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自制脱口秀节目的语言运用特色浅析

作者:未知

  摘  要  网络技术促使新媒体快速发展,也改变了媒介传播格局,网络自制脱口秀异军突起,形成了一种社会转型背景下特殊的文化现象。植根于网络文化土壤上的网络脱口秀有着不同于传统电视脱口秀的特性,文章以语言运用为核心点,解析网络自制脱口秀的节目特征,并结合《奇葩说》《吐槽大会》等节目案例探究网络自制脱口秀节目的主持人、参与嘉宾及弹幕的语言运用特色。
  关键词  脱口秀节目;吐槽;幽默;弹幕
  中图分类号  G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6-0360(2019)09-0119-02
  1  网络自制脱口秀节目特征
  随着媒介生态的变化,国内脱口秀节目形态更加多样化,《壹周立波秀》《今晚80后脱口秀》等节目改变原来嘉宾访谈为的形态,主持人凭个人特色进行演说,以个人的语言魅力征服观众。互联网技术催生多屏化时代到来,新媒体冲击着传统媒体市场份额,网络综艺节目开始抢夺广播电视节目的观众,涌现出《奇葩说》《吐槽大会》等一些现象级网络脱口秀节目。
  网络自制脱口秀是传统电视脱口秀在互联网上的发展与延伸,观点和语言是脱口秀节目的本质特征,“说什么”“怎么说”是节目取胜的关键。而网络为公众提供了一个相互交流、表达意见、集体协作的平台,“文化交流的媒介决定着文化的物质和精神形成,互联网与生俱来的平等、自由、开放、多元等媒介倾向建构了独特的网络文化。”网络综艺成为了网民以互联网为依托的公共话语空间,正如有人所说,网络综艺其实并不是做一个节目,而是做一场“体验”。话题自由化、内容娱乐化、角色个性化、互动模式垂直化也逐渐成为了网络脱口秀的标签,在话语角色、话语构建等方面,网络脱口秀形成了独有的特色。
  2  主持人及嘉宾的语言特色
  2.1  幽默的对话艺术
  幽默用创造性的语言给人的精神世界带来愉悦,是脱口秀节目主持人的非常重要的语言工具。“在网络自制脱口秀中,通常以创造包袱式语言来体现幽默。它包含着思维的智慧、生活的积累和乐观地面对困境及敢于自嘲的勇气。”
  1)单人叙述的幽默。在网络自制脱口秀中单人叙述式通常是指在话语生成的总体过程,所有语言事实是由同一人话语所发出的,是一种完整的话语。表演者在表达主观情感时,以接收者存在作为基础。单人的叙述性幽默也是目前网络自制脱口秀的主流形式。《暴走大事件》的主持人王尼玛,戴着漫画头套,语言幽默、轻松,用自己特有的语言来播报生活中,一些那种让人哭笑不得的现象,吸引了无数粉丝。2014年台湾被爆出有地沟油,王尼玛评点这个新闻热点时说道:“小时候,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滴浓浓的地沟油,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王尼玛的幽默而又“无节操”的表达,不仅道出了对社会热点的看法,同时也很贴近观众的真实态度,恰到好处地与观众产生了共鸣。
   2)双人对话式幽默 。在爱奇艺视频网的《奇葩说》2016年6月17日的节目中何炅与蔡永康有这样一段话:
  何:老师我只想问一下,难道我们小时候讨厌的事情都是错的吗?小时候我觉得有的是非观或者有的价值观不会因为长大改变。
  蔡:比如说…
  何:我从小就喜欢讨厌说谎的人。
  蔡:嗯(暂表示认同)。
  蔡:可是你小时候,是如何辨认谎言这件事。妈妈说,我不饿,这个东西给你吃,是谎言吗?
  何:嗯!
  蔡:好,謝谢!(转身离开,全场爆笑,何炅思考一阵呆住了!)
  何:你有本事别走啊,对不对!你给我5分钟让我想起怎么回答你,你再走!
  (恼羞成怒的放狠话)
  这段双人对话的幽默在于蔡永康根据何炅所提观点,快速设置了思维陷阱,让何炅自累其短,从而恼羞成怒,成为节目的笑点,这种双人对怼式的幽默也是如今网络自制脱口当中常用的套路式语言包袱。
  3)多人会话式幽默。以《火星情报局》为例,这档脑洞鉴定类综艺推理脱口秀的节目理念是为很多脑洞大开的年轻人提供施展空间,为满足年轻网友多元化的追星需求,节目组织了阵容强大的主持人及嘉宾团,汪涵、马可、钱枫、宁静、薛之谦等主持、演艺界明星幽默、诙谐的段子让观众们在欢笑中探索新奇。伴随着节目播出,《火星情报局》经典搞笑语录就成为网络热搜,来看一段:
  欧弟:涵哥,钱枫刚在台下看的时候有个问题。
  钱枫:对啊,我觉得传说中的杨贵妃都是肥肥的嘛,为什么这个杨贵妃这瘦呢?
