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带一路”战略与人民币国际化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金融危机后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弊端逐渐暴露,一定程度上动摇了美元、欧元和英镑的统治地位,随着中国经济贸易水平的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与日俱增,越来越多的国家接受人民币作为跨境贸易及投资结算和计价货币,这是人民币走向国际化的起点和基础。中国目前己与30多个国家签订双边互换协议,通过边境贸易、区域货币合作、人民币对外直接投资、香港人民币离岸中心的辐射作用,人民币的使用规模和流通范围不断扩大,伴随着人民币加入SDR, 确立国际储备货币地位,为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利于加强铅线国家贸易合作以及货币金融合作,为人民币周边化、区域化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关键词: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金融体系
  自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以来,我国积极推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互联互通,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构建金融合作平台,不断拓宽与各方经济合作的空间和领域。“一带一路”建设在带动整个区域经济发展的同时,也推动了各国在货币和金融方面的合作,提高了人民币在沿线各国的流通水平。此外,人民币于2016年10月1日正式加入SDR,与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构成了SDR货币篮子,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里程碑。人民币国际化任重而道远,仍面临着诸多问题和挑战,有待进一步解决完善和发展。
  “一带一路”(英文:The Belt and Road,缩写B&R)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它将充分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一带一路旨在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当今世界正发生复杂深刻的变化,国际金融危机深层次影响继续显现,世界经济缓慢复苏、发展分化,国际投资贸易格局和多边投资贸易规则酝酿深刻调整,各国面临的发展问题依然严峻。“人民币国际化”是指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一个过程。也可以说,人民币成为可兑换货币到具有计价、结算、投资、储备功能的国际货币的过程。
  我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机遇,首先,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后,随着金融危机的缓和,全球经济进入新一轮的增长周期。美国在这次经济危机中经济实力有所下降,美元的信誉也因美国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增发货币而受到了影响。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的欧债危机也使欧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受到了重创,欧元区几大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实力下降,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核心国家的主权信用受到质疑,使欧元的汇率从2009年12月起一度走低。美国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给全球金融业带来动荡的同时也刺激了其它国家寻求新的更可靠的货币的积极性。因为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人民币在經济危机中的优秀表现,使人民币再次引起了世界投资者的注意。同时,在美国的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中人民币显著升值,也增强了各国持有人民币的意愿。 所以,尽管人民币虽然不可能在短期内挑战美元和欧元的地位,但基于当前国际上对新兴国际货币的需要,能够帮助减少人民币在国际化进行中面临的阻碍,加强人民币的对外吸引力,赢得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认可。
  其次,中国与周边国家的贸易往来不断增多,加速了人民币的流通速率,使人民币在亚洲地区越来越受欢迎,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有利的国际环境。中国和亚洲周边国家的旅游业和边境贸易发展繁荣,每年都会有大量的人民币流出境外,流入周边国家。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和推进,人民币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亚洲地区的经济活动中。亚洲正在渐渐形成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人民币货币区,这是大势所趋。当然,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程度的加深,市场的影响因素更趋复杂,市场波动明显上升,对此应有充分的估计,并采取相关措施,有效的控制风险,保持金融市场的基本稳定。
  货币国际化是基于本国综合实力基础上,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操之过急,与该国的经济政治的发展程度,政策的完善程度及市场的开放程度相匹配。中国是新兴市场国家第一个货币国际化的国家,借鉴发达国家货币国际化的经验,结合“一带一路”的战略背景,探索出一条适宜中国国情的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路径具有必要性,并根据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存在的问题和风险,提出针对性地建议。
