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剪纸在漆画创作中的形式探究

作者:未知

  摘要:陕北剪纸因其自身独特的魅力屹立于中国传统文化之林,不仅体现在它的艺术特点,也表现在陕北剪纸背后所蕴含的文化意义。将剪纸中的线条变换、空间分布、夸张造型等技法巧妙地运用在现代漆画创作中,是对漆画表现形式的创新,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促使艺术的创新也加快了步伐,漆画也是如此。这种创作方式讓漆画不仅具备剪纸的特征而且也是剪纸精神的延伸,强调历史的传承与时代的创新,两者相互交融。
  关键词:陕北剪纸  漆画创作 表现形式 创新
  剪纸是陕北一种普遍流行的民间艺术, 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代代传承。由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及风俗人情,相比东南地区、西南地区更加粗犷、雄壮、简练、淳朴,又不缺乏南方剪纸的工巧精致、写实秀丽。它衷情于黄土高原的窑洞,衷情于质朴平实的百姓,一大批民间剪纸艺术家在这满是风情的黄土地上剪出他们的精彩人生。陕北剪纸主要以单色剪纸为主,是一种明快、朴素、大方的表现形式,在单纯中求丰富,变化中求统一,通过处理好画面空间分布的关系,虽是单色却绝不单调。在整体线条的运用上也是粗细相宜,将剪纸艺术的镂空技法、夸张造型、空间分布、风格特征、变形等创作技法巧妙地融入漆画艺术的创作与表现中,让漆画更贴近于民间生活,体现出陕北的味道,同时要能表达思想情感,突破常规的表现形式来传达作者的内心所想。
  一、陕北剪纸与漆画的相互结合
  1. 剪纸中的线条变换在漆画创作中的应用
  把剪纸中的线条变换方式运用在漆画的创作中,使整个画面生动活泼,所绘形象更加具体化、形象化。线条在艺术创作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剪纸中最大的特点就是线面结合,通过各种形式的线条来描绘物象的外观,线条的舒展流畅、蜿蜒曲折、粗细交替不仅可以用来描绘生动的形象,而且也是作者内心情感的表达。陕北剪纸多表现民俗特色、民间生活,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为大家所喜爱,中国民间剪纸艺术大师高凤莲老师的剪纸作品,自由洒脱、画面活泛,并不是为了剪纸而剪纸,她的作品中画面就像活了一样有血有肉,把生活中的元素运用组合的方式呈现出来。
  作品《黄河魂》中用33张红纸拼凑而剪成的近 10米巨幅画卷,将奔腾不息的黄河水幻化成龙头马尾的神兽,象征着波澜壮阔的黄河精神和勇往直前的民族精神,更是体现了陕北老百姓的质朴生活。在这幅作品中,最引人瞩目的就是这一神兽,同时边角花花也有不少出彩的地方,这两者最大的区别就是线条的变换,神兽头部的眼睛、嘴巴、龙角等是用较粗一点的来表现,而面部的花纹则用细小的线条表示,展现了神兽的威严、凶猛,又不乏细节处理,粗中有细,细中有粗;周边的花草、窑洞等,较多运用细线来表现,窑洞的窗户窗花、枝条藤蔓与窑洞大门、树叶花朵形成对比,线条流畅、布局绝美。在王向阳的漆画作品《线条》中,描绘了鱼在水中游的生动画面,而线条构成的水就是整个内容的重点,线条的蜿蜒曲折、粗细交替、长短不一都是象征着水流的变化,画面中的元素虽然简单,但并不单调。当线条运用在漆画创作中,如描绘连绵不断的山脉,就可以用粗细交替的线条,粗的轮廓体现了磅礴的气势,而细的青苔草木是生命力所在;又可以进行花的创作,这一类主题也是使用最多的,在枝叶花瓣处理中,人们也会注意到花蕊、叶脉、抽出的枝条等都是细微之处,可以用细线来表示,但在镶嵌、髹涂等装饰方法上,也可以根据情况做出细线与粗线的不同线条效果来;又如亭台楼阁的刻画,用线条粗细变换来表现距离的远近,也可以表现建筑不同部位的构造。这种线条变换既能用来描绘轮廓使用,又能在涂染步骤使用,在一幅作品中相得益彰。
  2. 剪纸中的空间分布在漆画创作中的应用
  把剪纸中的空间分布运用在漆画创作中,使刻画形象更有体积感、层次感。 空间观念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而剪纸和绘画相似,都是利用二维的平面来体现有深度的空间,在剪纸作品中,画面中侧面人物可能会出现两只眼睛,牲口也可能会出现两个头,更有出现前后人物叠在一块的场景,也时常把天上的太阳、月亮、星星、飞鸟等于地上的人物、建筑同时安排在一个画面,做出层层垒高或隔物换景的形式。剪纸中善于把某一物象的活动过程表现出来,例如老虎的尾巴剪成两条,但这两条尾巴的摆动轨迹又是完全不同,这就是尾巴运动的一个过程。还有双头鸡,鸡的一个特征就是爱扭来扭曲,把它塑造成两个头也表现了扭动过程,人物头像有时也会这样刻画。这些都是体现了不同的空间安排,构图饱满、主次分明、疏密均匀。
