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在中职学前教育专业“本土化”的探索

作者:未知

  摘要:“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是一个先进的音乐教育体系,为德国卡尔·奥尔夫所创。它对很多的国家的音乐教育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奥尔夫音乐传入中国已有50多年的历史,为我国的音乐教育改革提供了重要的创新理论与思路。基于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是“舶来品”,在中国音乐教育领域的应用,难免会在一些不适应之处。为了让奥尔夫音乐更好地适应中国教育,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的“本土化”成了必经之路。本文首先对奥尔夫音乐教学法与我国音乐教学法进行比较梳理,然后从实践角度出发,以在中职学校的学前教育专业班级为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研究对象,探索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的“本土化”在中职学前教育专业中的应用。
  关键词: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本土化;中职学前教育专业
  一、现阶段我国对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研究的大致情况
  在对中职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本土化研究之前,本人对已有的有关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及本土化的文章进行了搜索和梳理,它们主要是在以下这几个方面进行了探索:
  1、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在幼儿园阶段和小学阶段的应用研究比较多,但在中学阶段的应用研究比较少,特别是在中职学前专业里,对奥尔夫音乐的实践和探索的文章更是稀少。
  2、我国在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理念的推广中,有提到中国化的趋向问题,但是没有“本土化”的具体方法指导。
  3、现有的文章中有些着眼于奥尔夫音乐教学法与舞蹈教学的结合问题;有些着眼于奥夫音乐教学法与少儿歌唱教学的结合;有些文章着重于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在小学与幼儿园阶段的应用,而相对忽视了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在中职学前教育专业教学中的应用以及“本土化”的研究。
  本人认为我国现阶段对于中职学前教育专业奥尔夫教学法的应用以及本土化研究处于薄弱状态,很有必要进一步地、深入地去研究与探索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在我国中职学前教育专业教学中的应用以及“本土化”的方法与策略。
  二、奥尔夫音乐教学法与我国音乐教学法
  1、奥尔夫音乐教学法
  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是由德国音乐教育家卡尔·奥尔夫所创。奥尔夫主张“原本性音乐”的教育观念,这是奥尔夫音乐思想的灵魂。那什么是“原本性音乐”呢?他在一篇文章中提到:“原本”的意思是属于基本元素的、原始起点的、原始素材的①;原本音乐决不只是单纯的音乐,它和语言、舞蹈、动作结合在一起的,是人自己要参与其中的音乐。也就是说:人不是作为听众来聆听音乐的,而是作为演奏者参与到音乐活动中去的。
  奥尔夫音乐教育,在行为方式上经常是演奏、歌唱、舞蹈、形体动作紧密结合的。他认为“不是音乐配合某一个动作,或是动作配合音乐,这两者是自然地结合为一,这才是决定一切的。感官---肌肉的这种统一,我们不仅在儿童身上,也在原始民族身上,从他们的歌唱和舞蹈,从他们的奏乐中可以看得一清二楚。”②“音乐出于动作,动作出于音乐”(out of movemnt,music;out of music ,movement)③两者从“原本性音乐”的存在方式上讲,就是不可分而互为作用的④。奥尔夫音乐教育原理主要可归纳为综合性、创造性、即兴性、参与性。
  2、我国音乐教学法 
