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基于GSC模型的特色小镇竞争力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 特色小镇已成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重点和社会不断关注的热点。在对特色小镇当前发展现状的描述性分析基础上,利用GSC模型,从环境资源、基础设施、政府政策、资本资源和特色产业5个角度,研究特色小镇竞争力的影响因素,并针对其发展中面临的主要问题,提出提升其竞争力的对策建议,以期为特色小镇未来规划和建设提供理论参考。
  [关键词] 特色小镇;竞争力;GSC模型
  [中图分类号] F224;F299.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7909(2019)11-20-3
  2014年,浙江省率先提出建设美丽特色小城镇的概念,在全国范围内赢得了头彩。鉴于特色小镇有促进城乡融合发展、推動特色产业发展从而创建经济发展新引擎的作用,2016年国务院三部委联合发布的有关特色小镇发展的通知中指出,要创建1 000个特色小镇。自此,培育特色小镇的浪潮席卷全国,各省都出现了集中申报的情况。显然,在城乡一元发展的大格局下,特色小镇已成为乡镇创新发展的核心主题。
  在特色小镇规划建设如火如荼的现今,竞争环境也出现了深刻变化,呈现出竞争力参差不齐的现状,导致培育过程中出现了过度透支资源环境、缺乏社会资本流入、产业特点同质化等突出问题。因此,如何科学分析影响特色小镇健康发展的因素,制定能够有效提高小镇竞争力的对策,是目前小镇规划、经营者亟需解决的问题。以往有关特色小镇竞争力的研究大体可分为理论研究和案例分析2个层面。理论研究方面,张亚明等[1]通过产业等4个维度构建了特色小镇核心竞争力IFIC模型,并基于这4个维度提出了提升特色小镇竞争力的建议。案例分析方面,郭宏翔[2]对安徽省青阳县禅修小镇进行了案例研究。
  本研究拟利用GSC模型在特色小镇建设现状的基础上探究其竞争力的影响因素,然后结合其当前面临的突出问题,在宏观层面提出有助于提升特色小镇竞争力的对策,研究成果有助于特色小镇经营主体破除发展过程中的阻碍,使其成为同时具备经济发展和生态宜居的新聚集地。
  1 特色小镇发展现状分析
  截至2017年,住建部共前后2批公布了403个国家级特色小镇,其他省级及以下级别的特色小镇过多且代表性较低,因此在对特色小镇的现状进行分析的过程中将以这部分小镇为研究对象。
  1.1 特色小镇的区域分布
  通过特色小镇的区域分布可以反映出,在新型城镇化建设过程中,以江浙沪为代表的中国发达板块依旧处于主导地位,东北地区政策的制定和落实滞后性严重。特色小镇概念源于浙江省,因此华东地区成为了优质特色小镇的集中区域,在所有国家级特色小镇中的比重达28.04%,仅浙江省和江苏省两省就有45个;西南地区紧随其后,拥有68个;相比之下,东北地区的数量落后许多,不足华东地区的1/3;其余地区的特色小镇分布较为均衡,均在50个左右。
  1.2 特色小镇的类型
  以旅游业为主要产业的特色小镇占比过半,旅游型小镇成为各地申报特色小镇的首选。以文化历史为主题的小镇位居第二,占比18.1%,与排在第一位的旅游型小镇相差悬殊;工业型和农业型小镇的比重也纷纷超过10%;而以民族村落聚居地和商旅贸易为支柱的小镇占比相同,仅为2.4%。这说明特色小镇规划过程中更多地将目光放在对自然资源的开发利用上,而对除传统旅游外的特色产业发掘力度不足。
  1.3 特色小镇的关注度
  按特色小镇在百度搜索的指数判断,北京市、浙江省和江苏省的网民对特色小镇的热度最高,广东和上海市次之,山东省、河北省、河南省、福建省和湖北省分列5到10位。排在前5的地区都是我国的发达省份,东北和西北地区没有,说明特色小镇关注度与地方经济水平有联系。经济发展程度愈高,对新模式的追求愈积极。从省际推出的有关特色小镇建设的政策数量角度也可以反映这一联系,选取关注度位于第一梯队的浙江省和第三梯队的辽宁省,浙江省相关政策已有18项,而辽宁省仅有2项。
  2 特色小镇面临的主要问题
  2.1 主题内容同质化严重
  特色小镇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特”,建设目的是要与其他小镇形成差异化竞争格局。但是,当前情况确恰恰相反,例如:黑龙江省小镇几乎都以休闲农业为主题,在确定小镇核心产业时局限于自然资源,没有做到深入理解本地特有的历史、文化和民俗,创新性严重不足,小镇立意浮于表面,而各个地区之间的环境资源又大体相同,所以出现了雷同小镇扎堆建设的混乱局面,特色小镇竞争力被削弱。
  2.2 统筹规划不合理