  在陈金华教授的漆画作品《印象特区·厦门演武》中,画面将建筑运用3个层次分明的部分来表现,同时建筑的描绘又不是完全的写实,他善于在空间与形体关系中捕捉一些超过物体特征的画面节奏和秩序,创作更注重感性、意象、动态等。在漆画创作中好多作品都是表现场景,这里就可以运用剪纸中的层层垒高,将每一部分都按照顺序排列下来,没有刻意的去强调空间,但整个画面又并不是没有空间,同时也可以将形象叠在一块,遮挡的部分也呈现出来,比如在表现瓜果蔬菜的时候,将瓜果中心的籽展现出来,这种抛开的造型表现形式在剪纸中就是普遍形式,表现出丰富的想象力和细微的洞察力。将不能观察到的现象,凭借着主观经验的推断展示出来,使空间建设突破现象表层,而深入其内部,直接反应表象掩盖下的物象实质。灵活运用空间的分布特点,让作品更有表现力,在视觉上更有冲击力,把不可能变为可能,对表现素材进行大胆取舍,将不同时间,不同空间放在同一画面中,借助平面来表现三维甚至多维空间,利用局限追求广阔追求造型的完整性。
  3. 剪纸中的夸张造型在漆画创作中的应用
  把剪纸中的夸张造型运用在漆画创作中,让原本普通的形象变得更有趣味性、深刻性。剪纸中的形象大多来源于日常生活,表现节日民俗、辛勤劳作、风土人情以及神话故事等,在塑造这些形象时,既要体现物象的形式特点,也要达到装饰的目的,对某个部分进行增减、变形、夸张、想象等方式进行重造。剪纸的夸张,体现了创作者对生活理想的装饰效果,对美的追求精神的欲望。在剪纸作品中,人物头部都比较大,可能是为了体现大脑的聪明,或者是长寿的象征;在如抓髻娃娃的形象中,经常会在肚子里加一朵花,手上放个鸡、兔子等都是生殖、繁衍的象征;一些牲畜的漩毛也进行夸张的处理成为身上的装饰花纹,可能看上去有诸多不合理之处,但整个画面并不突兀尤为和谐,充满了生活的乐趣,这些作品想象丰富,构思奇特。把这些技法运用在漆画创作中,并不是将剪纸中的夸张元素、纹样图案直接嫁接到漆画中,而是通过自己的理解与感受把所要描绘的物体进行加工整合成新的形象进行再创造,毕竟我们不是原样照搬生活的原型,理解那些镜头里描述形象和行动的语言,造型夸张同样也是艺术家宣泄情感的一种方式,是艺术家高超技巧的体现。   中国现代漆画创作家韦潞在《静听花语》系列的作品中体现了民间剪纸艺术与现代漆画的结合,在这几幅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以及大面积的植物肌理都是根据剪纸原稿的感觉进行创作,采用夸张、嫁接的特点,整幅画面只是用一个概括的人体造型来表现,在连接着植物的形象,画面没有多少线条,人体采用黑色的透明绿,团块状的造型,只有脚趾手指是整个人物的表情所在,再加上植物的线条刻画,简约的色彩、概括的造型、单纯的技法与背景形成一亮一暗的强烈对比。虽然刻画内容寥寥几笔,物象也很简单,但并不单调乏味,在简洁中又有细节处理。这样的创作手法更能凸显主体,抽象的方式并不会让人们看不懂画面中的景象,而是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在漆画创作中,不管是人物造型,还是场景植物,打开我们的思维让丰富的想象力来做主,但要同时注重所表现事物本身所固有的特征。
  二、陕北剪纸与漆画创作相结合的优势
  1. 推进了陕北剪纸的发展历程
  陕北剪纸作为一门独特的民间艺术,是黄土高坡宝贵的优势资源,它古拙的造型、粗犷的风格、有趣的寓意、多样的形式、精湛的技艺,是对陕北地区文化习俗的传承,更体现了当地人民对于生活的热爱与向往。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传统的民间剪纸艺术与民俗文化在保留自身根源的同时也要和时代做一个完美的结合,这样才能使民间艺术的发展更上一层楼。在继承传统文化的同时要寻找到创新点,并不是对原有文化一味的照抄,或是完全否定新的事物,当剪纸技巧运用在漆画创作中,也不是要完完全全按照剪纸的方式来,把剪纸作品的形式、布局一模一样的套用在漆画稿子,而是找到值得学习的地方加入自己的想法进行创作。
  这种创新方式使陕北剪纸的风格特征得到了巨大发展,同时也把陕北地区特有的文化习俗以不一样的方式传承下来,更重要的是研究角度得到扩展,传统与当代的相互碰撞。在信息时代的大背景下,现代年轻人的审美条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也要根据欣赏者的要求做出改变,适应时代潮流,让它不再是单纯的在纸上剪刻花纹、装点生活,运用到不一样的载体,体现同样的精神风貌,来表达生活中的喜怒哀乐,生活琐事。二者的结合,使剪纸的含义不仅仅只停留在纸张的表面,要让它所体现的技巧文化得以延续。
