还是个较难实现的目标。
  目前网络上各种不同的翻译软件不下几百种,更为大众所熟知且接受的包括谷歌翻译、百度翻译、必应翻译、通用翻译、有道翻译、灵格斯等等。该类在线翻译工具被广泛应用于翻译服务领域,甚至语言教育领域,从而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合理的利用软件来辅助人工翻译可以大幅提高翻译效率,在众多翻译软件中,选取什么样的软件来做辅助也是译者需要仔细斟酌的问题。在这些翻译软件中,谷歌翻译一直以来深受人们喜爱,大众口碑较好;而有道翻译相较其他翻译软件上市时间稍晚,但在近年也因为其较为高效准确的译文渐渐受到人们关注。当下的各类翻译软件在翻译中对于字词句的翻译精确度日益提高,而从语篇连贯的角度来看,却仍有相当大的提升空间。因此,本文基于吉林大学校内通知网站中的公示信息为研究文本,在主位推进视角下对有道翻译以及谷歌翻译中译英的语篇连贯性进行对比分析。
  二、文献综述
  近年来机器翻译备受关注,针对机器翻译的译文质量评估以及不同类翻译软件的对比分析也不在少数,由于翻译类软件大量出现的时间集中于20世纪初,学术界对其的研究也多数集中于2011年以后。邹海晶基于电梯行业用语,从词汇、短语以及句子三个层面对灵格斯词霸与有道词典进行对比。肖容、李天行对如CNKI翻译助手、谷歌翻译、必应Bing翻译、有道翻译等常用的免费在线翻译进行了对比研究,从单词翻译与整句翻译的层面进行研究。何赟对金山词霸、有道词典、必应词典以及灵格斯词霸四种在线翻译词典进行了比较,但只是对这四种在线翻译进行了简单介绍,对软件本身进行对比,而非翻译质量对比。
  而在主位推进视角下对语篇连贯性进行分析的研究多数对已有的英汉译本进行对比。刘富丽使用英译汉的例子探讨了英汉翻译中源语和译语间主位推进模式的转换规律,进一步探究了如何适当的转变主位推进模式来实现翻译过程中语篇的连贯。南洋通过分析翻译实践对主位推进模式与英汉语篇翻译进行了研究。李健、杭宏选取《英译中国现代散文选》中的十五篇散文及其译文,对其中的主位推进模式进行数据性的分析,并基于研究结果进一步分析导致英译汉过程中主位推进模式发生改变的原因。彭发胜从主位推进模式分析语篇的信息流,使用英译汉的例子探讨了主语驱动原则下汉英散文翻译策略的主要方面。李庆明、刘琦以《时间简史》第十二章翻译为例,通过简单的数据分析以及实例解释的方式基于段落层面与句群层面对主位推进理论在科普英汉语篇翻译中的应用进行了研究,结论表明主位推进理论对于科普语篇的翻译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李成娥、王建辉在主位推进视角下对机器翻译译文的语篇连贯性进行了研究,认为机器译文的语篇连贯性还需提高。从以往的研究来看,可见多数研究或研究语篇连贯性本身,或对机器翻译进行词句层面的分析,很少有专门针对机器翻译的语篇连贯性进行分析的文章,在对不同翻译软件进行对比时也都着眼于词汇句式等层面。
  三、谷歌翻译与有道词典
  “谷歌的强大搜索功能众所周知:谷歌数据库存有三十多亿个Web文件,服务器有3万台;谷歌检索网页数量达三十三亿。2005年,谷歌推出在线翻译服务,创建了基于统计的机器翻译系统。2009年,谷歌又推出谷歌 Translator Toolkit。”(于冰,2012:102)而有道词典自2007年首次公开发布以来,也逐渐的完善在翻译方面的功能。
  (一)谷歌翻译
  谷歌翻译是谷歌公司提供一项免费的翻译服务,可提供80种语言之间的即时翻译,支持任意两种语言之间的字词、句子和网页翻译。在当下众多翻译平台中,谷歌所能翻译的语种较多,无论哪种语言的信息,都可以借助谷歌翻译实现人人可读可看。值得注意的是谷歌翻译中的改进功能,在翻译过程中译者可以点击译文对其进行修改,所提供的翻译可用于改善翻译质量,并可能以匿名方式供其他用户参考。
  谷歌翻译生成译文时,会在数百万篇文档中查找各种模式,以便决定最佳翻译。谷歌翻译通过在经过人工翻译的文档中检测各种模式,进行合理的猜测,然后得出适当的翻译。这种在大量文本中查找各种范例的过程称为“统计机器翻译”。由于译文是由机器生成的,因此并不是所有的译文都是完美的。
  (二)有道翻译
