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号”尊严与坚守的反思

作者:未知

  摘要:《老字号》是老舍出色的短篇小说之一,围绕着辛德治、钱掌柜、周掌柜描写了“老字号”三合祥绸缎行的兴衰,现代经营模式的冲击和对传统经营模式的坚守。秉着“老字号”的老规矩,三合祥保持着自己的尊严,坚守着自己的气度,低调而有尊严地做着自己的买卖。我们应当坚守优秀的传统固然没错,那三合祥缺的是什么呢?是对的时间,对的地点,和对的态度。可悲的不是三合祥的倒闭,而是字号的倒闭;不是天成战胜了三合祥,而是现代的经营模式战胜了传统的经营模式。
  关键词:老字号;人物;变通;反思
  《老字号》这篇文章的结构布置的十分巧妙。开头便简洁明了,直接插入钱掌柜离开三合祥的剧情,引出主人公辛德治。对于《老字号》这种短篇小说来说,要在短短几千字内把一个完整的故事说完,就必须做到字字珠玑,所以《老字号》的语言毫不显得冗长啰嗦。小说大量运用了插叙的手法,借助对比的修辞手法,将钱掌柜经营下的三合祥和周掌柜经营下的三合祥进行对比,更加突出了辛德治对于周掌柜现代化的经营方式的厌恶以及对于有着“老规矩”的三合祥的怀念。短短几千字,把三合祥的兴衰写的有血有肉。
  对于人物形象的设置和塑造,老舍也是别出心裁。贯穿全篇的人物有三个:辛德治、钱掌柜和周掌柜,他们各代表了一种观念,对老字号、对老规矩的观念,虽然三种观念出自三个不同的人,但把三人的观念放在一起作比较时,作者的观念就慢慢展现出来了。“周掌柜和钱掌柜是‘新’与‘旧’的代表,辛德治则是‘新’与‘旧’碰撞而产生的代表。周掌柜的到来与钱掌柜的离去标志着‘老规矩’的失败。
  作为钱掌柜的大徒弟,辛德治既不能舍弃"老规矩",也看到了周掌柜的过人之处,所以他在周掌柜择良木后,对绸缎行的規矩进行了改革,妄图以改良的方式挽救三合祥的命运,却仍以失败告终。这出悲剧,既表现了‘新’与‘旧’碰撞所产生的问题,也展现了老舍对于新旧文明的态度。”[1]对于钱掌柜的描写,是少之又少,但这并不影响钱掌柜在文章中的作用和地位。钱掌柜本是“老手”,是遵守“老规矩”的人,合着眼、吸着水烟、默不做声却又洞察一切的形象十分符合一个“老手”应有的样子:稳如泰山,给人一种莫名的信心和安心,就好像有了钱掌柜就不怕绸缎卖不出去,就不怕别的店铺来抢生意,就不怕没钱赚。钱掌柜全篇只有一句语言描写:“咱们做的是字号。”仅仅这一句话,就可以很明确的了解钱掌柜的“旧”,他是老派的商人,甚至沾上了类似穿长袍马褂的文人的清高。
  与钱掌柜截然相反,周掌柜的形象是的完完全全的“奸商”:假货当真货卖、用手术量布、来源多变的日本布……周掌柜完美地诠释了什么才叫“无奸不商”。但周掌柜确实很有商业头脑,他能顺应时代的发展,改变经营模式,想尽办法吸引顾客的眼球进行促销,这便是周掌柜的“新”,新的模式、新的态度。就是在这样的周掌柜的带领下,三合祥没赔反赚。“可是多数的伙计似乎愿意这么做”,周掌柜能让三合祥赚钱,这是他的长处。
  辛德治是站在钱掌柜这边的,但他和钱掌柜是不一样的。辛德治不愿意周掌柜把三合祥经营得像他不屑一顾的对门商家正香村那样靠煤气灯、靠花红柳绿、靠发宣传单来招揽顾客,辛德治甚至厌恶这种方式,就像厌恶正香村一样。可辛德治不是钱掌柜,“过了一节,他不能不佩服周掌柜了”,他能看到三合祥在周掌柜的带领下在赚钱,看到了这种经营模式的好处,这一点打动了他,于是他想改良三合祥的规矩来拯救三合祥。辛德治比钱掌柜更会变通,他懂得“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这种态度就是“新”与“旧”相冲撞的结果。
  整篇文章无非就是想说明两个问题:人们对老字号的忽视和在商业竞争中,传统的经营模式无法战胜现代的经营模式。倾向明显,辛德治的观点似乎就代表了老舍的观点,作者很难不在自己的作品中渗透自己的观点。现在全中国的老字号只剩下了两千多家,而我们能脱口而出的老字号也仅有“同仁堂”、“全聚德”等等那么几家或是十几家。市场、经营、观念正在随着时代的发展快速变化着,像三合祥这样倒闭的老字号也有鲜活的例子——创办于明清时期的湖州老字号“震远同”便是如此下场。借用上海交通大学品牌研究所所长余明阳的话说,便是:“中国有15000个老品牌,有1500个还活着,150个活的还算不错,但只有10个能够称得上活的很好。”三合祥也没能逃脱这样的结局,它在市场、经营上完全败给了天成,但它的观念谈不上落后,观念在于买家,他们更喜欢能够吸睛的东西,像煤气灯、像戏棚子、像洋鼓洋号……天成的骆驼、电灯、彩部抢走了三合祥的市场,天成的“促销活动”战胜了三合祥的“君子买卖”,就像书中写到的那样:“这条街只有天成‘是’个买卖”。其实,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产生了一些“不一样”的观点:钱掌柜是一个商人,商人的目的就是经营好自己的店铺用来赚钱。天成的促销手段与三合祥的“清高”比起来似乎有点“俗套”,但仔细想想,天成做的不该是每一个商店应该做的事吗?虽说三合祥在钱掌柜的带领下诚信经营是值得提倡和尊重的,但这毕竟是做买卖,不是有钱人钱多的没地方花开个小咖啡馆挥霍金钱,做买卖是要盈利的。钱掌柜知道天成放话要把三合祥“顶趴下”的时候也只是弱弱的说了一句:“咱们做的是字号”,可是,连店铺都无法经营下去的话,字号也只是一个无用的符号而已了。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三合祥的老手和老规矩成就了三合祥,也毁灭了三合祥。“多少年了,三合祥没打过价钱,抹过零儿,或是贴张广告,或者减价半月;三合祥卖的是字号。多少年了,柜上没有吸烟卷的,没有大声说话的;有点响声只是老掌柜的咕噜水烟与咳嗽。”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我想象了一下三合祥店内的陈设与氛围,只觉得安静的有点让人“敬而远之”,到最后也落得只剩下几个老主顾来店里和钱掌柜说上两句都可能不买一点东西的下场,可悲、可叹。这便是三合祥所缺少的对的态度,钱掌柜最看不起的天成的促销手段也正是三合祥所缺少的东西。
  “老字号”有它的尊严、坚守,但可惜的是它不懂得变通。受“老手”的影响,也受“老规矩”的影响,辛德治反思了,我也反思了。“老字号”不必像周掌柜那样的“哄”顾客,但“老字号”不是一成不变的“老”,任何事物不变就不可能继续发展,就必定会灭亡。我们需要尊严,需要坚守,但我们更需要变通。
  参考文献:
  [1]陶秋红.从《老字号》看老舍的新旧文明观[J].青年文学家,2015,(20):2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699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