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英语学业评价的理论研究初探

作者:未知

  【摘要】:英语学业评价是英语教学的重要环节,是对英语教学活动效果的一种评价方式,对英语教学活动具有很大的作用。本文通过探究学业评价的不同理论模式及其在英语教学过程中的应用,分析对比国内外英语学业评价理论的异同点,从而为英语教学中的评价提供可视化参考,为英语教师采取适当的学业评价模式提供理论依据,促进英语教师以学业评价为依托探索出有效的教学策略和专业发展路径。
  【关键词】:英语学业评价 理论研究 英语教学
  一、引言
  近年来,学科教学中的学业评价越来越受到广大学者和教师的关注,各类测评方式如雨后春笋般频频涌现。在教育教学中,对学生获得的知识进行测量与评价一直都是教学研究的一项重要内容,学业评价也在各类选拔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随着课程标准的不断完善,学业评价也从不同角度不断完善。英语学科学业评价更是促进学生学好外语,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实现跨文化交际的助推力。
  (一)学业评价的发展历程
  教育评价的发展分为四个时期,即测量时期、描述时期、判断时期、建构时期【1】。而学业评价作为教育评价的主要内容,其发展从学业测量阶段、以目标为本的学业评价阶段,目标参照的学业评价阶段,到人本化的学业评价阶段。每个阶段学业评价的发展依赖于当时的评价理论,也对教学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
  (二)英语学科学业评价现状
  传统的英语学业评价以终结性评价为主,而后倡导形成性评价与终结性评价相结合,定量评价与定性评价相结合,教师评价与学生自评、互评相结合。然而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英语学业评价依然存在许多问题:以笔试为主,学生语言输出形式单一,输入方式难以测评;过于注重成绩,妨碍学生的全面发展;评价仍然过多地关注学生对于知识的掌握,忽视了学生思维品质、文化品格,学习能力的学科核心素养;教师基本掌握着评价的绝对权力,学生成功体验的获取方式单一,不利于增加学习的积极性;评价强调共性和可操作性,忽略了学生的个体差异和个性化成长。
  二、学业评价的理论
  长期以来,为了更好地落实学业评价,许多专家和学者在研究科学的教学方法和评价方法的道路上上下求索,提出了具有推广价值的多种科学理论。这些理论为不同学科制定合理的学业评价模式奠定了基础。英语教师需要了解更多的学业评价理论,思考其指导意义,以期在教学工作中以评促学,以评促教。
  (一)建构主义评价观
  现代认知心理学把知识定义为:个体通过与其环境相互作用后获得的信息及其组织。也就是把知识看成是个体头脑中的一种内部状态。知识分为两种类型,一类是陈述性知识,另一类是程序性知识。前者主要以命题网络或图式表征,后者以产生式系统表征,这构成了知识本质上的差异。为了实现这两类知识的共同发展,建构主义强调学习主体在知识获取过程中的主动性、独特性和社会性,主张教学评价应该在活动中进行、在任务中进行、在表现中进行、在协商中进行、在合作中进行【2】。
  对英语学业评价的指导意义:英语学业评价可以在多样灵活的活动中进行,充分挖掘学生的个性特征、能力特征和思维活动。为了让学生积极地参与建构意义获得知识的过程,教师需要大胆尝试教学过程的情景化,让学生在情境中自主学习。知识的建构离不开个体的主动行为和群体的相互影响,因此在合作学习中,要强调群体成员间在特定情境中进行英语学习评价。
  (二)多元智力理论评价观
  多元智力理论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其主要思想认为智力的基本性质和结构都是多元的。多元智力理论对于评价的影响也为许多教育工作者所认可。加德纳在多元智力理论的基础上提出评价应该形成科学的系统,他认为让学生进行标准化考试,不利于其多元智能的发展,评价应该就被评对象在解决问题和动手操作方面的能力作出判断。
  坎贝尔对于教学评价也有其倡导的评价观和评价方法。他认为评价应该是多维度的,需要关注學生的成长过程,反应教学的信息。此外,教师在评价中应该将非正式评价与正式评价置于同等重要的位置,并且鼓励学生自己成为自觉的评价者。
  阿姆斯特朗对于教学评价提出了观察法和档案袋评价法。他认为评价要在真实的教学环境中进行,发挥观察法的独特作用,既可以开展一般性观察,又可以进行集中观察。档案袋的记录也可以分为展示性的和形成性的,用来将学生的各类学业作品放置其中。
  指导意义:在英语教学中,越来越多的学者和教育工作者已经开始在教学中培养学生的各方面的智力和能力。考试成绩是一方面,在实施教学活动,组织研究性学习中对学生的知识、思维、品格、能力的评价也是同等重要的内容。思维、品格的培养离不开语言学习,又对语言的学习产生促进作用。因此,英语学业的评价需要对学生的多元智力进行评价,使学生在提升综合能力的同时带动语言学习。
  (三)后现代主义评价观
  后现代主义的评价观强调评价的模糊、动态与开放,认为评价应该基于个体的独特特征,是师生共同协商的过程。评价具有区分功能,但其使用要有条件地进行。自古至今,国内的教学评价中,教师的评价地位始终是权威的,后现代主义就强调淡化教师在评价中的权威地位,强调评价中的不同意见。鼓励家长、同学以及学生自己加入到评价的行列中来。此外,后现代主义特别注重个体的差异性,倡导尊重并承认学生的差异,引导并督促学生在原有的基础上取得进步,而不是用同样的标准去衡量存在不同差异的每位学生。
