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匀质”的秩序与“清晰的建造”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主要介绍密斯的建筑思想,并表达了对建筑的深刻理解进而来表示秩序和建造的重要。现代建筑作品在過分舞台布景式的渲染中走向肤浅的形式主义。当代一些建筑师和一些青年学生“盲目追星”而迷失自我,头脑中充斥着各式各样新奇的“想法”和怪异的“形式”,唯独没有基本的建筑。“结构”的观点失去信任,“建造”、“秩序”、“规则”等被忽视,进而“匀质”、“清晰”的内涵逐渐模糊。密斯的建筑体系:技术的建构和抽象的极简几何形式空间已融为一体。
  关键词:建造、秩序、细节
  密斯是一位极其严谨和细腻的建筑师。他的严谨之处在于他对每一个建筑材料的尺寸颜色都十分清楚,每块材料应该多大尺寸,每个网格尺寸是多少等等都不得有任何差错。他的细腻之处在于他特别注重细节问题。例如他要求网格的线与周围其他建筑元素要相得益彰,要求地面,顶面,墙体都要有着完美的协调关系。在棱角,拐角,及墙体,地面的缝也十分的重视。他就像是在这个空间中一针一线地绣他的建筑。可以看出他的每一个建筑都花费着他极大的心血,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建筑才被众多人称赞欣赏。他的建筑和他优秀品质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和感想。
  巴塞罗那德国馆的“挣扎”
  德国馆首先一个很大的特点是匀质网格的存在使其形成了复杂的流动空间。密斯对不同材料运用不同的网格系统。每一个网格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它们的位置都与其它网格及其他建筑元素如柱子,水池等的位置相联系。第二个特点是密斯使得墙柱分离,实现了两者的清晰建造。总言之,密斯很注重细节,而且把握的很好。这个建筑也深刻体现了他“匀质”的秩序,“清晰的建造”的思想。
  范斯沃斯住宅的“分裂”
  单就此建筑本身而言,它引起大众的不同看法。有人赞同它有着高贵的单纯与静谧的伟大。但也有人批评,就连住宅的主人范斯沃斯都将密斯告到法庭,因为住宅的耗费大及个人的隐私不能被很好的保护。作者在本书中也评价范斯沃斯住宅还只是密斯向成熟“盒子体系”迈进过程中的一个充满分裂的“半成品”。这个建筑的特点。首先,仍是匀质网格为主要特点。但处理上,密斯极其细腻。他使网格结束的地方能获得归属感。目的要实现建筑中各要素自身完整性及相互关系的清晰组织与界定。第二特点,他在表皮的处理上也煞费心思,但仍有很多不足。他说道:“建筑想法中最微小的瑕疵都会毁掉建筑整体的正确性,会使其结构黯然失色。”
  克朗楼的精神胜利和密斯的“皮一骨”博弈
  密斯对此建筑有着很高的评价:是我们所建的最清晰的建筑物,若作为哲学表达时,它是最好的。的确,在这个建筑中,首要特点是密斯用匀质网格将结构、表皮、地面顶面铺装等各个环节严谨全面地整合为统一、和谐的建造秩序。其次仍是细节处理的很巧妙。主框与H型钢的组构,表皮转角处边框采用45度镜像的手法,表皮与柱的明确分离状态,还有一些板的“扩边”等等。
  国家美术馆的完美“解体”和匀质不能承受之“重”
  此建筑的特点。第一,此建筑提供着以不变应万变的“万能空间”,它也是最可塑的“匀质空间”。第二密斯仍不断追求着“皮”--“骨”--“板”关系的完美协调。此建筑中密斯的“匀质”与“清晰”更加突出。国家美术馆新馆在他梦开始的地方——柏林。在那里有他的第一个作品。离开祖国的25年,国家美术馆似乎是他的一个完美轮回。
  从密斯建筑作品得到的启发
  在学习建筑建造中,我们要注重生活的实践。一些小的事物也能能有着大的研究。如密斯对他的学生说:“建筑开始于两块砖被仔细地放在一起的那一刻”。建筑也许是世界上最为复杂的矛盾体。形式、功能、空间、结构、材料、建造这些建筑问题中子项它们彼此间会存在些许矛盾,但任何一个矛盾子项都不能唯我独尊。完美的建构就要应用一种策略来掌控全局,不可能带着所有的矛盾子项来设计。
  建筑物可以理解为由人(建筑师)将各种材料组织在一起形成构建物去围合空间、实现功能并展现美。石、木、砖、钢铁、玻璃和混凝土等材料是建筑物的基本组成。在我心中对建筑物有着更活泼的印象,对建筑师有着更钦佩的心理。建筑物不是死板的,不是一动不动的。有人把建筑比喻成凝固的音乐。可见它的魅力就如音乐一样溢散在四周,让人们站在它的旁边就会被它强大的魅力所震撼和感叹,也会陶醉在它的美中。建筑物也如画一样,你似乎有自由的画法,但也有许多的规律,方法及特点。所展现的线条,色彩等等能够有美感和协调感。石,木,砖,钢铁,玻璃和混凝土它们并不是独立存在的,它们都有着各自的特点和功能,但它们并不能独立存在。在音乐中,它们就是一个个不同的音符,在一幅画中,它们就是一种种不同的颜色。它们之间有变化也有协调。最后合成一曲美妙的音乐,一幅美丽的画。总言之,建筑物不是死气沉沉的,它是会“动”的。建筑师也要如音乐家,画家去建一个建筑。最后用密斯的教诲来结束。“我们走我们自己的路”“建筑应该源于其所处时代,就像古老的建筑那样。每一时代所取得的成就与其勇于探索的程度相符”。
  参考文献:
  [1]赵三妮.浅谈现代建筑师密斯·凡德罗的设计风格[J].艺术教育,2018(24):120-121.
  [2]王晓华.密斯·凡·德·罗建筑设计中钢与玻璃的艺术[J].居业,2018(09):51-52.
  [3]任艳,江滨.密斯·凡德罗 “少就是多”的现代主义建筑大师[J].中国勘察设计,2018(06):88-97.
  [4]梁敏怡.密斯·凡德罗的建筑设计思想及作品解读[J].美与时代(城市版),2018(04):11-12.
  [5]孙国宁.流动性空间美学初探——以密斯·凡德罗的作品为例[J].城市建设理论研究(电子版),2017(31):80-81.
  [6]马勇,张玮.从范斯沃斯住宅出发解读密斯·凡·德·罗[J].山西建筑,2014,40(23):22-23.
  [7]郭日情.密斯凡德罗与现代简约风格[J].大众文艺,2014(09):92.
  [8]鲍丽丽.探寻密斯·凡·德罗与中国传统建筑之同[J].城市建筑,2013(06):221+231.
  [9]李明娟.论密斯·凡·德·罗作品中的《老子》道家思想[J].现代装饰(理论),2012(10):94.
  [10]贺雷.浅析密斯·凡德罗对现代建筑的影响[J].美术大观,2012(05):122-123.
  基金项目:黄山学院校级科研项目(徽州文化类)一般项目:BIM技术支持下徽州古建筑院落空间尺度研究  项目编号 2018xhwh02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3294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