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远与夏圭风格表现之异

作者:未知

  摘要:历来论者皆将马远夏圭统称为“马夏”,二人皆师李唐,虽同为一派,风格相似,但又因两人在各自画面表现中糅杂了自己的绘画理念与审美态度,所以二者在画面表现方面还是略有细微差异且各具特色,为我们呈现出南宋院体绘画的多样层次感,本文将以马远夏圭二人具体作品为例选取多重角度浅浅而谈两者相似风格中的具体差异。
  关键词:马远;夏圭;风格差异;宋画
  中图分类号:J209.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19)12-0030-01
  一、关于“马夏”
  1.马远。马远所在的马氏家族“一门五代七画家”,其中六位供奉于宫廷,成长于这种与宫廷关系亲密的绘画世家的马远自小便行走于宫廷画院,他的家族与生活、职业与事业,都与皇家息息相连。马远作为一名与朝廷更为亲密的宫廷画师,日日生活、工作、行走于宮廷和皇城之中,呼吸着它们的气息,描摹着他们形影,见证着它们的人事更替、四季变幻,自然而然的将他们融入自己的画面。
  2.夏圭。画史画论中对于夏圭的记载也较为丰富,但夏圭的史料记载中关于夏圭的生平事迹亦或是家学渊源的记载相对于马远而言十分简略,无论是从《画继补遗》到《图绘宝鉴》还是《武林旧事》,可以从中窥得到的大抵只有姓名、字号、籍贯、任职画院时间,没有过多的与皇室交往的记载,更多的则是与创作相关的品评。
  由此可见,虽夏圭与马远同为画院待诏,但两人与皇家的亲密关系程度还是有所不同的,这种不同可能会造成“马夏”二人的画作在意境传达方面存在某些不同。
  二、“马夏”风格之异
  1.富贵意深隐逸意趣——意境不同。客观而言,马远的画作带有与生俱来的富贵气,《踏歌图》作为政治题材中最为名声卓著的佳作.马远画成之后,皇帝便将此画赏赐给扶保他登位有功的太监“王都提举”,这种赏赐画作的行为其实是为了维护统治,由此可见马远的这幅《踏歌图》除却画作本身歌颂帝王治国有道的人乐年丰之景外其实存在一定的政治意味。
  夏圭画作《溪山清远图》整体文人意趣较为突出,开卷悉是近景,无尽江水虚实相间,岩缝石间杂树丛生,露出远处一片松林,梵刹琳宫隐现其间,石畔滩头,渔舟三两,近景上方阔山远水。中段峭壁与江水,山下草屋,竹林,高人逸士闲散其间,末段危峰如削,林壑重深,极其优美的营造了一副清旷悠远的湖光山色,全卷表现亦是民生安乐,却无半分强硬的政治意味,可以说它是带有文人气韵的政治颂德,也可以说它是单纯艺术创作,同时还带点马远画作中不曾有的野趣。后人对他们的评价也分有马远“意深”、夏圭“趣胜”之说,两人分别以“意”、“趣”见长,形成不主于客观描绘,而重在主观性的立意、情趣的特点。
  2.马一角夏半边——构图不同。《踏歌图》在构图布局上,体现的是马远在“边角之景”以外的全景图,其明显与北宋荆浩、关仝、范宽甚至李唐前期那种大山堂堂占据整个画面的全景构图截然有异,马远的远景多为一高峰直耸,类剑插空,称为“一角山”,其山水以少见多,以偏概全,而这也正是他艺术手法高明独到之处。
  “水墨西湖,画不满幅”,夏圭的《溪山清远图》章法别致,布局出新,构图多取下半部分,焦点集中,即为“半边山”。这种空间表现中,近景突出,远景清远,画面因而显得空灵生动。长卷重在“经营位置”,此卷繁简得当,过渡自然,可谓“经营’得法。既然画史上将俩人并称“马一角、夏半边”这说明其实俩人在构图上虽多有共通之处,同时也说明两者还是有所不同,此皆因马远喜在竖轴构图远景中取一角山进行着重塑造,从而使得造境趋于奇险,夏圭则多在长卷构图近景中着重取下半部分进行描绘,从而显得比较质朴、自然。
  3.马远刚劲夏圭淋漓——笔墨不同。《踏歌图》中前景巨石不作过分拘泥细致的皴擦,只分大的块面,先以道劲刚硬的浓墨线条勾勒山石轮廓与结构,后施以大斧劈皴,山石侧笔皴擦,笔隙间自然留白,大斧劈皴或钉头鼠尾皴直皴山石,极为准确的表现出山石的方硬峭拔,呈现出坚实的质感和立体感。远处“一角山”的暗处亦用侧笔扫出,明处略用刮刀皴,或是以细劲线条勾出轮廓,淡墨渲染,再加以云蔼烟岚笼罩,极富朦胧诗意。
  夏圭的山石皴法,在陈继儒《妮古录》“皴法,董原麻皮皴,范宽雨点敲,李将军小斧劈皲,李唐大斧劈皱,巨然短笔麻皱,江贯道师巨然泥里拔钉敲。夏圭师李唐、米元晖拖泥带水皲,先以水笔皲,后却用墨笔。”其山水画技法的突出之处,在于他充分发挥了水墨的表现力,以秃笔作大斧劈皴,笔法苍润,画面表现淋漓尽致,将水墨技法运用到了“酝酿墨色,丽如傅染”的境界,画面水墨浑融,苍茫淋漓,笔法、墨法、水法均极为精练。
  马夏两人皆师李唐,这不论从画风上,还是从记载上都可以得到证实,但总体来说,马远的笔墨比夏圭的笔墨更加刚劲、锐利、简约和概括。此皆因马远用笔雄健且石体棱角分明,用笔较尖,笔法爽劲,线条一般较长而清晰,轮廓线厚重,而夏圭山石皴法则为水墨淋漓,用笔略秃,笔法苍润,轮廓线浓淡相宜,变化多端。虽然夏圭的山石皴法弱化了斧劈皴的气势,有时稍显粉气,山石块面琐碎,但夏圭也避免了马远绘画中因其皴法的下笔很猛,收笔一扫而过,前紧后松而致的线条呈现的刚硬瘦峭,乏于弹佳,缺少变化,这也正是两者所绘山石中最明显的区别。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1868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