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乡村振兴战略的乡村旅游从业者职业能力提升探究

作者:未知

  【摘 要】发展乡村旅游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内容,是实现农村劳动力转移、改变农村落后面貌的有效途径。我国乡村旅游虽然在产业规模和经济效益方面取得显著成效,然而从业者职业能力不高、高端专业人才缺乏、精准职业教育缺失的现实问题对产业升级的不利影响不容忽视。在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从职业教育的角度提升乡村旅游从业者的职业能力,推动乡村旅游产业优化升级,对于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促进乡村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乡村振兴战略;乡村旅游从业者;职业能力提升
  【中图分类号】G7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794(2019)06-0060-05
  一、研究背景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正式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求进一步实施休闲农业乡村旅游精品工程,加强新型职业农民队伍建设,增强农民就业竞争能力。依托国家乡村振兴战略,从强化乡村旅游从业者就业能力角度,对其进行职业技能培育和创业能力扶持,提高旅游服務质量和农民就业水平,使更多农民从中受益,对于农村经济发展意义重大。到2017年底,我国乡村旅游特色村超过10万个,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各类经营主体增加到达33万家,营业收入近5 500亿元,实际完成投资达到约5 500亿元,年接待人数超过25亿人次,乡村旅游消费规模增至1.4万亿元,吸纳就业人口超过1 000万人。“十三五”期间,国家将继续实施美丽乡村建设、千镇计划、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精品项目的开发,在全国培育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美丽宜居等特色小镇1 000个左右。全国各地区3—5年内至少将会出现2 000多个省级特色小镇。更多功能齐全、设施先进的乡村休闲观光园区、森林人家、康养基地、乡村精品民宿、特色旅游小镇的建成,对高素质、专业化的乡村旅游人力资源的需求将大大增加。目前乡村旅游从业人员主要是大量从传统农业生产中转化出来的知识文化层次偏低、旅游服务技能有限、综合素质不高的农民,无法满足乡村旅游产业规模迅速扩张和产业结构优化、多领域融合发展的需求。具体表现为掌握现代农业与旅游业管理知识、能够提供优质服务的乡村旅游专门人才缺乏。特别是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加剧,近三年来50岁以上农民工人数占全国农民工总人数比例呈逐年增长,2017年为21.3%;同时,由于外出农民工总人数占比达到60%,留在本地的农民工占比只有40%;我国农民工中本地农民工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占比只有7.4%,接受过农业或者非农职业技能培训的有30.6%。这些因素对于依托乡村劳动力发展的乡村旅游产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一方面劳动力供给总量不足,另一方面从业者职业技能水平不高,要解决这一问题,必须通过职业教育,不断提高乡村旅游从业人员知识水平和服务技能,培育出一批能够胜任农村家庭工厂、手工作坊、精品客栈、旅游电子商务经营等方面管理的高素质人才,强化农民就业市场竞争力,提高乡村旅游人力资源供给质量,实现乡村振兴。
  二、研究理论基础