  2. 丰富了漆画的表现形式
  漆画这一既古老又年轻的艺术,不断地突破常规寻求新的表现方式,力求思想与技巧达到统一的高度,将剪纸中的技巧妙地运用到漆画上,丰富了漆画艺术的表现形式,使漆画艺术有了全新的审美特点,为漆画创作注入新鲜的血液。二者相比較,就会发现在选题和内容上有许多共同点,虽然两者在造型塑造、材料运用和载体传播各有千秋,但并不会阻碍欣赏者产生美的感受以及作者对生活的表达。对漆画的研究,不止着手于它的材料表现、创作主题、风格特征,在这些基础上也要积极寻求艺术的不断创新,强调绘画性和装饰性的结合。
  现代漆画经过多年的发展,广泛吸收不同地域、不同画种的优点,不断贴近时代和地域生活,更多的现代设计元素也运用到漆画创作中,丰富多彩的大漆颜色、多种多样的镶嵌手法,造就了漆画的蓬勃发展。漆画的绘画语言多通过肌理来表现,漆本身的质感和磨痕更丰富了漆画创作,将剪纸中的线条变换、空间分布、夸张造型等技法加以运用,让漆画作品有了更多地细节体现。把剪纸特点运用到漆画中的方式,是将现有的漆画表现形式在不破坏固有的传统规律,加入不同领域值得借鉴的优势,是漆画的创新,也是不同领域的传承。二者的结合,使漆画不仅在形式上对剪纸有所借鉴,更重要的是将漆画创作发展的更加多元化。
  三、结语
  陕北剪纸包含着浓郁的泥土气息和鲜明的地域特色,在发展进程中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它来源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来源于神秘的古代传说,将陕北的民俗风情都刻画在一张张简单又耀眼的红纸上,诉说着这个地方的神奇与魅力,将老百姓的心愿与祝福通过剪纸来传达给后代。陕北剪纸不拘泥于固有的创作模式,在造型、构图方面具有浓厚的装饰性,艺术形式生动活泼,人物动态依性而动,朴素、稚拙、诙谐风趣。如今的剪纸已经染上新时代的色彩,但其中蕴含的历史、情感和价值理念是永恒不变的。以纸张为皮,承载着剪纸艺人的心血和愿望,来表达陕北的的民间风情和民俗文化,多姿多彩的社会风貌和思想感情造就了这里的民间剪纸艺术。
  漆画以最初漆器上的附属品一直发展到成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品,如今的漆画经过多年的沉淀和完善,不仅立足于中国传统漆艺,而且积极借鉴外来思想和文化,通过创新形成自己的风格。漆画本身就是一个集绘画与装饰为一体的画种,呈现出丰富的视觉效果,现代漆画区别于传统的漆画,不单单是颜色的客观描绘,通过其他技法的加入给现代漆画带来新的发展,将漆画语言的丰富性、漆画材料的综合性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也要将作者的情感通过漆画这一媒介向大众体现,同时作为漆画家也需要进行多角度的分析和尝试来进行活跃的创作,以促使漆画更快、更好地发展。
  我们要不断地学习与探究,不要只停留在一个方向里纵向深挖,对此之外的世界不闻不问,这样只会使传统文化止步不前,善于将中国博大精深的历史作为创作源头。发掘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传承与发展齐头并进,在丰富多彩的文化交融中,找到自己的独特风格。
  参考文献
  [1] 王顺,何颜清.论传统漆艺到现代装饰漆画的发展态势[J].美术大观,2018(9).
  [2] 李伦、朱斌.漆画艺术与设计[M].暨南大学出版社,2017.
  [3] 陈剑.延安鲁艺“血液中”流淌的革命性与宣传性[J].文化艺术研究,2017.
  [4] 宋保树.剪纸与剪艺人生[M].九州出版社,2014.
  [5] 胡玉康,潘天波.大漆与中国文化[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01.
  [6] 叶锐仙.陕北剪纸的文化意蕴研究[J].文艺生活文艺理论,2013(7).
  [7] 郑详晔.韩国现代漆画的发展状况[J].装饰,2006(12).
  [8]  朱益民,肖飞.中国漆画艺术的现代审美[M].江西美术出版社,200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731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