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谈沈从文笔下人物形象的独特之处

作者:未知

  摘要:沈从文是中国现代文坛独特的一位作家,他一生执着于对人性的追求。在沈从文塑造的一些列湘西女性形象中,其人性的善良与纯朴总是闪烁着别样的光辉,她们寄托了沈从文独特的人性理想和生命诗学,从湘西女性“美丽”与“哀愁”的人生中可以看出沈从文文学创作的独特之处。
  关键词:湘西女性、人性、爱情
  每一位阅读过沈从文作品的的人,都会被他笔下所描写的神奇的湘西世界所吸引。对沈从文而言,“湘西,是沈从文创作的主要源泉,是沈从文人生情感的生发与寄寓之所,同时还与沈从文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密不可分。”这块流传着楚地精魂的边城世界是他的精神的家园和梦的依托。纵观沈从文笔下的湘西世界,真正吸引读者的不是它奇异的自然风光和风俗民情,而是生活于其间的湘西儿女。那些多情的水手、质朴的农夫、勇敢的士兵等男性形象,固然寄托着他的人生理想,但他真正写的精彩的,却是他笔下的一系列的湘西女性。
  一、沈从文笔下女性形象的刻画
  在沈从文的笔下对于女性形象的刻画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对于少女形象的刻画,对于妇女形象的刻画,还有就是对于吊脚楼中的妓女的刻画,沈从文在这些女性的身上赋予了她们独特的人性光辉。
  沈从文作品中对少女形象的塑造主要体现在对湘西少女的描写上,在沈从文的笔下,这些善良的少女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这些湘西少女在自然的环境中生长,她们在湘西青山绿水间徜徉,保留着人性中最朴实和最天真的一部分。沈从文用含蓄的笔法给这些湘西自然生长着的少女注入了满腔的热爱。乖巧的、多情的翠翠,谨慎细心、热烈大胆的像姐姐一样的阿黑,美丽大方、骄傲善良的夭夭,单纯而又任性的三三,单纯自然、浑然不觉的小童养媳萧萧,这些形象都洋溢着生命的纯洁、热情和自然。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边城》中的翠翠,翠翠跟着爷爷以摆渡为生,她生活得无忧无虑。当她遇到了傩送之后就被深深地吸引了,但是傩送的哥哥天保也爱上了翠翠,并且找人来提亲,在两份爱情中翠翠选择了老二傩送,老大天保为了成全傩送,翠翠的爱情离开了家,却不幸遇难,傩送决定去找天保,只留下翠翠一个人在孤独地等待傩送的回来。 后来翠翠的爷爷也去世了,翠翠唯一的依靠没有了,但是她依然守着渡船希望可以等到“那个也许永远都不回来 ,也许明天就回来的 ” 的傩送 。
  二、以《边城》中翠翠为例
  《边城》是沈从文写湘西文化的代表作 ,他通过一个朴素的爱情故事描述了湘西少女翠翠对爱情的执著和渴望,既是一个悲剧同时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完美爱情,作者在文中有意地去淡化现实中的痛苦与黑暗,主要是歌颂在自然的环境中所成长起来的美好人性, 对于现代文明中肮脏丑恶的现象表示出了厌恶,边城中的人们是沈从文心目中理性的人性,边城也是沈从文最渴望的生活环境。
  三、沈从文笔下妓女形象
  妓女自古以来是被整个社会伦理所不容的行业,在整个中国社会的发展中妓女永远遭受着唾弃和白眼,但是沈从文的作品中的妓女则不然,沈从文从人性的角度去塑造妓女的形象,在他的笔下,妓女被赋予新的生命,作者客观地对妓女做出评价,详细刻画了湘西吊脚楼上的妓女的感情世界。吊脚楼上的妓女跟文明社会中的妓女是有区别的,她们在感情上更坦白、更率真,也更容易冲动。吊脚楼上的妓女有着一套完全有别于现代都市
  文明世界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她们多情、重义、坦诚、累利、纯朴、自信,她们用自己的行动向世人证明妓女也是有真感情的。吊脚楼上的妓女是那些水手的精神支柱, 妓女们用最淳朴的感情支持着水手艰辛的工作,给了水手们生活的盼头和精神的寄托。 夭夭是一个十九岁的小妇人,身体却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兵霸占着,用身体换回来的钱也是老兵的,似乎看起来她从不与自己的命运进行抗争,但是夭夭却有着一颗常常想得很远的心,她在内心中积蓄着力量。“在一个不能要好的环境里,却有着一颗要好的心”的夭夭对美好的渴望,表现了她在朦胧的爱情中表露出对新生活的憧憬。 这些与凡世的物欲无关。沈从文在看似毫无换了而言的环境中写出生命的欢歌,在妓女这种看似没有真情的地方发下真正的人间真情。沈从文通过描述她们特殊的生命形态,在看似没有真情的地方领略真情,在看似没有人性的地方感悟人性的真与美。
  沈从文以他如花的笔触,饱含深情的为我们描写了一群美丽、空灵的湘西女性。在这里,我们看不到当时社会所带给她们的人生苦难,只看到一份轻松,一份浓得化不开的美丽。
  沈从文在无情的现实世界里寻觅着理想的世界,无疑是与现实相冲突的,现实世界是残酷的,沈从文无法回避这种残酷,它犹如一道寒光晃动在他内心深处。他钟爱祥和的人生,在作品中避开了一些血淋林的场景,避开了湘西女子苦难的命运,只是用极其冷静的手法将其轻轻掠过,但这恰恰增添了作品的压抑情调。沈从文热烈探求美的情感、美的道德,探求着人与自然的和爹同意,而现实中人情总是处处与自然相左。
  与鲁迅改造国民性思想不同,沈从文主张通过“重造经典——
  重构民族文化的思想文化资源”来达到这一目的。沈从文意在让读者“从一个乡下人的作品,发现一种燃烧的热情,对应人类智慧与美丽永远的倾心,康健诚实的颂歌,以及对于愚蠢自私极端憎恶的感情。”
  简言之就是想用“美”与“爱”来医治堕落了的人性,让人性复归自然。于是,基于城乡生活不同的生命体验,沈从文把自己的眼光投向故乡湘西。在故乡湘西人身上,沈从文发现了没有被现代文明所污染的纯朴人性,以及他们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
  四、结语
  沈从文所塑造的湘西女子本事世俗的神话,他以个别取代一般,以局部代替整体,把湘西女子写得美轮美奂,将一切残酷丑陋只作为作品的背景乃至远景。他强健现代人的人性,现代人的生存意识。在人性尊严被剥夺的时代,是对生命美好和欢乐的讴歌,是对生命的不言败,生命的上苍赋予地赞颂,更是自身人格意志的生命童话地谱写。
  女性形象几乎贯穿沈从文毕生的创作,湘西女子则是其作品中最有特色的形象,他写得平静、哀怨、美丽中透着又长的赶上,清丽的文笔,悠然的语态,勾勒出详细女子的情态,饱含了沈从文对故乡深深的爱恋,对善良淳朴人性的歌颂,对自然的膜拜,向人们展示了生命的美好与善良。正如这段诗所说:“这一泓清流,悄然化作苍穹中璀璨閃耀的星斗。将人间的真蠢和没闪,作用是的星辉、遍洒人间。尽剥那些邪虚假丑,透照那转世轮回的情爱离愁”
  参考文献:
  [1]《萧萧》《沈从文笔下的湘西世界》湖南美术出版社1997年12月版
  [2]凌宇.《沈从文传》.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1988年10月版
  [3]刘洪涛.《沈从文小说新论》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1月版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691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