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仡佬语方言归属研究综述

作者:未知

  摘要:仡佬语分化时间早,内部方言差异大,方言间几乎不能通话,加上仡佬族居住分散,一些语言点的方言归属至今还存在分歧,方言及方言土语划分依然是学术界较为关注的问题。文章回顾了近四十年仡佬语方言归属研究的现状。
  关键词:仡佬语;方言划分;综述
  仡佬语是仡佬族所操的语言,主要分布在贵州省安顺市、毕节市、六盘水市、遵义市以及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等,少数分布在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广西壮族自治区隆林各族自治县以及越南北部河江省。仡佬语地理分布广,语言点众多,内部差异大,各方言点的语音变化较复杂,词汇差异也较大,多数方言点之间通话困难。专家、学者在仡佬语方言及土语的划分方面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研究成果和经验,但也存在着一些不足。专家、学者在仡佬语方言及土语划分方面多有分歧。
  贺嘉善的《仡佬语简志》(1983)根据仡佬语语音、词汇的差别,同时参考语法异同的情况,以共时比较为划分方法,把仡佬语分成四大方言:稿方言、阿欧方言、哈给方言和多罗方言。她选取了四个方言的语言代表点,通过对代表点语音、词汇及语法的比较分析,归纳出方言间的异同及相互间的对应关系,并对仡佬语多个语言点进行方言归类。事实上,她对各方言点的归类主要是以自称为依据。她对仡佬语方言划分及语言点归类的这种体系为后来国内外学者进一步研究仡佬语方言及土语提供了重要的依据。具体方言划分及语言点归类如下:
  张济民的《仡佬语研究》(1993)以共时比较为划分方法,以地理方位为命名理据,根据仡佬语语音、词汇、语法异同的情况,结合各地仡佬族的自称、生活、习俗等多方面特点,把仡佬语分成四大方言:黔中方言、黔中北方言、黔西方言和黔西南方言。在方言的划分方面,张济民与贺嘉善的划分基本一致,只是在某些语言点的归属问题上有不同的观点。此外,张济民还对各大方言进行了更细致的划分,進一步划分出了方言下的若干土语。具体方言划分及语言点归类如下:
  Weera Ostapirat(2000)以历史比较法为划分方法,以地理方位为划分理据,以原始仡佬语在现今仡佬语的语音演变特点为划分依据,具体以原始仡佬语浊音声类和卷舌声类在现今仡佬语方言点的映射为划分标准,把仡佬语分成三大方言:北部方言、中部方言和西南方言。他认为西南方言比较好地保留了原始仡佬语浊音声类的特征,北部方言对原始仡佬语的卷舌声类有着独特的反映。具体方言划分及语言点归类如下:
  Yu–May Shen(沈悠玫)在她的硕士学位论文《三冲仡佬语语音研究》(Phonology of Sanchong Gelao,2003)中以Weera Ostapirat(2000)对仡佬语的划分体系为基础,运用历史比较法,以原始仡佬语在现在仡佬语方言土语中的表现为依据,通过比较分析三冲与湾子、老寨、桥上仡佬语的异同后,认为三冲仡佬语确实存在一些浊塞音和塞擦音,但是声母大部分为清辅音,它在浊音方面的特征没有老寨仡佬语的明显,认为把三冲以及属于哈给(青仡佬)方言如晴隆仡佬语等划入湾子所属的中部方言更加合适。她基本上是对Weera Ostapirat的划分体系做了一些调整。具体语言点归类如下:
  韦名应的《仡佬语方言土语划分》(2008)运用历史比较法考察了各地仡佬语的自称词所代表的高度核心词汇在各方言点语音上的创新及对应,以原始仡佬语*qr-(*Gr-)声类在现今各方言点的表现为划分标准,同时对于一些语言点的归属问题上也参考了他称、词汇同源关系及构词方式、特征词、特殊语法现象等因素。他的划分基本上维护了贺嘉善、张济民的划分体系,并遵循了贺嘉善以自称为理据的命名方式,但对麦巷、桥上、红丰、尖山、打铁寨、洞口、板栗湾、猴子田、坡冒、湾桃、麻栗坡红仡佬、越南红仡佬、越南青仡佬、越南白仡佬等语点的归属作了调整或者补充,在此基础上,还进一步划分了次方言和土语。其方言土语划分及语言点归类如下①:
  阳柳艳的《仡佬语方言比较研究》(2016)重新梳理了仡佬语方言土语之间的关系,提出了水城一带(洞口、打铁寨)仡佬语方言土语归属意见,并将贵州木佬语、羿语②归入仡佬语阿欧方言。仡佬语方言土语之间的关系如下:
  此外,对于仡佬语各方言点的归属问题研究方面,周国炎(2004)根据前人对仡佬语划分的研究成果,对仡佬语四大方言的特点进行了概述,并对一些语言点如贵州水城打铁寨、遵义尖山等地仡佬语的方言归属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认为水城打铁寨一带的仡佬语应当归入稿方言;遵义尖山仡佬语应当归入阿欧方言,并将阿欧方言分为三个土语,即红丰土语、比工土语、尖山土语。李锦芳等对越南红仡佬,云南麻栗坡峰岩,贵州水城打铁寨、六枝猴子田、遵义尖山等多个语言点的方言归属进行了专题论证。
  注释:
  ①韦名应:《仡佬语方言土语划分》,中央民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年,第45页。
  ②通过分析其历史背景、地理分布、词汇、自称、他称等各种因素,羿语与仡央语支中的仡佬语关系最为密切,且与以红丰仡佬语所代表的阿欧方言最为接近,建议可以考虑将其归入仡佬语阿欧方言中。羿语材料比较有限,如果今后能得到更多材料,我们再将对目前的看法进 行补充、修正。
  参考文献:
  [1]Ostapirat Weera: PROTO-KRA, Linguistic of the Tibeto-Burman Area, Volume23.1/ Spring 2000.
  [2]Shen Yu-May: Phonology of Sanchong GeLao, Ph.D. dissertation,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rlington, 2003.
  [3]韩林林:《中越边境红仡佬语概况及其系属研究》,中央民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0年。
  [4]贺嘉善:《仡佬语简志》,北京:民族出版社,1983年。
  [5]李锦芳,韩林林,韦名应:中越边境红仡佬语的系属地位,《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3期。
  [6]韦名应:《仡佬语方言土语划分》,中央民族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8年。
  [7]阳柳艳:《仡佬语方言比较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6年。
  [8]张济民:《仡佬语研究》,贵阳:贵州民族出版社,1993年。
  [9]周国炎:《仡佬族母语生态研究》,北京:民族出版社,2004年。
  作者简介:
  阳柳艳(1989年一),女,苗族,博士,广西财经学院讲师,研究方向:少数民族语言文学。
  基金项目:
  本文系广西财经学院博士启动基金项目、广西财经学院文化传播学院学科建设课题(编号:18wxk003)阶段性成果。
论文来源:《文存阅刊》 2019年1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981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