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北大荒知青的东北记忆

作者:未知

  摘要: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之下,张抗抗在1969年作为知青来到了北大荒鹤立河农场。从最初对于北大荒的好奇与向往,到真实感受到东北的寒冬与寂寥,北大荒在她的心中明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在逃离与回归、厌恶与怀念的复杂情感下,东北在张抗抗的生命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关键词:北大荒;知青文学;张抗抗
  一个祖籍广东新会、又出生于杭州的“南方姑娘”,因为1969年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在19岁的青春年华里来到了“北大荒”,度过了她人生中重要的八年时光。张抗抗的知青小说,很大程度上受到时代的影响,同时还蕴藏着知青们思乡、犹豫、忏悔、痛苦、向往进步以及理想破灭的无措感等丰富且复杂的情感。东北这片土地,对张抗抗而言像是“第二故乡”,是这一生中都无法磨灭的记忆。
  一、北大荒白山黑水的自然生态
  “北大荒”从地域空间上主要是指黑龙江嫩江流域、黑龙江谷地与三江平原地区[1],5.53万平方公里的区域不仅是一个地理空间,而且在中国的当代文学史上形成了具有地域特色的文学空间。北大荒之所以是独特的,首先取决于它的地理位置。处于中国北部的北大荒地区有着广袤的黑土地,白山黑水、寂寂原野是它最显著的特征。在无边无际的旷野里,黑夜与黑土地似乎都是没有穷尽的。来到这里的知青,并不是第一批开垦这蛮荒之地的拓荒者,三百万亩的黑土地已经开始被水库、林带、房屋、庄稼一点点的分割、填充。北大荒的荒凉与拥挤、开拓与懒惰、自然与贪婪、野蛮与文明,这多样的、矛盾的、复杂的因素相互碰撞,形成了独特了东北文化。
  除了山林、荒原、黑土地,还有那漫长而又严寒的冬季。对于来自南方的张抗抗而言,对于东北的记忆,怎么也绕不开北大荒寒冷的冬天。极端的冬季温度甚至要达到零下46摄氏度,正因冬天的痛苦,才愈发地激起人们对于春天的渴望,对于一切象征着生命的植物的偏爱。野百合花、雏菊、金针菜……即便是被当地人称作是“大烟花”的罂粟,也颇受张抗抗的青睐,她以此为名创作了两篇小说——《白罂粟》与《红罂粟》。漫长的冬季和难得的春天,让张抗抗对于生命与希望充满着期待与向往的;但与此同时,也因严寒和挫折不断的人生而感到失落与绝望。
  二、北大荒知青形象的转变
  在张抗抗的知青小说中,知青的形象出现了一个转变的过程。早期创作中的知青常常是一些有着极“左”思想的青年形象:满腔热血的青年人被下放到北大荒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是拥有着极高的思想和政治觉悟的社会主义新人。例如在张抗抗的《分界线》中,来自上海的知青耿常炯就是一个“纯粹”誓死为了建设农场,改变北大荒的伏蛟河农场的落后现状而“扎根”北大荒的接班人形象,“他决不会手软,决不会留情!”同样是极“左”青年,张抗抗在1986年塑造的郭春莓,在《隐形伴侣》中的农场先进典型的形象却并不是毫无争议的。她表面看起来是一个人能干五六个人活的“猪号排长”,能够将毛泽东语录背上上百条,是膝盖患有严重关节炎到不能走路都仍然要回到北大荒的“铁姑娘”。而在这个强势的、优秀典型背后,其初衷却是出于改动了自己档案的恐惧,来到北大荒也是因为想要到一个谁也不认识她的农场里来。她在政治上积极地成为余主任的“工具”,是希望得到他的帮助、不让余主任泄露自己的秘密。在肖潇和读者的心里,以往这个高大人物的形象已经被解构。
  三、逃离与归来的北大荒情感
  对于北大荒,知青们最初是好奇的,一腔热情与对未知的好奇,让知青们在初期并不知道自己所经历的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在“文革”的特殊时期里,张抗抗所处的鹤立河农场以前曾是一个劳改农场,与普通的农场不一样,这曾经是关押劳改犯的地方。《白罂粟》中的“我”、“狮子头”对“二劳改”老司头子是鄙夷的,甚至认为这样的人做什么都没有办法赎罪,在“二劳改”的面前,知青似乎拥有了一种可以瞧不起别人的优越感,正如自己会被其他人鄙视一样。而与此同时,這种身份的类比又让知青们感到一种关押感和罪犯感,似乎自己也正是因为“有罪”而被“关”在这里,而并不是因为什么伟大理想的实现而奉献自己。
  当知青在北大荒真正经历了苦难,他们终于意识到北大荒不是能够让他们“大有所作”的理想乐园,而是接受“再教育”的真实的人间炼狱。意识到这一点,知青们千方百计地想要逃离北大荒。《隐形伴侣》开篇的陈旭与肖潇意气用事地用“私奔”的方式回到了杭州,但却因无处可逃而不得不又回到了北大荒。但归来并不意味着他们自愿扎根于此,几次离去和归来,并没有打消肖潇逃离的念头。当肖潇听到有机会借调到北京时,也顾不上自己对于真实的坚守,用谎言来欺瞒大家。而当真正离开之后,知青们与北大荒的关联又是无法切割的羁绊。回到城市的知青并没有因此而感受到一种归属感,城市的运行规则和物质的洗礼仍让知青们感到自己格格不入,对东北仍旧怀有深深的情感。
  “文革”的确给知青带来了不可磨灭的伤害,用张抗抗对于自身、对于知青群体,都有着真诚地忏悔与反思。作为北大荒的知青,这片不熟悉的地域给她的内心所带来的冲击是猛烈的、所留下的印记是深刻的。她以一个文化“外来者”的身份在观察和审视着东北的地域文化,在感受着南北方差异的同时,也被这片黑土地教育和改变着。
  参考文献:
  [1]张抗抗.《张抗抗知青作品选》.[M].北京:西苑出版社2000年版.
  [2]郭小东.《中国知青文学史稿》.[M].北京: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2年版.
  [3]车红梅.《北大荒知青文学研究》.[D].吉林大学博士论文.201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024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