  许多地区没有真正发掘特色小镇的内涵,在规划特色小镇时产生误区,将特色小镇简单地设计成某几个特定产业的拼接物。产业间各具特点,虽然同处一个空间但相互缺乏关联性,产业内形式单一,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导致小镇缺乏各类产业间的联动效应,不能做到产、城、人、文4个板块的有机融合。在各个产业无法形成合力的情况下,特色小镇的竞争力无从谈起。
  2.3 社会民营资本流入不足
  特色小镇面临投融资困难问题。许多地区在建设特色小镇时表现出政府过分干预的情况,甚至具体的施工建设方案都要管,致使企业无法实现对自有投资资本的主导权,大大挫伤了投资者的热情。此外,特色小镇资金回报周期较长,也是其吸引投融资难的原因。投资特色小镇的任务就落到了政府,而政府缺乏对资金使用过程的管理和小镇培育与运营的经验,使得特色小镇后续发展乏力。
  3 特色小镇竞争力影响因素分析
  本研究根据GSC模型环确定特色小镇竞争力的五个主要影响因素,即基础性要素——环境资源、基础设施,支持性要素——政府政策、资本资源,核心性要素——特色产业[3]。
  3.1 环境资源
  特色小镇的发展离不开得天独厚的环境资源,环境资源可以进一步细分为生态环境、地理环境和人文历史资源。生态环境越是适宜人居,竞争力越强。这类资源丰富的地区适合培育康养类小镇。地理位置距中心城市近,在承接产业转移时竞争力强。因此,这三类环境资源聚集度越高的地区,在建设特色小镇时竞争力越大。   3.2 基础设施
  基础设施是特色小镇良性发展的重要保障,主要包括通信设施、交通设施、公共服务设施和基础生活设施。一个地区如果能够实现直达高速甚至铁路,居住所需设施齐备,其在同类小镇中会获得更强的竞争力。例如,浙江省前两批特色小镇都在杭州或上海附近,靠近高铁站和机场,小镇内商场、医院、银行和餐厅等设施齐全。有些小镇盲目以面积论英雄,忽略了基本的设施建设和维护,很难提高竞争力。
  3.3 政府政策
  当前绝大多数政府对特色小镇的申报持支持态度。截至2017年4月,全国特色小镇相关支持性政策已达106个,其中国家级9个、省级56个、市级41个,说明特色小镇已经升级到国家推广层面。政府还相继在政策性金融、开发性金融和商业金融领域,为特色小镇建设给予投融资的支持。未来,特色小镇创建模式在各类乡村建设模式中将更具竞争力。
  3.4 资本资源
  当前特色小镇投资总量稳步增加,已初具规模,但仍无法满足现有资金需求。截至2017年1月,全国共有56家特色小镇投资机构,公司名含“特色小镇”的有22家,总投资基金规模近9 000亿元。但是,这些多数是政府背景,社会民营资本不高。此外,部分省份对特色小镇规划投资额有明确要求,如天津要达到50亿元,省级小镇申报量大,资金分配紧张。2016年特色小镇规划数为517个,其中能招标的仅47.6%,能够中标的不足80%,说明资本未来仍是特色小镇规划者须重点解决的问题。
  3.5 特色产业
  特色小镇最终是要成为盈利的经营实体,特色产业是否具备竞争力是未来存续的核心。产业竞争力是否强,主要体现在5个方面:一是各类产业要集聚,空间上不能分散,功能上相互补充;二是产业有带动性,能够辐射周边地区;三是产业要具备经济和社会效益,将生态和经济发展紧密契合;四是产业须有充足的需求;五是产业要具创新性,不易被其他地区仿效。
  4 特色小镇竞争力提升对策
  4.1 因地制宜深挖当地特色
  为避免特色小镇同质化,在其规划设计阶段要充分考虑当地地理、人文和历史,用最能代表小镇形象的事物作为宣传和实际建设的中心。要突出产业特色,如邯郸粮画小镇是把当地独有的民俗转化成集旅游、周边销售和影视取景为一体的产业链。尽量不从外部引入,如加工类、引入类产业对小镇的条件要求不高,很多小镇都可引入,会导致“千镇一貌”。能够成为小镇发展灵魂的,应是由本土孕育出来的特色产业。
  4.2 规划设计应目标明确
  特色小镇的规划应当更具前瞻性,设计应当更具创新性。规划时要努力延伸产业链,使小镇不同产业之间互相扶持、补充,让小镇呈现出各种功能区而不是许多产业的简单拼接。设计应当紧紧围绕主题,在借鉴成功案例的同时,结合自身特色创新发展。在区域特色小镇规划中,要将各类小镇合理布局,切忌主题相似的小镇集中分布。
  4.3 政府发挥积极的引导作用
  在特色小鎮建设过程中,要贯彻政府引导、企业为主体、市场运营的思想。政府应当简政放权,主要起到方向上的引导和建设、运营过程的监管作用。这样既有利于政府摆脱自身不擅长的小镇经营,又有利于小镇发展市场化,减少腐败的发生,吸引更广大的投融资。此外,政府还要在土地流转、人才引进和资金帮扶等领域给予特色小镇更大的便利。
  参考文献
  [1]张亚明,杜翠翠,何旭.特色小镇IFIC核心竞争力提升路径研究:基于河北实践的思考[J].商业经济研究,2019(1):156-159.
  [2]郭宏翔.特色小镇建设背景下的民宿设计研究:以安徽省青阳县禅修小镇为例[J].河南建材,2019(2):294-295.
  [3]温燕,平斌.特色小镇核心竞争力及其评估模型构建[J].生态经济,2017(6):85-8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54528.htm