  我国近现代采用的是西方学校的音乐教学模式。基础音乐教育中的教学内容,多数是从音乐的各个环节拆解延伸而来,如音乐欣赏、乐器教学、唱歌、视唱练耳、乐理等;运用的音乐教学法主要有讲述法、演示法、练习法、谈话法、讨论法、欣赏法、情境法。如在乐理内容的教学中,一般采用讲述、作业、考试的传统形式教学方法;在唱歌教学中,以老师教唱或弹伴奏,学生跟唱为主的教学方法;在乐器教学中以老师示范,学生练习为主的教学方法。很少有老师在音乐教学中能够采用系统的、互动的、有趣的、让学生全身心融入的综合性教学法来进行音乐教学。《音乐新课程标准》中提到“音乐课程的教学过程就是音乐艺术,因此所有的音乐教学领域都应重视学生的艺术实践,把音乐实践活动作为学生走进音乐,获得音乐审美体验的途径。”⑤《小学音乐教学法》中提到“音乐教学方法是为了完成音乐教学任务,教师和学生在共同活动中采用的手段,是一种为了达到音乐教育目标而调整教师和学生相互联系的活动的方法。”⑥从我国这些相关文件和理论研究中可以看出,“实践活动”在音乐教学中的有着极其重要意义。然而,这一点在具体的音乐课堂中却很少能够体现,是我国音乐教学法在实际应用中的不足之处。奥尔夫音乐教学法中的原本性、综合性、参与性、创作性原理,正好可以弥补我国音乐教学法中“实践活动”欠缺的弊端。所以,对奥尔夫音乐教学的“本土化”研究对提升我国音乐教学质量,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三、中职学前教育专业奥尔夫音乐教学中存在的问题
  1、“元素性”的音乐多为西洋音乐,民族音樂特色体现不明显
  通过对中职学校奥尔夫音乐教学的调研发现,学校的奥尔夫音乐教学只是片面地在于形式上的模仿和内容上的照搬,采用的“元素性”的音乐多为西洋音乐,民族音乐特色体现得很少,从而不能在具体教学的过程中将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的本土化理念体现出来。本土化的“元素性音乐”首先是要立足于民族音乐文化,才能真正推动奥尔夫音乐教学法与民族音乐文化的融合。“元素性音乐”的民族化,也是幼儿园工作中普及传统文化的实际需求,所以中职学前教育专业的奥尔夫音乐教学“本土化”改革迫在眉睫。
  2、缺乏学前教育专业特色的奥尔夫音乐校本教材
  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在幼儿园和小学阶段应用得比较广泛,与其他的各学科也相溶得比较好。已经有一些成熟的与之配套的奥尔夫音乐“本土化”教材研发出来,这使得幼儿音乐教育与小学音乐教育的课堂增加了趣味性、活泼性、实践性,可以说是对音乐课堂的画龙点睛。通过调研发现,中职学前教育专业在奥尔夫音乐教学中,所采用的教学内容东拼西凑,没有适合自己本专业特点的有针对性的奥尔夫音乐教材,这让奥尔夫音乐教学在课堂教学中出现了随意性,缺少了系统性。   3、奥尔夫音乐教学法与其他各学科的结合互动性欠缺
  在中职学前教育中,奥尔夫音乐只是作为音乐教学中的一个内容来进行教学,在其他的学科中并没有很好地渗透与结合。 很多音乐老师只是为了奥尔夫音乐教学而教学奥尔夫音乐,并没有认识到奥尔夫音乐原理的科学性与可贵性。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原理中的综合性、参与性、创造性、即兴性等原理,能使其他相关学科在教学中体现有效的实践性,从而使学生能在快乐活泼的氛围中学习,又能收到很好的教学效果。
  四、中职学前专业奥尔夫音乐教学 “本土化”的方法与策略
  1、“元素性音乐”的民族五声性化
  我国民族音乐的基础是五声调式,“do”“re”“mi”“so”“la”这五个音是它的主干音。在学前教育专业的奥尔夫音乐本土化教学中,要着重于建构以五声性民族音乐特色的奥尔夫“元素性音乐”的教学训练,以这五个音作为“元素性音乐”展开练习。并有意识地选择一些“五声性”的民族歌曲,用“五声性”的旋律来导入奥尔夫节奏、声势训练、以及游戏活动。让学生在轻松愉快的学习氛围下,体验民族音乐“五声性”的调性感觉,构建五声调式的乐感。“五声性”歌曲适合儿童音乐教学“开端”、“启蒙”教育的“元素性”、“原始性”音乐教育素材。⑦本人教学中引导学生尝试选择“五声性”儿歌,编写奥尔夫音乐教学的教案,为以后进入幼儿园进行奥尔夫音乐本土化教学打下扎实的基础。
  2、开发有中国文化特色又有当地特色的奥尔夫音乐“本土化”校本教材
  校本教材中奥尔夫音乐材料的选择,可以多考虑传统儿歌、民间音乐、中国古诗词等。它们共同的特征是有着丰富的中国文化,具有鲜明的中国音乐特质。把中国文化元素用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加以演绎,会使传统音乐充满生机。以前只是歌唱形式出现的,现在因为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的应用,它可以融说、唱、舞蹈、朗诵为一体,甚至可以创新成音乐剧,是传统音乐更好地营养到学生的身心。比如儿歌《数蛤蟆》、《编花篮》、《阿细跳月》;民间故事《三个小和尚》、《小兔乖乖》;民间歌曲《茉莉花》、《小看戏》《太阳出来喜洋洋》;民乐《鸭子拌嘴》《金蛇狂舞》;戏曲《花木兰》、《唱脸谱》; 特别是有很多古诗词被谱了曲,它们工整的结构、简洁明了的旋律、深远的意义,是奥尔夫音乐和中国文化“本土化”最好的融合点。比如古诗歌曲:《春晓》、《静夜思》、《咏鹅》、《悯农》等。
