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与档案馆内文物档案资源一体化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阐释博物馆与档案馆内文物档案资源整合的国内外科学技术现状,指出了博物馆与档案馆内文物档案资源整合的必要性,以期为国内文化事业组织机构的交流合作提供参考与借鉴,为扩大档案馆与博物馆的影响力提供理论指导。
  【关键词】博物馆;档案馆;文物档案资源;整合
  当前社会处于信息爆炸时代,知识不断膨胀,学科门类分类复杂化,从而造成各种信息资源的内容以及配套的存储结构混乱,不利于信息资源作用的发挥。文物档案就是很具有代表性的一类档案资源。由于文物档案具有文物特性和档案特性的双重属性,加上国家档案法、文物法对这一特殊历史记录的收集界限规定得十分模糊,直接导致了文物档案的最终归属混乱、广泛而分散。这将直接导致文物档案的价值和作用难以发挥,从而造成信息资源、人力资源、经济资源、环境资源的多重浪费。
  一、博物馆与档案馆内文物档案资源整合的国内外科学技术现状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文化事业单位的重视度不断提高,各类文化产品层出不穷。为了提高稀缺文化资源——也就是文物档案的利用率,国内图书馆学、博物馆学以及档案学等各方面学者不断地对三馆合一或三馆的交流合作展开热烈讨论。我国国内最早明确提出“三馆学”(即档案馆、图书馆和博物馆)思想是在1929年由王重民先生提出的,后来由傅振伦先生展开。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院的肖永英、谢欣在《图书馆杂志》中撰写的《图书馆、档案馆、博物馆合作机制研究进展》一文,从文化事业单位数字资源建设、文化遗产保护、设施共用与整合、政府信息公开以及社区教育项目等方面的合作来强调三馆合作的巨大优势;肖希明、郑燃在《中国图书馆学报》中发表的《国外图书馆、档案馆和博物馆数字资源整合研究进展》一文,重点从数字资源整合的角度出发,探讨三馆信息资源整合的新方向。
  国外在本课题研究的大方向上领先了一步,无论在合作理念上,还是合作方式上,国外的研究课题与实践无疑对本课题的研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丹麦的九家地方性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开展了北日德兰半岛文化历史数据库项目(NordjyllandsKulturhistoriske S?gebase,简称NOKS)。这一项目将各馆的馆藏电子记录集中到同一数据库中,以方便用户通过网络对不同机构的馆藏信息进行检索;英国北约克郡(NorthYorkshire)的一个数字化项目将图书馆、博物馆、档案馆和历史学会等多家机构联合起来,共同提供与地方历史文化有关的数字化教育资料。国际图联(IFLA)、国际档案大会及国际档案圆桌会议(ICA)和国际博协大会(ICOM)分别作为博物馆、图书馆、档案馆的专业性国际组织,三者的历届会议主題具有极强的专业性,并直接指向当时业界最关注的问题,真实地反映了图书、档案、博物事业的发展。三个会议自成立起就对LAM信息资源整合的问题极为关注,并随着科技发展及三类事业的共同进步,为LAM信息资源整合的方向不断提供新的助力。
  二、文物档案资源整合的必要性分析
  从两馆的工作内容与性质以及文物与档案的区别与联系来看,文物与档案资源整合是具有可行性和可操作性的。从档案事业、文博事业发展趋势来看,二者同宗同源又同时经历着机构转型和公共利用服务的转型。从二者的服务对象来看,受众群体渴求文化资源能够打破机构之间的界限,为公众提供一站式的文化利用体验。
  (一)两馆工作业务及性质促进文物档案资源整合。《档案法》规定:“各级各类档案馆是集中管理档案的文化事业机构,负责接收、收集、整理、保管和提供利用各分管范围内的档案。”博物馆是征集、保管、修复、展示、研究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遗物和遗迹,兼具文化、教育性质的公益性场馆。通过对比分析,档案馆与博物馆工作业务有共通性,都是具有文化教育传播性质的非营利机构,旨在为社会提供多元化的利用服务。档案与文物两个名词的定义并不具有排他性,他们都包含了人类在社会生活活动中形成的历史记录,这两点根本原因为两馆文物档案资源整合可行性奠定了基础。
  (二)受众群体的利用需求呼唤文物档案资源整合。无论是档案馆还是博物馆最终目的都是为社会公众提供多元化的服务。网络时代人们获取知识的途径在互联网的帮助下跨越了时间、空间,人们喜欢使用搜索引擎,而不是直接访问对应的网站,就是因为受众群体在知识获取途径上更倾向于一站式服务。而不论是实体档案馆与博物馆还是数字档案馆与博物馆都存在各自独立的问题,使人类历史长河中的记录分散。文物与档案资源的整合才是将人类历史长河的发展路径重新融为一体,打破了时间、空间、机构的壁垒,为受众群体提供了一站式、多元化的文化资源、历史资料。
  (三)现实资源利用的情况促使文物档案资源整合。在信息时代,各行各业在信息技术的支持下大力发展信息化、数字化,数字档案馆、数字博物馆建设如火如荼。档案馆与博物馆以信息技术为支撑,以馆藏特色为优势,数字资源整合可以节约一大笔数字资源建设的费用,便于公众利用资源。数字馆建设中,两馆可以在平等地位下深入探讨访问标识和联合目录的编制,协商出联合目录编制的规范,并建立起异构网络的统一检索平台,使用户可以在同一个平台上登录,获取两馆的档案资源,实现跨库检索。建立异构网络统一检索平台是当前两馆现实资源利用情况的主要任务,它能实现较大范围的资源共享,方便公众,提高社会教育效果。
  【参考文献】
  [1]谢娟."互联网+"环境下的文物档案管理优化[J].山西档案,2018(06).
  [2]刘孝文,张海英.图书馆、档案馆和博物馆资源整合初探[J].兰台世界,2007(07).
  [3]薛惠.档案 博物 文保三家学会会聚一堂 共同探讨文物档案资源共享大计[J].北京档案,2003(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3329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