  有道翻译是一款词典软件--有道词典下的附属功能,网易有道词典于2007年9月首次公开发布,是全球首款基于搜索引擎技术的全能免费语言翻译软件,集成中、英、日、韩、法多语种专业词典,切换语言环境,即可快速翻译所需内容,网页版有道翻译还支持中、英、日、韩、法、西、俄七種语言互译。有道词典收录了《柯林斯高级英汉双解词典》、《21世纪大英汉词典》、《新汉英大辞典》、《现代汉语大词典》等多部专业权威词典。在连接网络的情况下,有道词典能够实现高效的句子及网页翻译。   有道词典是国内首个基于搜索引擎技术的互联网词典。凭借强大的搜索引擎后台,有道率先开发了“网页萃取”(Page Extraction)技术,从数十亿的海量网页数据中筛选出2千多万翻译语料,通过挖掘处理这些翻译语料(平行语料库),向用户推送最精准的翻译结果。因此有道词典在对文本进行翻译时,会选取网络上实时更新的词汇来构成译文。
  四、主位推进模式
  杨斐翡(2004)指出:主位和述位是布拉格学派从信息传递功能的角度提出的句法功能观的两大要素,在一般情况下,主位作为信息传递的起始点常被看成是已知信息的载体,而述位则是信息的主体部分,是新信息的落脚点。这样一来,语篇可以基于已知信息不断的导入新的信息,进而实现连贯的语篇发展,那么发展过程中主位与述位的相互推进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捷克语言学家Danes于1974年首次提出主位推进的概念,他指出“主位推进是指语句主位的选择和排列,它们的相互关系和领属层次,以及它们与上一级语篇单位(如段落、章节等)的超主位、整个语篇和情景的关系”在对大量语篇进行分析的基础上,Danes总结了三中典型的主位推进模式:线性推进型、持续推进型以及引申推进型。
  a)线性推进型
  线性推进型指的是前一句的述位(R)成为后面一句的主位(T),图示如下:
  T1—R1
  T2(=R1)—R2
  T3(=R2)—R3
  此类衔接类型中相邻小句的词语被重复使用。
  如:小女孩(T1)非常喜欢这只小猫(R1),小猫(T2)浑身雪白(R2),这白色(T3)从远处看就像是一团雪绒花(R3)。
  b)持续推进型
  第一句主位(T)分别成为之后的各小句中重复的主位,图示如下:
  T1—R1
  T2(=T1)—R2
  T3(=T1)—R3
  这种衔接类型各小句的主位都是同一个,而述位均是新信息。
  如:成功的秘诀(T1),是聪明的头脑(R1),(成功的秘诀(T2))是不屈不挠的精神(R2),(成功的秘诀(T3))是坚持不懈的毅力(R3)。
  在这句话中,虽然后面的小句看似没有主位,实则每个小句的主位都是被省略掉的“成功的秘诀”。
  c)引申推进型
  在对第一句的主位(T)、述位(R)作了叙述后,以后各句均从第一句的述位(R)的某部分派生出来,图示如下:
  T1—R1
  T2(≈R1)—R2
  T3(≈R1/T2)—R3
  这种衔接类型是一种层次型的推进模式,有利于对某个事物进行列举、分述,多用于演绎语篇中,使语篇条理清晰。
  如:他(T1)既成熟又幽默(R1)。他的成熟(T2)让人敬佩(R2)。他的幽默(T3)让人快乐(R3)。
  五、谷歌翻译与有道词典语篇连贯对比
  英汉语言的主位推进既有诸多相似模式,同时也存在明显的不同。在借助翻译软件对文本进行翻译时,充分考虑到主位推进模式的适当应用对于实现高效高质量的翻译有着重要的意义。作者在原文中采用的主位推进模式,本身就是原文的一个组成成分,应成为译者构建译文的重要参照。同时,主位推进模式与语篇内部的连贯也联系密切,译文如果破坏了原文的主位推进模式,就会使原文固有的信息分布被打乱,往往也就使文本在语义上不再连贯。因此在翻译中对原文语篇的主位模式的保留是为了能够对原文充分的还原。一方面是可以保持原语篇中的信息结构;另一方面也可以确保原文自身所有的连贯与衔接不被破坏。英语和汉语的语篇中有着许多类似的主位推进模式,如在公示类文本中,为了保证结构以及信息的完整传达,在翻译过程中,往往可以保留其主位推进模式,这样可以最好的还原源语语篇的整体语篇效果。各大翻译软件依据其强大的搜索引擎,基本可以保证翻译中选词上的准确性,但是由于软件对于句群以及文本信息的一些错误判断,致使在翻译过程中很多语篇无法得到恰当的还原,本文选取三段持续性推进的汉语语料,分别使用谷歌翻译与有道词典对其进行翻译,并对两个软件所得出的译文进行对比。
  例1:同时希望各位委员(T1)在今后的工作中协同配合(R1),各取所长(R2),形成良好的协同配合机制(R3),努力做好各方面工作(R4),以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感和紧迫感,不畏艰难,敢于挑战,创新工作,为计算机学科建设和发展保驾护航(R5)。
  谷歌:T1—R1—R2—R3—R4—R5
  有道:T1—R1—R2—R3—R4—R5