  对英语学业评价的指导意义:教师对于学情的把握既要关注普遍的情况,又要关注个体的差异。在教学中实施评价,教师需要对不同水平的学生进行有差异的评价。每个学生的差异以及其历史水平决定了起点的不同,英语教师需要将评价,尤其是过程性评价建立在存在差异的每一个个体的基础之上,努力发现学生的闪光点和进步并及时给予评价,使先进生更加优秀,后进生更加进取。
  (四)布鲁纳的发现学习理论及评价观   布鲁纳认为,个体要通晓某个学科,除了熟知其核心概念和原理之外,还要习得从事研究的态度,解决问题的可能性以及获得发现的兴奋感。而对于评价而言,也应该在教学过程的具体情境之中开展,在评价中重视学习的过程。教学及其评价应当适合学生的认知发展水平,并根据某阶段个体的认知特征设置评价的标准。
  对英语学业评价的指导意义:个体探索的过程就是学习的过程,教师对于学习任务的设置及其评价应该多考虑其探索意义的长远与否。学习过程除了评价学习的结果之外,应该多关注并记录学生在学习情境中的思维水平、动手能力、总结概括能力、语言表达能力等。行之有效的评价不仅可以对学生的学习进展情况及时予以反馈,促进学生扬长补短,而且有利于教师自身反思教学,考量教学目标的达成,从而及时做出调整形成更加高效对症的教学设计和策略。
  (五)布鲁姆的掌握学习理论及学业评价
  布鲁姆认为教学目标的分类是掌握学习内容的核心与关键。他将教育目标分为认知领域、情感领域和动作技能领域。每个领域又可以按其层次水平划分为:知识、领会、运用、分析、综合和评价。布鲁姆的掌握理论坚信教师的教学是为掌握而教,学生的学习是为掌握而学。他认为教学目标是可以测量的,学生的学习进展可以使用形成性评价进行监测,合理的评价又促使学生矫正错误,完善缺陷,达成学习目标。其中,形成性评价又被用来根据个体差异实施因材施教。因此,评价不仅是考察学生的学习水平,也是考察教师是否达成教学目标,反思如何达成教学目标的参考。
  对英语学业评价的指导意义:教师的教学目标设置要充分考虑学生的语言水平和思维能力,为特定的教学内容设置相应的评价尺度和标准,教师在考量学生是否达成学习目标的同时要反思自己是否达成教学目标,对学生的评价便折射着教学需要改进的地方和值得肯定的方面。此外,评价与教学目标都需要由易到难,由简到繁的过渡。在评价中,对于学习过程的评价应该多用中肯的建议和切实可行的措施,尽量避免以分数定高低。
  (六)皮亚杰的智力操作理论及其学业评价
  皮亚杰认为主体与客体之间的相互作用是通过活动这个中介来完成的。活动帮助主体建立其与客体之间的联系从而培养主体的智力结构。而智力结构包括图示、同化、顺应、平衡。皮亚杰将活动教学法看做儿童教育的重要原则。此外,皮亚杰还强调游戏是个体学习的有效途径,实验和视听教学有利于学生抽象思维的培养,探讨性活动帮助学生进行知识之间的关联从而进行系统的知识学习。教学多设计活动,让教学在活动中自然生成,为学生在教学中提供互相评价,自我评价,教师评价的平台,从而使学生的学习以及教师的教学均具有发展性的特征。
  对英语学业评价的指导意义:任何年龄的学生均喜欢游戏,将活动设置成有意思的游戏,积极鼓励学生在游戏中争当先进,并对同伴的学习过程及时予以反馈和评价,互相促进彼此的进步。游戏、活动中的评价可以是分数等级,也可以是具有指导意义的评语。让学生在游戏、活动中参与评价有助于调动其积极性。
  三、中外英语学业评价
  就学业评价的理论来说,布鲁姆等专家为广大教师奠定了科学的基础,而国内却鲜有相关的理论。近年来盛行的过程性评价与终极评价也是在布鲁姆等人的理论基础上做出的尝试。
  显然,全世界的教育都将学业评价视为课程与教学的一个重要部分。英语学业评价与国外倡导的评价原则来讲仍然有许多可改进方面。在评价的时间和空間上所占比例比较小,对于最终的笔试结果过于关注,对过程性的评价经常流于形式。大范围评价活动的评价主体不够丰富多样,参与积极性不高。而最常见的对于评价结果的反馈仅限于公布成绩和督促学生“改邪归正”。然而,师生共同探讨碰撞火花的机会与关注度却少之又少。
  四、结语
  英语学业评价的发展道路漫漫,不同的尝试需要从实践中来,再应用到实践中去。首先,英语学业评价的主体需要多元化,将更多的教学活动参与者及相关人物均纳入学业评价体系之中。其次,评价的时空范围可以无限延伸,让评价无时不有,无处不在。无论是进展中的教学活动还是教学活动前后,都可以实施与学生水平和知识目标相关的评价。再次,评价可以在不同的教学情境中得以灵活使用。无论课程的目标是什么,教学都可以通过设计与内容相关的情境来促使学生、老师将评价进行到底。最后,评价内容需要丰富多彩。语言学习的目标已经不单是信息输入和输出的技能了,新课标及核心素养所倡导的英语教学的过程是学生学习能力,语言知识,思维能力,文化品格同时完善的过程。因此,英语学业评价仍需在探索中形成理论,在实践中验证理论,再在各个维度上力驱完美。
  [【参考文献】:]:
  【1】 吴兰平.教育系统及教育评价的复杂性研究[J].武汉:武汉理工大学学报.2002.
  【2】 丁佳勇.国外有关知识测量与评价研究的新发展[J].南京:外国中小学教育.2000.
  【3】 白晓辉.基于CAS理论的学业评价的设计与实施[D].昆明:云南大学.2011.
  【4】 周伟,谢雪莲.形成性评价在英语教学中的尝试[J].成都:四川教育学院学报.2005.
论文来源:《新生代·上半月》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767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