  汪涵:杨贵妃刚刚放出来嘛。
  众人:从哪放出来?
  汪涵:你们不知道有一出戏叫贵妃出狱吗?
  汪涵与其他嘉宾默契配合,出人意料地以杨贵妃为槽点抖开了包袱。
  2.2  网络自制脱口秀的吐槽语言特色
  吐槽这个词,来源于日本,指漫画作品中的人物互相拆台、抬杠、揭老底的举动,和我国相声的捧哏的意思很相似,从对方的言语中找出有趣的部分发表感慨或者讽刺。
  网络脱口秀节目的看点就是用幽默诙谐的语言对网络上话题性事件、嘉宾身上的缺点和“槽点”进行调侃、讽刺。以《吐槽大会》为例,这档以“吐槽是门手艺,笑对需要勇气”为宗旨的节目着眼点在于“吐槽”二字,主持人及嘉宾力求用精炼的语言提出最犀利的问题,指出最准确的槽点,通过个性化、创意性的幽默表达,制造喜剧效果。例如,有一期节目请来李湘,主持人张绍刚吐槽她不靠谱,频繁换工作,而李湘回答说“我每份工作都做的不错,我就是喜欢体验不同的人生,在孩子面前也特别有成就感。”主持人和嘉宾间的“互怼及自黑”看似是开玩笑,实则也是一个直面自我的过程。   3  网络自制脱口秀的弹幕语言特色
  新媒体时代,网络观众不满足于可以“自由地看”,而且还希望可以“自由地说”,通过弹幕功能参与实时互动,发表评论。弹幕不同于传统评论的地方是,弹幕反映了观众观看视频时当下最直接最迅速的感觉和想法,并把这种想法与大家共享。观众看到弹幕后,就像围观一件新鲜事,相互吐槽,交流感受,语言多为表达情绪的网络语言,当节目达到高潮时,大量的弹幕飘过屏幕,会瞬间带给其他观众一种“狂欢式”的感受。弹幕这种传统截然不同网络文化,可以快速吸收网民眼球,语言自成一体有着非常特有的风格。
  弹幕语言的碎片化及重复多样性:
  简洁又包涵相关内容的视觉弹幕,其实就是给观众在传统的观感上增加新的互动体验,融入弹幕的节奏中感受相同的观看体验,弹幕语言不能脱离视屏屏幕而存在。
  1)弹幕语言的碎片化。网络自制脱口秀的弹幕语言大多是零散的,网络开放性让任何地区的所有人都可发表评论,让大家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每个观众的想法都不同,语言之间关系零散,如同“666”“我想打人”“莫名喜感”“整段垮掉”“烂梗”“233”等语言,意思不一,看似毫无联系,零散化明显。
  2)弹幕语言的重复多样性。彈幕语言的重复意思有两个:第一种无意义的,如大家都会发的X年X有到此一游等,这类无意义的语言很多人都会大量地、重复地刷句,或是重复与台词有关的内容等,这类在弹幕视频中非常多。第二种是观众对视频发出意思相近的弹幕,如“前排”“沙发”等,所表示的是看视频的时间早。再比如“表情包上线”“前方高能”等,是表示人物表情精彩或即将出现的精彩内容。而通常在视频底端或顶端显示的弹幕,则可以按照个人喜好改变颜色、字体大小,多种种类的弹幕充斥着整个屏幕,让人觉得独具特色。
  4  结束语
  语言是网络脱口秀节目的核心因素,相对宽松的网络环境和新媒体的互动性使网络脱口秀节目有了更多元化的话语空间,无论是节目主持人、参与嘉宾,还是观众都获得了更多的话语权。传统节目的单向传播限制了观众的互动,而网络就像狂欢中向百姓开放的“广场”,使得“网络脱口秀成为公众表达自我、相互交流的新的公共空间。网络自制脱口秀作为百花齐放的文艺作品花坛中的一枝,还要注意坚持正确导向和娱乐化语言表达相统一,带给观众欢笑的同时也一并传递正确的价值观,积极传播正能量,促进网络自制综艺良性发展。
  参考文献
  [1]罗淼,晏辉.弹幕的语言特征研究——以哔哩哔哩弹幕网为例[J].人文论谭,2017(4).
  [2]栗江豪.试论脱口秀节目的“幽默”之道——以《今晚80后脱口秀》为例[J].今传媒,2013(7):88-8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1188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