  在例1中,汉语文本所采用的是持续推进型的主位推进模式,第一个小句中的主位“委員”分别是之后各小句的重复主位,但在后面小句中均被省略。谷歌以及有道所给出的翻译均是保留了原文的主位模式,但是从句子的结构以及语义的连贯性来看,谷歌所给出的译文更通顺一些。有道翻译虽是在整个语篇上面成功的保留了原文的主位模式,但是并没有完整的译出第一个小句中的主位,导致整段译文出现较为严重的语法错误--缺少主语。由此可见,在处理语篇信息中,谷歌表现得更为严谨,结构也更加清晰一些。
  例2:获得外国语言文学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权点(T1),是吉大外语人在学校新时期发展战略指引下,“求实创新、励志图强”、扎实推进内涵建设的新成果(R1),是吉大外语人一直为之努力和奋斗的目标(R2)。
  谷歌:T1—R1—R2—R3
  有道:T1—R1—R3—T4—R4
  例2汉语文本中的主位模式同样是持续推进型,第一句中的“获得外国语言文学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权点”分别是后面各小句的重复主位。谷歌翻译依旧保留了原文的主位模式,但在译文的结尾处出现了信息脱离前文的现象,导致译文中出现了多余的第三个述位。而有道翻译的版本又一次出现缺少主语的问题,导致整段本文没有清晰的语言结构,前后缺少连贯性,译文的内容较难理解。值得一提的是在处理“吉大人”这样的陌生信息上,谷歌并未受其影响,相反,有道词典似乎受到这样不可处理信息的影响,导致全文的翻译过程较为困难,难以确定文本结构。   例3:此次中美青年对话活动(T1),不仅拓宽了我校研究生的学术视角(R1),深化了研究生的国际交流(R2),提升了研究生学术交流的能力与水平(R3);更是推进了两校之间的更深入和更广泛的合作与交流(R4),为双方研究生之间的密切交流提供了平台(R5),对于双方院校而言都意义重大(R6)。
  谷歌:T1—R1—R2—R3—R4—T5—R5—R6
  有道:T1—R1—R2—R3—T4—R4—R5—T6—R6
  例3中“中美青年对话活动”为第一小句的主位,同时也是后面小句中的重复主位。在翻译这段文字时,谷歌以及有道词典均是在前半部分成功的保留了原文的主位推进模式,而在后半部分做出了细微调整。相对而言,有道所给出的译文相比于谷歌翻译更加连贯一些,在对原文主位模式进行保留的基础之上,有道词典在处理文段时还适当添加了连词,使译文更加连贯通顺。由此可见,保留原文的主位模式虽然重要,但是在翻译过程中,同样要考虑到中英文之间的差异,进而适当的对原文的主位模式进行调整,从而实现连贯通顺的翻译。
  六、结语
  通过对主位推进模式的了解以及对谷歌翻译以及有道词典译文的对比,首先不难看出主位推进在语篇发展中的重要作用,主位推进模式反应出文章的信息结构以及作者的写作意图,所以在翻译时,尽量的还原原文主位推进模式可以完整的表达原文的内容。但是在翻译中,考虑到中英差异也是非常必要的,为了使译文更加适合受众群体,在正确表达原文意图基础之上可适当对主位模式进行转换。本文在主位推进模式视角下对两款翻译软件的语篇连贯进行了对比分析,通过对谷歌翻译以及有道翻译译文的对比可以看出多数情况下,谷歌可以保证译文的连贯通顺,虽然在某些文段中,有道通过借助连词更加连贯的表达了文意,但是在很多情况下,有道词典却连最基本的语义通顺都没有做到。本文所选取的语料主要以持续性推进文本为主,具有较大的片面性,并且在论证实例过程中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但是仍然不可否认各大翻译软件在语篇连贯这一方面还有诸多需要完善的内容。
  【參考文献】
  [1]何赟. 四种在线翻译词典的比较与应用[J]. 中国科技翻译, 2017, 30(3):18-21.
  [2]李健, 杭宏. 汉英语篇翻译中主位推进模式的转换[J]. 外国语言文学, 2015, 32(1):32-40.
  [3]杨斐翡. 主位推进与语篇连贯[J]. 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 2004, 12(4):7-10.
  [4]于冰. 基于谷歌搜索、翻译功能的机辅人译的翻译流程设计[J]. 新课程(上), 2012(7).
论文来源:《智富时代》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738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