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孔府档案清代诉讼案件看衍圣公府司法权力之式微

作者:未知

  摘要: 衍圣公府,孔子嫡裔居住之地。衍圣公,孔子嫡长子孙的世袭封号。清代衍圣公具有一定的司法权,在司法实践中,衍圣公凭借其身份和地位对曲阜县的地方司法多有干预。本文就从《孔府档案》几则诉讼案件中,研究不同阶段衍圣公府对地方司法干预的效果之差异,从此差异中探求衍圣公司法权力和地位之变化。
  关键词:衍圣公府;司法权;曲阜县;诉讼案;式微
  清代衍圣公具有一定的司法权,孔氏族人、公府职官、佃户仆役等人户的“户婚细事”均可由衍圣公府自行立案审理,但其在处理过程中,与地方司法管辖常常有所冲突。一般而言,孔府属下人户普通案件皆由衍圣公府审理,如是重案,则交由地方有司。不同时期对案情轻重的界定有所不同,地方官府审理的案件如涉及孔氏族人或所属人户,衍圣公府亦有所干预,但不同阶段,衍圣公府对地方司法的干预效果是有所差异的。
  一、孔兴瑄、孔衍劲作恶诸案
  康熙二十二年八月,生员王再锡一纸状书将孔氏族人孔兴瑄、孔衍劲等告上县衙。同年七月,孔兴瑄、孔衍劲等窥见王再锡叔父王杓身带官银三十八两,率恶仆十余人,持凶器痛打王杓使其险些毙命,然后将官银抢劫一空。同月,四氏学廩膳生孔衍潢为孔兴瑄等人霸田行凶事呈衍圣公,并将此案通禀在县。衍圣公府因此案关系重大,故移文曲阜县令其定夺。这两起案件中,主要被告均为孔兴瑄。但其后衍圣公府与曲阜县互移的移文中,主要的惩罚对象却变成了孔衍劲。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于孔兴瑄是孔氏族侄,衍圣公府与地方有司都有意包庇其罪行。孔衍劲所受到的惩戒也仅是罚修碑楼二座。同年十一月,又降为一座。
  从孔兴瑄、孔衍劲诸多作恶案件可以看出,孔氏族亲犯法,可受到公府和地方有司的双重包庇;孔氏族人犯法,其所受的惩戒也是与其恶行不对等的,衍圣公府对地方司法的干预之强便可见一斑了。
  二、孔传溎殴死工人案
  乾隆二十七年六月,贡生孔氏族人孔传溎殴伤工人任小富,致其身亡,旋经脱逃,无可查讯。曲阜县为查明孔传溎系何项贡生事致衍圣公府移,移称,“烦查文内事理,希将孔传溎系於何年、月,在某事案内逢何恩例准作贡生,曾否给有贡单。”①衍圣公府移覆曲阜县,移中虽将孔传溎何时何事何恩准作贡生事予以交代,却并未提供贡单,衍圣公府的理由是“此项准贯例无贡单”。②曲阜县再移衍圣公府,要求将孔传溎送监肄业“曾否期满,有无考授职衔”③事移覆过县。
  从孔传溎殴死工人后曲阜县与衍圣公府关于案件审理的互移移文中,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是案件审理所有权的变更还是衍圣公对判决力度的影响,这时的衍圣公府对曲阜县司法干预的力度较上例案件明显大为削弱了。
  三、朱连儒、孔继仓马价案
  嘉庆十二年,朱连儒与孔继仓因马价引起纠纷,在纠纷过程中,曾邀族人朱达德,邻佑孔传仓、李汝槐,同到孔氏族长孔尚功处,托为调处。故曲阜县为提取案卷,于嘉庆十四年四月传讯孔尚功、李汝槐事致衍圣公府移,衍圣公府拒绝了曲阜县的传讯。曲阜县再为提孔尚功等以凭申解事致衍圣公府牒,相对于移文,牒文更为正式。后曲阜县第三次致文衍圣公府,衍圣公府只好令孔尚功、李汝槐将当日情况禀致曲阜县,此事才得以解决。
  孔尚功、李汝槐并非案件的原被告,衍圣公府免为传讯的理由也较为合理。但曲阜县却是步步紧逼、不容置否的,最后衍圣公府只能妥协。双方在司法上以然并不对等,衍圣公府对族人的庇佑能力也渐为衰弱。
  四、衍圣公府司法权力之式微
  孔兴瑄、孔衍劲作恶诸案,孔传溎殴死工人案以及朱连儒、孔继仓马价案均是以孔氏族人为主体的诉讼案件。对三个案件进行对比,从案件的恶劣程度来看,一案罪名最多最重,二案为单一人命案,三案中孔氏族人仅是涉案并非元凶;从司理案件的主体来看,一案先呈于衍圣公府,后由衍圣公府移文曲阜县令其定夺,二案中,衍圣公府是以辅助的地位来参与案件审理的,三案则仅仅是因所传讯之人为孔氏族人,所以曲阜县移文衍圣公府。三次案件,罪名是渐轻的,如果衍圣公府的权威和地位不变,那其对案件的干预力度应该是渐强的,但实际上从案件的审理和判决过程来看,其对案件的影响力是渐弱的。
  衍圣公府对曲阜县司法控制力的渐弱,跟曲阜知县的选任制度之变化有着紧密联系。顺治初年,曲阜知县“由本爵保举贤能孔氏廪膳生员德行兼优者,以授此职”④。因曲阜知县由衍圣公从孔氏族人中推选而出,故曲阜知县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衍圣公。至乾隆年间,因“曲阜县知县一缺向由衍圣公保举,每多瞻顾营私。”⑤曲阜知县改由流官担任。在曲阜知县选任制度为流官制的初期,衍圣公府在曲阜县的势力依旧强大,曲阜流官知县“如若得罪衍圣公就要被撤职。”⑥至清嘉庆年间,曲阜流官制度的不斷完善,才使曲阜知县逐渐独立于衍圣公府之外,成为国家权力而非孔氏族权的维护者。
  综上所述,在清代,衍圣公府作为唯一拥有司法权力的第一大宗族,其对地方司法的控制力和干预力是逐渐减弱的,其司法权力是呈下降趋势的。虽然对于衍圣公府而言,其权威和地位是渐衰的,但对整个封建社会的发展来说,国家权力则更为集中且强大了。
  注释:
  ①②③④《曲阜孔府档案史料选编》[M].济南:齐鲁书社.1981.
  ⑤潘相:乾隆《曲阜县志·职官》[M].影印版.第52页.
  ⑥孔德懋:《孔府内宅秩事》[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2.第14页.
  作者简介:
  谢雨濛(1994年—),女,汉族,山东菏泽人,硕士,曲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中国史专业,研究方向:明清史.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2120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