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倡议下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探析

作者:未知

  [摘要]文章分析了“一带一路”倡议给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带来的契机与挑战,阐述了“一带一路”背景下我国职业教育发展现状,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下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路径:尊重差异,因“国”制宜,积极探索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的合作模式;构建“一带一路”职业教育联盟,增强我国职业教育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全力推进职业教育创新发展,促进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加强职业院校国际化发展的内涵建设,提升国际化人才培养质量。
  [关键词]职业教育  一带一路  人才培养  国际化发展
  [作者简介]马丽娟(1981- ),女,安徽阜阳人,合肥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讲师。(安徽  合肥  230013)
  [课题项目]本文系2016年安徽省重大教学改革研究项目“高职高专院校治理之组织架构的案例研究——以安徽合肥幼专为例”的阶段性研究成果。(项目编号:2016jyxm0890)
  [中图分类号]G71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985(2019)12-0033-04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帶一路”倡议,致力于在沿线65个国家实现互惠互利、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的美好愿景。2016年,教育部印发《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教育行动》,为教育领域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政策依据。该文件中明确提出职业教育发展应全面借助政府的引导力量和相关法规政策,促进职业教育与行业企业之间围绕“一带一路”建设进行有机融合,发展“一带一路”职业教育共同体,通过多层次的职业教育人才培养和多形式的境外合作办学培养“一带一路”建设需要的各类人才。实践证明,国际化发展对提高职业院校人才培养质量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职业教育提升国际化水平,主动参与、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实现我国与沿线国家之间的经济互通和文化互联,是时代发展赋予职业教育的重大使命。
  一、“一带一路”倡议给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带来的契机与挑战
  “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职业院校已经充分认识到培养国际化人才的重要性,并将加快教育教学改革、提高国际化程度作为学校发展建设的重要任务之一。职业教育作为与经济社会发展联系较为密切的教育类型,应通过搭建国际化平台、营造国际化氛围、加强国际化合作等多种途径培养国际化人才。面对“一带一路”建设给职业教育带来的契机与挑战,职业院校应把握契机、勇于挑战,从而推动职业教育国际化快速发展。
  (一)“一带一路”倡议给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带来的契机
  1.“一带一路”倡议为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提供了平台。“一带一路”倡议促使各国之间相互融合与共同发展的脚步大大加快。现阶段“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的文化水平、经济发展、开放程度、教育发展等方面存在显著差异,因此,抓住机遇,加强培养全方位的国际化人才是我国职业教育亟待解决的首要任务。与此同时,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多国在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产能、金融等方面的合作,也对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提出了要求。2017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胜利举办,进一步推动了我国与沿线国家之间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的互动与交流。
  2.与沿线国家技术合作对人才的需求为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提供了机遇。大数据分析表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整体教育水平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对于“一带一路”建设来说,人才是重要的驱动力。根据人力资源理论,教育发展能够为经济发展提供其所需要的人才。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化发展,到2025年,沿线国家将会在公路、铁路、通信、电力等诸多行业领域中新增50亿万元的投资。为了“一带一路”建设,我国将需要数以百万计的各行各业技能型人才,从而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将迎来新的机遇。
  (二)“一带一路”倡议给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带来的挑战