  目前国内学术研究领域关于乡村旅游从业者职业技能提升研究资料以实证研究为主,篇数不多。研究指出目前我国农村劳动力供给量存在增速减缓、流动性强、技能水平偏低、总体收入不高等现实问题,并提出相应解决对策。刘鹏(2013)指出在政府宏观指导下建立分级分类的乡村旅游人力资源开发体系,对黄山景区边缘乡村旅游人力资源进行开发的策略。[1]姚海琴(2014)指出应通过政策引导、加强公共管理、建立全方位劳动力提升机制,促进农村劳动力通过参与乡村旅游服务实现就业。[2]董颖(2014)针对乡村旅游人力资本的投入包括教育、人才流失、文化建设、培训等存在的问题,提出发展乡村旅游经济来提高人力资本的策略。[3]韩慧(2014)通过对山西乡村旅游人力资源存在的层次低、培养机制不健全问题进行分析,提出应完善人才培养与激励机制。[4]夏明芳(2015)提出应通过引进人才和建立培育机制解决南岳景区存在的乡村旅游专业人才开发缺失,缺乏培训机制问题。[5]姜奥(2015)从实证研究的角度,指出福州市乡村旅游面临的具体人力资源的问题如人才素质太低、培养体制不健全、流动性大,提出建立科学的乡村旅游企业人力资源管理机制。[6]吴巧红(2018)认为应该重视乡村女性劳动力对乡村旅游产业发展的贡献,为其创造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以促进乡村振兴。[7]向富华(2018)认为应该以乡村旅游人才基地建设为突破点,政府投入相应资金,实施乡村振兴人才培养。[8]
   国外学者关于乡村旅游的研究,主要侧重于区域实证研究、乡村旅游研究方法或者乡村旅游一体化发展研究。Vikneswaran Nair(2014)通过与其他国家乡村旅游的定义进行对比,分析了马来西亚乡村旅游的具体内涵,并对马来西亚乡村旅游进行重新界定,以指导马来西亚政府重新定位乡村旅游,提升旅游产业的价值链。[9]Bernard Lane(2015)研究了自1970年以来乡村旅游的发展演变和由观光向体验转变的过程,以及学术研究领域自2000年以来的1 848篇文章对这一过程的研究情况,指出要创新乡村旅游管理与研究模式,促使其可持续发展。[10]Mercedes Marzo-Navarro(2017)研究了发展乡村旅游的关键变量,指出促进乡村区域旅游一体化发展的重要因素就是乡村旅游利益相关的各方要加强合作与信息共享,重视保障当地居民的利益。[11]
   可见,国内外关于乡村旅游人力资源开发与管理方面的学术研究较少,特别是从我国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角度,以优化人力资源构成、促进产业整体可持续发展的理论和实证研究有待深入。本文以影响我国乡村旅游发展升级的核心因素即人力资源问题为切入点,结合当前我国乡村旅游产业发展趋势与人力资源供给质量不高存在的矛盾进行研究,从经济学、管理学与教育学多角度进行分析,探求优化乡村旅游人力资源供给的科学路径,以助力乡村旅游人力资源管理体系构建,提升农民就业质量,推动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   三、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乡村旅游从业者职业技能水平分析
  1.从业者职业技能整体水平不高
   目前,我国乡村旅游从业者中绝大部分是当地传统农民、产业工人、旅游景区原住民、渔民、手工艺人、农村无业人口,特别是农村文化程度低、年龄偏大的农民和在外出流动就业中竞争能力较弱的女性农民工,职业技能水平和服务能力总体不高。我国乡村旅游劳动力主要来源于这几种方式:第一,一些农村地区由于旅游开发,农业耕地减少产生的大量剩余劳动力,或者由于传统农业生产经济竞争能力减弱,收入减少而流入旅游行业的大量知识和服务技能低、年龄偏大的农民,主要从事一线服务岗位比如绿化、保洁、餐饮等等服务,总体收入水平偏低,福利待遇保障差。第二,因为我国产业结构调整,一些地区的产业工人成为剩余劳动力转而从事旅游服务,比如,我国目前雪乡旅游景区的农家乐的经营户就是从林业工人转化而来。第三,一些乡村旅游资源丰富,并且已经被开发的地区的原住民,在当地旅游景区从事经营和服务。比如,北京古北水镇自2014年开始营业,至2018年初,该景区有员工3 500余人,其中三分之二是当地村民;还有在旅游开发中留在乡村旅游景区居住的村民,将自家的住宅變成经营场所,从而转化成为乡村旅游经营者。第四,居住在乡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在开发乡村旅游资源过程中,他们或者是受聘于旅游企业,为游客表演传统技艺,或是从事乡村旅游特色产品生产经营。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年龄普遍偏大,大多超过50岁,人数偏少,文化水平参差不齐、整体学历偏低,无法创新农村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方式,以家族数代人继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对受到现代都市生活影响很大的新生代农民工吸引力不强,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缺乏,许多处在偏僻乡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传承困境。第五,人数较少的外来旅游投资与经营者管理人员。目前我国的乡村旅游民宿和农家乐、渔家乐、民营旅游景点经营管理者中,具备高学历和丰富的经营管理知识与经验的人员占比不高,一些企业化运作的乡村旅游景区也存在专业人才缺乏、人才流失严重的问题。