  第一点,要完善互通互信的金融信用体系。国家信用体系及相关法律法规是“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要通行证,是金融创新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关键环节。中国应该不断完善国家信用体系,与沿线国家共同构建“一带一路”信用体系,打造互通互信的国际化的信用经济产业链。首先,要建设金融信用体系,这是资金融通的根本。国际上著名的信用评级机构屈指可数,在国际专项领域合作上涉及更少,中国应该将沿线 国家金融机构的信用力量组合起来,构建一套高效透明的“一带一路”国别金融信用体系,加快完善全球信用评级体系,杜绝以一个国家的信用评级标准垄断整个区域的信用评级业务。另外,还要充分依托国家信用开展重大合作项目,制定差异化的国别信贷政策,形成诚信的道德标准和完善的信用担保制度,建立市场主体的诚信体系,特别是沿线国家信用能力。 以信为用,促成重大合作项目的开展,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这是信用体系建设的一大亮点。
  第二点,要完善人民币汇率制度。2015年央行实施“8.11汇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机制以“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为依据,此次汇改引发的人民币贬值导致股价暴跌,资本外逃,甚至引发新兴市场货币贬值潮,但是积极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完善了中间价形成机制,人民币兑美元双向浮动弹性显著增强,汇率政策的规则性、透明度和市场化水平得到有效提升,人民币汇率制度开始迈向市场化之路。人民币汇率制度继续按主动性、可控性和渐进性原则,提高人民币汇率的波动率,进一步提高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的市场化水平,丰富外汇市场参与主体和相关产品,增加与汇率相关的创新产品。提高人民币汇率的市场化程度,能够发挥市场供求在汇率形成机制中的决定性作用,加快外汇市场开放及发展,促进境内外一致的人民币汇率的形成,加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对于推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及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具有重要意义。   第三点,要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金融合作。我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大部分集中于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而关于基础设施的投资往往收益率低、周期长、风险高,会给我国带来一定的经济风险。我国可以利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等金融平台,推动形成更多的融资渠道和融资方式,在降低我国面临的经济风险的同时提高人民币在境外融资项目中的使用比例,进而提高人民币在国际金融市场的地位。而且多样化的融资渠道和融资方式,可以加强中国与沿线国家在货币领域的合作,提高人民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外汇储备中的占有率。
  我国应该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金融领域的合作,推动多边联合投资,实现金融互联,收益共享、风险共担。在推在金融合作的同时,积极寻找新的合作模式,推动金融创新,发行境外人民币债券,推出人民币风险规避和资金增值产品,推动我国资本项目的逐步开放,提高人民币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影响力。
  第四点,要建设人民币离岸市场。人民币离岸业务是指在中国境外经营人民币的存放款业务,交易双方均为非居民的业务称为离岸金融业务。目前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是在資本项下、人民币不完全兑换的条件下进行的,贸易中人民币流出没有良好的回流机制,为了解决人民币的融出融入、流通交易问题,发展离岸人民币市场,持有人民币的境外企业可以在这个市场上融资、贸易和获利。离岸市场建设能够促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推动人民币资本账户可兑换;在中国长期贸易顺差的情况下,人民币面临输出困难,通过发行人民币债券、放宽居民的人民币兑换限额、提供人民币贷款等手段,逐步放松资本管制,扩大人民币输出渠道,同时离岸市场具有无限的派生存款能力,更加扩大人民币对外输出规模,有利于缓解人民币对外输出不足的难题;发展离岸市场能够提供高质量的货币兑换、支付结算、贸易融资、风险管理等功能,建立人民币回流渠道,提高人民币持有者的信心,提高人民币的国际需求。
  中国目前己经在香港、新加坡、台湾和伦敦设立了人民币离岸中心,香港作为全球最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在人民币离岸市场中具有领先优势。在“一带一路”战略的新机遇下,发展境外人民币离岸市场促进沿线国家加强以人民币为主的金融合作,降低汇率风险,建立更多的资金来源渠道;有助于解决国际金融市场的效能失灵问题,引导社会资本支持重大项目,提高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除此之外上海自贸区的成立为人民币回流提供了渠道,在自贸区内的交易不用设立外汇账户,全部使用人民币交易,成为连接在岸与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桥梁,有效促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一带一路”战略顺应国内及国际形势,符合时代发展潮流,对于加强多边贸易合作、货币金融合作具有重要作用,促进资源的合理配置,有利于实现互利共赢,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基于“一带一路”战略背景,对人民币国际化进行研究,发挥“一带一路”对人民币国际化的推动作用具有重要意义。
  参考文献:
  1.张雨思. 一带一路战略下人民币国际化研究[D].延边大学.2018:8-9.
  2.程贵,王琪. 人民币中亚区域化经济基础的实证分析[J].亚太经济,2016, (5) , 33-34.
  3.成思危. 人民币国际化之路[M].中信出版社,2017:106-108.
  4.林乐芬,王少楠. “一带一路”进程中人民币国际化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J].金融市场,2016.(2), 75-83.
  5.“一带一路”战略与人民币国际化[M].中国金融出版社. 2018,84.
  6. 梁昊光,张耀军.“一带一路”24个重大理论问题[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5:58-59.
  7.“一带一路”建设发展报告[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3:98-100.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705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