  1.沿线国家经济水平的差异给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增添了难度。“一带一路”共牵涉到东南亚11国、南亚8国、中亚5国、独联体7国、西亚18国、中东欧16国等65个国家,其中,既有处于比较发达阶段的国家,如新加坡,也有处于工业化前期的国家,如尼泊尔。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存在显著差异,每个国家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领域不同,对人才的需求也不尽相同。在与这些国家进行合作的过程中,除了要对不同国家的经济发展状况进行深入分析,还要预测不同国家对技能型人才的需求,这无疑给我国职业教育培养国际化人才增加了难度。
  2.沿线国家文化的多样性给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增添了难度。“一带一路”建设沿线国家的宗教信仰、文化习俗、风俗习惯非常复杂,如果不了解当地的国情、现状、文化,就没办法立足。我国要想与各国联合开展人才培养,势必会带来文化的碰撞和融合问题,这无疑也增加了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的难度。
  二、“一带一路”背景下我国职业教育发展现状
  (一)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的优势
  1.规模优势。从纵向角度来看,近年来,随着我国对职业教育办学重视程度的增大,职业院校规模呈现出持续扩大的趋势。根据《2018—2025年中国职业教育市场调查研究及发展前景趋势分析报告》中相关统计,截止到2017年,我国中等职业院校一共有1.19万所,其中,普通中等专业学校3536所,职业高中4067所,成人中等专业学校1457所,技工学校2818所;高等职业院校一共有1327所,招生数达到337.98万人。
  从横向角度来看,随着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职业教育面临良好的发展前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都为经济实力一般的国家,且尚未形成较为完善的职业教育体系。
  因此,与沿线国家相比,无论是从纵向还是从横向来看,我国职业教育在“一带一路”建设中都有着显著的规模优势,这为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奠定了有利基础。   2.能力优势。近年来,我国职业教育发展取得了不小的成绩,课程建设不断完善,教学质量不断提升,教师队伍水平不断提高,产教研结合教学模式不断深化。目前,我国职业教育竞争力处于世界中等水平,虽然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有较大差距,但是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相比,在职业教育办学模式、实践教学和办学质量等方面具有显著优势,从而为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
  (二)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存在的问题
  1.职业院校师生素质不能满足国际化发展需求。“一带一路”沿线包括了我国18个省市,其中部分地区的职业教育水平较低,国际化发展程度仍然处于初始阶段,对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开展国际合作办学缺乏系统规划。通过对我国231所职业院校的调查研究发现,教师普遍缺乏双语教学的能力,擅长使用小语种进行专业教学的教师更是少之又少。这样的教师队伍无法为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提供充足的师资力量,导致毕业生不能满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的需求。
  2.职业教育缺乏国际化发展的保障。第一,教育经费投入有限。根据教育部颁布的《2017年全国教育经费统计快报》显示,2017年,我国教育经费总投入为42557亿元,其中,中等职业教育经费为2319亿元、高等职业教育经费为2023亿元,职业教育所占比例仅为10.2%。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如新加坡虽然人口较多、土地较少,但教育经费投入在全国财政支出中达到25.3%,并且50%以上的教育经费用于职业教育。在这样的背景下,导致职业院校虽然有国际化发展的构想,但缺乏资金。
  第二,政策支持力度不足。虽然近年来,政府针对職业教育发展出台了大量的政策法规,对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和国际交流合作也秉承扎实推进的观点,但是对于职业院校如何在“一带一路”背景下开展国际交流、合作办学等尚缺乏规范性文件,导致职业教育在国际化发展过程中没有清晰明了的政策支持,影响了发展进程。
  第三,国际化发展管理机制不健全。目前,大多数职业院校国际化发展管理机制不健全,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首先,缺乏专门的国际交流合作管理机构。许多职业院校没有专门的国际交流合作管理机构,有的职能归属党政办公室或教务处,有的与继续教育学院合署办公,影响了学校的国际化进程。其次,缺乏专业的国际化发展工作人员。鉴于很多学校没有专门的国际交流合作管理机构,负责国际交流合作的工作人员也大多是兼职人员,对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的政策研究不够深入、项目管理不够专业,不利于学校国际化发展。最后,缺乏国际交流合作有效的运行机制,如合作办学项目管理、留学生管理、学生海外学习管理制度不健全,致使学校国际化发展缺少支撑和依托。
  三、“一带一路”倡议下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路径
  (一)尊重差异,因“国”制宜,积极探索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的合作模式
