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策略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电视纪录片是一种以展示真实为本质的电视艺术形式,通过运用摄影、声画视觉、编辑等艺术的专业的技巧,既能够起到普及科教文化知识,又能够教化民众和传承文化。故事化叙事是纪录片叙事方式的一种,由于其“有故事”和“真实”的兼容性特点,使故事化叙事成为电视纪录片叙事的现代艺术潮流。基于此,本文首先解析了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的内涵特点,然后详细论述了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策略。
  【关键词】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叙事策略
  【中图分类号】J905 【文献标识码】A
  前言
  随着文化产业以及新闻媒介的快速发展,电视纪录片在审美理念、纪实风格、表达方式等方面逐渐实现了自我超越,不断地适应时代的变化以及社会的发展需求。当前,在关注文化传播、视觉艺术以及人们个性化需求的发展大背景下,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方式得到了业界以及社会的青睐和认可。为了更好地促进电视纪录片产业发展,基于时代潮流以及人们精神文化追求的现实需要,解析故事化叙事内涵、寻找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策略规律,更好地促进电视纪录理论的发展。因此,进行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策略课题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内涵解析
  (一)纪录片故事化叙事
  关于纪录片故事化叙事的概念界定,不同时期、不同人有着不同的理解,总结当代诸多学者、业界实践者对于纪录片故事化叙事的界定,我们能够看到,人们对于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定义界定积极主动认识、再认识姿态,并且都遵循了以下几个方面的共同认识。
  其一,以真实为原则。这既是纪录片的理论基础,也是纪录片最基本的美学基础,是其实践依存的活的灵魂。因此,要求纪录片故事化叙事也需要遵循这一根本原则,不能够运用夸张、对比等过于故事化的表现手法,也不能凭空捏造叙事元素。
  其二,纪录片叙事是一种纪实叙事,是以真实人物、环境、事件为基本叙事元素的,因此,在题材选择上既需要确保事件的可叙述性,即事件的完整性以及事件因果逻辑的层次性。
  其三,故事化叙事的“故事”“化”“叙事”都具有其存在的意义。故事在纪录片范畴内强调事件的真实存在,同时强调事件的戏剧性效果,能够吸引人,能够感染人,令人思索。故事化是故事的动态表达,是故事情节的连贯性与完整性的表达,同时也强调通过故事情节等的巧妙组合,能够更加突出故事“活”的人物形象以及故事更有故事性的特点。而叙事无论是从融入文学的还是其他诸如电视剧创作、影视剧创作、戏剧创作等多种艺术的创作技巧,都是纪录片叙事表达的一种方式,是建立在真实基本审美价值上的“故事化”表达策略。
  (二)对于纪录片真实性原则的理解
  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之所以赢得业界青睐,获得越来越多的受众认可和好评,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的三大基本特点上,即“故事化”,“真实”以及自身的传播价值,它能够处理好“故事化”叙事与“真实”属性的关系,能够讲述真实的故事。真实性是纪录片的根本原则,是其最基本的审美观。而关于纪录片的真实属性,无论从时空角度来说还是从纪录片的主观创作角度来说,纪录片中的真实是中介后的真实,这种真实属性的认识在纪录片的理论研究中的认识是达成一致的,只是不同时期、不同社会环境以及不同人物对于中介的接受程度不同罢了。
  二、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策略
  (一)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创作技巧应用
  关于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上,我们分为拍摄素材、情节设计、人物形象塑造三个要素进行论述。
  第一,叙事素材的加工。首先,通常来说,素材可以分类为社会和自然两大类别,包涵甚广,因此,选择故事化的纪录片叙事素材需要创作者具有热爱生活的品质以及对于艺术追求的无限热情。与此同时,素材选择的标准在满足真实性原则基础上,还需要真实事件有故事可讲,素材是否具有冲突,是否富含戏剧性特点,能否进行主观创作。在确定素材之后,还需要进行文献研究、调查走访等为后续拍摄打好基础;其次,根据创作者的创作意图以及所要表现的主题思想,确定纪录片拍摄题材,在叙事素材创作上要注重题材能否满足受众需要,能否实现对受众的心理、情绪带来影响以及产生教化作用,因此,选题要具有趣味性、科学理性、新奇性等基本特征。