  2.高端专业人才极度缺乏
   随着消费者对乡村旅游的体验性、科技性、艺术性、观赏性、教育性、娱乐休闲需求不断被激发出来,越来越多乡村旅游文化产品和体验项目得到开发,旅游特色农产品生产、加工、销售,旅游文化产业创新、旅游电子商务、旅游精品客栈管理、特色餐饮经营、乡村旅行社经理、导游、文艺表演特类人才供给不足;数以千计的特色小镇的开发项目,对乡村旅游景区规划、营销类专门人才的需求尤为突出;一些美丽乡村在旅游硬件设施投入比较多,但是由于专业人才不足,不能根据市场动向实施旅游策划、创新旅游产品,强化旅游景区营销、旅游接待能力和接待水平有限,旅游农产品开发、销售滞后,不利于乡村旅游长远发展。有学者调查发现,具备高学历的年轻农民工特别是女性农民工,返乡就业的意愿很低。乡村传统的生产方式和狭窄的就业途径不利于乡村女性人口发展和总体素质的提高,乡村振兴战略带来的乡村复兴需要大量女性回归乡土,投入乡村旅游发展之中。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乡村旅游产业对新生代女性农民工的需求不会减少,乡村女性新型职业农民必然是我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重点内容。[12]2017年在安吉举行的第二届国际乡村旅游大会上,来自全球15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名旅游业界专家认为随着旅游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出现,乡村旅游高层次人才紧缺,目前的人才供给明显不足。以民宿为例,2017年我国非标住宿规模达到28万家,按照每家一个民宿主人、三位管家的管理人员配比,全行业就需要至少100万高素质的从业者,行业扩张的速度远远超过了人才供给的总量和速度。2018年是全域旅游年,春节期间,我国旅游消费增长创出新高,消费者对乡村民宿、特色小镇、风情小镇和“旅游+”新产品、新业态需求旺盛,自驾游、乡村游、运动游高速增长。在全域旅游不断发展的趋势下,乡村振兴战略为农业投资和乡村旅游提供重大发展机遇,为大力提高现代农业发展质量,开辟农业投资新空间,激发农村经济活力,投资领域将向优质农产品生产、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农村电商等倾斜,乡村旅游产业与航空、医疗、电商、教育、养老、养生、体育等多产业的跨境合作,大量新兴乡村旅游目的地建成和特色乡村旅游娱乐项目的运行对专业管理人才的需求将更为迫切,如果没有专门的培训和教育手段,这些人才很难在短期内获得。
  3.未能充分开展乡村旅游服务技能精准培训
   从目前从我国关于乡村旅游开展的相关培训来看,由国家旅游开展的全国万名英才培训计划主要是针对旅游行业发展全局性、高层次、专门人才的培养;由省旅游局实施的培训主要针对各市、县、乡镇旅游系统管理人员,主要内容是乡村旅游管理职能和行业标准,职业培训项目不多,涉及范围不够广,基层员工得到培训的机会太少。例如,到2016年底,江苏省从事乡村旅游直接从业人员达到42万人,其中特色民宿直接就业人数4 500人左右。然而江苏省旅游局从2014—2017年开展的乡村旅游管理人员培训项目不完全统计显示,共培训相关管理人员400人左右。而从各市旅游局层面开展的针对乡村旅游一线工作人员的培训项目不多,以无锡市为例,目前全市乡村旅游景点超过100多个,全年接待游客人数超过100万人次,2017年上半年无锡市旅游局培训旅游行政管理人员和一线员工186人,针对乡村旅游一线工作人员展开的培训项目和人数偏少,从无锡市旅游局官方网站上也很难找到对于农村剩余动力的乡村旅游服务技能方面的培训项目。一方面,基层开展的乡村旅游精准职业教育尚未完全展开,针对新生代农民的基于乡村旅游发展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育项目缺乏。乡村基层组织缺乏与职业教育机构之间的有效合作,不能从在校学生开始有针对性地培养新生代农民工,改变其就业观念,加强其对乡村旅游的认知度,引导其参与乡村旅游产业实践和创新创业类活动。即使是近年来发展较好的美丽乡村、特色小镇,对于当地新生代农民的职业教育与创业引导、扶持的相关优惠政策和资金支持力度有限,当地基层村委对于乡村旅游发展的规划和运营缺乏足够的统筹,无法制定并且实施切实有效的措施吸引并且留住本地新生代农民工,引导帮助新生代农民工进行与乡村旅游相关的就业与创业项目培训与指导,促进其职业技能水平的提高,实现乡村旅游专门人才的可持续发展。2017年,农村本地农民工中女性占比为37.4%,并且高于2016年。女性对乡村旅游产业的贡献不容忽视,以浙江为例,2017年全省女性经营的农家乐8 246家,女性从业者达到9.74万人,占从业总人数的55.86%。然而,在许多地区,当地旅游主管部门对于乡村旅游女性从业者的经营管理、手工艺制作、旅游接待方面的技能性在岗培训不足,女性劳动力的职业能力提升太慢。   四、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乡村旅游从业人员职业技能提升策略