  校本教材除了选择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还可以吸收当地的一些民间音乐作为奥尔夫的音乐教学材料。如:兰溪民歌《青丝鸟》节奏轻快,与兰溪方言完全贴合,更能体现兰溪方言的柔和、质朴,不求奢华。兰溪民歌大多属五声音阶,七声音阶甚少。调式以徵调式最多,羽调式、宫调式次之,商调式、角调式较少。体裁分独唱、对唱和齐唱,还有一领众和的帮腔形式。曲体大多为上下句结构民谣体,也有起、承、转、合式的。词体多数属叙述式、问答式,以七字句为多。非常贴合奥尔夫音乐教学节奏训练、歌唱、语言、动作、乐器以及即兴创作的音乐活动形式。
  兰溪“摊簧”,是一种比较特别的曲艺唱曲形式,采用当地方言演唱,唱腔圆润,曲调优美。运用兰溪摊簧创编的婺剧《李渔别传》、《苦菜花》和《僧尼会》等由此成为艺术精品。截取其中的某些经典音乐片段,选作为奥尔夫的音乐材料,是经典的奥尔夫音乐本土化的典范。
  3、奥尔夫音乐教学法融入学前教育专业各学科的“本土化”
  奥尔夫音乐教学法与其他学科的结合,并不是将奥尔夫教学法的所有特点全部照搬到各科的教学中,而是根据各科的学科特点和实际需要,将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的理念应用与各学科中,用以解决各学科中的一些难点和重点,并增加各学科的趣味性与实践性。
  如,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的综合性理念在钢琴课中的運用:钢琴曲《北风吹》为例,在课堂中融入多种艺术形式,让学生感受到钢琴曲的魅力,以激发她们的学习弹奏乐曲的兴趣。《北风吹》的第二段是八三拍,在教学时利用奥尔夫乐器,分组进行节奏训练,以突破在学生在弹奏中节奏不稳和强弱不当的问题。具体教学过程中,首先是通过欣赏芭蕾舞剧,直接地感受乐曲风格。其次是师生互动,教师弹奏乐曲,启发学生分析乐曲的曲式结构。再次是教师弹奏主旋律,学生进行奥尔夫声势练习。通过奥尔夫教学法的声势练习进行节奏训练,再进入到动作模仿、旋律演唱,最后才是学生钢琴弹奏。环环相扣,将多种艺术形式综合在一起,来培养学生的音乐感受力、理解力、表现力、创造力、从而更好地为学生的弹奏服务。
  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原理不但在钢琴课中有很好的应用,同理还能在声乐课、视唱练耳课、舞蹈课中发挥其特有的优势特点,有效地支持到各学科的教学效果。各学科的老师可以根据自己本学科的特点,充分运用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的各种原理与元素,研发有奥尔夫教学法特色的本学科校本教材,最终让奥尔夫音乐教学与本专业其他相关艺术课程教学实现无缝对接与有机融合。让奥尔夫音乐教学法不再只是一门独立的学科,而是可以渗透到各学科中的提升教学效果的润滑剂。
  4、奥尔夫音乐训练内容的“本土化”
  第一、奥尔夫音乐教学法语言的“本土化”
  节奏感是奥尔夫音乐的一个基石,体现奥尔夫提倡的“元素性音乐”教育特征。在我们的语言中代表着音乐意义最基本的单位就是字词。在选择字词材料的时候,我们可以把兰溪当地的食物名称,旅游风景的,乡贤名人,作为语言材料,进行奥尔夫音乐教学法语言的本土化开发。比如,兰溪方言具有糯糯的乡音特点,鸡子粿、麻糍、酥饼、豆腐汤圆、咸豆浆、杨梅、琵琶等乡土美食念起来朗朗上口有很亲切。在教学中,从最简单最熟悉的词语开始,逐渐增加难度,阶梯式地融入新的本土化词汇。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毕业后就是幼儿园老师,在学校里就着重培养她们创编适合幼儿的本土化词语能力,有利于她们以后在幼儿园里开展奥尔夫音乐本土化的优质教学。
  第二,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动作的“本土化”   声势教学是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的基本组成部分,除了奥尔夫音乐教学中常用的一些声势动作(捻指、拍手、拍腿、跺脚)外,还可以融合进本地的民间舞蹈或工作中的律动、学生日常生活中的动作等。比如可以把有地方特色的一些工作动作迁移到课堂奥尔夫动作训练中来:酥饼师傅的“贴饼”时的动作,春节时“舂年糕”的动作,制作孔明锁时“打磨”的动作;也可以是日常生活中将学生学习时候的动作编写成音乐节奏,起立、坐下、翻书、合书、拨书、整书、举手等,但是一定要发出一定的声响。通过动作对声势的联系,可以加强学生对音乐节奏的掌控能力,让身体更加协调,将奥尔夫音乐教学融入到课堂的每一个细节当中,实现“本土化”则更加进了一步。
