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组合理论的发展历程及风险防范机制

作者:未知

  【摘 要】证券市场通过证券信用的方式融通资金,通过证券的买卖活动引导资金流动,促进资源配置的优化,推动经济增长,提高经济效率。因此,证券市场在整个金融市场体系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是现代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以证券市场为例开展现代投资组合相关方面的研究。投资组合问题主要研究如何将有限的资金合理地分配到不同的金融资产中,以实现收益最大化与风险最小化之间的均衡。然而,证券市场往往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因此使用各种证券组合理论来优化投资组合以满足投资者预期期望则显得尤为必要。本文简介了证券投资组合的四种主要理论,以此为理论基础分析了证券投资组合面临的风险,并结合我国实际情况提出了几点风险防范建议。
  【关键词】证券;投资组合;风险防范
  一、引言
  投资组合问题本质上是以收益和风险等为目标函数的多目标优化问题。由于证券市场本身的不确定性以及影响市场变化的各种因素的不确定性,投资者很难对期望收益、风险,以及流动性等给出一个精确值。我国的证券市场相对于国际市场来说,起步时间比较晚,发展速度又过快,因此一些细节性的问题就难免会忽略,例如,股票市场的投资风险会引发一系列的经济问题,甚至是金融危机,从而给社会、机构和个人带来严重的经济损失,所以,证券市场的证券投资组合的内部管理、外部投资环境与风险管理问题就在发展中逐渐突出。
  当前国际环境动荡,尤其是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的证券市场产生了一定了影响,截至2019年5月31日,上证指数已回落至2898.7点,此时,如何更好地管理证券投资组合以及建立有效的风险防范机制就显得尤为重要。
  二、现代投资组合理论基础
  2.1均值—方差投资组合模型
  1952年,马科维茨基于数量经济方法首次初步揭开了投资组合理论的这一世界性难题之谜。在他看来,投资者的效用应是关于证券投资组合的期望回报率和方差的函数。一般地说,一个投资者或者在一定风险承受范围内追求尽可能高的回报率,或者在保证一定回报率下追求最小风险。据此,马科维茨在提出一定假设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复杂的数学模型——两目标二次规划模型。由于该模型中的投资组合的风险(σ2(p))是用协方差(Cov(i,j))表示的,因此,人们称其为“均值—方差”模型,把马科维茨的这一理论称为“均值—方差”投资组合理论。
  2.2单指数模型
  夏普在1963年提出了一个回归线性模型,即单指数模型。夏普的单指数模型的核心思想是当市场股价指数攀升时,股价会随之呈正向变动。相反,当市场的股价指数跌落时,则股票价格下挫。因此,根据该模型的假设,任意股票的收益都能够被分解成宏观市场因素收益、微观不可预测因素以及个别股份剩余收益。它是通过证券收益率和股价指数收益率相互作用而得出的,大大减少了计算量,其操作性只需估算出股票收益与股市指数的相关程度,对于不同种类股票收益率之间存在着何种相关程度不需要过多考虑。
  2.3资本资产定价模型
  斯坦福大学教授夏普设想以牺牲评价精度来简化有效投资组合的运算,提出了通过分析股票收益与股市指数收益之间存在的函数关系来确定有效的投资组合。夏普以均衡市场假定下的资本市场线为基准,也就是用投资组合的总风险去除投资组合的风险溢价,来反映该投资组合每单位总风险所带来的收益,从而导出了著名的“资本资产定价”投资组合模型(CAPM)。CAPM模型涉及的参数少,这大大地减少了需要统计的数据,避免了繁杂的数学运算,因而具有较大实际应用价值。
  2.4套利定价理论(APT)
  1976年,罗斯在马科维茨、夏普和詹森等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了可用另一种评价指标——套利定价指标来评价投资组合的绩效,它是CAPM理论的拓展,由APT给出的定价模型与CAPM一样,都是均衡状态下的模型,不同的是APT的基础是因素模型。套利定价理论以收益率形成过程的多因子模型为基础,认为证券收益率与一组因子线性相关,这组因子代表证券收益率的一些基本因素。他认为证券投资的回报率应与这些基本因素有关,投资者可以构造一个零风险组合,使其投资净资产为零,如果此时有收益率出现,则说明套利成功。这种无风险套利活动,必将使同一风险因素的风险报酬趋于相等,形成—个统一的市场价格。基于这个分析思路,罗斯构建了具有广泛应用价值的套利定价投资组合理论模型。
  三、证券投资组合的风险
  3.1宏观环境风险
  证券投资基金中的宏观环境风险主要是由于市场中的经济流动性以及投资基金的流动性而造成的,也可以说其直接来源就是市场风险,这些经济影响也大都来自于投资国家的经济政策变化。
  3.2微观运作风险
  在证券投资进行的过程中,投资人的数量以及投资资金都需要进行系统的管理,但是若数量普遍偏大,那么在管理上也会增加相应的难度,因此微观运作风险是另一个比较突出的投资基金风险。
  3.3管理人风险
  证券投资的过程中,对于基金风险的管理非常重要,那么管理人的选择就成为了另一个重点的风险项目。我国的证券投资市场发展时间不是很长,在管理人的培养上,还不是十分成熟,管理人员的流动性也非常大,一些管理人仅具备就业经验,而不具备专业的技术训练,因此专业性不强,这也加大了投资风险。
  四、风险防范机制
  4.1完善投资组合
  若想有效地控制证券投资基金的风险率,那么对于投资组合以及投资工具的选择是非常必要的,二者的选择可以保证收益的稳定性,因此投资组合必须做出合理的选择并逐渐完善,根据具体的需求调控资产比例。选择投资组合时,要根据投资者的需求来进行,要从投资者的角度考虑好投资风险以及收益回报,这就要求基金管理人员具备足够的专业性,并不断对投资组合进行完善,使投资者获得稳定的收益并保证投资安全性提高。
  4.2加强法制管理
  完善的相关法律法规可以对证券投资行为进行直接约束,是最直接的降低风险率的保障。第一,结合我国的具体国情和管理经验,制定一套较为完整的法律管理体系。第二,建立考核體系,对基金的信息进行实时监督,将基金的回报率以及风险率作为考核的主要标准,增加风险评估的准确率。第三,要结合投资基金的内部管理方式,完善管理制度。第四,证监会要严格执行其监管职责,严格把控投资基金运作,降低投资基金的风险,保证基金运作的高效进行。
  【参考文献】
  [1]孙靖,熊岩,张恒,刘志平.多期证券投资组合问题的区间多目标规划求解方法[J].控制与决策,2018(9):1-2.
  [2]彭子衿,徐维军.基于股价预测的泛证券投资组合策略[J].中国管理科学,2018(9):1.
  [3]李兴平,稂世圣.投资组合理论在企业新设合并中的运用[J].国际商务财会,2018(7):58-59.
  [4]蔡书一.证券投资基金风险分析与对策研究[J].中国国际财经,2017(17):232-233.
  [5]李君昌,樊重俊,杨云鹏,袁光辉.基于蒙特卡洛小波去噪的股票投资组合风险优化研究[J].计算机应用研究,2018(10):2947.
  [6]陈业华,李兴源,白静,黄璐.基于投资者心理的证券投资组合熵决策及应用研究[J].数学的实践与认识,2018(4):49.
  [7]张白鹭,张华节.单位最大个体风险收益投资组合模型——以“一带一路”板块股票为例[J].财经科学,2018(10) :109-11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855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