  1.通过职业技能培訓提高在岗人员服务技能
   基于乡村旅游从业人员总体水平低的现状,各地乡村旅游管理机构与经营企业在美丽乡村与特色小镇规划方案和建设实施过程中,应充分考虑当地人力资源构成实际情况,重视对从业人员职业技能的提升和人力资源保障机制的完善。结合地方乡村旅游经济发展的宏观目标,参照国家旅游局和地方旅游行业服务标准,制定相应的职业技能培训标准与考核机制,建立乡村旅游人力资源库,设立保障资金,根据从业者年龄、知识层次、从业岗位的不同,结合当地乡村旅游产业特色,分层次、有重点地实施包括民宿经营管理、餐饮服务、讲解导览、旅游产品营销等方面内容在岗服务培训,逐步提高就业人员的整体服务水平,进而提高其就业质量,促进旅游产业健康发展。针对乡村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人数偏少、年龄偏高的不利状况,应该在开发乡村旅游资源的过程中,重视乡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继承人,应提供必要的物质支持,并帮助其传播、传授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提高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社会影响力和知名度。采取政府补贴、“学徒制”重点培养的方式,加强与职业院校、教育机构合作,培育年轻的有创新意识的非物质遗产传承人,使乡村非物质遗产与乡村旅游同步发展。
  2.通过高校、行业、政府、人才协同参与,培育高端人才
   针对目前我国乡村旅游高端专门人才匮乏的问题,政府部门应该加大资金投入力度,强化与旅游行业、旅游企业的合作,积极扶持乡村旅游专项师资培训,引进国外乡村旅游发达地区的一些先进案例和管理理念,组织高层次的乡村旅游专题项目理论与实践类培训,为职业院校教师创造更多的提升教育水平的机会;旅游院校应该结合社会需求,鼓励教师参与相应师资培训与实践,支持教师开展关于乡村旅游发展的课题研究与教学改革,提升教师乡村旅游管理方面的教学与科研能力;高校旅游管理类专业从乡村旅游+其他产业跨境融合的视角,对专业设置和人才培养方案进行改革,增加乡村旅游休闲项目类课程,并与旅游行业协会、乡村旅游企业、村委会加强合作,邀请美丽乡村旅游企业负责人、乡村基层支部书记、大学生村官、特色小镇规划与运营企业共同参与乡村旅游资源开发与景观规划类课程开发与教学,应用订单班、学徒制人才培养模式和开展大学生暑期社会实践等多样化方式,让在校学生了解乡村旅游产业发展趋势,通过社会实践和顶岗实习等方式获得对乡村旅游的直观认识,积极引导学生转变就业观念,为乡村旅游业发展培养高素质专业人才。以无锡阳山田园东方为例,该项目自投入运营以来,企业和当地政府、农村合作社等开展了一系列相关合作,依托旅游资源开发旅游地产、文旅、现代农业等项目,建立创业人才孵化基地,吸引并且支持当地青年大学生团队进行桃文化主题的文创项目开发、电商物流、特色民宿管理、旅游特色产品开发等,借助田园东方这一平台,一些来自农业院校的大学毕业生得到了将专业知识应用于实践生产的机会,并且迅速成长为乡村旅游产业的中坚力量。[13]
  3.大力实施乡村旅游从业者精准职业教育
   借助我国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和新农村建设的深入发展,打造良好的就业和创业环境,积极推进精准职业教育,增加乡村旅游专门技能培训投入,开发多种面向乡村旅游从业者的岗前培训与持续性在岗培训,并开展专项培训。比如,培训目前紧缺的乡村旅游+旅游、乡村旅游+养老、乡村旅游+教育、乡村导游、乡村创客等专门人才。目前,浙江安吉的“旅游+文创+体育”模式在全国处于领跑地位,当地一些新生代农民通过乡村旅游投资经营,能够达到年收入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吸引新生代农民工从事乡村旅游,对其进行职业技能培训和创新创业项目扶持,特别是留住本地新生代农民工,保障乡村旅游产业的长远发展。[14]必须开展有计划的可持续性的专项职业技能培训,充分利用网络和基层组织、社会培训服务平台,细化培训内容,严格培训考核培训效果,做到精准高效地培育乡村旅游产业新型职业农民。政府通过出台优惠政策吸引各类人才在农村就业、创业,并扶持他们参加电子商务、乡村旅游、休闲农业等产业就业、创业培训。