  第三、奥尔夫音乐教学法乐器的“本土化”
  奥尔夫音乐教学除了利用“人体乐器”进行声势教学外,还利用一些常用的打击乐器乐器来进行奥尔夫音乐教学。它追求的是通过学生自己参与到奏乐中来,以实现学生学习的主动性与实践性。奥尔夫乐器的使用,也正是体现了奥尔夫音乐教学的“参与性”原理。奥尔夫常用的乐器主要有:碰铃、钹、沙球、三角铁梆子、蛙鸣器、木鱼、手鼓、铃鼓、钢片琴、木琴等乐器。从创新性和本土化的角度来看,中职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除了使用常规奥尔夫乐器,还可以自制各种不同音响效果的奥尔夫乐器。
  自制本土乐器是学生很有热情去尝试的活动,同时也培养了她们大胆创新的精神。比如:有的往空汽水瓶、牛奶盒里装进一些米粒,摇晃时发出“沙沙”的声音;有的把许多瓶盖中间打个孔,用绳子穿成串,可以套在手腕上摇晃;有的将8个瓶子比照音阶的音高,装进不同量的水,制成一个完整的音阶乐器;有的直接从兰江边捡来两块石头,用以互相碰击发出特有的声音;有的用筷子敲击玻璃杯或桌子;有的将易拉罐当成鼓;有的在一长条木板上钉上几个钉子,在钉子之间拉上皮筋弹奏;有的用装葡萄酒的包装木盒子,在两头绑上一根长绳,斜跨在肩上,作为敲击用的腰鼓……这种自制“本土化”乐器的过程,对学生以后引导幼儿自制奥尔夫乐器也是一个很好的实践经验。
  总结:
  奥尔夫音乐教学法虽然在中国已经盛行开来,但是追根究底它还是根植于西方音乐文化审美范畴当中,在我国音乐教学的实践中,必然存在着很多不适应之处。中职学前教育专业作为未来幼儿教师培养的“摇篮”,对于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的传播和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对中职学前教育专业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的“本土化”改革,能有效地从根本上推动学前教育的奥尔夫音乐教学“本土化”。本文通过对中职学前教育专业奥尔夫音乐教学中存在问题的分析,提出“元素性音乐”的民族五声性化、开发奥尔夫音乐本土化校本教材、进行奥尔夫音乐教学原理与相关艺术学科的校本融合、探索奥尔夫音乐训练内容的本土化,希冀能真正地推动中国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的“本土化”的进程,给中国的音乐教育多元化的发展增添新的活力與动力。
  参考文献:
  [1]李坦娜、修林海、尹爱青.奥尔夫音乐教育思想与实践[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0.
  [2]1932年在“斯图加特音乐教育研究周”的演说.
  [3]转引自台湾《奥福》教育年刊第一期.
  [4]修海林.奥尔夫音乐教育思想述评.[J].音乐学习与研究.1997,(11).
  [5]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音乐教育新课程标准[M],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10.
  [6]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主编.小学音乐教学法[M],上海及教育出版社,1998.7
  [7]王轶书.奥尔夫音乐教育体系在钢琴教学中的实践初探[D].西南大学2007:20.
  注释:
  ① 李坦娜、修林海、尹爱青.奥尔夫音乐教育思想与实践[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0.
  ② 1932年在“斯图加特音乐教育研究周”的演说.
  ③ 转引自台湾《奥福》教育年刊第一期.
  ④ 修海林.奥尔夫音乐教育思想述评.[J].音乐学习与研究.1997,(11).
  ⑤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音乐教育新课程标准[M],人民教育出版社,2000.10.
  ⑥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主编.小学音乐教学法[M],上海及教育出版社,1998.7.
  ⑦ 王轶书.奥尔夫音乐教育体系在钢琴教学中的实践初探[D].西南大学2007:2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597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