  第二,电视纪录片故事情节的设计。纪录片的故事并不是简单地满足真实性和有故事就可以的,还需要进行故事情节的设计。对此,首先,情节一词源于故事片,电视纪录片故事情节设计上可以借鉴故事三角理论即大情节、小情节和反情节,把电视纪录片的真实故事通过对故事原型的内容、冲突以及矛盾等方面的细致梳理,有一个整体性的认识和时间因果等概念,再把完整的故事创编对照大情节、小情节以及反情节,根据其各自特征以及需要达到的表达效果进行细节编排。理论应用以及情节设置上要特别注意满足真实性的基本原则要求;其次,激励事件的设置艺术。对于纪录片来说,可以借用故事片激励事件设置的创作手法来突出故事情节的戏剧性,以达到吸引受众、引导受众带着问题欣赏纪录片的目的。在激励事件的构思上一般有两种情况,巧合性设置以及根据事件因果或者编导创意设置。主情节的激励事件设置上根据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经验通常放在故事化过程的四分之一时段。最后,结局设计。结局设计是电视纪录片故事情节设计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故事悬疑设置以及开端、情节组合所有铺垫的解释,要能够通过人物形象的塑造以及故事的高潮给予受众感性关注,又要注重理性,能夠把纪录片传递的价值突出出来,表达出纪录片的文化底蕴以及主题思想。
  第三,选取题材的人物塑造。人物塑造无论是对于纪录片还是故事片,都要强调人物表层以及隐藏的性格层次全部展示出来,甚至适用于任何艺术作品的人物塑造主题。再加上电视纪录片“故事化”的叙事表达,需要多个现场的再现以提高表现效果,丰富人物形象,理顺和设计故事情节。因此,对于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的人物形象塑造来说,既是重点也是难点。要坚持塑造真实的人物形象,包括可以观察到的以及需要行为、想法展示出来的内在性格,以具体的形象引起受众的情感变化,达到纪录片真实感人的独特艺术效果。要坚持真实人物下体现人文关怀的塑造理念,关注弱势群体,关心民生问题,弘扬社会主流价值观念,与科学理性精神、时代进步精神以及民族精神相结合,达到育人教化的传播价值。此外,人物形象的塑造不仅需要人文关怀理念下创作技巧的运用,还需要拍摄技巧以及剪辑技巧等的巧妙配合。
  (二)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中的影像、剪辑技巧应用
  第一,影像技巧运用。随着电视艺术的发展,影像技巧逐渐丰富,在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的影像技巧应用上主要包括电视画面语言、故事人物述说、情节的细节拍摄处理以及故事叙事的第二、三现场的情景再现等。此外,长镜头——纪录片标志性的拍摄形式也是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必要的拍摄手段。任何影像技巧的使用都是为整个纪录片的人物刻画、情节预示、情节设置等服务的,都是为了更好地突出题材的思想感情、升华故事哲理而使用的。
  第二,后期剪辑处理上的技巧运用。相对于故事片剪辑来说,由于纪录片的真实性,前期准备阶段的素材搜集、研究、选择的大量工作以及拍摄对象的不可预见性,剪辑工作更多是寻求素材组织结构以及意义的关联性,处理好故事情节内外的节奏,因此,后期剪辑创作者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精益求精。纪录片的编导既是导演又是剪辑师,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纪录片对于后期剪辑的高要求,特别是在剪辑手段蒙太奇组接艺术的使用上。
  三、结语
  本文主体讲述了电视纪录片故事化叙事策略内容,在学习研究以及现实工作的经历上,深深体会到我国电视纪录片包括故事化叙事在内的创作“禁锢”。我国百年的电视纪录片发展历程相对于国外纪录片发展来说,无论是从理论研究上还是实践经验上都相对落后。因此,在多元文化的潮流趋势下,我们既要回首反思、整理归纳理论成果,又要开阔视野,看到多元文化对纪录片创作空间以及产业市场的影响,努力寻求新的创作风格。
  参考文献:
  [1]苏红亮.如何走出新媒体时期电视纪录片编辑的创新之路[J].记者摇篮,2019(2):61-62.
  [2]苏红亮.电视纪录片的叙事方式分析[J].视听,2019(2):40-41.
  [3]王浚丞,郭琪.新时期电视纪录片如何对外讲好中国故事——以《你所不知道的中国》第三季为例[J].电视研究,2018(12):46-49.
  [4]孙蕾蕾.改革开放40年中国纪录片的转型[J].中国广播电视学刊,2018(12):83-85.
  作者信息:张秀丽(1981-),女,汉族,河北阳原,本科,电视导演,研究方向:电视纪录片创作。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1854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