特别要重视农村女性专门旅游人才的培养,积极扶持女性创业,充分实现农村女性劳动力就地转移,充分发挥女性对农村社区经济的推动作用。无锡美丽乡村山联村常住人口6 000多人,其中女性村民人数超过一半,该村2008年以前是贫困村。山联村80后的女大学生朱虹在2007年回乡担任该村村支书,并开始创业,开办村里第一家农家乐,并帮助其他村民开办农家乐,陆续带动该村百余名女性就业,主要从事农家乐、茶室经营、保洁、养殖、种植、农副产品加工等工作。2010年,朱虹带领3名旅游专业的女大学生创办农业生态旅游公司,解决15人就业,其中女性村民10位。朱虹和当地村干部一起带领村民进行新农村建设,大力发展当地乡村旅游,改善该村基础设施建设,不断提高当地居民收入。目前该村已经成为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村,2017年该村接待游客人数突破了100万人次,人均年收入超过3万元。从乡村旅游资源开发与运营的实际需求,对女性从业者进行乡村旅游文化资源传播、特色技艺传承、民宿经营等技能培训,扩大职业教育受众面,强化职业教育实效。[15]
   总之,提升乡村旅游从业人员职业能力是我国乡村旅游产业发展升级的关键,随着乡村旅游与其他产业的进一步融合发展,旅游主管部门、旅游企业必须重视对从业者的职业技能培训和教育,提高服务水平,不断推进乡村旅游稳步发展,提升农民就业质量,推动乡村振兴。
  【参考文献】
  [1]刘鹏.黄山景区边缘乡村旅游人力资源开发研究:基于SWOT分析模型[J].沈阳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15(5):608—610.
  [2]姚海琴.乡村旅游业发展对农村劳动力就业的影响研究[D].杭州:浙江大学,2014:3—5.
  [3]董颖,蔡登火.乡村旅游发展中的人力资本投资现状、原因及对策建议[J].农业经济,2014(12):53—54.   [4]韩慧.城镇化进程中山西乡村旅游人力資源开发研究[J].人力资源管理,2014(7):122—123.
  [5]夏明芳.南岳景区边缘型乡村旅游人力资源开发研究[D].长沙:中南林业科技大学,2015:21—32.
  [6]姜奥.福州市乡村旅游企业人力资源管理研究[D].福州:福建农林大学,2015:31—41.
  [7]吴巧红.女性在乡村旅游助推乡村振兴中的作用[J].旅游学刊,2018,33(7):10—13.
  [8]向富华.乡村旅游开发:城镇化背景下“乡村振兴”的战略选择[J].旅游学刊,2018,33(7):16—17.
  [9]Vikneswaran Nair, Uma Thevi Munikrishnan, Sushila Devi Rajaratnam, Natalie King. Redefining rural tourism in malaysia: a conceptual perspective[J].Asia Pacific Journal of Tourism Research, 2015,20(3).
  [10]Bernard Lane, Elisabeth Kastenholz. Rural tourism: the evolution of practice and research approaches-towards a new generation concept?[J].Journal of Sustainable Tourism, 2015,23(8—9).
  [11]Mercedes Marzo-Navarro, Marta Pedraja-Iglesias & Lucia Vinzón. Key variables for developing integrated rural tourism[J].Tourism Geographies, 2017,19(4).
  [12]李娟梅.乡村旅游发展背景下农村女性劳动力职业教育策略研究[J].成人教育,2017,37(1):59—62.
  [13]李娟梅.“田园综合体”发展背景下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框架体系构建[J].继续教育研究,2018(6):50—53.
  [14]倪慧丽,王慧慧.基于乡村旅游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路径研究[J].中国成人教育,2017(10):157—160.
  [15]董菁,毛艳飞,张良.乡村振兴战略视角下乡村旅游产业的优化升级研究[J].农业经济,2018(9):50—5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3884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