  “一带一路”沿线65个国家,不同国家的传统文化和经济发展水平有着显著差异,职业院校应因“国”制宜,探索不同的合作路径。第一,有针对性地开展不同形式的国际交流合作项目,有区别地推进与不同国家在职业教育领域中的交流与合作。第二,借助当地政府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友好关系,先从适合该国的合作交流项目做起,培养两国共同发展所需人才。第三,定期派遣专业教师到沿线国家的合作院校进行教学交流,在学习借鉴沿线国家人才培养经验的同时,也将我国的职业教育理念传播到沿线国家。第四,积极探索招收国际学生的渠道。职业院校将沿线国家列入招生重点国家,根据其发展需要培养人才。
  (二)构建“一带一路”职业教育联盟,增强我国职业教育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
  构建由“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我国政府、行业、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合作共建的职业教育联盟,其主要目的是通过开展国际职业人才培养培训项目,以“共建教育合作平台、打造文化包容共同体”为合作主题,共同探讨职业教育国际化办学模式、人才培养、文化沟通、科研合作等方面的问题,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为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奠定人才基础。
  从信息发布的角度来看,职业教育联盟通过构建交互式信息平台,及时发布沿线国家的时政消息、政策法规,为职业院校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决策依据,降低职业院校国际交流合作的风险。从有效整合资源的角度来看,职业教育联盟通过吸收不同类型的职业院校,在联盟内部的职业院校、行业企业之间互通有无,开展教学、科研、实训等方面的交流,从而有效解决各职业院校资源有限的问题,形成资源共享。从服务沿线国家建设的角度来看,借助联盟这个平台,各职业院校整合优势资源,在平等、互利、双赢的基础上增进合作交流的广度和深度,不仅能够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为联盟内企业“走出去”提供人才保障,更好地服务于沿线国家建设,也更容易创出品牌效应,增强我国职业教育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
  (三)全力推进职业教育创新发展,促进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
  职业院校应结合职业教育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在认清未来发展方向与路径的基础上,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建设的契机将专业教育与创新教育相融合,促进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第一,以国际化职业教育理念为指导,以创新学院、创新专业、创新课程为载体,创新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模式,拓展学生的国际视野,增强学生的国际竞争意识、创新创业能力、多元文化理解能力和合作沟通能力。第二,依托“走出去”企业带动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职业院校利用与“走出去”企业开展产教融合的机会,了解目的国对职业教育人才的需求,创新校企合作办学模式,有针对性地培养适应国际化发展的技术技能人才。
  (四)加强职业院校国际化发展的内涵建设,提升国际化人才培养质量
  加强职业院校国际化发展的内涵建设,提高我国职业教育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话语权和影响力。第一,对专业课程体系进行改革,实现职业教育课程的国际化,吸引更多沿线国家的人才接受我国的职业教育。第二,成立专门的国际化发展管理机构,实现管理模式国际化。同时,加强国际化发展制度建设,为职业教育国际化健康规范发展提供制度保障。第三,通过学术研讨、出国培训等渠道拓宽教师的国际化视野,实现师资队伍国际化,从而提升国际化人才培养质量。
  [参考文献]
  [1]李梦卿,姜维.“一带一路”我国内陆节点城市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研究[J].职教论坛,2017(1).
  [2]王超.“一带一路”与高等职业教育国际化人才培养研究[J].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6(10).
  [3]祖玉宝.基于“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的学校国际化发展——以无锡机电高等职业技术学校为例[J].江苏教育研究:职教,2015(10).
  [4]赵帮华.“一带一路”视域下职业教育开放性发展研究[J].教育探索,2017(3).
  [5]覃友杰,王树慧.“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职业教育国际化发展的思考——以柳州铁道职业技术学院为例[J].广西教育,2016(39).
  [6]高燕林.新加坡职业教育的历史变迁与发展特征[J].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6(5).
  [7]韩云鹏,王珊珊.江西高职教育国际化:现状、问题与推进策略——基于江西53所高职院校的调查分析[J].职教论坛,2017(25).
  [8]王静.职业教育服务“一带一路”战略的进展、问题与对策[J].职业教育研究,2018(1).
  [9]刘立新.加快推进中国职业教育国际化[N].中国教育报,2016-06-28.
  [10]李伟.高职教育国际化研究综述[J].教育与职业,2014(3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1214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